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9章 这很LOW
    轩正浩沉吟道:“目前我还搞不清楚对方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不过现在很明显,对方不想把事情闹大。下一步,他们也许会跟你谈判。”

    顿了顿,轩正浩又道:“不过你的安全应该不是大问题。现在这个情况,如果再跟你冲突,他们就无法再隐秘下去。一旦暴露出来,只怕他们也是在惧怕首领。”

    陈凌知道轩正浩说的有道理。也知道这件事情最主要的是,不能知晓普鲁士身后的事情。

    与轩正浩结束了通话后,陈凌和单东阳在一家不错的私家菜馆的包间里点了一桌丰盛的菜肴。两人推杯把盏的喝起酒来。酒是单东阳自己带来的茅台,好几瓶飞天茅台。

    单东阳穿了黑色的朋克,显得像是一个儒雅的中年成功人士,陈凌则是白色的衬衫,清清秀秀的。

    小倾也在一边,并不多话。她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单东阳也已经习惯了。

    陈凌和单东阳的关系却是越发微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两人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友谊。单东阳很了解陈凌,曾经也为了陈凌,跟东方静闹的很不愉快。单东阳想到要让陈凌这样的英雄人物下跪,他自己都会觉得难受无比。

    这是一份重英雄,惜英雄的情谊。

    而若有一天,单东阳遭遇不幸。陈凌同样也会很难过。只有接触多了,陈凌也才会懂单东阳一直以来的坚持执着。虽然单东阳和海青璇的纠葛无法调和,但是这不妨碍陈凌对单东阳的欣赏。、

    任何有执着,并去执行的人,都是值得让人尊敬的。

    “大气运降临东方,气运降临啊……”单东阳跟陈凌喝了一杯茅台酒后,微微叹息,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陈凌道:“推陈革新,将一切已经腐朽的东西改过来。中间会付出许多代价,但我想应该不是坏事吧。”

    单东阳道:“陈凌兄弟,你说的有道理。但是站在我们的立场来说,还是希望一切和平。”顿了顿,道:“气运,气运二字,这气运当真应该是宇宙之中最玄妙的东西。不沾气运,再厉害的人也是无法超脱。”

    顿了顿,单东阳又道:“现在的人大多笑以前的人是愚民。比如各种神灵,白莲教,太平天国等等这些东西。现在看起来,其实都是一些简单的崇拜把戏。但是到了如今,如今的许多人又聪明多少?一个简单的传销就能哄骗许许多多的大学生。网上一旦有什么消息,不管真假,网友从来都不会去辨别,先破口大骂再说。”

    单东阳很少有这么发牢骚的时候,陈凌默默的听着。这时候陈凌举杯,道:“东阳兄,我敬你。”他是认可单东阳的观点的。

    说的不好听点,成天抱怨,辱骂的人觉得全世界都亏待了他的人活该失败。这种人不失败,那还有天理?

    “我他妈不管我的国家是什么样,我爱这个国家。”单东阳醉意熏熏的说道。

    陈凌喝了一杯酒,吃了一口菜。他忽然想起之前在无聊的时候,从网上看过的一个笑话。

    作者是个女的,笑话是这么说。当年我有个闺蜜被人追,然后闺蜜拒绝了。然后那男的就各种打电话来纠缠。有一次正好我在闺蜜身边,那男的电话又来了,我能听见电话里那男的在咆哮:“你不就是嫌我穷吗?要是我有钱你早就扑上来了吧?你们女人怎么就这么拜金,只会看钱看外表,都不会看内在!

    闺蜜是个软妹纸,拿着电话可闹心(爱疯没有越狱不能加黑名单),我实在受不了了给电话直接拿过来冲着对方吼回去:“那你跟我说说你有什么内在?你哪个大学毕业的?是全国前十吗?毕业成绩多少?拿过奖学金吗?献过血吗?做过义工吗?拾金不昧过吗?见义勇为过吗?和歹徒搏斗过吗?看到不良风气勇于揭穿吗?从来不拍老板马屁吗?从来没请客送礼走过后门吗?好吧这些要求都太高,那你横穿过马路没有?

    乱扔过垃圾没有?公共场合抽过烟没有?插过队没有?说过脏话没有?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武术健身,不算打游戏你有一技之长没有?你跟我说说你有什么内在就说我妹子看不上你是因为你穷?

    对方默默的挂断了。以后好像也没再打来过。真的,别老把自己找不找对象的问题推给穷,你往往会发现,比钱你丢人。比内在,你搞不好更丢人

    这顿酒一直喝到凌晨时分。单东阳很少这么放纵,最后还是要陈凌扶着他才离开了私家菜馆。其实陈凌理解单东阳的心情。他是代表了政府,一直在着力,努力的想要维护和平,努力的去做许多事情。

    外国的人想要浑水摸鱼,捣乱,那便也罢了。可是自己人中,大多的人也是充满抱怨天天咒骂,多少有些打击人的信心。

    陈凌并不太清楚单东阳住在哪里,这个国安局长的行踪向来诡秘。于是陈凌打算开车送他到自己所住的酒店去。车是单东阳的吉普车。

    陈凌载着单东阳和小倾回酒店。

    燕京的夜晚充满了寒冷的气息,不过路上还是有不少行人车辆。有的地方还是热火朝天。而有的地方又显得宽敞干净,但不管在那里,路灯都是那般的明亮。

    也是在这时候,陈凌忽然刹车,停了下来。

    因为前方有人挡住了去路。

    前方三十米处,是宽广寂静的一条马路。此刻马路上并无其他的车辆。

    那儿站立了一个雪白燕尾服的少年。

    路灯下,少年被灯光印染,居然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少年就像是岛国漫画中,樱花树下的少年。不沾染尘世的一丝俗气。

    这个少年的美丽,让人无法直视。让少男少女会为之疯狂。

    少年是个白人种,皮肤很白,似乎脸上的红色纤维血丝都看的到了。

    他的五官精美,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这少年是一个类似充气娃娃的存在。

    陈凌却不敢大意,他没有感觉出这少年有一丝一毫的修为。似乎是一点也无害。但陈凌不会觉得,这么晚了,这样一个少年出现,会与他无关。

    陈凌连忙摇醒单东阳,正色道:“有情况!”单东阳也瞬间惊醒过来。

    随后,陈凌和小倾下车。单东阳

    也跟着下车。

    那白色燕尾服的贵族少年便也缓缓向陈凌这边走来。

    走到五米处,少年停下脚步。

    陈凌看向少年。少年着实美丽的不像话,如果他要去做鸭的话,肯定一夜都是天价。抱歉,陈凌居然在看见少年后,心里腾生出这么变态的想法来。

    “你是什么人?”陈凌开口问道。

    小倾也已非常警惕。

    少年看向陈凌,他露出一丝和煦的笑容来。这一笑,顿时有种所有鲜花都失去了其颜色的感觉。

    “我叫落雪!”少年开口说出很流利纯正的中文来。

    陈凌不禁意外,落雪?这家伙到底是那一国的人?

    “你拦住去路,是何用意?”陈凌不敢小觑这落雪,凝声问道。

    落雪扫视陈凌三人,随后道:“我来是想请陈先生放了普鲁士。”

    陈凌不动声色,果不其然,这人是普鲁士的势力,当下道:“哦?”

    落雪道:“之前多有得罪,希望陈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当然,为了表示歉意,普鲁士会血债血偿。而另外,我也愿意给陈先生一样东西作为补偿。”

    “我倒是有些奇怪,我可以问阁下一个问题吗?”陈凌沉声说道。

    落雪微微一笑,道:“陈先生,我的来历有些古怪,不便多说,你若是要问我的来历,很抱歉,我不能说。”

    陈凌便知道是这结果,当下道:“那好,我问别的问题,可以吗?”

    落雪也是一笑,道:“能够回答的,落雪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凌道:“阁下的中文说的真好,难道在华夏曾经待过很长一段时间?”

    落雪点点头,道:“没错。”

    陈凌又道:“阁下到底是那一国的国籍?”

    落雪微微沉吟,随后道:“严格来说,我没有国籍。不过后来为了便宜行事,我入了m国籍。光明教廷里的人也同样如此,大家虽然是m国人,但其实也不算m国人。m国的历史才几百年,可不能跟我们比。”

    陈凌暗暗吃惊。一边的单东阳也是皱了眉头,。这家伙这语气,似乎和光明教廷一样历史久远,难道是又一隐藏势力?

    单东阳想到之后要面对如此多的巨头,立刻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将来的局面,到底要如何控制啊?

    陈凌又问道:“那阁下是普鲁士的什么人?”

    “普鲁士应该勉强能算是我的仆人。”落雪说道。

    这一下陈凌更是咋舌了。普鲁士那等高手居然是落雪的仆人,勉强的仆人。这落雪……

    “那在你的势力中,你是……”陈凌道。

    落雪道:“我是主人。”顿了顿,道:“这是我对陈先生您的尊敬。所以这一次才会亲自前来。”

    “额,冒昧还问一个问题。”陈凌又道。

    落雪并无不耐烦,道:“请说。”

    陈凌道:“阁下今年贵庚?”

    落雪微微一呆,随后道:“具体的我记不得了。嗯,年龄有些大,还是不说的好。”

    陈凌点点头,这个自然不好强人所难。顿了顿,他又道:“如果我不答应阁下的请求,阁下是否要杀了我?”

    这是陈凌在试探落雪的底线。落雪既然是带了礼数前来,所以陈凌笃定他不敢动手。

    落雪闻听陈凌的话,当下淡淡一笑,道:“当然不会,我们愿意跟陈先生交朋友,断不会如此的。再则,我对钝天首领是非常尊敬的。陈先生和钝天首领渊源深厚,我怎么也不会出手的。”

    “之前在岛国,你的手下可是欲置我于死地。”陈凌针锋相对的说道。

    落雪脸色毫无变化,道:“这两人擅自做主,我正要追究。所以陈先生,我会将普鲁士的人头割下来送给你。”

    陈凌绝不相信是普鲁士擅自做主,但是落雪既然如此说了,陈凌也不好继续纠缠下去。再则人家的姿态已经够了。

    不过,陈凌并不打算如此罢休。当下道:“阁下要我答应也不是不行,但我总该知晓阁下的本事。否则我如此放了普鲁士,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落雪倒也爽快,点点头,道:“好的,好的。既然如此,。陈先生,你和你这小丫头一起向我出手吧。我不会伤害你们。”

    这话说的足够狂妄自大了,。可是在他嘴里说出来却又自然无比。陈凌眼中寒光一闪,这家伙真就这么强?

    当下陈凌也不多话,便道:“那好!”

    陈凌运起凌云大佛的气势,顿时身体里传出宏大无比的气息来。气血运行畅快,天庭运劲。

    轰!爆炸般的气息蔓延而出。陈凌所处的地面顿时龟裂。单东阳感受到陈凌的这般气势,立刻大吃一惊。单东阳这时也终于体会到了陈凌的恐怖。从当初的陈凌到今天的陈凌,这其中有着巨大的鸿沟。如今的陈凌,一旦爆发气势,单东阳就觉得是一个凶猛的炸弹提在了手上,一个不慎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陈凌脚步一踏,移形换影的身法施展开来。接着一拳须弥印爆压而出,山河失色,日月无光。

    轰隆隆!

    就像是须弥大山压向了柔弱的落雪。可是落雪的眼眸连抬也没抬,须弥印砸下时。落雪拳头陡然爆起,砰!

    他的拳头朴实无华,可是跟陈凌的拳头一接触。陈凌立刻感觉到了那种雷霆之威,翻天倒地,翻江倒海的力量。

    自己就像是在山洪中的一叶孤舟,一瞬间所有的力量都不受控制一般。

    便也在这时,陈凌连续退出五步,五步退出,便吐出一口鲜血来。他的体内气血翻腾到了极致。瞬间联想江山如画,这才将这股气给镇压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