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8章 出云
    风雅,谭飞以及中方的工作人员看着陈凌,仿佛觉得陈凌才是那个罪大恶极的人。他们要随这慷慨悲歌的气势,一起将陈凌消灭才好。

    这就是这领域的可怕之处。把人的情绪想法全部感染过去。

    黄河入海流,一切归海,然后化作山洪,爆发出来,击垮一切。

    小倾看出陈凌的情势不妙,她手中暗暗扣了飞刀。全场之中,她是最不受影响的一个。可是小倾也没有贸然出手,一来是这种气势下,她串联时空分子似乎非常困难。那些时空分子已经难以感应,尤其是在叶神面前,变的狂暴无比。

    二来,小倾也知道,如果自己出手杀了叶神。这对陈凌哥哥来说,是个绝对的打击。她相信,陈凌哥哥打了那么多的胜仗,没道理会输给这个岛国佬的、。

    陈凌哥哥一向都是创造奇迹的人,小倾相信陈凌能赢。

    叶神比陈凌年轻四岁多,如果这一次,叶神真能打败陈凌。就算陈凌不死,这一辈子也算完了。

    而叶神又一定要打赢陈凌,一来是洗刷陈凌给予岛国的耻辱。二来是争夺陈凌的气运。

    叶神越攻越快,越攻越猛。

    陈凌疲于应付。眼看这般下去,陈凌迟早就要落败。

    眼看胜利已经在望!

    便也在这时,一直沉寂的陈凌突然睁开了眼。眼中绽放出如太阳光刺目的光芒。

    “吒!”

    一声雷霆巨吼爆炸出来。

    全场的慷慨悲歌气势陡然一滞。

    接着,陈凌凌云大佛的气势和龙魂气势滚滚而出。

    陈凌连吼三声,一声高过一声,声波震荡。任凭在场众人如何慷慨悲歌,但都被陈凌魔音镇压。

    之所以一直任由叶神攻击,不是陈凌没办法。而是在蓄势,就像是在拉一张弓,将这张弓拉到最圆满的状态。

    之前也可以吼出来,但总没现在这样憋屈后的爆发来的猛烈。就像岛国这边,是因为遭受了那么多欺辱,才有这么强的气势。

    领域并不是无敌的。如果我的气势高过你的领域,那么你的领域就会废了。

    叶神一直在猛攻,这时候陈凌终于爆发出来。滚滚威严滚出,只见陈凌陡然一掌劈向叶神脸门。掌风凌厉无比。

    叶神头一矮,同时伸指电闪戳向陈凌的腋窝。一切都是浑然天成,这个少年天才的打法和灵性确实恐怖。只不过,一切小伎俩在大实力面前都是笑话。陈凌一掌劈不中,掌势变拳势,须弥印,轰然下压。

    叶神骇然失色,立刻电闪后退。

    轰!

    如风雷一般,陈凌跟了过去,砰!

    一记须弥印砸了出去。叶神急忙格挡,这一拳须弥印,陈凌是最强状态。

    砰的一声,叶神立刻连连倒退出数米之外。一瞬间,口鼻流血,怎么也抑制不住。只不过灾难并未结束,这时候,陈凌又一脚踩碎木屑,一片木片飞了起来。陈凌手一弹,木片飞出,疾射向叶神眉心。叶神头一偏,躲开,。

    但……这时,他眼前一黑,陈凌已至,如佛祖拈花一般在他眉头上一按。

    劲力斩入进眉心。叶神神情僵住,随后,轰然倒地。

    便也在这时,陈凌借助杀叶神的气势,如魔神一般,再度大喝一声吒。如炸雷一般。

    声势浩荡,天雷滚滚,心胆俱裂!

    哗哗哗……

    一瞬间,松涛馆所有人的气势都被破去。

    “哈哈哈……”陈凌站在当场,扫视全场。这一群人的气势,代表整个民族的精神,这时候随着叶神的死去,全部散了。

    这个时候,岛国方面的武者也才清醒过来。原来之前叶神看似要取胜不过是一场笑话。武运从来就没有停留在他们这一边。

    第一天的武道交流会,随着叶神的死而终止。

    岛国武术界中,又是一片愁云惨雾。

    三战三败!

    连叶神这个最有潜力的新秀也败了。

    这种碾压,让岛国武术界简直要透不过气来了。如何翻身?如何保住岛国的尚武精神?这已经是岛国武术界最头疼的事情了。

    被欺压到了这个份上,却依然对敌人没有任何办法。

    酒店内。

    陈凌也开始闭目养神,今天的胜利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感悟。人仙这一层的领悟实在太过艰难了。叶神给他带来过一丝的威胁,可是其实在交手的时候,他心里就有一种感觉,我不会输。这种直觉向来很准。

    后来,他为了验证领域也是可以破的这一道理。因此蓄势再发出大势,一举破掉领域,终于也验证出了领域的局限性。再到击杀叶神,没有任何悬念。

    在陈凌的生涯里,叶神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居然妄想来夺取气运,简直就是可笑了。

    叶神根本没有资格来做为对手的。

    这也说明一个问题,气运降临,什么阿猫阿狗都有种想要上位的心理。就跟隋末时,一个农民带了几万农民,却也就想当皇帝了。

    夜幕降临。这时候陈凌睁开了眼睛,苦苦悟不到人仙,他便也不再继续去想这个问题。修为的事情,欲速则不达,有时候更多的是讲究个机缘。

    陈凌起身,来到落地窗前。他拉开窗帘,便看见了繁华的东京夜景。

    这个都市,很美丽。这个大千世界,其实都透着美丽。这是陈凌在经过中千世界后,然后再看这个大千世界的感悟。

    只是这世间,总有太多的纷纷扰扰。大气运的降临。他已经身在其中,不能逃避,只能勇往直前,站在最高峰。如此才可保护自己身边的人,乃至维护整个国家的长久治安。

    天煞皇者,逢乱而出。

    无为大师的话似乎正在一步步验证,只不过无为大师算的是五年后。现在却提前了两年。气运的革新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而陈凌,他觉得自己之前并没有这么伟大的志向。但无形之中,他也走到了这一步。

    便也是在这时,门铃声响起。陈凌听声音,听出来的是风雅和谭飞。当下前去将门打开。

    门外

    站的果然是风雅和谭飞。

    “陈师傅!”两人客气尊敬的喊。

    今天陈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绝对值得她们尊敬。就连谭飞,也显得心悦诚服。

    陈凌点点头,将两人迎了进来。

    关上门后,三人在茶几前的沙发上各自入座。

    “这么晚了来找我,是有事情吗?”陈凌先问道。

    风雅点头,道:“陈师傅,发生了一些变化。本来明天定的要去跟系东流柔术馆交流。但是岛国单方面改变了这个计划,提出明天要让我们去出云寺交流。”

    陈凌微微一怔,道:“出云寺?”

    风雅道:“对,就是出云寺。也是岛国活佛,出云大师的佛寺。此佛寺是出云大师死后,专门为他而建的。”

    陈凌不由一笑,道:“出云大师是被我打死的。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要我们去出云寺交流,是什么意思?出云寺有高手吗?”

    “出云寺一直没听说过有什么高手。所以我和谭飞觉得奇怪,才来跟您说一声。”风雅说道。

    陈凌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随便他们吧。就看看他们还有什么鬼蜮伎俩。”

    这是一份大气。

    风雅和谭飞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陈凌便又问道:“今天的松涛馆之行,对你们有什么帮助和感悟吗?”

    风雅和谭飞相视一眼,风雅道:“陈师傅,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哦,什么道理?”陈凌淡淡问道。

    风雅道:“大势和感动,以及我们心中的执着坚定,是武道大成必不可少的东西。如果缺少了这些东西,再厉害的高手也能被剥夺神格,成为一个普通高手。今天叶神之所以落败,就是因为他凝聚了所有的大势和感动,一样没有将您给压住。”

    谭飞也是若有所思。

    陈凌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所以说,在我们国术里,师父领进门,一切修行都要靠个人。尤其是到了这后期,没有任何人能帮到你们。只有靠你们自己去悟才行。”

    谭飞忽然看向陈凌,真诚的求教道:“陈师傅,为什么您的大势和感动会这般的强?今天松涛馆几乎是凝聚了一整个民族的精神,但却都无法撼动您?但我与风雅在其中,根本没有一丝抵抗的能力。”

    陈凌看了风雅和谭飞一眼,道:“你们不用看我的大势是什么样。最重要的是找到适合你们自己的。否则,妄自去想得到你们驾驭不了的东西,反而会得不偿失。”

    风雅道:“陈师傅,我多少懂一些。比如造神基地的首领的大势是天道。可算世间最强,只因他有这个本事拥有。而沈默然是黑洞吞噬,也算是极强了。您则是凌云大佛,宇宙上面的大势。您们这三人都是因为有这个格局和心胸才敢去夺取这种大势对吗?”

    黑洞吞噬是科技文明的一种强。

    属于原暗!

    而陈凌的凌云大佛则是洪荒。

    原暗对洪荒,本身就是一种对立。

    陈凌和沈默然的命格生来就是对立的。而首领的天道,注定不会卷入这红尘。

    当你自己以为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以为挣脱了命运的束缚,其实一切都还在命运的安排之中,谁也无法跳出去。

    陈凌听了风雅的话,微微意外,觉得这女子十分的聪慧。当下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我们经常讲福禄,福气。但也讲虚不受补,没有皇帝的命,却去当了皇帝,是要早夭的。”

    顿了顿,道:“换句话说,你永远不用去羡慕别人的丈夫或者媳妇是多么好。也不用去羡慕他人的家底有多好,父母多么有钱。然后开始自怨自艾,这些都没用。因为天生已经注定,你是无法去改变这些。你唯一能改变的是做好眼前的事情,爱护好眼前的人。永远也不用去提假设和如果,因为老天永远不会给你假设和如果。”

    谭飞闻言,不禁沉吟起来。风雅却是眼睛一亮,道:“武学的道理和做人处事的道理果然是有相同之处。难怪常说一法通则万法通,陈师傅,您能有今天的成就与您的睿智是密不可分的。”

    陈凌一笑,道:“好了,马屁就不要拍了。也许明天还有恶战,你们早些去休息吧。练功这件事情,欲速则不达,跟谈恋爱一样,感觉到了,自然水到渠成。否则就容易道消人亡。”

    出云寺坐落在东京西南方,柯顿大街95号的地方。这里地势偏高,与下方繁华的街道还是有些距离。自从出云大师死后,出云寺建立,这个寺庙的香火便非常鼎盛。

    不过从这夜开始,出云寺不再接待任何香客。

    天空一片黑暗,夜色中,没有月亮,只有一颗星星露在天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出云寺中。

    年轻的大本教教主身着雪白的袍子,他依然在捻动手上的念珠。他坐在榻榻米上,眉毛低垂。

    藤木一叶就在他的对面。另外还有八大高僧也盘膝而坐。

    教主的本名叫做天沐,人称天沐教主。沐天之恩,乃为天之子。

    天沐教主面对藤木一叶,道:“藤木君,明日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你不用担心。”

    藤木一叶道:“教主,不是我不信任您。实在是陈凌那人太过恐怖。我们用了三百多名武者营造出的气势被他一人喝破。我那徒儿叶神被他一拳震的口鼻流血。这人的拳力已经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天沐教主点头,道:“陈凌这个人,我调查过。他的一切我都很清楚。这里有八位高僧你也看见了。明日之战,他们会念动佛语镇魂。他们的念力可以压制陈凌的气势。陈凌这个人强大就在于气势太强。只要压制住,便不足为惧。”顿了顿,又道:“藤木君,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们武术界遭逢连番大劫,若是这次被陈凌再次践踏。只怕我们的尚武火种就要就此湮灭。这对我们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一个国家之所以强大,不是单纯的科技。尤其是岛国,是因为他们的进取和尚武精神。

    当下,藤木一叶便也不好再多说。

    第二天,陈凌一行人包括工作人员,吃过早餐后,便上了大佐准备的车,前往出云寺。

    今天的天气反而好了,晨曦洒遍整个东京,又起了微风。空气之中泛着樱花的香味儿,这样的天气真是适合浪漫恋爱的季节。可惜陈凌又要去行那杀人之事。

    出云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