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7章 践踏
    但是在石川雄风使来,异常的诡秘,他的后腿下折,前腿豁然一下,贴地探出,好像是一条钩镰枪,挂向了风雅的前腿。

    就在脚挂住风雅前腿地时候。他的后腿猛然用力,向上一弹,整个人骤然翻起,用另外一条手臂从背后弯曲出来,好像蝎子的尾巴,搭向了风雅的脑袋。

    毒辣!

    石川雄风在这一刻,就好像是一只巨大的蝎子。奔腾弹跳起来。任凭是谁,都感觉这一招毒辣到了极点。

    “倒马桩?五毒手?”

    风雅在瞬间,眼皮一跳。

    一旁观看的陈凌与谭飞也是脸色凝重。中方的工作人员更是心提到了嗓子口。

    在舍弃一条手臂为代价。石川雄风突然间施展出了这一手绝杀之招,下盘之后,用腿勾对方地腿,使对方脚下不稳的瞬间,借劲翻起,以蝎拳勾打。这位空手道大师,的确是身经百战地绝色,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但是,面对这突如其来诡秘的手段,风雅突然之间,脚下一沉。双脚五指同时下抓!

    她这一下十根脚趾头抓地。并不是前进,而是固定!

    脚趾的指甲深深弹了出来。

    咔。咔,咔……十声连续的爆响,她的十个脚指头,生生的把道场地面地木地板都抓穿了,好像老鹰的脚爪子,摄拿住猎物,又好像是鸟抓在树枝上,任凭大风吹拂,鸟儿在树梢动都不动。

    所以,石川雄风这一勾腿,突然没有使她地脚步动得分毫。

    风雅的脚步稳当,那倒霉的就是石川雄风了。

    面对对方如蝎子尾巴一样勾搭来的钩手,风雅双拳结印,好像一金刚轮转,猛的结住了对方的手。

    咔嚓,又是一声,石川雄风的这只手腕也被打碎了!

    风雅再一步进身,一拳印在了石川雄风的胸膛上,砰的一声,如中皮革,打得石川雄风双睛凸出,一口血连带一口牙齿都喷了出来。

    这一拳,不但是破碎了他地内脏,还把他地骨髓一起震坏,牙齿全部脱落。

    “怎么可能……..”

    石川雄风一下摔倒在地面,气如游丝,但是他的眼睛死死地看着风雅:“我的倒马桩,为什么勾你的腿不动…….这怎么可能。”

    “你的倒马桩是蝎形,我以鸡形抓地来破解,显然是符合拳法的相生相克之道,你作为空手道大师,这一点都不明白?”风雅深吸一口气,说道。

    “不可能,鸡形的抓地根本抵挡不住了我的这一手。”石川雄风眼神疯狂了起来。“我曾经试验了无数次。”

    “那当然,可是我的脚趾用劲,是大手印的瑜伽功夫,抓地之间,用的劲却是不动根本印。”风雅吐了一口气,说道。

    石川雄风呆了一呆,随后道:“好,好,好……”然后眼神涣散,就此死去。

    对于这个结果,陈凌也显得很是意外。这个风雅能被派过来,果然是有真本事的。她的打法很不错,居然将石川雄风这样的老手都瞒骗过去了。这个风雅,加以培养,假以时日,绝对是一个不错的人才。

    不过这时候,陈凌已经不能去继续想这些了。

    因为岛国方面的情绪已经爆发了。连续的两位宗师被打死打残,这已经到了他们忍耐的临界点。

    士可杀不可辱,慷慨赴死,就在今朝!

    即使全部战死,但武道精神不灭!

    这股精神爆发开来,整个道观里,便只有悲壮的海洋。这样的惨烈,让风雅都来不及去体会胜利的感悟。这样的惨烈,让人失色,让人呼吸难稳。

    陈凌一行人就像是无耻的侵略者,而叶神这边则是抵抗侵略的慷慨悲歌之士。

    这种情绪,一瞬间几乎要让风雅和谭飞动摇。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耻侵略者,犯了众怒。

    这就是众人全部气势的可怕。

    鬼仙再厉害,也不能去阳刚战场上放肆。因为那里的杀伐会将鬼仙冲击的魂飞魄散。

    自古,众怒难犯!

    很显然,陈凌一行人是犯了众怒。这绝对是陈凌修行上的一个巨大考验。

    便也是在这个时候,叶神这个年轻人,携带所有愤怒大势,走了出来。他每走一步,都让人心神颤抖。只觉他若一出招,便是碾压众神的愤怒。

    叶神面对风雅,点点头,居然说的是中文,不用任何人翻译。他道:“你的功夫不错,我向你讨教一招!”说完便即闪电出手,他的五根手指晶莹如玉,一抓之间,风雅突然就觉得脑海一片空白,极度危险的感觉降临。她连躲的念头都没生出来。

    “我是不是要死了?”风雅只有这一个念头。

    便也在这时,啪嗒一声响,一枚木片疾射而出,斩射向叶神。叶神指头一弹,便将木头弹飞,同时继续袭击向风雅。只不过,他终究是缓了一缓,这时候陈凌已经一步跨到,出手就是一记须弥印。

    轰!日月无光,山河失色的须弥印。

    叶神却也不惧,爪变拳,轰!

    陈凌搂住风雅的腰肢,后退数步,带着风雅平稳回到了谭飞一众的身边。

    叶神气势如虹,与陈凌这一拳,他只退了一步。看起来还是站了上风。

    陈凌暗暗皱眉,这个家伙携带了所有的愤怒大势。真的已经让自己的气血运行没那么婉转如意。刚才这一拳须弥印,不是叶神太厉害。而是自己的心意勃发没有达到最佳状态。如此一来,一招之下居然落了下风。

    这时候,陈凌放开了风雅。他站了出来,面对叶神。

    叶神这个年轻人,比陈凌还要年轻几岁。如果今天陈凌败了,那么真就是一败涂地了。不说会不会死,就算是不死,那也是废了。格局变了,再也没资格和沈默然这些人物争雄。

    那么这个时候,叶神就会因为打败陈凌,取而代之成为这场气运的主角。

    叶神闭上了眼睛,他开始感应这种万众一心的宏伟。

    当初陈凌打败林玉秀,也是携带了龙魂,国仇家恨的气势。因此虽然实力不如林玉秀,却反而招招胜过林玉秀。

    眼下这一战,就是反过来了。

    陈凌实力比叶神要高出两个阶段,但是却反而占了弱势。

    一整个民族的精神和愤怒,并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不需要再多的话语,藤木一叶之前在奇怪陈凌一行人为何没中毒。但眼下,不管是他,还是所有岛国武者,亦或是风雅这一群人,都万众瞩目的看向了陈凌和叶神。

    “从来,没有这样过。”叶神忽然开口了,他的眼眸如星辰,带着奇异的魅力。他看向陈凌,道:“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像阁下你如此践踏我大和民族。龙玄是我们的少年天才,你将他杀了。龙玄的母亲是一代宗师,你狂妄的坐着,将她眼睛打瞎。伊贺真木大师是我们武道第一实战家,你杀了他。出云大师是我们的活佛,你杀了他。大阪市,如今有数百无辜平民百姓失去家人和孩子,全部都是被你所屠戮…………你扼杀了我们的武道精神,而如今,你又来继续践踏我们最后的火种。”说到这儿,叶神抬头怒视向陈凌,道:“但是你错了,陈凌,你纵使可以杀害我们那般多的武者,但是你灭不了我们的武道精神。纵然人死,精神不灭!”

    这般说辞真够犀利直指人心,如果是软弱一些的人,要立刻崩溃。这般说辞,简直陈凌就已经罪大恶极,狂妄不可救药的恶魔。践踏岛国的武道精神,屠戮平民。这些便也都罢了,如今居然又仗着一身功夫来继续践踏岛国的最后火种!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陈凌的心志坚如磐石,凡事有因有果。当初龙玄连挑三十家场子,更将东亚病夫的旗帜送给林准,让其挂在家中。

    这样的人,不该杀吗?

    伊贺真木派了屠龙的复兴小组,在东江犯下滔天罪孽,不该杀吗?陈凌永远记得刘兰自杀的惨状。那东江那些无辜的民众被屠戮强奸,又该去找谁哭诉?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伊贺真木挑战陈凌,被打死不是应该的吗?

    龙玄的母亲千叶太郎要为儿报仇,也是武道交流的一员。既然要动手,不就得有死的觉悟吗?

    如今松涛馆蓄势汹汹,正准备趁大气运降临,去东方分一杯羹。只不过是东方提前打上来,所以他们就有资格如此悲愤吗?

    统统都是狗屁!

    难道一定要等将来这些岛国人到了华夏,犯下罪孽后才能反抗吗?

    当然不!

    这一刻,陈凌眼中精光暴闪。他的气势一点也没有被叶神打击到,反而冷声道:“你说这么多,是为了什么?想要打败我,杀了我?那你就出手吧……”

    豪气干云!

    任何迷幻事物,都不可迷惑我的本性!这就是陈凌能和沈默然相提并论的原因。

    陈凌的话一落音,松涛馆全场之中,愤怒海潮如火山爆发。这种情绪已经吞没了一切。风雅和谭飞骇然失色,他们和来的那些工作人员已经觉得呼吸难受。

    小倾则是一朵莲花,一切都不受外物侵扰。就像是狂风暴雨中的那朵莲花,却暗自绽放。

    再则就是陈凌,反而有一种天地之间我自傲然的风采。你的愤怒,与我何干?

    这个时候,叶神终于不再有任何掩饰,携带所有的愤怒,携带一整个民族的精神出手了。他这时候,无论是气血还是力量都已经到达了最佳,最巅峰的状态。

    这个时候,是叶神人生最绚烂的时刻。

    叶神练习的还是北辰一刀流,他一步踏前。脚下的木地板立刻坍塌,就像是一道火箭冲了上来。空气中满是撕扯的火浪!

    轰!叶神出手就是一记手刀斩向陈凌的面门。

    这样携带整个民族的精神劈来时,陈凌立刻感觉到了雷霆万钧的压力。呼吸开始不畅,陈凌微微失色。

    叶神领域的力量终于起作用了,这一刻,陈凌忍住心中的不畅,微微退后了一步。一步一退便是五米的距离,快如电光。

    叶神见陈凌退避,立刻气势更加如虹,杀杀杀!

    所有的屈辱,所有的国仇家恨,所有的耻辱都要在这一刻讨回。所有的松涛馆武者厉声齐喝,杀!

    整个松涛馆里,已经只剩下这一个劈天灭地的杀字。杀音摧毁一切,将陈凌所有的感动,气势都压制下去。

    叶神瞬间再度闪到陈凌身前,手肘一抖,如抖大枪,手臂如剑,剑势如虹。

    这一瞬,陈凌甚至感觉到了剑势的寒意。

    他的眼睛被刺激的差点想要闭上。

    没有了自身的气势和感动,竟然面对叶神的杀势,陈凌连眼皮都有些承受不住了。陈凌心神凝重,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再退了。后方一退,马上到了门前,门已紧闭。

    破门而出倒是可以逃开这层无形的领域。但是破门而出必定会有一瞬间的滞碍,这一瞬间,就会成为生死胜负的关键。

    叶神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陈凌心里非常清楚。

    不能退,那么怎么办?

    千钧一发之际,陈凌斜身一闪。斜身闪的速度慢了一刹,叶神立刻贴了上来,手掌成爪探出,抓向陈凌的双眼。

    叶神始终只攻打一处,这一处的凌厉,陈凌根本不能抵挡。

    这个时候,陈凌却陡然进入到了空灵状态。领域再厉害,自有空灵之态,断绝一切外界的情绪因子。

    这是陈凌的绝招。

    所以这时候,面对叶神的抓眼,陈凌陡然施展出昆仑蚕丝牵,与叶神的抓手交叉,然后闪过去,反袭击向叶神的双眼。

    叶神头一偏,拳头一荡,轰然猛捶陈凌脑门。陈凌头一缩,身子朝后再退一步,便躲开了叶神这轮攻击。

    叶神连步踏上,招招凶猛凌厉,如狂风暴雨一般,要打出最凌厉的拳,要摧毁一切。

    而陈凌则是风打雨荷,随时可能要湮灭。

    陈凌面对叶神的连番攻击,每次都以绝顶手法轻巧破解。然而这时,陈凌不可能动用大势气势,一旦动用,就破了自己的空灵状态。

    可是不动用大势和气势,又无法发挥出最强的力量。这是一个绝对的难题。

    挑战一整个民族的精神,实在是太过恐怖了。这不是陈凌修为不行,而是破不开这一整个民族的精神。就像当初他和沈默然,东方静,宋嫣全部都强绝一时,但却破不开弗洛神大阵一样。

    这是陈凌修行上的魔劫!他这次来有这个心理准备。到了他这个境界,如果不经历一些特殊的东西,想要更上一层楼也不是那么简单。

    全场之中,悲壮雄浑的气势蔓延。无数慷慨悲歌的气势让人心中感动落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