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魔帝
    这个错误也必须被纠正,而宋嫣的前来大概就是其中一个契机。

    宋嫣在外面待了许久,便又去找了一趟丽斯。丽斯和她是好朋友,所以两人聊天并没什么距离。

    此刻,丽斯正在她自己的公寓里休息。丽斯是独身主义者,她洗了澡后,拿出了一瓶上好的红酒。

    宋嫣敲门前来,丽斯上前看到她后,自是高兴无比。丽斯穿了紫色浴袍,胸前若隐若现。她的金色发丝打着卷儿,整个人显得妩媚,美丽,勾人。

    宋嫣进来,丽斯高兴的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正愁没人陪我喝酒呢。”

    宋嫣当初是看着丽斯在病房里死去的,这时候看见丽斯活蹦乱跳的,心头别提有多古怪。她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一笑,道:“嗯,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丽斯嫣然一笑,道:“我可不敢醉,明天还有事情要做。”顿了顿,颇为羡慕的道:“我还是羡慕你啊,什么都不用管。而且一身修为通玄,天下这么大,你想去那儿就去那儿,自由自在,不受束缚。”

    宋嫣微微一笑,道:“说这些干什么,我教你功夫,是你不学的。”

    两人说话间,便那了红酒和酒杯来到二楼的阳台处。

    整个香山,乃至造神基地的风景都很好。

    从阳台上朝下面看,庄园里有许多成员在闲聊,像是开着酒会。这里永远都是这般热闹。

    而庄园里的风景,树林,花丛,名牌跑车,喷泉,等等映衬着,当真是美轮美奂,美不胜收。

    丽斯坐下后,对宋嫣道:“我倒是想学,但我不是那块材料啊!”

    宋嫣呵呵一笑,她今天来找丽斯当然不是来纯粹叙旧的。忽然便找话题道:“沈出尘你还记得吗?”

    丽斯微微一怔,随后道:“我记得,这个女人很优雅,很特别,很有气质。”顿了顿,微微惋惜,道:“可惜她运气不好,自从陈凌死后,导致华夏队任务失败。她也被首领处决。我记得她的尸体是被洪门的道左沧叶领走的。道左沧叶似乎跟她有些关系,当时道左沧叶看见她的尸体,只差没疯掉。”

    宋嫣对沈出尘的死并没多大的感觉。

    她喝了一口红酒,心中的感觉便是这世间真是太过奇妙了,可以有这么多离谱古怪的事情发生。人类能知其中一二,已是造化啊!

    宋嫣深吸一口气,道:“那陈凌的家人呢?”

    丽斯闻言,奇怪的看向宋嫣,道:“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你以前觉得沈默然很合你胃口。但是这次沈默然对陈凌家人的手段让你非常反感。”

    宋嫣不禁呆住,她这时也不敢再问下去了。再问下去,只怕丽斯要起疑了。

    说起来也真是乌龙,这时候丽斯的手机响了。丽斯的手机放在阳台上,宋嫣突然看到她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这一下,宋嫣呼吸急促起来。因为打来的电话号码显示是……是她自己的号码。

    丽斯拿起手机,又看向宋嫣,奇怪的道:“你给我打电话干嘛?”宋嫣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道:“我手机掉了。”

    “哈。”丽斯一笑,道:“那这人可真有意思,捡了你的手机还敢打电话过来。是想骗我的钱吗?我逗逗她。”

    丽斯说完便接通了电话。

    那边也传来宋嫣的声音。“喂,乖丫头,在忙什么,有没有想你姐姐我啊?”熟悉的声音,亲昵的称呼。

    丽斯顿时石化了,她看看眼前的宋嫣,又听着电话里的熟悉的声音。

    神马跟神马啊!

    “你到底是谁?”丽斯挂断了电话,冷冷的看向宋嫣,又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充宋嫣,混进基地里来。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这一刻,丽斯威严毕露。

    宋嫣不由苦笑,道:“我不是假冒的。”

    丽斯手上的电话又响了,她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衰落了。接过电话,那边又传来宋嫣的声音,道:“死丫头,你不想混了,敢挂我电话。”

    丽斯看了眼眼前的宋嫣,她摇了摇头,道:“**you,你是在整蛊我吗?”

    丽斯再度挂了电话,向宋嫣道:“这是什么高科技?”

    丽斯也不是傻子,她决定不管怎样,先相信眼前的宋嫣。免得会惹来杀身之祸。

    宋嫣一看丽斯眼神,便也知道她是不相信自己的。当下道:“丽斯,我知道刚才我问你陈凌家人的事情,你对我起了怀疑。你现在这么说,也是怕我杀人灭口。但你不想想,我今天和师父一起回来。如果我是假的,师父能分辨不出来。你可以看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假冒的?”

    丽斯道:“什么意思?难道真是你用高科技在整蛊我?”

    宋嫣道:“要不你随便说个只有我们两人知道的秘密。我如果答的上来,你就不用再怀疑我了。”

    丽斯不由有些狐疑,道:“那我可问了。”宋嫣道:“你问吧。”

    丽斯道:“我的瑞士金卡的密码是多少?”

    宋嫣不禁无语,道:“不知道,你从没告诉过我。”

    丽斯本是试探,见宋嫣如此肯定的说,当下又道:“那你的瑞士金卡密码是多少?”

    这个密码,丽斯和宋嫣都是知道的。如果宋嫣是真的,就一定说的出来。但是宋嫣如果是假的,想乱说一个来充数,却也不可能。

    但是不管宋嫣说的是对还是错,丽斯都打算先装作相信,然后出去喊救兵。

    但这时,宋嫣如实说出了密码,821028。

    丽斯不由呆住了,道:“你真是宋嫣?”

    但这时,她的电话又响了,还是宋嫣的手机号码打来的。

    丽斯看着打来的电话号码,又看了眼面前的宋嫣。她也知道,这绝不是什么恶作剧了。

    可是眼前的宋嫣的确不像是假的。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丽斯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有些无措的看向宋嫣,道:“接还是不接?”

    宋嫣也挺无奈,道:“你接吧。”

    丽斯却一下挂了电话,道:“你还是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她和宋嫣毕竟是好朋友,好姐妹。现在便也知道,在好友的身上可能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丽斯选择相信宋嫣。宋嫣不由为她的信任而感动,道:“丽斯,我还真没办法跟你解释清楚。你相信平行世界吗?”

    丽斯微微一怔,道:“平行世界?这些不都是科学家的一种大胆假设吗?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宋嫣拿起红酒瓶,给丽斯和她自己各倒了一杯。两人举杯,轻碰了一下。宋嫣看向阳台外面的风景,道:“丽斯,你刚才也看到了,有另外一个我再给你打电话。那个宋嫣是真的,我也是真的。”

    丽斯嘴巴张大,道:“你不会是要告诉我,另外一个宋嫣是平行世界里的宋嫣?”

    宋嫣苦笑一声,道:“应该准确的说,是我来自另外的平行世界。这是因为大气运的降临,让我在无意中闯了进来。在我的世界里,今天应该是五月三日。但这里是五月八日,其中日子相隔了五天。这些是天机,本来我不应该说的。”

    “我糊涂了。”丽斯彻底脑袋大了,道:“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宋嫣便也道:“我说过了吧,跟你也说不清楚。我明早就要去香港一趟。这次来这里,有我自己的重要事情。丽斯,你就当是帮我,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师父。师父若是知道,怕是会引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你也不要对任何外人去说。”

    丽斯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道:“我有点明白,又不太明白。你这太科幻了。”

    宋嫣深吸一口气,道:“我不能跟你说太多,否则会影响你的运气和我的运气。丽斯,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我只问你,你信任我吗?”

    丽斯这次倒没有迟疑,点头道:“废话,我当然相信你。”

    宋嫣舒了一口气,道:“那我就不多说了,你帮我保密。”

    丽斯苦起脸蛋,道:“我这好奇的快疯了,你又什么都不说了。”顿了顿,她揽住宋嫣的香肩,道:“我答应你,跟任何人都不会说。”

    宋嫣便又道:“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陈凌的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丽斯道:“……”

    凌晨两点。

    宋嫣从丽斯的公寓里离开,离开时她的心情沉重中带着一种难言的恐惧。她知道黑袍陈凌肯定不会死。因为黑袍陈凌身上还有一头黄金巨龙。虽然黄金巨龙要去接住黑袍陈凌这样的阳刚体质会很痛苦。但是想来,也可以抵消一些下坠之力,不至于让陈凌死掉。

    宋嫣决定明早最快时间到达香港。

    她要快速找到轩正浩,离开这个错误的空间。只怕是,这个空间里,黑袍陈凌真的要疯了。因为她在听到丽斯所说陈凌家人的遭遇后,她觉得如果她站在陈凌的立场上,也会展开疯狂的报复。

    三天之后!

    香港!

    正是上午十点。

    阳光沐浴在香港这个繁华之都。摩天大楼,车水马龙,繁华盛世。

    蓝天白云之下。

    香港国际机场里,不少狗仔队正在守候着从法国回来的大明星谢停锋。谢停锋和身着黑色外套,戴了鸭舌帽。在保全的保护下,迅速出了机场,不接受任何人的采访。

    而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架私人飞机上,一个身着黑色神袍的年轻男子也出了来。年轻男子浑身冰寒,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

    他离开了国际机场,沐浴在阳光之下。就这样,他足足驻足了十分钟,然后才迈开脚步。

    这人自然就是魔帝陈凌了。

    魔帝……虽然现在还没人认为他是魔帝。但他在将来,是真正的魔帝。

    魔帝陈凌从钝天首领的飞机上跳下来之后,他的运气不错,直接坠入了海域之中。随后,他便让黄金巨龙利用神魂念头,驱使来了一头鲨鱼。于是,魔帝便直接乘坐鲨鱼到了附近的地方。

    最后,魔帝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东西。直接使用强迫手段,让当地的一位富豪安排他来到了香港。

    这中间一耽搁,便是过了三天。

    此刻魔帝回到久违的香港,他竟然有些不敢去探知那些可怕的真相了。在停留半个小时后,魔帝还是义无返顾的动身了。已经发生的不能改变,那便勇敢的面对吧。其实他也一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魔帝先乘坐的士前往海边别墅。

    那的士司机见了魔帝,居然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他只觉得魔帝一坐上来,这出租车里的温度已经降到了冰点。

    接近一个小时后,魔帝来到了海边别墅前面。的士已经离开,他身上的黑袍被海风吹的猎猎作响。天还是那么蓝,海还是那样的美丽。这海边别墅似乎没有一点变化啊!

    魔帝这一刻心里产生了幻想,他多希望进去的时候能看见熟悉的人和事物。只不过,很快,魔帝便知道,不太可能了。因为这里大楚门的守卫力量都已经撤离了。

    安腾和相川也已不在。

    魔帝凝神感应,可以感知这周遭的一切,所以他能知道,这里没有了守卫力量。

    且不说这些,魔帝迈步朝里面走去。

    还只进庄园,那庄园大门洞开,一名保姆似的大妈正在给花草浇水。这大妈很陌生,见了魔帝后,立刻客气的问道:“先生,请问您找谁?”

    说的是粤语,不过这种简单粤语魔帝还是能听懂的。

    魔帝没有理会这大妈,径直朝里面走去。那大妈想要拦阻,可在见到魔帝的眼神里的魔气时,立刻什么也不敢说了。

    魔帝走进了别墅的大厅。大厅里,一对年轻的夫妇和一名小男孩其乐融融。

    那年轻的丈夫是大陆的一个富豪,不过生意做到了香港和国际。属于少年起家的好男人,叫做陆正明。陆正明今年三十二岁,这栋别墅是这边的欧阳家便宜贱卖的,他当时立刻毫不犹豫出手买下了。

    陆正明的妻子叫做阮莞。阮莞是位美丽安静的女子,她和陆正明的儿子现在也已五岁了。

    今天刚好是周末,一家人难得的聚在一起过周末。陆正明正在陪儿子玩跳跳棋,而阮莞则在织一件毛衣。

    此刻,原本应该是温暖和煦的上午。

    但就在魔帝进来的一瞬,似乎空气里的温度都被冻结了。

    陆正明阅人无数,一见到魔帝,立刻便有种不祥之感。他向妻子阮莞打眼色,道:“带儿子去房里。”阮莞连忙点头,起身带了儿子就去房间、。

    陆正明穿着白色衬衫,显得儒雅而有风度。他看向魔帝,接触到魔帝眼神时,心头震骇。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魔气恐怖的眼眸,见一眼,就觉自己已经置身修罗地狱一般。

    陆正明强自一笑,对魔帝道:“您好。”

    魔帝淡淡扫了一眼陆正明,却不说话。魔帝只是又看向这栋别墅,这里曾经有他熟悉的一切。

    “这栋别墅,好像是我的。你怎么会在这里?”魔帝看向陆正明,淡淡的问。

    陆正明心头一跳,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恐怕其中有误会。我是在欧阳家的手上花费一千万买下来的。”

    魔帝不说话了。陆正明心头猛跳,他的后背汗水涔涔而下,连忙道:“我马上就搬出去。”

    “不用了。”魔帝转身在沙发上坐下,道:“麻烦你,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

    陆正明舒了一口气,内心虽然还是恐惧无比,但也好了一些。连忙将手机拿出,递给魔帝。

    魔帝接过手机,问陆正明道:“可以打内地的电话吧?”

    “可以的。”陆正明是生意人,他的手机自然是可以的。

    魔帝拿出手机,当下拨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却是打给单东阳的。,

    电话很快就通了。

    单东阳道:“喂!你好,请问你是那位?”

    “是我!”魔帝淡淡的说出这两个字。

    单东阳那边陡然剧震,道:“陈凌?”顿了顿,道:“你不是已经……”

    “死了?”魔帝道。

    单东阳语音有些口齿不清,道:“我们确实以为你已经……你……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香港,我的家中。”魔帝淡冷的说道。说完,又道:“我发现似乎有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在我消失的这七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单东阳说不出话来,半晌后,他黯然道:“陈凌,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帮你保护你的家人,。你知道的,沈门我们根本没办法对付。”

    “我只想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我。”魔帝一字字说道。

    “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你可以去问李红泪,她目前还在香港。”单东阳犹疑一瞬后,说道。

    “她没有死吗?”陈凌微微意外。

    单东阳道:“大楚门的成员没有什么伤害。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他说完便挂了电话,似乎害怕电话那端的陈凌会突然跳出来一般。

    与单东阳结束了通话后,魔帝又给李红泪的电话打了过去。很快,电话也通了。李红泪清冷的声音传来,道:“喂!”

    “是我!”魔帝淡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