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7章天墓
    纵使周遭嘈杂,可是这一刻,在钝天首领和陈凌之间,忽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僵持和沉默。沉默得让空气都似乎要滴出水来。

    好半晌后,钝天首领不发一言,道:“先上飞机再说。”

    “是,首领!”陈凌和尔斯顿同时说道。

    宋嫣忽然注意到,陈凌在师父面前,一点魔气都没有。反而特别的恭敬,尊敬,乃至有一丝的卑微。

    宋嫣心底涌出一种寒意,眼下的陈凌啊,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你可真会能屈能伸啊,杀人如草芥,对待我师父又可以卑微的跟狗一样。

    不可否认,这样的一个陈凌,是绝对可怕的陈凌。

    至于三人证件的事情,都有跟首领一起来的专业人员解决。

    三人跟随钝天首领,很快便上了飞机。

    不一会后,乘务机启动,从海面冲刺,最后终于在一片灿烂晚霞中,冲上了云霄。

    飞机内,气氛凝重,沉默。

    钝天首领闭目养神,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凌表现的很是恭敬。

    宋嫣则有些忐忑不安,她不知道应不应该跟眼前的师父坦诚一切。如果说出来,以师父的智慧应该是能理解和明白的。

    不对!

    宋嫣觉得不应该说出,泄露天机只怕会加重时空乱象的难度。这一刻,宋嫣决定将一切都隐藏起来。

    只不过,这时候变化忽然发生了。

    钝天首领看向了陈凌,道:“这七个多月过去,你的进步很大。”

    陈凌垂首,道:“一切都是有耐您的教导。”

    钝天首领道:“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这句话问的很突兀。陈凌也是怔住,随后道:“陈凌愚昧,无法揣摩首领您的意思。”

    钝天首领道:“我在想是不是要杀了你。”

    陈凌和尔斯顿还有宋嫣,顿时大吃一惊。

    陈凌连忙惶恐道:“首领您在上,却不知道陈凌做了何种错事,所以要让您动了杀心?”

    钝天首领道:“难道你不知道,在你与m国队进行埃及的任务时已经失败。失败之后,就要队伍全灭。如今沈出尘已经死了,你是华夏队硕果仅存的一个,难道不该死吗?”

    陈凌心头震骇,他看向宋嫣,发现这特么怎么不是那回事啊。他一瞬间,眼中闪过怒意,觉得是宋嫣欺骗了他。、

    因为首领是绝不会说谎的。

    陈凌心念电转,事实上,在被困天墓里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对家人有一种担心。担心在时空隧道里所看见的一切会成为现实。

    是宋嫣的话打消了他的顾虑。可是现在,首领却是如此来说,陈凌马上就想到了家人。

    “那我的家人?”陈凌眼中闪过一缕寒光来。

    钝天首领淡淡扫了一眼陈凌,道:“你既然已经失败了任务,便等于已经死了。你的家人,跟我不再有任何关系。”

    “我的家人怎么样了?”陈凌声音发狠的问道。

    他居然敢对钝天首领如此大不敬,当真也是因为怒到了极点。钝天首领淡淡道:“全部死了。”顿了顿,道:“怎么,你想对我动手?”

    陈凌眼中顿时陷入血红,接着魔气绽放。

    宋嫣在一旁感觉到陈凌的变化,顿时失色。因为这是在空中,一旦打起来,可能会全部摔死。宋嫣不懂师父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说出这一切,难道他不懂其中的危险?

    转念,宋嫣便明白过来了。因为师父知道了陈凌的进步,所以故意要在这飞机飞入空中时来说明。为的就是要镇压陈凌。

    师父是有信心杀了陈凌。

    这一瞬间,陈凌陷入了无穷的危机中。

    陈凌看向钝天首领,他没有说话,只有粗重的喘息。

    “即使你不对我动手,我也不可能让你活下去。”钝天首领缓缓说道。,他盯着陈凌,又道:“不是因为怕你这个威胁,而是我的话就是天道,我说过,任务失败你要死,那么你就必须死。”

    陈凌没有说话。

    他也死死的盯着钝天首领,忽然,他微微的笑了。笑的很诡异。

    钝天首领道:“你觉得我的话很可笑?”

    陈凌深吸一口气后,看向首领,冷淡的道:“谁有胆子敢觉得你的话可笑。”这个时候,他的恭敬全无。

    就像是变脸一样。之前的卑微只是一种掩饰。

    “那你就受死吧。”钝天首领淡淡说道。

    “等等!”陈凌忽然又道。

    钝天首领道:“哦?”

    陈凌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觉得我威胁不了你。觉得就算在这飞机上,也可以完美的击杀了我,对不对?这是你的信心。”

    钝天首领道:“没错。”

    陈凌眼中闪过森然的光芒,道:“可是你错了。如果你执意动手,我的确会死。但我可以保证,这架飞机一定会坠毁。到时候,你只怕也要跟着一起摔死。我之所以说出来,是不想让你冒这个险。”

    钝天首领眼神淡漠,道:“我不相信。”

    陈凌道:“你最好还是相信的好。在上飞机之前,我就想过眼下这个局面的可能性。你是聪明人,我是不是在威胁你,你应该知道。”顿了顿,他道:“我向你攻击,可以撑过两秒。两秒之内,尔斯顿出手,可以缓0.01秒的时间。这0.01秒的时间,我会被你打中,但是我也会用这0.01秒的时间,将这架飞机震毁。这是经过数据分析的。”

    钝天首领淡淡道:“尔斯顿只怕没这个胆子出手,宋嫣也不是摆设。你也撑不住两秒。”

    “我若撑住两秒,如何说?”陈凌紧紧盯住钝天首领,一字字道。

    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宋嫣心神紧张起来,尔斯顿也同样如此,他做梦没想到会突然演变至此,只是尔斯顿道:“我绝对有胆子出手。”

    钝天首领多看了眼尔斯顿,却不理会,对陈凌道:“你若撑

    过两秒,我给你一个机会。从这飞机上跳下去,不论生死,我都不再追究于你。”

    跳下去,有很大的几率会死。可是陈凌没有丝毫的犹豫,道:“好!”

    陈凌清楚的知道,这里还属于海域,如果落入海中,就会活。但是再耽搁下去,进入洛杉矶上空,那就是死翘翘了。

    陈凌与钝天首领没有站起来,均是坐着。喷气式乘务机的空间很有限。

    只是这时,陈凌却丝毫不犹豫,眼中恐怖魔气出现,率先窜了起来攻击向钝天首领。

    一拳爆出,没有任何威势,却是极光须弥印的打击。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瞬间如丧门钉钉向钝天首领的面门。

    钝天首领眼也不眨,却是一手猛然从下朝上一轰,简单的十字炮拳,便要将陈凌的手臂轰开,破坏陈凌的航线轨道。一旦破开,首领的第二轮攻击就可要了陈凌的命。

    十字炮拳朝上攻击陈凌的头颅,另一手雷霆探出。这是连环杀招,连消带打。很简单的武学道理。不过也只有钝天首领才有如此本事,可以在一瞬间找准陈凌的轨迹和航线。

    陈凌极光须弥印忽然化拳为掌,就如云龙忽然张牙舞爪,凶光大露。掌又极快化作龙爪手朝钝天首领的十字炮拳的手脉上抓去。

    钝天首领脸色丝毫不变,十字炮拳再一变化,却是一翻转,猛烈一荡。犹如高速铁轨爆裂。陈凌的指甲敢抓上去,立刻要鲜血淋漓。

    这时候,陈凌倏然收手,躲避开钝天首领的爆震拳。钝天首领双拳陡然齐齐打击向陈凌,两拳看起来没有任何威力,只是一个快字而已。

    一拳暴打陈凌头颅,一拳海底兜向陈凌胸腹。

    快如雷霆电光,一瞬间的交手,凶险到了极致,让人呼吸都感觉到困难。

    陈凌头一缩,一拳忽然猛劈钝天首领海底兜腹的猛烈杀拳。他也是要一拳将首领的轨道斩开。

    只是,钝天首领的拳头岂是他能轻易斩开的。啪嗒一声,整个飞机都是一震。陈凌陡然退出一米,撞在了飞机舱身上。

    原来这一下,陈凌却是一下劈中钝天首领的拳头。然后借助钝天首领的力量,突然退了出去。这样一来,他便躲开了钝天首领双拳的连环攻击。只不过,这时候陈凌还是气血翻涌,眼冒金星。

    但不管怎样,陈凌已经……撑过了两秒。

    所以,钝天首领也没有继续再攻击。

    陈凌起身,看向钝天首领,他冷淡道:“我可以走了吗?”

    钝天首领淡淡道:“可以!”

    陈凌不再多说,深吸一口气,便要离开。

    便也在这时,尔斯顿站了起来,道:“陈大哥,我和你一起走。”

    陈凌看了尔斯顿一眼,道:“不用了。”

    他的语音坚决,不带一丝感情。

    随后,陈凌忽然看向钝天首领,道:“钝天,只要我今日不死。待我知晓我家人的情况后。我会让你造神基地鸡犬不宁。”

    钝天首领面色上不起任何波澜,道:“那会是你的死期。”

    陈凌便也不再放狠话。而是打开了舱门,纵身一跃,跳下了这万里高空。

    陈凌跳下去后,钝天首领看向尔斯顿,淡淡问道:“你刚才说你有胆子向我出手?”

    尔斯顿不由呆住,在钝天首领的目光逼视下,他感到了深沉的压力。但他很快就又目光清明起来,很坚定的说道:“没错。”

    钝天首领道:“好,好,好。你很有胆色。”刷……

    钝天首领忽然出了一指,一指点中尔斯顿的咽喉。尔斯顿眼珠顿时凸出,一切都还没反应过来,随后,他头一歪,就此气绝。

    宋嫣看着这一幕,说不出话来。她忽然觉得眼前的师父也有些不同了。依然是那样的冠绝天下,可是身上跟冰冷的天道越发契合,没有一丝丝的人情味。而在大千世界里的师父,随着修为的圆融,已经越来越有人情味。

    三个小时后,飞机抵达洛杉矶国际机场。

    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出了机场,便有人来接机。宋嫣和钝天首领一起回造神基地。而尔斯顿的尸体被通知莫妮卡等人来取。

    在这个平行时空里,莫妮卡跟陈凌毫无关系,只是仇人。造神基地也未被巫空盛毁掉。大气运的降临,似乎对一切都没有影响。造神基地到现在依然没有解散。

    这是宋嫣回到基地里后的发现。

    月上中天,宋嫣站在熟悉的造神基地的庄园里,心中的感觉说不出的古怪。

    在大千世界里,这儿是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的。

    起了一丝的夜风,五月的天气,m国这边也显得暖和了很多。静夜里,那边的喷泉和灯光混合,显得美丽而炫目。

    宋嫣在庄园里待了很久,她觉得这里跟她有些格格不入。她就像是一个过客一般。

    宋嫣在这里看见了很多本来应该死去的人。这些人都在巫空盛毁灭造神基地时被屠戮。可现在,大家都还活的好好的。

    而师父,依然在他的禅室里静修。

    事实上就是如此,在大千世界里,陈凌的修为不如沈默然。但在许多任务上,让沈默然去完成,根本就不能完成。但是陈凌却可以做到。在这个时空里,没有了陈凌,于是钝天首领自然也没有太阳金经,没有彼岸阁。没有这两样东西,钝天首领的求仙大道便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钝天首领便也不能依靠彼岸阁去不周神山。

    至于梵迪修斯那一群人,因为没有彼岸阁,便也不能顺利进入天墓。那么领袖们会正常醒来,梵迪修斯便也只能去迎接领袖们出山。

    天墓的领袖们其实是很清楚这个时空不对的。而梵迪修斯,钝天首领这些人身在局中,却是不知道的。

    这个时空本来是领袖们依靠时空分子狂乱,找出的一个漏洞。他们逆天道而行,想要在大气运降临时成功复活。

    而后来,陈凌的到来,似乎就是天道在修补这个漏洞。也从而引发了这个时空。

    只要一切归于正道,这个时空的错误被纠正,。便会昨天,今天,明天,这个正常的秩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