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章 生死文书
    风雅道:“但唯有您肯为国家做一些事,唯有您心中正气长存。”

    陈凌不由一笑,道:“现在这个年代,谈正气长存好吗?不像是在喊口号吗?”

    风雅肃然,道:“这个口号不是喊的。这个感觉是您给我的,您可从来没说过一句冠冕堂皇的话。”

    陈凌呵呵一笑,便道:“我希望你能活着回来。”这句话,是真心的希望。但也是告诉风雅,要有心理准备。

    另外跟随陈凌去的男成员叫做谭飞。谭飞是通灵巅峰,精气神都透着强悍的小伙子。他对陈凌倒没有佩服,反而透着一股不服气。

    这没有让陈凌感到不快,练武的人,就要这股劲儿。再则谭飞对陈凌也是很尊敬的。尊敬归尊敬,但是武学上,却是要争先的。

    谭飞练的是正儿八经的虎豹雷音,身上的路子有些野,但是功夫都已入了骨髓。

    一行人在工作人员的跟随下,前往首都机场。这一次,单东阳亲自相送。他显得很遗憾,道:“我真想跟你们去目睹这一盛况,只可惜,我还有许多事情不能脱身。我的身份,也不允许我前去。但在这里,我会等待诸位功成归来,同饮庆功酒!”

    陈凌一众便与单东阳挥手道别。

    飞机飞上云层。

    陈凌闭目养神,他似乎感觉到了来自岛国民族的愤怒与悲壮。而他,就是要去碾压这股愤怒悲壮。

    今天的他穿了一件白色大褂,脚上是一双白色布鞋。淡淡洒洒之间,自有一股飘逸的气质。同时,飘逸中带着儒雅,大气,绝对的宗师范儿。

    小倾则换了黑色的小西服,她的发丝不长,齐耳的。却更加显得秀丽。

    正所谓,敢剪齐耳短发的美女才是真美女啊!

    一路上,小倾和风雅以及谭飞没有任何交流。她不会搭理陈凌以外的任何人。不过风雅和谭飞也知道,这个小倾绝对不是普通人。

    岛国,东京!

    这次负责接待中方的岛国官员叫做大佐。大佐三十多岁,他也是一名武者,这一次陈凌气势汹汹的前来,他同样也和武术界的武者们一样愤怒。但他也必须来接待陈凌,这是国与国之间的。

    大佐已经安排好了陈凌吃饭的地点。不过在这之前,大佐被上面的领导安排着见了一个神秘的黑衣人。这个神秘的黑衣人很是苍老。

    黑衣人将几包药粉递给大佐,道:“这些药粉药性各自不同,你分别放于不同的食物。只吃单一的菜品不会有任何事情,混着吃之后,会让人在一个小时后血液开始不畅。仅仅是影响高手的气血运行,所以不必担心被他们发现。这种药物没有任何危险性,这些人修为再高,也无法察觉其中的玄机,所以,你放心的使用吧。”

    大佐不由大喜,这一次,他虽然愤怒,但也知道陈凌这个人的可怕之处。眼下有办法来阴陈凌,为了国家的荣誉,他觉得自己卑鄙或则下地狱又又何妨。同时,大佐也终于认出这名老者。

    这老者乃是岛国山野中,鼎鼎有名的药王。药王已经隐居三十余年,没想到这次为了武术界的事情,还是亲自出山了。

    这当真是众志成城,全体上下一心,应对魔头陈凌了。

    陈凌一行人到达东京的机场时,东京依然在下着绵绵春雨。

    天色阴霾,陈凌一行人一出机场。大佐便率队前来迎接。车队已经准备好,简单的寒暄过后,陈凌一行人上车。陈凌不会说日文,不过随行的工作人员自然是有翻译的。

    先确定下榻的酒店。等陈凌一行人洗漱过后,大佐便邀请大家一起前去进餐。

    这是基本的程序。按照道理来说,也没人会担心食物里有问题。因为在场的人都是高手,这种敏感还是有的。

    下毒也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被陈凌这边发现,那么岛国方面将会在国际上声名扫地。

    话虽这么说,如果真被发现。估计岛国这边也只会把大佐推出来,说一切都是他个人的意思。

    大佐这边的人也有陪客,他们不去打架,自然不会害怕气血运行不畅。所以他们这边吃的欢快,不停敬酒。

    至于风雅和谭飞,还有小倾,也都没察觉出其中的可怕之处来。全部都没有顾忌吃了。至于陈凌……陈凌当然也不会知道。因为本身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就等于没有危险。没有危险,他那来的敏感。

    他百毒不侵诶!

    这顿饭吃的很愉快,大佐待确定中方这边全部中毒之后,非常愉快的安排众人先休息。因为交流会是在明天上午九点开始。

    就算陈凌这边发现血液运行不畅,他们也说不出个道理来。要么灰溜溜的滚回去,要么明天去打去送死。

    大佐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藤木一叶。藤木一叶心中大喜,但却没对外去说。他需要众人的愤怒。面对这一次陈凌的挑战,岛国上下,万众一心,齐齐出力。

    陈凌回到酒店后,继续闭目养神。

    众人都不在一个房间,小倾在房间里看动画片。她的修为在众人中算是最高的,也是最快发现血液运行有些不对。

    小倾第一时间来到陈凌的房间,告诉了陈凌这件事情。

    陈凌顿时吃了一惊,他立刻让工作人员将风雅和谭飞也叫了过来。

    “你们都仔细试试自己的气血运行。”陈凌面对三人严肃说道。

    风雅与谭飞不明所以,但是很快,她们脸色大变,立刻发现了不对。

    全部气血运行不畅。

    “陈师傅,是他们在我们的饭菜里下了药。”风雅愤怒的说道。

    谭飞目光冒火,道:“卑劣的民族,可恶!”

    风雅道:“陈师傅,我们是不是要跟他们去交涉?”

    陈凌淡淡道:“交涉什么?有什么证据?气血运行这种玄妙的东西,在科学上说不清楚。他们敢这么做,就不怕你们去告发。”

    谭飞懊恼起来,道:“那这下可怎么办?”顿了顿,他忍不住道:“陈师傅,您是功参造化的大宗师,为何连您也没发现这其中的食物问题?”

    风雅也奇怪道:“陈师傅,难道您没有事情吗?”

    陈凌不由微微苦笑,道:“这药物下的奇怪,我还真没发现。不过我之所以发现不了,不是因为药物太过神奇,而是……所有的药物都对我不起作用。我既然吃的是没有危险的东西,自然就不会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这……”风雅和谭飞不禁目瞪口地。“难道功夫到了您这个地步,就已经是百毒不侵了吗?”

    陈凌道:“不是,有些特殊的原因。”顿了顿,道:“罢了,你们也不必惊慌。这件事情,不要声张出去。我给你们解毒。他们既然施展下三滥的手段,索性我们将计就计,到时候给他们一个大惊喜。”

    “您能给我们解毒?”风雅和谭飞顿时惊喜交加。本来他们中毒后,就已万念俱灰。因为如此这般,还怎么去打啊!

    陈凌点头。当下让小倾拿了三个杯子,杯子里全部倒了纯水。陈凌接着分别滴了三滴血,然后让三人服食。小倾没有犹豫的喝了。而风雅和谭飞便是有些将信将疑,但陈凌不是开玩笑的人,他们还是喝了。

    喝了之后,不到五分钟。三人身体里便有了燥热的反应。同时,毒也解了。

    血液竟能解毒,这可真让风雅和谭飞惊讶的。

    解毒之后,风雅和谭飞也不着急走了。风雅奇怪陈凌为何百毒不侵,但陈凌不说,风雅便也不再多问。

    陈凌则道:“你们还是好好去休息,积蓄精神,以备明日之战。”

    顿了顿,陈凌继续道:“在临战之前积蓄精神,然后在比武之中突然的爆发出超水平的力量。这种方法并不是可遇不可求的,而是可以准备的。可以通过辟谷,焚香,沐浴,静坐,这一系列的方法调整自己的心理,生理。到达一个最佳的状态,然后突然爆发!这其实是个大学问,非常的复杂,如果掌握好了,可以以弱胜强。现在擅长

    这样的人不多了。最早总结出这样学问的是战国春秋时候的一批刺客,他们更为厉害,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把自己隐忍到顶点后,突然爆发出最强的一击。不过这种爆发之后,体力,精神都会如潮水一般退却,很容易自己杀死敌人后,也被敌人的部下杀死,岛国曾经的忍者,刺客就有这方面专门的总结与训练。所以,明天之战,积蓄了所有愤怒的岛国武者,你们绝对不容小觑。”

    风雅和谭飞肃然受教。

    第二天一大早,大佐便前来迎接陈凌一行人坐车前去松涛馆,陈凌本来想暗手给大佐身上留些痕迹。最后想了想,有些小家子气,便也算了。

    上午九点!

    松涛馆的道场非常宽广。

    陈凌一行人的车队已经到达。

    道场大厅里面非常安静,似乎没有人一般。陈凌一行人走了进去,一进去之后,便发现了迥然不同的气势。

    道场之上,一共三百多名岛国武者。全部头系白布条,神情肃穆庄严。

    这些武者都是有了气场的高手,而且身上有一种慷慨赴死的悲壮情绪。他们现在隐忍着,就是为了爆发出最强的一击。

    陈凌看在心里,但他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存在。

    不过后面的风雅和谭飞则感到了很大的压力。挑战一个民族的精神,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幸好前方有陈凌开路,否则风雅和谭飞肯定承受不住。

    陈凌的目光忽然注视到了道场墙壁上挂着的画!

    整个道场墙壁上,挂了几百副水墨画,画的都是一个穿黑襟大褂,身材并不高,提杆大枪,头发扎起,摆着各种枪势的华夏人。

    陈凌一眼就看出了,这些都是八极大枪的架子。

    这个华夏人似乎是民国时候的人物,直被画得凛然如天神一般,彪悍精烈之气从画里面透射了出来,震撼人的耳目。

    “神枪李书文……”陈凌眼神挑了一下。

    一个岛国的空手道道场的墙壁上,竟然全部都是华夏拳术大宗师的画像,这不能不说有点诡异。

    陈凌扫了一眼,发现墙壁上的画像一副副的八极大枪姿势都十分不同,俨然是一套枪术。这套枪术是一套非常古老的架子,招招式式都带着和现代八极拳不相同的意境韵味。

    很显然,画像上的李书文演绎的是古老的巴子拳大枪。

    “今天在场的,好像并不是只有空手道松涛馆的武术家?似乎是刚柔流,极真流,和道流,系东流的大师们都到场了?果然是岛国所有武术家联盟要对抗我。”陈凌心中暗暗道。

    这些武术大师,个个都正襟危坐,似跪非跪,气定神闲,显示出了极高的拳法造诣。

    其中叶神显得毫不起眼,但陈凌依然一眼注意到了他。不是因为他英俊美丽,而是他的涵养和与整个松涛馆的气势相融程度。

    这个年轻,似乎无形之中,有点领域的架势了。显然,这个年轻人并不直达搜领域的奥妙。可是今天这个情况,却给他营造了领域。

    陈凌心中暗暗一惊,今天是绝对有硬仗要打啊!现在的岛国也不是以前的岛国了。

    陈凌的精神集中起来,他的耳朵里面感受到了在场这么多武道大师的呼吸,甚至血流的声音。

    这些人的呼吸不用说,血流都十分的平缓,没有一点呆滞突然停顿的感觉,显然是精神状态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藤木一叶五名武术宗师随后全部跪坐下去。

    陈凌一行人也跪坐下去,工作人员,翻译人员都在。

    陈凌抬头,忽然看见藤木一叶这边,有一名女子武术宗师似乎眼神格外精亮,而且看自己的目光大为不同。

    这种不同,显然不是青睐有加,而是仇恨!

    这个女人是个四十岁岁上下的人,矮胖矮胖的。穿的也是一件空手道服装,赤着脚板,在陈凌眼睛望向她的时候,她也微微的睁开眼皮,目光一闪,精亮亮,刺目!

    这个女人身体内血液好像汞一样流动。

    “我们松涛馆,极真会,系东流,刚柔流,和道流联盟的五位馆主今天诚挚的接待陈凌师傅您的访问。”

    藤木一叶真诚的说道。

    岛国人的表面,永远都是道貌岸然,似乎昨天下毒之事完全与他们无关一般。

    陈凌所坐的地方与藤木一叶五位宗师相聚了五米。这五位宗师,最高的如来,最低的是丹劲高手。而那位矮胖女人在介绍中,是属于极真会的馆主,千叶太郎。

    千叶太郎实在算不得好看,但是陈凌知道。她这幅身材,只怕爆发力很强,因为她体内血液强盛。这个女子,是通灵的实力。

    千叶太郎忽然冲陈凌开口道:“陈师傅,你可还记得龙玄此人?”

    陈凌看向千叶太郎,这些话都是翻译员翻译过来的。陈凌淡淡说道:“龙玄是被我打死的,不过我打死的岛国武者太多,他在我印象里并不深刻。”

    这句话顿时激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愤怒,一瞬间,这种愤怒的情绪像是掩藏在海底下的暗涌,一旦爆发,要淹没一切。

    陈凌淡淡洒洒,他说话欠抽并不是故意嚣张。而是因为他知道,他的最大对手是那个叫叶神的年轻人。现在挑动这些人的愤怒情绪,便是要破坏叶神的误打误撞的领域。

    只要挑起愤怒,然后镇压住愤怒。所谓一而再,再而三,锐气一失,便也不足为惧了。

    “龙玄是我的儿子。”千叶太郎忽然说道。

    陈凌道:“哦,那你今天是要为你儿子报仇?”

    千叶太郎点点头,道:“我知道陈师傅你功夫高深,但今天,我不得不战。这一天,我等了很久。”

    陈凌道:“龙玄不自量力挑战我们华夏,被打死是自然的事情。对于龙玄的死,我并无一丝惋惜。你虽然功夫练的不错,但是你想要挑战我,恐怕还不够资格。”顿了顿,道:“这样,我就这么坐着,先出手试你一下功夫。你若是能接得住,不死的话,我再和你交手。”

    千叶太郎听后,想了想,突然眼睛里面戏谑的神一闪而过,“哦?你就这么坐着,先出手试我的功夫?咱们可是相隔十米,您莫非要隔空发掌?”

    陈凌点点头,又道:“不过在我试招之前,我觉得我们全部都有必要签一份生死文书。”

    千叶太郎点头,道:“好!”

    事实上,千叶太郎本来也打算死在陈凌手上,培养出那股慷慨悲歌的气势来。以她的武道之血来灌溉岛国的武道精神。

    但是陈凌这下说话太过狂妄了。

    生死文书早已经准备好,陈凌这边全部签了生死文书。千叶太郎那边,几位宗师,包括叶神都签了生死文书。

    叶神跪坐在后面,一言不发。

    “你接招吧,希望你不要像你的儿子龙玄一样死了。”陈凌这时候对千叶太郎说道。

    藤木一叶几人凝视陈凌,都奇怪他到底要如何施为。同时,藤木一叶暗自奇怪,这几个家伙不是中毒了吗?难道是在暗自强撑?

    千叶太郎表情凝重,心神到了最佳状态。

    与此同时,陈凌的手掌结了一个“触地印”,轻轻的按在地面。

    他这一按,非常的轻盈,似乎佛祖拈花。但是一按之间,巨大的力量却轰击到了道场的地面上!

    轰隆!

    随着他的手指一按,整个道场都哆嗦了一下。这道场都是木地板,如果不是木地板,陈凌也没有办法。

    砰!砰!砰!

    三块道场的木板炸裂!尖锐断裂的木片炸裂了起来,飞上了半空!

    陈凌在木片飞上半空的时候,突然出手,手指连弹。

    崩!崩!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