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 来势汹汹
    卡宾奇道:“那首领有什么可怕的,难道我们的主人也需要怕他吗?”

    “倒也不是怕,只不过没必要的麻烦还是少沾惹为妙。巫空盛就是狂妄自大而死的。华夏不是有句老话吗,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普鲁士道。

    卡宾奇微微一叹,显得很是不满。普鲁士很是疼爱孙子,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你今年也一百八十岁了,成年了,不要再像小孩子了。这一次大气运降临,光明教廷也许会独大,我们就坐山观虎斗,最后坐收渔利,这才是聪明人的做事方法嘛!”

    “好了,爷爷,我懂了。”卡宾奇顿了顿,道:“不过爷爷,你可以让我一个人去杀陈凌吗?我们两人一起出手,岂不是太看得起他了?”

    普鲁士道:“绝对不行。虽然你一个人杀他有九成的把握,但是我们做事一定要谨慎,一成的风险都不能冒,懂吗?”

    卡宾奇摇摇头,叹息一声,却不好再多说什么。

    而这时候的陈凌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一场惊天大危机已经悄然降临……

    藤木一叶马上与几位宗师乃至岛国的重要官员进行商议。

    藤木一叶说了关于普鲁士和卡宾奇的势力,以及他们日后的意图。

    首先,几位宗师和官员都质疑其真实性。藤木一叶便说明了自己所观察到的情况,他信誓旦旦的说这两人绝对能杀了陈凌。

    一轮商议后,那名政府官员用日语道:“看来是天佑我大和民族,武运到了这里终于出现转机。我们纵使会有不少的波折与挫折,但那又算得了什么?机会是给胆大的人。现在机会来了,若我们还畏手畏脚,那真就是要放走这最后的一丝武运了。”

    藤木一叶听了官员的述说,便也跟着道:“是的,我赞成您的说法。如今陈凌这个人的身份我们内部的人都已经清楚。若是再被他安然无恙的回去,对我们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也只有他的鲜血才能灌溉我们枯萎的武道樱花。”

    官员便道:“即是如此,那么我提议我们与普鲁士和卡宾奇合作。”

    藤木一叶道:“我赞成。”

    众位宗师想起陈凌的嚣张和可恶,只犹豫一瞬,便也纷纷赞成。

    不过这时候,一位宗师道:“但这次陈凌是属于官方来拜访,我们若杀了他,会不会对两国邦交影响不好?”

    官员不大在乎的道:“先前不是已经说了吗,我们只要指出陈凌是战犯,如此一来便可有了借口杀陈凌。至于中方那边,不需要有太多的顾虑。有美方的航母震慑,他们也只会口头抗议。至于口头抗议,他们爱抗议就抗议吧。”

    众位宗师不由轻笑出声。确实,口头抗议是中方的传统。

    陈凌和小倾还有几名中方工作人员乘车来到了本的第一座公园,也就是东京的上野公园。

    上野公园其名气不仅在景色之秀美,更在历史之古远与人文之深厚。在1873年建起上野公园之前,园内的很多建筑和景观就早已存在,公园所在地也已是江户一带久负盛名的游玩之地。上野公园的不忍池是又一历史悠久的市民游玩之所,素以荷花闻名,每到夏天,不忍池边的水上音乐厅总是乐音回绕,与荷花相称成趣。现在的不忍池已是上野动物园的一部分,除了栖息于不忍池水面的黑天鹅、大雁、鸳鸯等水鸟,不忍池湖畔的4层水族馆中还有近600种水生动物可供观赏。而因大熊猫、大象等300多种动物颇受欢迎的动物馆,则以悬垂单轨车与动物园西园的不忍池连接。

    今天的阳光格外的明媚,上野公园里处处透着青草香的气息。游览过上野公园,便又去看了一趟东京塔。

    前来的华夏工作人员购买了不少属于东京的特有物品。陈凌看到一些好的饰品和玩具也忍不住买了一些。他也是孩子的父亲。同时还帮小倾买了一个珠花。小倾当场就戴上了。别说,在她冷漠的美丽下,这珠花带来了一丝春天的妩媚气息。

    时间过的很快,不一会就已临近下午两点。众人不得不起身返向东京国际机场。

    飞机是下午三点的,必须提前到达。

    到达飞机场时是下午两点半。刚一进飞机场的候车大厅,陈凌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偌大的候车大厅居然安静的没有一个人。整个飞机场似乎都已经…………停业了。

    陈凌微微皱眉,他并没有很强烈的危机感。这是因为要杀他的乃是前所未有的强敌,全部都是人仙级别的高手。这种高手心意和空气凝为一体,呼吸与大自然同一个频道。根本让人感觉不出任何不妥来。

    陈凌有感应天地的能力,他这时候能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和谐。不过他不可能因为这丝不和谐就落荒而逃。他也不觉得岛国有什么人能威胁他的安全。

    便也是在这时,藤木一叶与岛国官员出现了。随着他们一起出现的还有警察部的局长菊之助先生。

    岛国官员叫做井下中原。是个四十来岁,典型岛国风格的男子。他今天穿了黑色庄严的西服。

    这三人来到陈凌面前,他们身后还跟了六名警察。

    六名警察前来,立刻拔枪团团围住了陈凌一行人。

    这些警察的杀伤力其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陈凌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那丝不和谐的感觉越发强烈。

    事有反常即为妖啊!

    “藤木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中方的翻译人员翻译了陈凌这句话。

    那井下中原便冷冷看向陈凌,却用英文道:“陈凌先生,你不能走。”

    陈凌淡淡一笑,道:“哦?”

    井下中原道:“你的同伴都可以离开,但是你不能走。”

    陈凌淡淡道:“为什么?”

    井下中原的眼神凌厉起来,道:“陈凌先生,因为你是我们的战犯。你在大阪屠杀我们大和民族多少无辜。如今你既然来了,还妄想离开吗?”

    顿了顿,井下中原道:“现在我以我们岛国政府的名义,正式对陈凌先生你发出逮捕令。菊之助局长,将陈凌先生抓起来。”

    菊之助局长应了一声,面容严肃,便挥手道:“抓起来。”

    “等等!”陈凌扬手说道。

    藤木一叶便也开口了,道:“陈凌先生,你还有什么好抵赖的吗?”

    陈凌微微一笑,道:“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这般诬赖于我,是为了什么?”

    那随行的华夏工作人员也厉声道:“陈凌先生是代表我们中方正式拜访你们,你们若敢擅自抓人,就是置两国的友谊于不顾。”

    “那你们就在联合国去抗议吧。”井下中原冷笑一声,道:“但是今天,这个战犯,我们非抓不可。”

    这句话立刻气的中方这边的人浑身发抖。这是对中方**裸的蔑视啊!

    风雅和谭飞都是练武的人,属于暴脾气。这时候谭飞也变的森然起来,狞笑一声,道:“你们这帮小岛国,给你们脸不要脸。想抓我们陈凌师傅,老子索性屠了你们东京。”

    他的话是中文,日方这边大多听不懂,但那菊之助却是懂中文的。当下立刻给井下中原一众人翻译了出来。

    井下中原冷眼看向谭飞,道:“果然是一群恶棍!”

    风雅和谭飞做好了反击的准备,但这时,陈凌却突然伸出了手,道:“等等!”

    他倒是最为平静。

    &nb

    sp;   风雅和谭飞一行人立刻错愕的看向陈凌。陈凌面向井下中原一行人,道:“既然你们非要说我是战犯,那我也不多说了。不过我这些同伴还是属于官方正式拜访的人选,他们现在可以离开吧?”

    井下中原冷冷道:“可以!”

    陈凌当下便向风雅和谭飞,还有这些工作人员道:“好了,你们立刻离开机场。出去后就跟燕京那边联系,安排专机来接你们。”

    风雅和谭飞还有众工作人员不由微微失色,不明白陈凌为什么要惧怕日方这边。以他们的武力,瞬间就可以将这群人碾压成霰粉,难道陈凌先生是害怕国际纠纷吗?但刚才这群小岛国语言何等嚣张,我们是武者,为什么还要容忍呢?

    风雅和谭飞想不明白。一群工作人员虽然也想不明白,但却是识大局的,当下便道:“那好,我们先走,我们相信陈凌先生处理事情的能力。”

    陈凌的目光淡淡,他不是傻子,井下中原这群人敢突然来发难,肯定是有所持。他看的出,这些警察中,有两个人气息虽然很正常,却有一丝不和谐。很可能是高手。

    这一点陈凌没有猜错,这两人正是普鲁士和卡宾奇。不过两人现在都戴了高分子面膜。

    工作人员们也劝风雅和谭飞离开。风雅和谭飞是有血性的人,如何肯抛下陈凌一人,他们凛然有声的道:“要走你们走,我们陪陈凌师傅。”

    风雅冷眼看向日方一众人,道:“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敢动陈凌师傅一根汗毛。”

    “走!”陈凌转身对风雅和谭飞道:“赶快离开,这是命令。”他的语音严峻。

    风雅和谭飞错愕不已,他们再迟钝,这时候也发现不对劲了。不过风雅和谭飞一咬牙,道:“我们陪您一起。”

    “你们在这里帮不了我的忙,只会添乱,走!”陈凌语音里包含了怒意。

    便也在这时,小倾却是看了陈凌一眼,立刻转身就走,。她倒是走的一点也不含糊。

    “你不能走!”一名警察拦住了小倾。这名警察正是普鲁士。说的是英文,小倾根本听不懂。

    小倾冷眼看了普鲁士一眼,她的敏感超强,立刻知道普鲁士是个自己对付不了的人。只见她身形一闪,忽然就从陈凌身边穿了出去。从另外的方向一下窜了出去。

    她的速度如电光流星,转瞬之间便已在三十米开外。普鲁士微微一怔,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小姑娘的身法太过恐怖。只怕是自己全力去追她也得费些功夫。普鲁士当然不可能去追小倾。一旦和孙子分开,孙子一人对付陈凌,太危险了。

    这个陈凌是东方大气运的典型代表,变数太多,普鲁士是研究过他的,因此对待陈凌,他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那群工作人员见风雅和谭飞不走,一时之间也颇为难。风雅和谭飞却是见小倾也走了,而陈凌态度又如此严肃,当下犹豫了一瞬,便道:“那陈师傅,你保重。”

    “我看还是都别走了!”便也在这时,普鲁士眼中泛出寒光。突然就出手了。一手便是抓向风雅。

    几乎没有任何征兆!

    速度快到风雅根本什么都没看清。

    接着,风雅的咽喉上洞穿出血孔,她啊啊两声,倒了下去。

    接着,普鲁士又一指点中谭飞的脑门。谭飞便也立刻惨死。

    陈凌在这一瞬也来不及阻止,而且他被卡宾奇牵制住了,根本不能出手相救。

    中方工作人员顿时惊呆了。井下中原冷声道:“全部杀了。”

    那些警察得令,立刻开枪。

    中方的工作人员一共五人,转瞬之间便全部倒在了血泊里。

    这一瞬,陈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全部被日方杀死,他的情绪变的很奇怪,并没有目眦欲裂,也没有那般出离的愤怒。他只是死死的看向井下中原,看向藤木一叶以及菊之助这些人。

    心中涌出的是凌云大佛的那层宏大与静气。这时候的陈凌已经能压制自己的愤怒,不被愤怒来影响自己的大势。但他的心中其实是痛的,是屈辱的。天大的屈辱,天大的耻辱啊!

    这些人是自己带过来的,并且代表了中方。可是这群岛国人居然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将其杀了。

    这不仅仅是杀了自己这边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们践踏了华夏的尊严。

    没错,陈凌前来是践踏了岛国的武道。但是,是光明正大的践踏的。如果日方有这么强的实力到中方,中方也绝不会用这种手段来对付。当初龙玄横扫三十家场子,中方可从没开过冷枪。最后打死龙玄也是在擂台上光明正大打死的。

    “陈凌先生,你也感觉到痛了吗?在你屠杀我们的天才,我们的同胞时,我们也曾经这般的痛过。”井下中原淡冷的看向陈凌,说道。

    陈凌抬眸看向井下中原,他的目光扫视过去。井下中原并不畏惧,因为他有足够的底气和愤怒在。

    他的气很盛。

    藤木一叶以及岛国方几位警察全部冷眼看着唯一活着的陈凌。

    地上已经形成了血泊,这些人跟着陈凌前来,却是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而日方这边也没有丝毫的同情和怜悯。他们觉得陈凌自作自受,陈凌非常的可恨。

    而普鲁士和卡宾奇则是气定神闲。

    陈凌这时候开口,道:“我确实很心痛。”眼神扫视在井下中原和藤木一叶的身上。“我心痛的是,他们跟我来,有想过战死沙场,想过在擂台上堂堂正正被打死。但是却没想到会被这样杀死。一个民族的劣根性形成,永远也不用去想他们会改变。我今天不想跟你们这些人辩解什么。”顿了顿,眼光定格在井下中原的身上,道:“可以知道你的姓名吗?”

    “井下中原!”

    陈凌点点头,道:“还不知道井下先生在贵国是什么职位?”

    井下中原道:“我乃是出云寺的大神官,同时也是本届政府井下家族的议员。”

    陈凌再度点点头,道:“看来阁下是的确有身份的人。井下先生,你知道此刻我的心情除了为我的人心痛之外,还有什么心情吗?”他侃侃而谈,面对两大人仙级别的高手围绕,却并不露一丝胆怯。这份心境也着实让人佩服。

    井下中原道:“想必陈凌先生这样的人心痛之外也绝不会后悔昔年所作所为。”

    “井下先生,我为你心痛啊!”陈凌忽然说道。他说的正儿八经。

    井下中原这边人全部都是一怔,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井下中原微微一笑,道:“陈凌先生您死到临头还这么幽默,您为我心痛什么?”这个时候,他并不着急动手。因为陈凌不可能有援手。

    目前这种情况,陈凌也不可能逃走。

    陈凌扫了井下中原一眼,道:“我不止为你心痛,还为藤木一叶先生心痛,为你们整个岛国的武术界心痛。本来你们已经认输,这事也算揭过,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将来你们未必就没有崛起的时候。可是现在你们带了两个废物来,如此作为,便想除了我?井下先生,我可以跟你保证,这是你毕生犯下最大的一个错误。”

    卡宾奇哈哈笑了,道:“阁下死到临头还来装腔作势,不觉有些多余吗?难道你认为今天你还能有活着的机会?你说我和我爷爷是废物?那么我请问你,你一个人仙都算不上的,又算是什么东西?”

    陈凌看向卡宾奇,微微一笑,道:“即使你是人仙,我要杀你,也没什么难的,你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