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退下
    出云寺!

    出云寺的左边是一丛茂密的树丛,右边是石阶。任何人来了,都要步行拾级而上。

    陈凌一行人下车之后,便在大佐的带领下朝出云寺里走去。

    出云寺今日不接待任何香客。在出云寺的大殿里,有出云活佛的佛像。佛像镀金,法相庄严,栩栩如生。

    陈凌一行人进入大殿时,大殿里,穹顶很高,一切都透着寺庙的宏伟森严。大殿里同时还有藤木一叶,千叶太郎以及另外两位宗师。昨天一共五位宗师,结果被风雅打死了石川雄风。今天千叶太郎虽然受了重伤,瞎了一只眼。但今天,她也一定要来观看。

    而最上首的则是八位高僧以及天沐教主。

    陈凌一进来,目光便到了天沐教主身上。天沐教主的眼神如一汪秋水,祥和若得道高僧。即使是师父无为大师的佛法修为,怕也是比不过这天沐。

    这个天沐的修为,陈凌居然没有一眼看透。只觉这天沐教主师父能洞察一切。

    这个人,是个劲敌。陈凌一瞬间肯定了这个想法。

    天沐教主与八位高僧站起身,天沐教主面对陈凌,在五米处站定,道:“我乃大本教教主天沐,今日代表我们武术界,接受陈凌师父的交流拜访。”

    陈凌淡淡点首,道:“好!”

    双方各自跪坐下去。

    便也在这时,与藤木一叶一起的一名宗师站了出来。这个人是系东流空手道的宫城大藏。

    宫城大藏已经六十多岁,他穿着雪白的空手道道服,清瘦清瘦的。

    宫城大藏在空手道中是有名的大师,曾经有不少高手听过他讲课。

    同时,他也是一位让人尊敬的武术大师。

    宫城大藏站了出来,藤木一叶几位大师顿时吃了一惊。谁也没想到这位最年迈的武者会站出来。他想干什么?

    宫城大藏面对陈凌一行人,开口道:“陈凌师傅,你很强。强到我们整个岛国武术界都找不出一个人来跟你真正抗衡。但是,你灭不了我们的武士道精神。我是一名武者,从十二岁开始就是一名武者。如今我老了,但我不打算老死在床上。所以今天,我要挑战你。武者死在你这样的高手手上,也是我的荣幸。”

    一切都有翻译在翻译。

    陈凌看向宫城大藏,淡淡道:“宫城大藏先生,你的勇气让人钦佩。只不过,你才丹劲修为,你要挑战我,确实不够资格。”

    “如果我今天一定要挑战你呢?”宫城大藏老脸通红起来。

    便也在这时,风雅站了出来,道:“宫城大藏先生,我们陈师傅跟你不在一个级别上。你虽然有赴死的勇气,但是陈师傅跟你打,那是高射炮打蚊子,浪费了。如果你一定要打,我来奉陪。”

    “好,好,好,杀了你这个小后生,陈凌师傅自然是要出手的。”宫城大藏点点头,说道。

    宫城大藏淡淡洒洒,没有一丝的害怕。在他身上,展现出了一种属于岛国民族可怕的尚武精神。就像是野草,永远不可磨灭。无所畏惧……

    宫城大藏这个老大师,把双手兜在袖子里面的时候,好像是一个文化人。和武者挂不上半点勾。

    本来空手道的道服是短袖,方便于格斗,但是这个宫城大藏的道服却是长袖子,却有点像和服。不过下身却不是和服的裙子,没有拖拉的危险,这样就使得打斗之中有很多精妙的袖里藏花的功夫能施展。

    他身上也没有强健的肌肉,他身上的气息和岛国那些赫赫有名的棋坛高手倒有些相似,既然有着棋士的宁静,但宁静的最深处,是等待骤然爆发的凌厉杀气。

    “武运昌隆!”宫城大藏轻声吟了一句,随后道:“华夏的人口基数太多了,所以才会有陈凌师傅你们这么多的天才人物出现。你们的武运昌隆,所以你们这些天才全部活了下来。而我们的年轻人却没有神佑。一个又一个的被摧残,被凋零,我们的武士道的未来也没有了………….”

    宫城大藏的眼中忽然充满了悲哀。

    到了后来,又带着一丝苍凉,令得风雅都深深地感受到了他的那股绝望死心的气息。

    是啊。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连叶神都被杀了。武士道精神的未来已经夭折了,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也在慢慢的摧毁着,没有什么比现在地情况更加令人绝望。

    终于,一股绝望地情绪酝酿到了极点。

    在这股绝望情绪达到极点的时候,这个老一辈空手道大师宫城大藏悍然出手了!

    宫城大藏这一出手,直冲两步。一掠就到了风雅的面前。身法轻盈,地面上居然没有一丝的震动。同时,他的手变魔术一样从自己的腰下升腾起来,从下向上冲出,分开空气,撩向风雅的小腹,开膛破肚一般的一摔。

    春燕掠水,斩月!

    空手道的绝招之一,春天的燕子在月圆之夜,一掠而过水面上倒映的月亮时候,能一下用自己的影子把水中月亮切成两半。这样的拳速,能把影子保留一瞬,可见其速度之快,发力之精巧。

    全岛国的空手道大师,一拳拉破水中月亮的,不超过十个。

    宫城大藏出手就是春燕掠水的斩月手法,带着一往无回的惨烈气息,就仿佛项羽当年破釜沉舟的哀兵,绝望之中迸发出了最强大的战力。风雅面对这一招,眼睛猛跳,连腿两步,避开锋芒,同时在退步的时候,她胳膊肘向内拐,小臂用力,一招击出,拉得又长又险,长长的手好像是镰刀,斜向下勾拉,割向对方的手腕关节。

    开镰割麦!

    风雅面对宫城大藏的攻击,以少林拳绝招割麦架的镰刀手反割,只要勾搭到了对方的手腕,左右一割,对方立刻就要丧失战斗力。

    “嗨!”

    宫城大藏手腕向上一竖,斩月的手刀立刻折叠,把小臂显露了出来,竖起。他的小臂发劲之时,宽,大,粗,精炼,皮肤漆黑,崩得紧邦邦的,就真的好像一面铁盾牌,硬生生的抵挡住了风雅的镰刀手。

    又是空手道中的防御绝招“盾臂”。

    宫城大藏的盾手施展出来,可比昨天石川雄风的要强了许多,就真的好像是一面精铁大盾牌,足可以抵挡住所有的攻击。

    砰!

    风雅的镰刀手被“盾臂”抵挡住之后,反击立刻受阻。宫城大藏再次稳住了攻势,另一手突发冷箭,从小腹里面钻出,好像是一只劲弩射出的箭,戳向风雅腰部死穴。

    “黄蜂冷手箭?好凌厉!”

    风雅闪腰躲避过突发的冷箭,再退!

    宫城大藏跟进,再横着手臂,奔跑猛烈冲撞,仿佛一名持着万斤钢铁盾牌的大力士,朝敌人猛击,所向披靡,与此同时,他的另外一手拳头藏在腰间。蕴含枪势,只等对方被盾手的压迫下,一个显露出破绽,立刻闪电惊神的一枪,刺杀风雅。

    两人三个回合地交手,都是空手,但他们以自身的肢体当做兵器。却简直和真的兵器没有什么两样,无论是手刀,镰手。盾臂,冷手箭的威力,都和普通人持着真正的刀,镰,盾,箭没有什么两样。

    这就可以见得功力的精深了。

    手中无兵刃,却打出实在的兵刃威力来,不但象形,威力也没有差别。都算得上一代宗师了。

    呼呼!

    感觉到宫城大藏地盾臂猛烈挤压。四周劲风猛烈,呼呼做响。风雅竭力的用八卦步的游身闪转腾挪,以图避开锋芒,寻找到一丝喘息,积蓄力量的空挡。

    但是,不管风雅如何的转身,抢占方位,宫城大藏总是把手臂一旋转,盾牌一样的铁臂便排山倒海的挤压过来。

    宫城大藏的盾臂沉重,厚实,范围大,正是小巧功夫的克星。

    从比武一开始到现在,聊聊几手,宫城大藏就以绝望爆发的情绪,猛烈地攻击,一举抢占了猛烈的上风,

    把风雅逼迫得喘不过气来。

    虽然风雅一直想找反击的机会,但就是被逼得积蓄不起劲来。

    “得想个办法,猛烈反击,一举抢到平手才是。”风雅在竭力的闪躲之中,脸上虽然平静,但眼神里面的仍旧闪过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情绪。

    这一闪的情绪,却敏锐的让宫城大藏捉到了。

    “正要你有这样的情绪,才让我有机可乘。”宫城大藏心中闪过了这样一丝念头。

    他平生对敌无数次,擅长在瞬间看破敌人地情绪。

    于是,他地攻击更加猛烈了。

    他正是要在瞬间把风雅压迫到极点,爆发出反击,才能一举杀死对方。要不然,对方虽然落在下风,但步履油滑,很难打死。

    但是,风雅却迟迟没有反击。有好几次,宫城大藏都明显的捕捉到了风雅眼睛之中爆发出地凌厉反击光芒,立刻蓄势以待,但风雅却只用目光,手上依旧不紧不慢,轻盈腾挪。

    “难道她是在疑惑我?”

    宫城大藏心中猛然的惊起一个念头。

    就在这个念头惊起的瞬间,他再次一记盾臂撞击的时候,突然发现肺部有点呼吸困难,是体力开始透支的现象。

    他的体力终于开始透支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连续出拳刚烈,把少年高手逼得喘不过气来,也该体力不支了。

    宫城大藏这一出现体力不支的现象,风雅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她瞬间便从对方攻势的空隙寻找到一丝机会,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悍然反击开始了。

    被压迫了这么久,好像风雨飘摇之中随时要沉默的小舟,风雅硬是守住一颗寂然不动的内心,并不施展反击,不但如此,她还以眼神流露出反击的情绪来。

    这样的诡诈,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风雅出手就是一记太极混元锤,在剧吐气开声。一捶击在了宫城大藏的盾臂之上。

    砰,一声巨响过后,宫城大藏的架子瞬间被打散。

    这个老空手道大师的身体轻轻向后仰了一下,连反击都没有施展出来。

    架子一散,重心失去平衡,风雅哪里肯放过,脚向前一踏,手脚同时盖打,又是一记太极猛烈炮捶。

    胜负似乎已经定了。

    架子被打散,还能有什么希望?

    但是,出乎意料的事情瞬间发生了!

    宫城大藏在身体轻轻后仰。架子散开的瞬间,腰腹如车轮一般的旋转,头向后仰到极点之后,折腰一个大回旋,居然反折了过来,同时他的双手如两条大枪平探而出,直插风雅的咽喉下方。任凭风雅的拳印轰击脑袋。

    你轰爆我的脑袋,我便洞穿你地咽喉。

    两败俱亡。

    眼看双方都已经起势,劲力打出,不能收回,两败俱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陈凌看的目光凝重,谭飞同样也是。

    但是,风雅在这一瞬间,突然一下收回炮拳的架子,身体自然而然的一个虚步后跌。闪躲了过去。这顿时让宫城大藏的一招落空,再次失去了平衡。

    这一下再次失去平衡。宫城大藏再也转过不过来了,风雅随即进步又是一拳,崩在这个老头的腋窝之下,这个部位,俗称“心尖”。

    一拳的透劲,立刻崩碎了对方的心脏。

    “岛国武术的受身技,怎么瞒得过我?”风雅一拳击中,立刻后退,双手按在腹部下面,看着挨了一拳,脸上红晕得滴出血来的宫城大藏,轻轻地道。

    “好,好,好。你招招都诱敌,深得用兵武力的诡诈,我……..”宫城大藏好像一个醉酒的人,勉强说了几句,噗通一下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岛国武术之中有一种“受身技”,就是讲究自己的身体架势被敌人打垮的瞬间,怎么瞬间恢复过来,以及减少敌人对自己的伤害。

    而华夏的武术,讲究一个“输人不输架”,一旦架子散了,就好像是人没有了骨气,就算是死了,架子也要保持。死得硬朗。

    这是中方和日方武术文化的区别。只可惜,风雅对空手道研究过,而且研究的很深。

    风雅退后,退到了陈凌的身边。

    又一名岛国武术宗师死在了风雅的手上。日方所有人都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而这时候,谭飞终于也不敢寂寞,站了出来,道:“田井越野大师,我要挑战你!”

    田井越野是随藤木一叶一起的一位大师。也是与藤木一叶作为硕果仅存的两位大师。

    因为千叶太郎已经废了,而石川雄风与宫城大藏也已死了。

    田井越野是通灵级别的高手,对上谭飞,并不是没有胜算。可说五五之分吧。

    田井越野到了这个份上,不可能再退缩。他站了起来,可这时,天沐教主也站了起来。

    他淡淡道:“田井君,你不要再打了。你们是我们武术界的火种,万不能再牺牲了。”随后,他看向谭飞,道:“你要打,我跟你打。你如果能在我手上撑过一秒钟,我便算你赢。”

    这句话可真够狂妄了。

    谭飞眼中精光爆射,他就不相信自己一秒都撑不下来。

    谭飞正要应战,这时候,陈凌也缓缓站了起来,道:“谭飞退下……”

    陈凌喝了一声谭飞退下,便站了出来,面对天沐教主。

    谭飞却是不敢违背陈凌的话,虽然心头有些不服气,但最终还是乖乖的退了下去。

    天沐教主眉毛低垂下去。

    陈凌与天沐教主相对而立,在场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看着这两位的强强对决。

    风雅和谭飞屏息了心神。

    岛国这边,几位宗师更是紧张的很。这一战,对于岛国武术界来说,已经真的不能再输了。

    陈凌则显得淡淡洒洒,这位教主虽然强大,但是不能动摇他的心灵。

    便也在这时,天沐教主抬起头看向陈凌,道:“陈凌先生,你之前就已对我们岛国的武术界百般践踏。我们的少年天才多数被你摧毁,而如今,你又来践踏我们的武士道精神,是为了什么?难道就因为以前的民族仇恨?但那毕竟已经成为历史。我们两国的邦交都已正常,你再执着,岂不是显得可笑?”

    陈凌看了天沐教主一眼,淡淡道:“这没什么好说的。我们是练武的人,这一次来纯属交流。你们若是认个输,自认岛国武术界全是孬种,庸才,我转身就走。相反,你们也可以去拜访我们中方的武术界。这是一个公平的事情,不存在践踏,欺压。”

    外交辞令,陈凌也是会的,欺负死你不偿命。

    这话说的很明白,我现在打的赢你们,就是要欺负你们。你们如果不服气,也可以去华夏欺负我们。

    日方的人一个个听的眼中冒火,却又对陈凌无可奈何,只觉这陈凌实在太过嚣张和狂妄了。

    天沐教主缓缓开口,道:“陈凌先生,你虽然拳法精湛,但毕竟是武术界之中的高手。你永远也不会想象我们宗教的修炼,陈凌先生,你的拳法大概到了搬运气血,凝聚一团,随意的归入纳出各种穴窍的地步了吧。这样的功夫,在武术修为中叫做混元。但也不过是我们教派中的精神修炼之法地粗浅功夫罢了。这样的境界,在武术界来说,的确是算得上绝顶高手了。可是在我们地眼里,不过是刚刚修行的起步罢了。”

    这人的口气更加的恐怖可怕。

    天沐教主说着话的时候,手上并不动作,却能看到血液涌了过去。

    陈凌顿时吃了一惊,因为他如果要搬运气血,也需要有手印配合心意。但是这个天沐教主一动不动,心意不动,气血便动,这确实是一种恐怖的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