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7章 神龙萨满
    普鲁士要是不改变航线,便是和孙子卡宾奇一样的下场。但他全身力道已经用了出来,这下脚步斜踏,从陈凌左侧一下窜了出去,堪堪避开陈凌和小倾的飞刀。

    在他窜出的一瞬,陈凌龙爪手探出。刷的一下,便在普鲁士手臂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指引。

    五道血痕,经脉也被损坏。

    这一下,普鲁士在短暂交锋中……受伤了。

    当初凌飞扬面对人仙中期的徐生,几下都坚持不住。最主要的还是打法不够厉害。陈凌适才也是同样压力,可是陈凌用出了神妙的一招,横挂开,打破普鲁士的弹道轨迹。从而又闪电施展出铁山靠,一下扳回了一局。

    所以说,就算是陈凌面对沈默然和东方静。只怕他们想要轻易拿下陈凌,也是没那么容易。

    陈凌转身面对普鲁士,冷冷一笑,道:“因果报应,你杀我的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这么一天。”

    普鲁士仇恨的看向陈凌,这种目光不再狂暴,反而有一丝冷静,看的陈凌心头发毛。也是这时候,普鲁士突然转身,逃走了。

    陈凌并没有去追,要追杀死一个人仙中期高手,并不现实。

    倒是反而有被他剿杀的可能性。

    而卡宾奇的尸体还躺在原地。

    陈凌看了一眼卡宾奇的尸体,这个卡宾奇也算的上是一个绝顶高手,可是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他也算是死在这场气运盛宴中的配角了。纵使功夫高绝又如何?没有那个命格,还是会沦为一具尸体。

    随后,陈凌和小倾离开了粉红骷髅会所。

    卡宾奇的死亡只是一个开始……

    陈凌和小倾离开了粉红骷髅会所后,便光明正大的去了一家咖啡厅喝起下午茶来。

    咖啡厅里的环境很不错,乐声悠扬,里面的客人全部都显得恬静,在轻声细语的聊着。

    这时候,陈凌也给沈出尘打了电话,简单的说了这边的情况。最重要的是,陈凌想知道卡宾奇和普鲁士的来历。只是很可惜,沈出尘那边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卡宾奇与普鲁士身后的势力非常的隐秘。随后,陈凌也与单东阳联系。

    单东阳听到陈凌击杀了其中一名高手后,不禁喜出望外。随后便又问陈凌接下来该怎么做。

    陈凌道:“那剩下的一名高手已经不能威胁到我。其余的,血债血偿吧。”

    简简单单一句话,已经有一股杀意在其中。

    与单东阳结束了通话后,陈凌便悠闲的喝起了咖啡来。

    与此同时,岛国的武术界和官方却都已乱成了一团糟。

    因为卡宾奇的尸体已经被普鲁士带走,而普鲁士也不再管岛国这边的事情。谁也不敢去拦着不让普鲁士走。但普鲁士一走,日方这边就算是被坑惨了。

    陈凌和小倾的行踪这时候倒是不用搜索了,因为人家就光明正大的在喝咖啡。可是这时候,日方敢去对付陈凌吗?

    大部队去围剿,陈凌会离开。如果陈凌一旦迁怒起来,报复起来。这场灾难谁可以阻止?

    况且,陈凌是什么人?当初在大阪杀了多少平民。这样一个杀人狂魔,能指望他这次网开一面吗?

    陈凌在咖啡厅没有等多久,在凌晨时分,咖啡厅也并未打烊。而是来了一群人,将咖啡厅里的人全部清除离开。

    很快,咖啡厅里便再无其他人了。

    咖啡厅里变的安静,昏黄的灯光富有着异样的浪漫情调。

    也是在这时候,藤木一叶与井下中原,还有警察局局长菊之助先生也来了。

    三人一起进入了咖啡厅,来到陈凌的面前。

    这三人,全部是视死如归的神情。

    “陈凌先生,我们来了。”井下中原低垂下头说道。

    陈凌淡淡一笑,扫视三人,道:“我倒不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井下中原还没开口,藤木一叶道:“陈凌师傅,之前的事情是我们的不对。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也证明是您赢了。我们是败军之将,无话可说。所以今天我们三个罪魁祸首前来,也是想给您一个交代。”

    陈凌眼中没有丝毫的感情,道:“既然如此,我再斤斤计较下去倒显得小家子气了。我需要你们政府拿出二十亿美金来补偿。”

    井下中原怔住,随后道:“这件事我们不能做主,我需要跟上面商量。”

    陈凌点点头,道:“给你一分钟时间去商量,一分钟后没有结果,就代表不答应。我不会勉强。”

    这话说的毫无转圜余地,而且颇有威胁意味。

    谁的威胁也没有陈凌的威胁可怕啊!因为陈凌曾经在大阪干了那么惨绝人寰的事情。谁敢怀疑他的行动能力啊!

    井下中原很快打电话过去,那边痛定思痛,然后迅速答应了陈凌的请求。对于岛国政府来说,二十亿美金不是不可以承受的。

    “还有,你们三个自裁吧!”陈凌最后缓缓说道。

    井下中原与藤木一叶还有菊之助全部惨白了脸。之前来的时候,。做了死的准备,陈凌要钱之后,他们以为有了生路,却没想到陈凌还是要他们死。

    藤木一叶却是最有勇气的,微微叹了口气,坐了下去。他抽出了准备好的武士刀,然后看向陈凌,道:“希望陈凌师傅不要再伤及我们的武道精神,不要再摧毁我们的天才少年。”说完后又对井下中原和菊之助道:“井下君,菊之助,我先走一步了。”

    说完便剖腹而死。鲜血汩汩流出,充满了残忍血腥的味道。

    可是陈凌的面色丝毫没有变化。

    井下中原与菊之助瑟瑟发抖,他们两人倒也硬气,颤抖着跟着一起剖腹而死。

    这两人死后,陈凌便也不再多看,和小倾一起离开了咖啡厅。离开咖啡厅后,马上有岛国的官员前来,这名官员却是要陈凌提供一个账号。

    陈凌将自己的瑞士账号说了。

    同时,他也订了明天飞燕京的机票。这件事,也必须先回一趟燕京,交代清楚。同时,二十亿美金,陈凌不打算交给单东阳。不过他会给那些死者的家人足够的抚恤金。

    机票是第二天三点的。

    本来,依照陈凌以前的性格。井下中原和菊之助还有藤木一叶的家人都得全部杀了,方才泄心头之恨。同时,陈凌也许会去杀了各大道观的优秀少年人才。

    陈凌向来不是心慈手软的主。不过他此刻领悟了凌云大佛的宏大,便没那么爱杀人了。众生皆是蝼蚁,何必跟蝼蚁斤斤计较。

    更重要的是,以前杀人,斩草除根,是怕一颗小钉子会刺了脚。但今时今日的陈凌,如何会怕这些小人物来害自己,或则害自己的家人。

    虱子多了和债多了,都已经无所谓了。

    再则,怕什么岛国的少年天才崛起。有本事你们就崛起来挑战我?这是陈凌的宏大与信心所在。

    所以他觉得没有继续杀下去的必要。

    陈凌随后跟单东阳打电话讲了这件事的处理后果。单东阳也让人整理后,在网上大力宣传开。

    大意就是岛国的主犯已经全部伏诛。并且提出了巨额赔偿。

    藤木一叶和井下中原还有菊之助的死在岛国这边是属于机密,不过还是有风声传出去。所以单东阳的帖子并不算是杜撰。

    岛国狂潮事件就在这样不温不火的情况下结束了。陈凌特意跟轩正浩交代了一番,注意香港这边的安全防卫。他担心普鲁士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不过陈凌并不想立刻回香港,他也要验证一下香港这边的防卫力量到底何不合格。

    相信有轩正浩在,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夜已经很深,酒店的房间里。

    小倾洗完澡后,便裹着浴巾在沙发上看电视。陈凌来到沙发上搂住她,不知为何,这时候他忽然很有感觉。便轻轻扳过小倾的脸蛋,寻上了她性感的唇。

    这个时候,普鲁士到底在哪里呢?

    普鲁士连夜将卡宾奇火化,然后将他的骨灰撒进了茫茫大海里。做完这一切,普鲁士在海边呆呆的坐了一夜。

    这一瞬,普鲁士仿佛苍老了许多。脑海里全是萦绕着卡宾奇的音容笑貌。

    海边的风有些大,这时候是凌晨三点。依稀可以看到海中的灯塔,还有过往的船只。

    偶尔也有车辆从普鲁士身后的马路经过。对面还有一家二十四小时开门的便利店。

    普鲁士并没有喝酒。他显得很清醒,这个时候,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乌鸦!”电话通后,普鲁士缓缓说道。

    “普鲁士大人,请吩咐!”乌鸦的声音似乎是一个年轻人,但对普鲁士非常尊敬。

    “给我安排一架飞机,我要在十个小时内去香港。”普鲁士顿了顿,道:“这件事,你不要告诉议会里的任何人,这是我的私事,你明白吗?”

    乌鸦顿时有些犯难,但最后还是咬牙答应了。

    挂了电话后,普鲁士眼中绽放出仇恨的火花来。姓陈的,你胆敢杀我的心爱的孙儿,我就要让你的家人全部陪葬。

    这是一个疯狂的杀戮计划。普鲁士在进行一个时间差。只要陈凌和小倾不回香港。那么以他的修为,一旦去了香港,便是猛虎入羊群,大肆杀戮。

    这个时间差的报复计划,是普鲁士从陈凌那里得来的灵感。陈凌运用时间差,神妙无比的击杀了卡宾奇。那么普鲁士也要让陈凌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黑暗议会从来不显山,不露水。但实际上已经积累了恐怖的财富和情报势力。所以在两个小时后,普鲁士乘船出海,后来又上了一架直升机,径直飞往华夏香港。

    在飞机上,普鲁士戴了高分子面膜。这架直升机的身份是与香港有商贸来往的客机。在香港那边几乎都不用进行安检的。

    所以普鲁士这一次前去,算的上非常的隐秘。

    接近四个小时后,香港时间是上午八点。

    普鲁士的飞机降落在了香港国际机场。

    香港的早晨,充满了繁荣的景象,却又形色匆匆。国际机场里,候机厅明亮干净,不少旅客来往。也有不少狗仔队在蹲点等待某个大明星的出来。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候机厅里有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普鲁士西装革履的出了机场,晨风吹拂而来,令人十分的舒服惬意。

    普鲁士不自禁的想,如果自己的孙子卡宾奇还活着。他一定很喜欢见到这样的天气吧?

    一种难以言状的伤痛和悲哀在心间蔓延。几乎要让普鲁士窒息。并不是每一个修大道的人都不在乎亲情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执着和在乎。

    普鲁士悲哀过后,眼中闪过疯狂的杀戮之色。他已经让乌鸦提供了这边大楚门的一些情报。便也知道叶倾城这一帮人的情况。他现在第一个要去的就是陈凌的海边别墅,将叶倾城,许晴,陈思,陈凌的女儿全部杀了。

    普鲁士拦了一辆的士,刚一上车,他的手机响了。

    普鲁士看了一眼,却是来自黑暗议会里的高层打过来的。

    普鲁士犹豫一瞬,还是接通了。

    “普鲁士,你在做什么东西?你想要干什么?”上司是一位萨满,有大神通的萨满。人称神龙萨满。、

    神龙萨满对着普鲁士一阵咆哮。

    以往,普鲁士对神龙萨满很是敬畏。但这一刻,他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觉得很飘渺,一点也不能波动他的情绪。

    “我要去杀光陈凌的家人。”普鲁士用土话一字一句的说道。那的士司机只管开车,却是听不懂普鲁士在说些什么。

    “你疯了?你是要把我们议会推到风口浪尖的地步吗?”神龙萨满怒不可遏,又道:“我以大萨满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回来。否则……”

    “否则怎么样?”普鲁士笑了,道:“杀了我吗?我的孙儿已经死了你知道吗?他还那么的年轻。”说到最后,话音里满是苍凉与凄凉。这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情绪。

    神龙萨满呆了一瞬,随后开始改变策略,苦口婆心的道:“普鲁士,我们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不能如此冲动。目前陈凌这边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若真杀了他的家人。我们黑暗议会一定要浮出水面。你在破坏我们的百年大计,你明白吗?我们等了这么久,就为了这一次大气运降临。难道你要让我们所有人的辛苦都白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