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失控乱象
    而宋嫣是正常的凡人,她的气运就会强一些。

    “师父,您要我做什么就请吩咐。”宋嫣义无反顾的说道。

    钝天首领点点头,道:“跟我来。”

    他说完便朝驾驶舱走去,宋嫣以及梵迪修斯,甘道夫连忙跟在了后面。

    到了驾驶舱里。钝天首领取出了那块血玉,也就是造化玉牒。

    造化玉牒经过了安昕的十滴血泪,再加上虚无易的神魂淬炼。如今已经是一块非常有灵性的神器。

    钝天首领道:“这造化玉牒里有我的力量印记,宋嫣,你带着造化玉牒走出去。造化玉牒也许可以在关键时候,引导你出这个时空乱象里。”

    宋嫣当下接过造化玉牒。

    钝天首领又道:“我们是在乱象之中,但也是朝缝隙中的天墓进发。所以你出去后的时空就应该是缝隙里的天墓。那个天墓的时空和我们所处的大千世界是平行的时空。很可能一切都已经改变了。宋嫣,你如果真能到那个时空里,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众人皆用心聆听,同时也佩服首领的智慧。首领把一切都想的太透彻了。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一个毫无气运的人,却可以走到今天这般大修为的地步。

    “师父请说!”宋嫣说道。

    “找到轩正浩,然后让他带着魔典想办法进入时空乱象里。最后依靠魔典和造化玉牒的印记,前来找到我们。我们只有依靠魔典的渊博浩瀚,才能真正冲出这片时空乱象。”钝天首领道:“但我必须提醒你,在缝隙天墓的时空里,只怕那里面的轩正浩也许还没有找到魔典。一切事物的发生都不可估量。如果他还没找到魔典,你就要带他去北冰洋极寒之处寻找魔典。魔典的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这件事情,听起来云里雾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千难万难。

    不过纵使再难,宋嫣也没有皱一丝眉头。她道:“师父,我一定竭尽全力来去做。”

    钝天首领点点头,道:“宋嫣,我知道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顿了顿,道:“这一去,凶险万分,生死未卜。你如果拒绝我,我也不会怪你。”

    宋嫣道:“与其没有希望的被困在此处,我自然要拼一拼。”

    钝天首领喟然一叹,道:“你去取些食物和水,这便上路吧。”

    “是,师父!”宋嫣说道。

    宋嫣很快便带了造化玉牒,又带了一个小包裹进入黑幕之中。她孤独的身影朝远方走去,并无丝毫后悔。临去之前,她浓重的给钝天首领磕了三个响头,道:“师父,无论此去是生是死,宋嫣这辈子都以能做您的徒儿为荣。您是徒儿永远的骄傲。”她说完也不再做小儿女的姿态,转身便走。

    钝天首领点点头,他的面色淡漠,并未做任何姿态。只是那一瞬,宋嫣分明看到了师父眼中的波动。

    宋嫣知道,师父是不会表达任何软弱的。实际上,他对自己,对丽斯都是有一种父爱在里面的。正是因为此,他才会对血族那般残酷。血洗血族,只是为了完成丽斯一个心愿。

    师父对那救他的黑人兄弟如此厚待,又收留托尔琼做徒弟。种种种种,都是师父情谊的体现。

    宋嫣走后,梵迪修斯与甘道夫看向钝天首领。他们也觉得有些萧索。梵迪修斯道:“钝天道友,你觉得宋嫣此去有多大的胜算?”

    钝天首领道:“你问我,无非求个心安。不过我不会宽慰你,实事求是的说,这天下如今就像我的眼前,是一片黑幕。而宋嫣是我洒下的火种,开始这粒火种还不起眼,但最后,火种会熊熊燃烧起来。宋嫣此去,历经千险万难,但她一定会带着轩正浩和魔典过来。这不是猜测,而是冥冥中的天机。”

    梵迪修斯与甘道夫闻言不禁大喜。他们也觉得,宿命不该是如此。大气运降临,哥几个还没上场就被困死,太说不过去了。

    就算哥几个不是主角,也不至于跑龙套到这个地步。简直就跟电影里的士兵甲一样,全场无台词,出场就被扫死。

    甘道夫忽然道:“我们之前担心天墓里的领袖会醒来。但眼下,只怕他们已经醒来了。”

    钝天首领道:“当初这些领袖利用时空平行的因子,将自己冰封在平行时空之中。但是他们和我们终究是同一个时空的人。所以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趁这场气运降临的空当,找准机会,突破时空因子,回到正确的时空。眼下,没有我们去问候他们,想来是已经醒了。”

    梵迪修斯道:“但只要宋嫣能带回魔典,我们依然是占据主动权,不是吗?”

    钝天首领点点头,道:“是这个道理。眼下多说无益,还是静心等待吧。”

    宋嫣走在这片冰天雪地之中,没有丝毫的亮光。而且奇怪的是,没有任何风雪肆虐。这里就像是一个不真实的存在。宋嫣的韧性极强,并不是一般的娇娇女。若是娇娇女,当初也不可能从万鬼窟里活着出来,并且成为混元高手。每一个混元高手的人生,都是一部灿烂的史书。

    至于那些被杀的混元高手,只能说,在命运这出大戏里,并不是主角。所以跟主角碰上,就死了。很简单的道理。

    宋嫣寻准一个方向,便一直朝前走。她穿着雪白的羽绒服,并没有感觉到冷。这一路走去,累了就吃些食物,或则坐下来休息一会。

    这一走,就是三天三夜。三天三夜,按照自己的脚程,宋嫣觉得已经走了接近三百公里的路。可是脚下和周遭的风景没有丝毫的改变。有时候灰心下,宋嫣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原地踏步。这里就像是鬼打墙一般。

    若是平常人,在这样的黑幕中走如此长的时间,早已灰心。但宋嫣不会,她依然执着,坚持不懈的继续走。

    在这样的坚持下,还别说,真给她走出了一条路来。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手中的造化玉牒忽然发出嗡嗡声音,似乎在引导什么。宋嫣心中莫名的就有一个想法,朝左走。

    再朝右走,一切都有如神助一样。

    这一切,说到底,还是造化玉牒在起作用。造化玉牒对时空分子有特殊的敏感。道家神器在这些乱象里,天生的敏感。

    依靠造化玉牒的感应,宋嫣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一处鼓荡着风暴的地方。黑色夜幕中,前方的风暴就像是一道门,欲吞噬绞杀一切。

    “闯过去!”这一刻,宋嫣心里忽然冒出这个想法。没有任何的犹豫。她手持造化玉牒,拼起自身的力量,犹如白驹过隙一样闯了过去。

    那一瞬,所有的风暴刀刃全部绞杀过来,可最后却没落在宋嫣身上,而是被造化玉牒像磁铁一样,全部吸入进去。

    造化玉牒遭受风暴刀刃之后,不但没有损伤,反而光泽更加亮了。

    也是在这时候,宋嫣站定。她第一感觉就是寒冷,四周还是黑幕,可是却有凛冽的寒风刮了过来。

    宋嫣闭上眼睛去感受,她忽然感觉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

    这是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这一刻,可以感觉到北风呼啸。可以感觉到日月星辰的运转。、也就是说,自己终于走出了时空乱象。

    宋嫣从未像现在这一刻因为自由而欢乐。

    她坐在地上,拿出食物吃了一些。随后又捧了一些雪沫在脸蛋上,让自己处于冰凉的状态。

    有细细的雪花夹杂着寒风刮来。宋嫣如获珍宝,伸出手接着雪花。她就这样痴痴待了许久。这时候并不太累,她站起身来。

    用心去感应,宋嫣很快知道现在是凌晨四点的时分。她在进时空乱象里时,身上没有任何现代电子产品。因为彼岸阁也很排斥这些东西。

    加上时空乱象里,这些东西进去又是紊乱的因素。所以此时此刻,宋嫣想要知道时间,只有靠自身和天地的融合。

    不过虽

    然如此,宋嫣依然无法辨别方向。所以她需要等天亮,根据日头来判断。

    宋嫣看了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树林。她找了个避风雪的地方,身子裹在羽绒服里。开始运气血,护心脉。这样便可以保持身体奔腾的热度,不至于被冻死在这北冰洋的冰天雪地之中。

    三个小时后,天终于亮了。

    但令宋嫣欲哭无泪的是,今天没有日头。本来也该想到,下了雪,雪还一直不停,那里有可能出太阳。

    天地之间亮堂起来,四周都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宋嫣孤身一人站在此处,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孤寂的。更要命的是,她分不清东南西北。

    本来看到天亮,在经历长时间黑暗后,看到天亮是件值得感动的事情。可是这下又分不清东南西北,又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真是让人心内无语加之丧气。

    宋嫣最后只能凭借运气去走,也顾不得是不是南辕北辙了。她要走出这片北冰洋,然后去寻找轩正浩。

    宋嫣坚持走了没多久,突然就欣喜起来。因为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就是这里她来过。这里不就是去往天墓的地方吗?

    随后,让宋嫣觉得有些尴尬的是。来天墓时是乘坐彼岸阁。所以她即使到了熟悉的天墓,也是不知道怎么回去的。

    宋嫣脑袋转的很快。师父说过这个时空是平行时空。那么,也许天墓之中已经和自己所在那个时空不同。自己说什么也得去看看。

    也许那里有光明教廷的人,自己看看能不能搭个顺风飞机,离开这个该死的北冰洋。

    宋嫣走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天墓所在的那座冰山。

    巍峨的冰山就在前方。

    这时候,没有什么风暴侵袭。宋嫣按照之前的印象,开始朝冰山上面攀爬。

    又足足攀爬了接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冰山之上。也是来到了那天墓所在的冰洞宫殿之前。

    宫殿的大门已经打开。

    宋嫣看向里面,那宫殿之中依然是有十多副水晶棺材。

    跟那天前来不同的是,那天来所见的是里面是死气沉沉。而现在看去,这里还是有活人的气息,并且有血腥的味道。

    宋嫣暗暗吃惊,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状况。宋嫣悄然走了进去,立刻便看见了吃惊的一幕。

    天啦!

    那些水晶棺材的十多位领袖……十多位领袖的尸体。之前来看十多位领袖的尸体都是栩栩如生。,但眼下,倒也是栩栩如生啦,不过他们的脑袋都已经被人斩断。肢体分离,鲜血四溅,惨不忍睹。

    十多位领袖,无一幸免。全部都是身首异处,这特么是不用醒过来了,全部死的不能再死了?

    发生了什么事?宋嫣百思不得其解。这里肯定是发生了大事情。

    便也是在这时,宋嫣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神袍的男子昏迷在了地上。

    男子伏在地上,却是看不清楚他的样貌。宋嫣走上前,她能感觉出这男子还是活着的。宋嫣将男子翻过身来,等看清楚时,顿时吃了一惊,因为这男子赫然就是陈凌。

    “陈凌?”宋嫣心中说不出的震撼,连忙查看陈凌的气息。

    陈凌的气息平稳,但是这时,宋嫣也发觉陈凌的情况不太对。他体内似乎有狂暴的力量在翻滚。

    陈凌突然啊的一声痛呼,打了一个滚。他的痛楚撕裂心肺。随后,陈凌双眼怒睁,双眼血红,他跳了起来,厉吼一声。

    这厉吼的声音震彻宇内。

    宋嫣看向陈凌,陈凌却是无视她,又突然跪了下去。他的脸蛋发烫,红的要滴出血来。

    宋嫣连忙道:“陈凌,你清醒点,陈凌,你到底怎么了?”

    陈凌不理会宋嫣,他忽然盘膝坐了下去,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宋嫣隐隐感觉到陈凌体内像是有一个超级炸弹,随时都要爆体爆炸一般。他现在的情况俨然已经非常的危险。

    便也是在这时,外面的脚步声忽然传来。

    这时进来一个m国青年男子。宋嫣看去,又是吃了一惊。因为这家伙……这家伙宋嫣是认识的。他是m国队的尔斯顿啊!

    这家伙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宋嫣认识尔斯顿,是因为看过他的资料。可是尔斯顿却不认识宋嫣,他看了宋嫣一眼,立刻冷喝道:“什么人?”

    不过尔斯顿已经不待宋嫣回答,立刻快步来到陈凌身前,道:“陈大哥,你怎么样了?”

    陈凌没有答话,一直静心养气。

    尔斯顿便也不敢再打扰他了。

    尔斯顿穿了白色的神袍,这些神袍显然是从领袖们身上扒拉下来的。尔斯顿年轻帅气,金发碧眼的。他手持流光剑,如今的修为俨然已经是如来级别。

    “尔斯顿?”宋嫣开口喊了一声。

    尔斯顿顿时吃了一惊,道:“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叫宋嫣,造神基地的首领是我的师父。”宋嫣缓缓说道。

    尔斯顿再度大吃一惊,他没见过宋嫣,却听过宋嫣。不过到了这里,他对宋嫣也没多大的敬畏,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宋嫣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大家都以为你已经死了。”

    尔斯顿道:“是我先问的你。”

    尔斯顿问宋嫣为什么会在这里,宋嫣也觉得一时之间解释不清楚。[便又看向陈凌,她见陈凌的状况不太好,便问尔斯顿道:“陈凌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一直在这里。”尔斯顿说道。

    “什么意思?一直在这里是多久?”宋嫣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

    尔斯顿却是懒得理会宋嫣了,而是关心的看着陈凌。

    陈凌闭眼凝神,他的脸蛋越发的红润。体内那股狂暴的力量也越来越可怕。可是陈凌也着实了得,一直这般坐着不动。

    陈凌此刻竟是给人一种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的感觉。

    “他怎么了?”宋嫣见尔斯顿竟然不理会自己,不由有些恼火。但她也知道现在不能蛮来,所以压着火气问尔斯顿。

    尔斯顿抬头看了眼宋嫣,没好气的道:“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宋嫣不由气的说不出话来。正欲说什么时,尔斯顿道:“别吵,陈大哥现在正在运功关键。”

    宋嫣也知道陈凌现在是关键时刻,所以纵使心中有万般疑问,也只能忍着不问。

    她闭上嘴,开始细细打量陈凌。这个陈凌……真的是陈凌,绝不会错。

    可是有些不对劲啊?

    宋嫣心念电转,师父说过,自己现在进入的空间可能是天墓领袖的缝隙空间。也就是一个平行的世界。

    这一点其实是不用怀疑的。因为那些领袖现在被杀了,鲜血淋漓。如果是大千世界那个空间,这些领袖死了数百年。身体虽然依靠药物不腐烂,但肯定是没有这些新鲜的血液了。

    也就是说,这个空间是平行空间。

    那么……

    尔斯顿当初消失,是因为进入了这个平行空间。这倒是好解释。

    但是陈凌怎么也会在这里?

    在大千世界里,陈凌可是一直存在的。难道是突然来的?突然来了,怎么还和尔斯顿一副哥两好的姿态?这两人不应该是死对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