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带队
    单东阳带陈凌去的是军大院的一个四合院。里面还有一位老将军在。老将军德高望重,大家都喊其赵老。

    陈凌下车之后,便喊了赵老一声老首长。

    赵老精神矍铄,穿了一身唐装。陈凌一声老首长喊过后,赵老呵呵笑道:“你现在的军衔可不比我低,我可当不起这一声老首长啊!”

    陈凌微微一笑,道:“在我心中,您永远是首长。”

    赵老立刻笑呵呵的,拍了拍陈凌的肩膀。道:“年轻人中,能像你这般沉稳谦虚的可不多了。”

    随后,众人入座。

    赵老道:“陈凌啊,这一次喊你过来,主要是还是希望你能出手帮忙。”

    陈凌便道:“首长请说,只要陈凌能做到的,义不容辞。”这句话说的也有技术含量。我要是做不到,你可就别怪我撂挑子了。他也不是头脑一发热,就什么都不顾的人。

    赵老便对单东阳道:“东阳啊,还是你来跟陈凌说说吧。”

    单东阳便拿出一个ipad,然后操作给陈凌看。陈凌便看到上面分别列出了一些人物名单。

    这些人物一共有十来个,个个都是岛国人,也都是高手,其中最厉害的还有一名混元高手。

    单东阳道:“这些人都是松涛馆的高手。在经过你的几次打击后,岛国那边并没有因此沉积,反而冒出了更多天资绝顶的天才出来,他们的口号就是要复兴,强国强种。另外,松涛馆里,还有一些岛国密教的神秘人物进去。松涛馆目前正在筹备着随大气运降临,要来我们这边作乱。这些人有些明目张胆,如今既然已经被我们查到了,便不能等到他们来了再做反应。”

    陈凌点点头,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些岛国人。

    “你们想要怎么办?”陈凌问道。

    单东阳道:“当初道左沧叶前去挑战讲道馆,将岛国的脸面狠狠羞辱。这一次,我们会组织一次武道交流会。由你带团过去,将他们打死打残,让他们不敢有任何妄念。”

    陈凌眼中闪过一缕精光,这个主意是好主意。如果岛国这次再被打击下去,那么一来,华夏可以警告各种蠢蠢欲动的小势力。二来,岛国算是再与大气运无缘了。

    但陈凌却想不到,这一次的武道交流会上,会有意想不到的敌人出来,与黑暗议会有关……

    武道交流会!

    这一场面对岛国的武道交流会算是由华夏体委发出。以陈凌为中心,随陈凌去的还会有一些国内的高手。也算是体委选拔出来的。

    陈凌带领一支光明正大的团队,到岛国进行武术交流。

    对,字面上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交流会半官方,半正式。岛国方面接到这个交流会请求之后,那还是要接待陈凌一行人的。就跟外国人到我们国家这边搞一些文化交流会,祖国这边也肯定是要隆重规格来招待的。

    去岛国的名单陈凌还不确定。不过这个事情,陈凌是答应了。

    随后,单东阳便让警卫准备午餐。

    陈凌与小倾便陪着赵老还有单东阳一起用餐。

    菜式有荤有素,都非常精致。酒是飞天茅台。

    吃喝之间,大家聊天的氛围都显得有趣而轻松。至于关于交流会的事情,一切都会由单东阳来跟进。

    吃过饭后,陈凌与赵老告辞。单东阳开车带两人去酒店休息。

    “陈凌,虽然目前岛国这边武术界普遍的青黄不接。但是这一次我们搞这个交流会,等于是一而再,再而三践踏他们的武术界。岛国这个国家里面还是藏龙卧虎。到时候肯定会有一些高手冒出来的。所以,我们还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单东阳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陈凌点点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顿了顿,脸色略显凝重。道:“这等于是挑战一个民族的底线。不管他们这个民族中有多少劣根性。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会有他们的慷慨悲歌。我看这次交流会,对我自己也是一次修行上的磨练。”

    单东阳见陈凌并不轻敌,这才松了一口气。

    随后,单东阳又道:“至于跟你一起去岛国的名单,我明天会给你。就这几天,我跟岛国那边确定好后,我们便启程前去。”

    陈凌点点头,当下便也不再多说。

    只是车子开着开着,陈凌还是忍不住微微笑了。单东阳从后视镜里看见,却也是跟着一笑。

    这种笑容心领神会,小倾则是不懂,不过她不懂也不会有兴趣去问。

    陈凌和单东阳之所以笑,却是因为……

    因为这种烂俗的剧情,曾经在各大电视剧里上演。无论古装还是现代,一般都是国外的人来挑衅。我大天朝束手无策,最后主角出来,方才搞定。

    而这一次,是华夏方面去欺负岛国方面。就是不知道,最后岛国那边会不会跳出来一个主角来打败陈凌这个**oss。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想要打败陈凌这种**oss,那可不是你小宇宙爆发就行的。

    东方大气运降临,各方妖魔鬼怪对东方蠢蠢欲动。

    而这是在大气运降临之前,华夏方面对外的一次亮剑!这次亮剑,若是成功打击,将震慑一群宵小。

    陈凌和小倾回到酒店后,陈凌便开始沐浴更衣,最后开始闭目养神。这一段时间,他不会近女色,他要将精气神养到一种最纯净的状态。如此才可对抗岛国整个民族的怒火。

    岛国,东京。

    三月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到了四月,整个东京里还是弥漫了樱花浪漫的香味。

    这个城市多雨,气候中总是带着湿气。不过空气很好,在晴天的时候,东京是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城市。

    东京的松涛馆,松涛馆四周是青翠的竹林环绕,并有樱花飘香。这里是一个武学圣地。

    是所有岛国年轻男子尚武的地方。

    今天的天气下了绵绵春雨,湿湿的,让人心里不太痛快。

    总是让人想起烟雨蒙蒙这四个词语来。

    此刻,松涛馆的大厅里。

    大厅里,岛国武术界的几大世家,合气道植芝世家,空手道宫城世家,船越世家,大山世家,大冢世家,伊贺,甲贺,柳生,等等数十位拥有武道完整传承的大家族的人全部都来了。

    在场整整数百人,全部都是赫赫有名的岛国武道家,或是实战派的高手,或是理论派的高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身穿着长长衣服,带着高高的帽子,好像是岛国古老的神道阴阳师打扮的宗教人士。

    除了这些人之外,另外还有一些岛国和尚不停的念着经文。

    而那些阴阳师打扮的人,嘴里却是唱着一曲神秘如幽魂一样的歌曲,歌曲的曲调十分的怪异,让人听了之后,好像是和幽冥沟通了一样。

    听见这样的曲调,普通人都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如果是对岛国宗教历史有研究的学者听见之后,就是会知道这是岛国神道之中古老的“镇魂歌”。

    这里正在对之前死难的武术家们进行吊唁。

    之前死了多少武术家?

    讲道馆几大宗师被道左沧叶所杀,龙玄,修罗,屠龙的复兴小组都被华夏人所杀。后来又有第一实战武道家,伊贺真木前去华夏也被杀。

    加上大阪的惨案。

    华夏方面在武力上完全践踏了岛国的武道。

    伊贺真木和屠龙这些武术家的灵位全部被供奉在松涛馆内。

    带头吊唁的是松涛馆的馆主藤木一叶,他穿的也是一件岛国阴阳师打扮的袍子,戴着又尖又高的帽子。

    吊唁的仪式十分庄重肃穆,但是,就在仪式举行到了中间的时候,一个岛国官员从松涛馆的门口匆匆走了进来,打破了仪式的平静。

    “三日之后,华夏体委发起一个武术团体,由上面的陈凌带队,会来岛国访问。和我们的武术界进行武道大会之间的友好交流。”

    这个岛国官员说出了这条消息之后,在场所有的岛国武术家都炸开了锅!

    陈凌有一件事是不知道的,他不知道他自己在岛国武术界是多么的出名。乃至每个岛国武术少年,都以打败他为终生的目标。

    陈凌杀伊贺真木,杀龙玄,杀修罗,杀屠龙的复兴小组等等。这些都是这个陈凌一手所为。还有大阪的惨案,岛国方面也确定了是陈凌所为。

    因为超级英雄在香港已经曝光,超级英雄的事迹也被挖了出来。

    就是这样一个一而再,再而三践踏岛国武道,羞辱岛国的华夏人,这次居然要来进行武术交流会。

    这将是又一轮的践踏!

    孰可忍孰不可忍啊!

    炸锅之后,一股庞大出离的愤怒情绪彻底散发开来,那个前来宣布消息的岛国官员感受到这股情绪,双腿一软,一股液体从裤裆里面流了出来。

    杀气,愤怒的杀气。

    听到这个消息后,岛国的武术界彻底暴走了。

    阴深深的“镇魂歌”停了下来。

    听到陈凌三天之后要来岛国武术界访问之后,整个松涛馆陷入了沉寂,杀气在回荡着,悲愤,气怒,等等惨烈的情绪充塞了整个空间,空气都似乎凝固了。

    “这群武道家,实在是……恐怖……..”前来传信的岛国体育界官员被在几百位武术家发出的杀气,惨烈的决心,吓得生生的尿了出来,心中全部都是恐惧。

    在场有多少武道家?几乎一大半都是岛国实战派的高手,他们之中每一个人都是经历过各种各样,血与火的实战,身上自然的有一股常人没有的杀戮拳气息,现在几乎是每一个人,都陷入了狂暴的悲愤之中,一起散发出来的气息有多么的强大?

    可以说,在场的这些人组织成了一个整体,几乎可以代表整岛国民族的武道精神。

    现在这股精神在陈凌强大的压迫和践踏下,开始酝酿,酝酿,等酝酿到了极点之后,会轰然的爆发。也许会把对手炸得粉身碎骨,也许会被对手彻底的压制下去,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松涛馆内,对亡者的吊唁仪式提前结束。

    松涛馆的馆主藤木一叶很快召集了众武道大家进行商议。

    愤怒归愤怒,可是敌人既然来了,还是要应战的。

    参加会议的有藤木一叶,宫城世家,船越世家,大山世家,大冢世家,伊贺,甲贺,柳生。

    藤木一叶坐在最上首的榻榻米上,他的松涛馆如今是岛国武术界的领袖。他本人也是一位如来境界的大高手。而他的徒弟叶神已经是混元修为。

    叶神是一个华夏名字,如今的叶神是整个岛国武术界的希望。自从伊贺真木在华夏被杀后,岛国武术界愁云惨雾。而也是在这个时候,岛国武术界也开始焕发出生机来。所谓盛极必衰,衰极转盛便是这个道理。而叶神就是在这个时候横空出世。

    叶神的灵性奇高,学什么东西都是一学便会。然而更可怕的是他的气势,他的气势凝聚了整个岛国武道的精神,复兴的精神,春蚕破茧而出的精神。这是一股无法阻止的精神。可以说,是因为陈凌这帮华夏人对岛国的践踏,从而造就了如今的叶神。

    藤木一叶同时让人去召来叶神。

    不一会后,叶神前来。这个叫叶神的少年看来才二十二岁,比陈凌都要年轻许多。他的眉目如画,穿了白色的和服,就像是画卷里的美少年。这样的少年,仿佛是漫画书里,樱花树下的良人。实在是无法将他跟武道高手联系起来。

    叶神进来后,对众武术家微微点首。他的修为在这里,自然也不能行大礼。不过对藤木一叶,叶神还是恭敬的弯腰鞠躬。

    “坐下吧!”藤木一叶对徒弟非常骄傲,当下说道。

    藤木一叶如今也有五十岁的年龄,不过红光满面,精神头相当的好。

    “叶神,消息你应该都知道了吧?”藤木一叶说道。

    叶神脸色本来平静,但这时候眼中却绽放出奇异的光芒来。应该说是有一丝的兴奋,他抬头看向师父,道:“是的,我知道了。”

    “你有什么想法吗?”藤木一叶问。

    叶神道:“师父,陈凌此人,妄想以一人之力践踏我们整个民族,践踏我们武运精神。我会凝聚我们所有武术家的愤怒,给他迎头痛击。是时候要他血债血偿了。”

    藤木一叶点点头,他慨然一叹,道:“敌人对我们一辱再辱,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既然如此,唯有一战了。”

    “战!”众武道大家齐声喝出来,慷慨悲壮的情绪蔓延。任何一个人,都已经有了要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惨烈。

    士可杀不可辱啊!

    下午时分,藤木一叶乘坐专车离开了松涛馆。

    晚上六点,车子停在了一座樱花园的前面。樱花开始在败落,满地的樱花被雨水打落,就像是雪花一般。樱花园里有一栋简朴的房子。

    “藤木一叶求见教主!”藤木一叶来到门前,却不进去,语气恭敬的说道。

    “进来吧!”半晌后,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藤木一叶进屋,便见这屋里十分整洁。在上首的榻榻米上,一个年轻人穿着白色的衣衫,手里拿着一串漆黑沉沉地念珠。念珠上雕刻着精巧的花纹,非常的沉重。一粒粒在指尖滚动,发出嗡嗡嗡嗡似乎铁胆碰撞的声。

    这个年轻人地眼神十分的清澈,好像一汪秋水,映照着任何事物,也就好像是任何狂暴地事物到了他的眼神里面,都会变得十分的安宁。

    所有的人和这个年轻人面对面的时候,都会只注意到他的眼睛,从而忘记他的相貌。

    “教主。”藤木一叶向这个拿念珠的年轻人做了一个手势。

    这个年轻人。正是岛国大本教第五代地教主。

    “藤木君这次前来,是因为这次武术界的风波吗?”年轻的教主问道。

    藤木一叶凝重点头,道:“是的,教主。这一次,我们不能再败了。否则我们岛国人的尚武精神就从此失去了。”

    年轻的教主淡淡的看了藤木一叶一眼,随后道:“藤木君,这一次的事情,我会出手的,你放心吧。”

    藤木一叶立刻长松一口气,道:“有教主出手,我武术界便大有希望了。”

    跟随陈凌访问岛国的有小倾,另外主要成员只有两个。其余的则是工作人员了。

    这两名成员是单东阳安排的,一男一女。年岁都在二十五到三十之间。女子叫做风雅,丹劲修为。陈凌看出她练的陈家沟的太极拳。这个风雅,长的不算太好看,但却有股清水出芙蓉的气质。

    她的精气神非常好,涵养也好。穿了一身白色太极袍,更是有种眉目如画的感觉。

    风雅的修为俨然已经到了丹劲的巅峰,她对陈凌直言不讳。这一次争取和陈凌一起去岛国,就是想在实战中找到真义,突破武学上的瓶颈。

    陈凌道:“但那也有生命危险。”风雅道:“朝闻道,夕可死!”

    陈凌当下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有这种精神的人,要么成大事,要么死。

    风雅虽然淡雅,但对陈凌却非常敬佩崇拜。“陈师傅,您是我最佩服的一个人。当初林玉秀的武道大赛上,我也在。”

    陈凌微微意外,道:“我有什么好佩服的。”顿了顿,道:“比我强的人多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