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突然出手
    卡宾奇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很久没见过像你这种可爱的狂徒了。你不就是想激我和你单打独斗吗,我成全你。”他说着站了出来。

    “咳咳!”普鲁士咳嗽一声,狠狠的瞪了卡宾奇一眼。卡宾奇便向爷爷一笑,道:“这狂徒都敢说我和您是废物了,我怎么也咽不下去这口气。爷爷,反正您就在身边,若是我真不行了,你再出手嘛!”顿了顿,又道:“不过我还真不信,一个区区混元高手也敢跟我叫板?看来我们久不出来,这天下间的阿猫阿狗还都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陈凌面色没有任何变化,道:“那我们废话就少说吧。”他说着也站了出来。不过一站出来,又对井下中原和藤木一叶道:“就算是我死了,但我保证,我手下的人会将你们这一群人乃至你们的岛国武士道全部送进地狱。我相信他们绝对有这个能力。井下中原,藤木一叶,你们想问题想的太简单了,我陈凌背后不止有上面,还有一个大楚门。动手之前,你们应该想清楚。这也是我为你们心痛的原因,因为……你们注定了要死,哈哈……”

    便也在这时,陈凌笑声收敛。凌云大佛的宏大气势涵盖出来。这一瞬,他仿佛变身宇宙最强佛,镇压天地,只有宏大,不可抗拒。这一刻,陈凌身上的气血运行畅通无阻,汹涌,碾压一切。陈凌全身的衣服隆了起来,好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撑了起来。这是他全身所有之筋肉运动,快速弹抖造成的。

    刷!

    陈凌抢先对卡宾奇出手了,一出手就是西昆仑的移形换影。这种好步法,陈凌见西昆仑的宗主凌浩宇和东方静施展后,立刻偷学了过来。他的两只大腿,膝盖拐动。行走之间划着弧线。看似是直线进攻,却其实闪烁不定。似方非方,似圆非圆。

    这个步子的速度又快又疾,一踏而来,如疾风之中顺水行舟,一箭而来。

    一抢到卡宾奇面前,陈凌双手横架,先是一个太极十字炮手,晃到一半地时候,突然向下一沉,转化为这“铁锁横江”的横捶,摆打向卡宾奇的腰际。

    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在眨眼之间完成,开始的十字炮手如翻花转扇,最后却变化为铁锁横江,却是如天刀落下,斩断长江。威势浩大。

    也只有如今凌云大佛融合成了真正的宏大,才能将简单的两招用的如此雄浑凌厉。

    好!

    卡宾奇叫了一声好字,眼神盯着陈凌的手,对他十字炮手的迷惑手段根本不为所动,就是一手“立地插旗”,横臂硬挡了“铁锁横江”的扫击。

    两手碰撞,陈凌长啸一声,转步,竟然转到卡宾奇的左侧,闪电般地两手,一手抓腰,一手打太阳穴。

    卡宾奇气定神闲,身体转也不转,上下格挡,最后脚步斜走一步,竟然抢在了陈凌的进攻路线之上,两肩一挑,双臂随后扩张,一式罗汉擒龙,衣服啪啪啪啪似乎放鞭炮,攻向了陈凌的胸膛。

    陈凌面对这一招,左手反绞,内缠,先天十八缠丝手的大缠丝。就这一手,陈凌接下了卡宾奇的罗汉擒龙之后,脚下一腿突然立起,点向卡宾奇的小腿骨麻筋。

    太极拳的腿法,仙人撒脚。

    陈凌这一脚,使得仙气盎然,没有一点风声,也没有一点烟火之气,飘飘欲仙。显现出了他功夫通玄的实力。

    感觉到了这一脚,卡宾奇冷冷一笑,反起一脚,拦截住了陈凌的腿。

    哪里知道,陈凌这时的腿居然以一种违反物理轨迹地动作斜抖了一下,避过卡宾奇的腿部拦截,径直落了下去,直踏向卡宾奇的脚背。

    这一下变化诡异,几乎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陈凌的打法玄妙自是不用说的。卡宾奇微微色变,他的脚眼看就要被踏上,除了硬挨之后,唯一的就是退后。

    陈凌的脚踏下,就算是卡宾奇的横练功夫厉害,挨上了也多多少少的要受伤,于是,他一个玄妙身法闪了出去。

    但是这一下躲闪,却让陈凌占了上风。

    高手相争,上风可是非同小可。

    陈凌混元斗卡宾奇这位人仙,却是转眼占据上风,不可谓不厉害了。这时候陈凌想也不想,连续踏出五步,打出三拳须弥印,拳拳如高峰峻岭,刺破青天。

    轰隆隆!

    卡宾奇面对陈凌如此凌厉猛攻,不禁连连后退。

    卡宾奇陡然退出后,忽然眼中闪过怒色,道:“陈凌,到此为止了。”他说完便忽然大吼一声。场地之中爆发出了剧烈的虎啸!龙呤!伴随着洪钟大吕似乎的钢铁之声。

    虎啸金钟罩!

    龙呤铁布衫!

    这卡宾奇居然对华夏的功夫研究的非常深刻。这种古老的功夫几乎已经失传了,却被他施展了出来。

    卡宾奇把这两种横练绝招全部运起,他整个身子膨胀了一圈,高大了一圈,两只拳头足足有篮球那么大,全身一抖之后,暴起了漫天的拳影。

    无边无尽的拳影完全把陈凌遮盖住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

    在场的人只听到了连续上百声的拳脚撞击之声,声音非常之快,一秒几乎有几十下下,十秒过后。陈凌飞了出去。

    在卡宾奇真正爆发后,这位人仙初期的高手所展现出的碾压力量让陈凌一直苦苦支撑。至少看起来,陈凌已经没有还手之力。最后这一下,陈凌被打飞出去,按照道理来说,他是败了。

    可是突然,普鲁士脸色一变,道:“不好,他要逃走!”

    陈凌借助卡宾奇的力量飞了出去,一落地之后,立刻转身就朝那边钢化玻璃的地方逃去。他的白驹过隙的身法展开,快到了极点。

    陈凌虽然骄傲,但也没有自大到认为一个人能打赢两位人仙高手。所以,他故意激怒卡宾奇来决斗。为的就是找这个机会。

    老实来说,这一场交手,陈凌一直没有想过要争胜,要打死卡宾奇。他如果真正天庭运劲用出来,可以将力量催发到人仙。那时候的刚猛,一鼓作气,要杀卡宾奇是可以办到的。可是那样一来,他自己势必就要被普鲁士击杀。

    所以,这场打斗中,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等待卡宾奇的拳力爆发,而他则用上太极圆捶的奥义,一下弹出去。

    太极拳的方正如圆到了最高境界,就如一个皮球一样

    。敌人的力量再强,也只能将其弹飞。陈凌被弹飞后,转身就是白驹过隙的身法,如一道流光,也如一头凶猛的狼王朝那钢化玻璃处冲去。

    这个意图普鲁士和卡宾奇立刻察觉,两人闪电出手,凶猛的扑向陈凌。

    陈凌要撞破钢化玻璃逃出去,终是会被阻碍一瞬,这个一瞬,就是陈凌的死期。人仙的手下,小小的一瞬已是永恒。

    轰!

    陈凌撞破了钢化玻璃,地面震动,玻璃碎屑乱飞。陈凌的速度缓了一缓,普鲁士和卡宾奇刚好追来,眼看就要抓住陈凌。

    便也在这时,普鲁士和卡宾奇都感受到了剧烈的危机。

    刀光一闪,两柄飞刀分别急斩而来。

    这飞刀来的猛烈,突兀!

    惊鸿一闪!

    普鲁士和卡宾奇大吃一惊,亡魂皆冒。两人脑袋一缩,堪堪避开。避开飞刀后,陈凌已经逃了出去。这两人并不罢休,又紧紧追了上去。

    眼下已经得罪了陈凌,两人便不打算留陈凌的活口。飞刀虽然没有杀了这两人,但还是也给陈凌争取了一瞬的时间。

    陈凌出了国际机场,立刻汇入人流之中。阳光明媚,车流如海。陈凌白驹过隙的身法展开,他此时功夫大成,身法已经天下无双。即使是卡宾奇和普鲁士追起来,也只能紧紧保持不追丢而已。

    一前一后,激烈的追逐。小倾躲在一边,也将身法展至极限,跟着陈凌一起逃走。

    小倾虽然修为最弱,可是她的身法却一点也不比这几位超级高手来的慢。小倾一生精修的只有两样,一是身法,二是飞刀。正是因为专,所以厉害。

    当初她还是化劲的时候,那丹劲的无名便是追不上她。

    陈凌和小倾飞快奔逃,在街道上疯狂穿插。两人的身法倒是一致。

    这一幕是东京大街上的奇观。没多久,人流之中,陈凌和小倾便将卡宾奇和普鲁士甩掉了。

    半个小时后,在一条僻静的巷子里。陈凌和小倾坐下来休息。陈凌的脸色很难看,这一次来岛国之行,真是憋屈至极。跟天沐打郁闷,今天更是天大的耻辱。累风雅和谭飞以及一群工作人员惨死。还有更可耻的是,他如今一代宗师,大楚门的门主,共和国的鼎鼎大名的。居然被当做丧家之犬在大街上被驱逐。

    小倾却是不气馁,握住陈凌的手,仿佛是怕陈凌生气。陈凌心情不好是真的,但现在,他却没有失去理智。与天沐一战中,领悟了凌云大佛的宏大之后。他的格局无形中已经改变,轻易的,不会喜怒形于色。

    便也在这时,陈凌的卫星手机响了。

    是单东阳打来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单东阳的声音很不淡定。、

    陈凌微微奇怪,道:“你怎么知道出事了?”

    “你如果能上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网上有在岛国的留学生匿名发布了关于你的消息,立刻传开了。”单东阳语音凝重的说道。

    陈凌呆了一下,道:“什么情况?”

    “帖子上说了你代表中方对岛国进行友好的武术拜访交流。但是日方失败后,对你进行了围剿。现在中方的工作人员和随行团员都已被日方屠杀。而你则下落不明,这是真的吗?”单东阳问道。

    陈凌不禁无语,道:“传的还真快。”顿了顿,吐了口闷气,道:“没错,风雅和谭飞还有几名工作人员全死了。我和小倾也是刚逃出来。”

    单东阳大吃一惊,道:“这怎么可能?岛国那里有这样的高手?”

    陈凌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今天确实来了两名恐怖高手。他们进行了伪装,不过听声音,应该不是岛国人。”

    “你有没有受伤?”单东阳担心的问道。

    陈凌道:“我没事。”

    单东阳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顿了顿,道:“我安排人偷偷接送你们回国。”

    陈凌深吸一口气,道:“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

    “但你也不是两名高手的对手啊?”单东阳说道。

    陈凌道:“我自有分寸。倒是你要去想想眼下这件事已经在网上捅开,你要如何处理。”

    单东阳闻言便也不禁头疼无比,道:“想不到岛国人这次这么大的胆子,现在事情既然已经捅出去了。我们即使把所有的消息封锁,但还是会在私底下传开。堵是堵不住了……”

    陈凌默然不语。

    单东阳便又道:“陈凌兄弟,你眼下打算怎么办?让大楚门的人来支援你吗?”

    陈凌摇摇头,道:“这次突然冒出来两名超级高手,来历不明。也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高手,贸然让大楚门的成员过来,不太保险,可能引发更大的战斗。”顿了顿,道:“我这边我自己来解决,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们中方跟岛国的关系一向就是敏感,这次惹出这么多事情来。如果你们不有所作为,只怕民众里的愤怒不好处理。”

    单东阳道:“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岛国人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敢有恃无恐。目前我们的大方针是和平崛起,日方又有美方庇佑,真要打起来,绝对是对我们国家的伤害。当真是以为我们只会抗议吗?我们许多特种战士为了维护国家尊严,前赴后继。国家不是怕打仗,而是一个整体的大局观还不允许啊!”

    陈凌道:“你说的我都明白。,这件事,想要靠官方来解决是不可能了。一旦追究起来,日方也只会说要逮捕我这个战犯,但是我的随从誓死反抗,不得已击毙。到时候,日方了不起赔几个钱,但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这样的解决方式,我们的民众不会满意,会爆发出更严重的愤怒出来。”

    单东阳道:“日方这次太过分了,我们即使不打起来,也会鼓励民众在经济方面对他们进行制裁。”顿了顿,道:“陈凌兄弟,你多小心。我们这边会妥善处理,你有什么新的状况,就立刻告诉我。”

    陈凌道:“好的。”说完后便挂了电话。

    一挂电话,香港那边沈出尘的电话也打了进来。

    “小弟,发生了什么事情?”沈出尘立刻问道。

    语音里带着焦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