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0章落雪
    与此同时,小倾也发射出了飞刀。刀光一闪,但是,这时刀光又一闪。

    那飞刀居然被落雪两指夹住,他强行变换飞刀的去势,手势翻转,飞刀借力反而射向了小倾。同样的串联分子,一眨眼之间,小倾便觉脑袋一片空白。寒意侵袭,她的一根发丝被斩落,飞刀几乎是贴着脸颊飞了过去。

    飞刀最后射中吉普车,将吉普车的前方完全洞穿。

    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力量……

    陈凌已经呆呆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落雪,还是人吗?

    落雪脸色淡淡,丝毫没有得色。

    陈凌看向落雪,眼中已经是说不出的敬畏。

    落雪淡淡一笑,道:“不好意思,陈先生,得罪了。但我并无恶意。”

    陈凌知道,他当然没有恶意。他如果有恶意,自己早就死了。

    “好,我答应你,放了普鲁士。”陈凌不再多说。这落雪和背后的势力,绝对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也不知道首领到底是不是这落雪的对手。

    同时,陈凌也领悟到了一个道理。越是有本事厉害的人,越是低调。比如这个落雪,如此人物,却谦逊的可怕。相反那巫空盛狂妄得已经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落雪便对陈凌微微鞠躬行礼,然后道:“多谢陈先生。”顿了顿,道:“我说过为了补偿陈先生,会送一样东西给陈先生你。”说着话,他拿出一样物事递了过来。

    却是一枚古朴的黑色玉佩。

    “这是什么?”陈凌不由好奇的问道。

    落雪微微一笑,道:“这枚黑色玉佩叫做墨灵,轩正浩先生应该知道其来历。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帮陈先生你解决一个大难题。你回去问轩正浩先生,便一切可知了。”

    陈凌点点头,道:“如此多谢了。”落雪微微一笑,道:“不必客气。之前我的手下多有得罪,该是我过意不去才是。”顿了顿,他又道:“我还没有休息的地方,不知道可否和陈先生一起。我想明早和你一起去香港接收普鲁士这个叛徒。另外,我也会在陈先生面前处置这个叛徒,给陈先生您一个交代。”

    陈凌犹豫一瞬后,答应了落雪的要求。落雪肯定是敌非友,因为之前他派普鲁士来杀自己。可是现在,陈凌想多了解一下落雪,也许能得出什么线索来。

    不过利益面前,又那里有永恒的敌人。也许以后可以依仗落雪呢?陈凌心中瞬间是如此的心念电转。

    世间最复杂的往往就是一个人性,也是最猜不透的。

    落雪到底会是敌人还是朋友,陈凌根本没有一点的谱。不到最后,也永远得不出这个结论。

    落雪上了吉普车,这时候,陈凌来开车已经不太合适。因为陈凌也是大楚门的门主。

    所以这时候,小倾主动承担起了开车的重任。小倾以前是学过开车的,不过她并不喜欢开车。但这时候开起来,也并没有什么滞碍。

    单东阳坐在副驾驶上,陈凌和落雪坐在后面。

    一路上,车内的气氛说不出的古怪。不算凝重,但彼此之间也没什么话好说。落雪则是自然而然的,神情很愉悦。

    单东阳心中最是复杂,大气运还没正式降临。这些怪物们一个比一个厉害,这可该如何是好。

    眼下就好比一直以来大家都看着一片海面,平静无比,美丽无比。可是现在山洪海啸来临,这美丽平静的海水底下,各种恐怖怪物,生物开始出来肆虐。根本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连镇压都不知从何而起。

    陈凌则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他也不跟落雪搭话。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陈凌所下榻的酒店。

    一众人下车,入住酒店。

    进入酒店后,陈凌便对落雪道:“今日见了阁下,十分欣喜,若是不嫌弃,便与我同住一间吧?”

    落雪看了陈凌一眼,淡淡一笑,道:“那自然是好的。”

    单东阳有些搞不懂陈凌在想什么,不过他是信任陈凌的。

    这一夜,单东阳自己开了房间去休息。小倾也另外开了房间。而落雪和陈凌则进入本来订好的房间。

    服务员看落雪和陈凌的神情或多或少都有些奇怪。觉得陈凌带着这么一个美少年同住一间……咦,想想都觉得恶寒啊!这么漂亮的少年,怎么就去做了兔子呢?多可惜啊!

    陈凌所订的房间自然是酒店最好的总统套房。他出门在外,也向来不会亏待自己。虽然他也可以在最恶劣的环境里生存下来。

    且不说这些,套房里,水晶灯散发出柔和的华光。落雪便坐在了沙发上,他坐的很安静。

    陈凌在酒柜里找到了一瓶飞天茅台酒,然后拿了两个小酒杯来到落雪的面前。

    同时,陈凌也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些老酒花生之类的下酒菜。他也带了过来,坐在落雪的对面。

    落雪却不倨傲,打开飞天茅台,给陈凌和他的酒杯都满上。

    陈凌举杯道:“阁下是我所见之人中,首领之外,最为佩服的人。我敬阁下一杯!”

    落雪微微一笑,道:“陈先生不必客气,以陈先生的命格,只怕将来不会在我和首领之下。”说完便也一饮而尽。

    他倒是豪爽。陈凌却也只当落雪这话是笑话了。首领和落雪都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物。那金字塔尖要站上去,时运,气运,自身的实力都是缺一不可的。

    不过眼下,陈凌知道落雪是个有大神通的人。自己倒是可以向他讨教一些。落雪的格局在这里,一定也不好意思藏着掖着。

    一般的高手都害怕别人学了自己的绝招,讲究斩草除根,害怕报复。而到了真正的高度后,那一股豪气便是,我就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你,你依然不如我。

    所以此刻,陈凌便真心诚意道:“落雪先生,我一向自认自己还算是块练武的料子。一切也很用心在去学去做。自认对人体的了解也算透彻。但在见识您的身手后,不由有些对自己所认知感到迷茫。难道力量真是无穷尽吗?为什么落雪先生您轻描淡写的一招就可以将我最强气势的须弥印破解掉?”

    落雪看向陈凌,随后一笑,道:“不是你不够聪明和透彻。而是万事万物都有其生长的道理。人生有三个境界,第一是看山是山。第二是看山不是山,第三是看山是山。你目前的境界还停留在看山不是山的地步,所以你无法明白我的境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凌不禁呆怔住!

    落雪道:“你不必迷茫,我说过,这是一个生长,成长的过程。不可能就此避过,或则略过。就像你要做到忘情,首先你得有了情才能忘情。否则你在忘一个什么东西?”

    陈凌霍然一惊,他忽然想到了那日首领说昆仑三老中的厉抗天的话。关于虚名的那段话,得先有了虚名,才能看破虚名。否则你连虚名都没有,却在说要看破,。你又在看破一个什么东西?

    落雪的认知显然和首领是在同一个档次上。陈凌并没有追根究底的问落雪,什么是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

    他有自己的考量,这意思岂不是说自己第一个境界,打出去的拳朴实无华。而现在打出去的拳,气势宏大,浩瀚无边。而最后还是要归于朴实无华才是正道理。

    落雪的拳打出时,真的每什么气势,。可是所有的力量都已经内敛。

    但落雪就是对的吗?

    当初首领诛杀巫空盛,依然用上了天道大势。

    陈凌一时间心中产生了疑惑,不知道那一条大道才是真的大道。不过显然,落雪也没有说谎,他说的是他自己的认知。

    陈凌心中并未因此感到彷徨。他已经过了彷徨,怀疑自己的阶段。

    陈凌很快得出这么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目前的阶段是一个重要的阶段,必经的阶段。中间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

    朴实无华,内敛?

    是如此吗?陈凌陷入一轮苦思。一拳下去,在所有大势的情况下,可以碾压一切。

    但朴实无华是让拳头的力量再度集中一点。只打一点,不碾压全部?

    这一点,其实在最先学拳的时候就是明白的。可是后来,随着修为的上升,气势的恐怖,渐渐的便也不受控制。如今再想将这种恐怖的力量聚集于一点,已经根本做不到。没有办法让气血归窍到这个程度。

    大概这也是到人仙的一个坎。陈凌瞬间便也明悟了这层关系。他看向落雪,忽然问道:“比起首领来,落雪先生认为能战胜他吗?”

    落雪摇头,淡淡一笑,道:“我不是他的对手。”他又看向陈凌,道:“你能这么快就想明白,足以见你的悟性之高了。看来一切的迷障,魔障都已不能对你造成任何困扰了。”

    陈凌也淡淡一笑,却不理这茬,道:“在我看来,落雪先生的修为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地步。纵使不一定是首领的对手,但也绝对有一拼之力。落雪先生您如此高人,却又为何如此丧自家志气,还没对拼过,便先认输。这可不符合我们武者的习气。”

    落雪道:“陈先生,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起码的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钝天首领敢自称天下第一,敢绽放光芒,屹立山峰之巅。而我却只敢隐藏起来,就凭这一点,我就是万万不如的。人常说高处不胜寒,敢于站在高处,不惧寒冷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而那些自以为是高手,却不敢释放光芒的,显然不过是伪高手。这个世界有许多富豪,隐形富豪也多。但终究比之敢暴露在天下之间的盖茨要逊色多了。死后也不会在历史上留下涟漪。”

    陈凌微微一震,觉得落雪看事情非常的透彻,说的也很有道理。当下道:“以落雪先生您的本事,只怕若是站出来,也不会逊色于任何势力。”

    落雪摇摇头,道:“我们没有这份自信,其实光明教廷也没有这份自信。这天下间,唯一有这份自信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钝天首领,所以,这天下第一人,是当之无愧的属于钝天首领。”

    陈凌闻言,不禁沉吟。他转而也觉得似乎真是那么回事。不管那些藏在暗中的势力如何凶猛,但是钝天首领敢于站在阳光下,以一种最强姿态展现,丝毫不惧任何势力。这一份底气已经无人能及了。

    接下来,陈凌再和落雪没有聊更多的话题。陈凌也不可能去问落雪以后的打算。落雪岂是这种没心没肺的人。落雪身后的势力如此隐忍,只怕也是蛰伏起来,等待最好的时机,做最狠的扑击。

    就像是一个高明的猎手一般。

    这一夜,落雪睡在外面房间的床上。陈凌睡在内里。

    第二天早上,还很早,落雪便已起床,他衣衫如雪的站在落地窗前。

    这时候还只是凌晨六点,四月的燕京,六点的时分,外面还是雾霾一片,晨曦也未露出。

    陈凌便也起了床。他喊了单东阳还有小倾。等小倾和单东阳来后,陈凌便提议大家一起去吃早餐。

    单东阳见陈凌和落雪似乎相处很融洽,心中不由松了口气。若是能和落雪这样的人交好,将来未必就不是陈凌的机运所在。当下,单东阳道:“落雪先生第一次来燕京对吧?”

    落雪微微一笑,道:“我四十年前来过一次。不过这四十年来,燕京的变化真大,翻天覆地的大。”

    单东阳也一笑,道:“何止是燕京,全世界的变化都很大。”

    落雪道:“不错,如今是高科技的世界。一切都讲究规章制度,讲究与时代接轨。我们那些老一套与这个社会已经格格不入。”

    陈凌和单东阳都是一怔,这家伙这番言辞却又是什么意思?

    落雪见两人怔住,随后一笑,道:“我只是想说,其实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会与时俱进。这场气运,对于我们来说,都不过是想要个名正言顺的机会,想要活下来而已。我们并无要捣乱这个世界的想法。”

    这时候,众人还在套房里,并未出去。单东阳闻言便道:“气运降临真就如此玄乎吗?”

    落雪点点头,道:“我记得华夏有一本神话小说叫做封神演义。封神演义很有立意,里面就说了一件事情。气运降临,所有仙人都已经沾染了杀劫。所有的仙人都要应劫,应劫成功的就可以继续做自在逍遥仙人。应劫死亡的就会成为封神榜上的神,受管辖的神。”

    单东阳疑惑道:“但那不过是一本演义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