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 碾压
    “我们走!”陈凌便也不再多说,带领众人离开。在陈凌的威严下,也没人敢来计较小倾发射过一次飞刀。

    随着松涛馆的失败,天沐教主的死亡,岛国武术界里的愁云惨雾已经无法言说。这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面对强敌,一整个民族居然找不出一个可以抗衡的人。这个打击太可怕了。

    而且这个强敌还没有离开,还会继续去挑战岛国一些有名的武术流派。

    陈凌却没有管这些,他回到了酒店。

    回到酒店后,陈凌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上了一件黑色的衬衫,穿上了黑色的西裤。

    接着,他赤脚湿发来到沙发上盘膝坐下。

    今天这一战,是他这么久以来最狼狈的一战。真正已经逼到了险之又险,差点就死掉的地步。

    但也是因为这一战,让他的气势更加的强盛。驱除了气势中的那层暴戾山洪,而是真正的凌云大佛的碾压。

    龙魂气势看起来是增加了凌云大佛的强度,实际上是一层暴戾的杀伐。一不注意就容易被压制住。这种心意的勃发,太靠不住了。

    但现在,这层凌云大佛的气势出来,悟出了其中的伟大和宏大。将来只怕任何领域也再不能压制住自己。因为凌云大佛的伟大和宏大,是任何情绪和气势都不能压制的。

    陈凌还悟出了一个道理,在敌人的领域之中,如果破不开领域,便可以顺势而行。将自己的情绪和心意融入敌人的领域之中。

    就像是……顺天而行。在领域之中,领域就是天地,不能反抗,就顺天而行。

    这是个很玄妙的说法,但也是真实有效的。

    人仙!

    人仙的妙境,陈凌能感觉出来,在击杀天沐教主时,最后融合八大高僧的佛法,加上天庭运劲。那一刹那,确实是有了人仙的感觉。

    人中之仙的那层玄妙实在是无法言说。

    可惜,杀了天沐教主后,这层玄妙之感便也立刻消失了。

    看来要到人仙,始终还是机缘不到。

    陈凌倒也看的淡了,没有刻意去强求。强求不来。

    胸口有些闷疼,陈凌微微皱眉。他在内视中,立刻感觉到了身体里因为和天沐教主的对战,有了许多细小的损伤。这些损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这是因为自己的体质金刚不坏。如果没有这层体质,这种伤想要好,只怕至少要修养三天才行。

    便也在这时,有人敲门。陈凌听声音,知道来的是小倾。当下上前去开门,门一打开,穿着白色小西服,清冷绝美的小倾便俏生生的立在门前。

    “陈凌哥哥。”小倾看见陈凌,神情一舒。陈凌也是一笑,将她拉进房间。

    “陈凌哥哥,你没事吧?”小倾关心的问。

    陈凌双手搭在她的香肩上,一笑,道:“傻丫头,我能有什么事?”

    小倾听见陈凌轻松的语调,便也放下心来。

    陈凌让小倾坐在沙发上,便又转身拿了一杯奶茶放到微波炉里加热。加热之后,方才递给小倾。

    小倾喝起奶茶来,她倒真不是个好奇的性格,也不多问。

    陈凌却是奇怪,坐在她身边,帮她将一丝迷眼的发丝捋到耳后,道:“小丫头,为什么你能发出飞刀,那高僧念的佛法没有压制你的杀意吗?”

    小倾摇头,道:“没有,什么感觉都没有。觉得他们念的很吵…………”

    陈凌道:“……”

    转瞬之间,陈凌便也想明白了。小倾和轩正浩一样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因此,任何情绪也不能波动他们。只不过小倾对自己和狼爸有感情罢了。这是她和轩正浩唯一的区别。

    这段时间以来,安若素一直没有再出现过。陈凌隐隐猜到这小丫头是在修炼鬼仙的关口,所以几乎不与外界有任何联络。

    陈凌看着眼前的小倾,他想到了小妹,小倾,忽然就想,天煞守护星一共有五个。会不会安若素也是其中一个?

    当然,这个陈凌是无法肯定的,多想也是无益。他陪小倾待了一会儿后,风雅和谭飞前来。

    小倾却是不喜欢跟人相处,便先回房去了。

    陈凌和风雅以及谭飞坐定。

    谭飞先向陈凌道:“陈师傅,明天还是继续拜访流云道场吗?”

    陈凌点点头,道:“是的。”

    谭飞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他来了这么久,一场都没有打过,这是他的遗憾。

    “风雅,你打了两场,有什么感悟吗?”陈凌这时问风雅。

    风雅看向陈凌,随后道:“相信再给我一些时间,我能突破丹劲的档口。”

    陈凌点点头。

    在出云寺里,藤木一叶和几位宗师,以及流云道场,讲道馆的一些高手全部来了。天沐教主已死,最后的希望也宣告破灭。

    岛国的武术界真的已经凋零得不能再凋零了。

    藤木一叶坐在最上首,天沐教主的遗体和宫城大藏的遗体都在中间盖了白色的布幔。

    众人神情凝重而悲伤。

    “明天陈凌要拜访流云道场,但现在,流云道场里别说挡不住陈凌,就连他身后的两个成员,只怕也是挡不住。”藤木一叶语音里充满了落寞和悲哀。

    “武运已经远离了我们大和民族,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藤木一叶道:“所以我提议,今晚正式向陈凌认输,请他结束此处的访问。”

    众人沉默下去,这是天大的耻辱啊!可是不认输又能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这一次,一整个民族的精神,全部没能挡住陈凌一个人的践踏,岛国民族,以后再也休谈尚武二字。

    在次日早晨七点,藤木一叶身穿白色和服前来,与大佐一起,正式请求陈凌结束此次访问。并公开表示认输。

    既然已经认输,陈凌也知道这次的目的达成了。于是答应了藤木一叶的请求,正式结束此次的访问。

    这个消息,很快便在岛国媒体里传开。想不传开也没办法,因为各种小道消息也会传出。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无法去掩饰。

    这个消息传开,最大打击的还是岛国的武术界。

    知道这

    个消息后,最失望的反而是谭飞。他是扎扎实实前来打了一次华丽无比的酱油。虽说如此,他观看了陈凌和风雅的几次战斗,其实也是受益不小的。

    陈凌打算离开东京,先回燕京。飞机是下午三点的。今天的东京,阳光明媚。所以陈凌反而想带小倾和风雅以及谭飞去四处逛逛。

    反正时间还很宽裕。

    同时,远在燕京的赵老,单东阳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赵老亲自打电话给陈凌,恭贺陈凌。后来单东阳也打了电话过来。

    相比陈凌这边的欢乐,岛国的武术界已经不必多说。藤木一叶这些宗师们再也没脸开馆授徒。岛国的官员们也全部是愤怒不已。

    正是在这个时候,松涛馆内,有人求见藤木一叶。

    藤木一叶暗自奇怪,这时候谁会来见他。他带着好奇的心情接见了来人。

    藤木一叶在松涛馆的内室里接见了来者。来者是一老一少,一对祖孙。

    这两人,老者须发皆白,是个地道的m国人。而少年也是个白人少年,纤细秀美,似乎血管都要暴露出来。

    少年看起来十八来岁。老者看起来六十来岁,老者穿了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显得风度翩翩。少年则是白色的燕尾服,一看就显露出其强烈的贵族气质。

    “两位是……”藤木一叶好奇极了。

    老者微微一笑,用英文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岛国人最热爱的语言就是英文,所以藤木一叶是会英文的。

    老者道:“我叫普鲁士,这是我孙子,卡宾奇。”

    “普鲁士先生,您好。”藤木一叶依然疑惑道:“但我不知道您来找我,所为何事?”

    普鲁士微微一笑,道:“藤木大师,目前贵国武术界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了。说起来,这陈凌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就连我们也看不下去了。所以今天来,是想帮助贵国的武术界。”

    提到这件事情,藤木一叶心中就是无限悲哀屈辱。他看向普鲁士,却没看出他有什么修为,不禁狐疑道:“您想如何帮我们?”

    普鲁士道:“我还知道一件事情,那陈凌以前成在大阪犯下过累累血案。这样一个狂徒来了贵国,实在应该给民众一个交代。所以,不管他这次是不是官方的身份,如果一旦曝光他以前的恶行。即使贵国杀了他,华夏政府也是无话可说。”

    藤木一叶不解的看向普鲁士,道:“我不明白您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普鲁士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我可以帮助贵国在今天杀了陈凌。但我和我的孙子卡宾奇的身份不能暴露。你们只说要击杀战犯,到时候我们伪装起来,去击杀他。至始至终,这件事都是你们日方政府和武术界所为,与我们无关。我就是这个意思。”

    藤木一叶眼中爆射出精光,紧盯着普鲁士,道:“陈凌的修为通玄,您可以杀了他?”

    普鲁士点点头,道:“杀他的事情,交给我们即可。”

    “我凭什么相信您?”藤木一叶谨慎无比的道。

    普鲁士微笑道:“藤木大师的担心不无道理。这样吧……”他向身后的卡宾奇道:“你给藤木大师表演一手。”

    那卡宾奇点点头,便来到藤木一叶的面前,道:“我听说陈凌来了之后,曾经隔空十米击伤了你们的一名大师,那你也看看我这一手。”

    清秀的卡宾奇看起来柔弱无比,只是他这时忽然坐了下去。

    这内室里可是地板砖,却不是木地板。但是卡宾奇就这么一按,地面顿时窝陷一块下去。那坚硬的地面仿佛是豆腐一般,接着,卡宾奇轻松的抠出三块碎石,然后蹦蹦蹦,屈指一弹。

    三块碎石立刻雷霆电闪的射了出去。

    轰!

    坚硬的墙壁立刻被打出一个洞来。

    以小博大的力量。这一手的力量已经通玄。藤木一叶的眼中爆射出精光来。

    卡宾奇这一手,比陈凌打伤千叶太郎的力量更加强大。

    卡宾奇随后又对藤木一叶道:“我爷爷的修为比我只高不低,你说我和我爷爷联手,能不能杀了一个陈凌?”

    “能,绝对能!”藤木一叶这下完全没有了怀疑。

    “不过,你们为什么要帮助我们?难道就因为正义?”藤木一叶好奇的问道。他可没那么天真。

    普鲁士微微一笑,道:“藤木大师,我们没有别的目的。我最大的目的是要帮助你们岛国民族建立起尚武精神来。我们和你们是永远的好朋友。”

    藤木一叶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番说辞的。所以这时,普鲁士话锋一转,道:“当然,我们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在接下来大气运降临的时候,我们想要站在你们的身后进入东方。我们在幕后,你们在幕前,大家共同获利。”

    藤木一叶眼中流露出寒意来,道:“这么说,你们是要我们做傀儡?”

    普鲁士道:“藤木大师,你如果这么想就会很不愉快了。没有我们帮忙,你们的尚武精神会毁灭,大气运更与你们无关。你们还要继续承受东方的践踏。而我们帮忙,这是两相获利的事情。当然,我不会勉强你们。”

    “您到底是什么人?”藤木一叶道:“我至少应该知道这一点。”

    普鲁士眼神冷了下去,道:“这个你不用管。如果我们不是不想暴露身份,也不用来和你们合作。而杀陈凌,是我们对你们的一份见面礼。”

    藤木一叶道:“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我需要时间考虑。”

    普鲁士道:“当然,你可以尽情的考虑。不过如果陈凌上了飞机,回了香港。那再想杀他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我会尽快给您答复。,”藤木一叶说完便站了起来,又道:“两位先在此处歇息,我尽快给你们答案。”

    “好的,藤木大师。”普鲁士客气的说道。藤木一叶嘴角抽搐了一下,听到普鲁士这样的人喊自己大师,他觉得普鲁士是在骂人。

    藤木一叶立刻迅速跟岛国的一位官员还有几位大师级别的人物商量。

    而在松涛馆的内室里,普鲁士和卡宾奇并不担心隔墙有耳。卡宾奇道:“爷爷,我倒是有些不明白。我们为何要畏手畏脚,依靠于这群没用的岛国人?”

    普鲁士道:“我们黑暗议会存在这么久的时间,不是因为我们够强大,而是够谨慎。目前局势不明,还是浑水摸鱼的好。再则,那位首领还在,我们如果要杀陈凌,必须悄悄的假装成岛国人。否则可能引来大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