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3章 冰山
    首领的厉害,并不是指说他的修为通天。更可怕的是他的凝聚力,一言发下,东方所有高手全部聚集。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一众人朝冰山上行去,期间风雪厉害,但各人脚步却如地下生根一般。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路向上蜿蜒攀走。半小时后已到了山腰,再朝下看,下方彼岸阁所在的地方,已经看不太真切。

    这彼岸阁如今已经有了首领的烙印痕迹在,便是不管来什么高手,也休想将其偷走了。

    再走半个小时,终于到达冰山之上。冰山之上却有一天然的洞穴。天然洞穴里打扮的像是宫殿一般。

    那大门紧闭,便也是在这时。梵迪修斯冲里面喊道:“甘道夫,开门!”

    一声之后,很快,石门朝两边拉开。

    里面便也出现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这中年人是典型的m国人风格,穿了一身大主教的银色袍子,看起来有种飘逸的仙气。

    这中年人见了梵迪修斯,立刻恭敬的喊道:“大长老!”梵迪修斯朝甘道夫微微点首,随后,他又对首领介绍道“这位是甘道夫,我们教廷的四长老。”

    钝天首领淡淡点首,没有想说话的**。

    同时,梵迪修斯也向甘道夫介绍道:“甘道夫,这位是钝天首领。”

    甘道夫听到钝天首领这四个字时,眼中寒光一闪,道:“他就是诛杀大长老的首领?”

    梵迪修斯见甘道夫语气不善,立刻呵斥道:“甘道夫,不可无礼。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大家都应该向前看。”

    甘道夫深深看了一眼钝天首领,又冲梵迪修斯道:“是,长老。”顿了顿,他冲钝天首领道:“我听闻首领您是当今天下第一人。而我甘道夫,自六岁进入教廷,便一心浸淫武学,求索大道。今日见了首领您,可否赐教几招?”

    钝天首领多看了甘道夫一眼,这一眼,顿时让甘道夫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甘道夫冷哼一声,他也是绝顶天才。早年便已脱颖而出,特意被派来镇守天墓。如何会因为首领一个眼神而失去挑战之心。这也说明了甘道夫的厉害,面对首领这样的人,还有勇气主动挑战。

    钝天首领缓缓说道:“我不会赐教。你要挑战我,我就会打死你。你还要跟我打吗?”

    甘道夫只觉心口凝滞了一下,陡然,怒气上涌。只觉这首领太过狂傲了,他也是大人物,如何能被这一句话就给吓退,当下便要开口。这时候梵迪修斯厉喝道:“甘道夫,给我闭嘴!”

    甘道夫看向梵迪修斯,他退后两步,眼中陡然爆射出一道厉光来。道:“长老,今日便是要死,我也要迎战钝天。”

    钝天首领淡淡道:“你要求死,我成全你。”

    “钝天老友!”梵迪修斯却是急了。“钝天老友,我们可否私下说话。”

    钝天首领看向梵迪修斯,半晌后,道:“好,我给你这个面子。”

    梵迪修斯与钝天首领离开了这冰雪宫殿。一到外面,便是风雪呼啸。梵迪修斯将声线逼成了一条线,送入钝天首领耳中。

    “钝天老友,甘道夫是个武痴。也算是跟你有一些相似。你这般吓唬他,他如何会忍让。还请你给个薄面,不要杀他。再则,进入天墓,还需要他。”梵迪修斯微微焦急的说道。

    “我话已经说出去了,难道你要我收回?”钝天首领淡声道。

    梵迪修斯道:“这……”

    “好了,我自有主张!”钝天首领说完便又进了宫殿。梵迪修斯立刻跟在后面。

    甘道夫面向首领,喝道:“出招吧!”

    钝天首领道:“不知天高地厚。今日你这条命我先存放着,日后再取。你出招吧。”

    甘道夫当下便也不再客气。刷的一下,抢将上前,对准首领就是一拳。这般高手打架,出手毫无花俏,就是一拳。

    甘道夫的拳力中隐含九天风雷,着实已经强绝到了极点。这一拳的力量,俨然已经不弱于沈默然,巫空盛,甚至不弱于梵迪修斯。

    钝天首领面色如常,啪嗒一拳撩拨而出。甘道夫拳力虽然厉害,却是耗尽心力的一拳。但钝天首领这一撩拨,就像是让核弹偏离了轨道。这一撩拨之力加上甘道夫的冲击之力,已经强绝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两人所站的地面顿时龟裂了一大片。

    钝天首领一拳撩拨开他的拳力,接着跨前一步,手臂一曲,肘打如炮弹。

    连消带打,浑然天成。

    轰!

    甘道夫疾速后退,双手一格。他整个人立刻退出三步。三步之后,气血翻涌,堪堪站稳。

    这时候,甘道夫脸色如猪血一般。他自然知道,自己一招便败了。刚才若是钝天首领抢攻而来,这个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首领的拳已经不是力量强大那么简单了,更可怕的是那种浑然天成的意境。甘道夫的拳凶猛之下,不亚于巫空盛和梵迪修斯的拳力。可是首领轻巧一撩拨,立刻柳暗花明。

    这一撩拨可不是那么简单,换做沈默然,巫空盛,梵迪修斯这些人来,绝对是撩拨不开,反而被打死的下场。但首领偏偏就撩拨开了,并且顺势一肘炮。

    钝天首领之所以还用上技巧,主要是不想杀甘道夫。否则也就是天道一拳,然后接连三拳,立刻将这厮打的站不起来。

    梵迪修斯看在眼里,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不为别的,就为首领的修为。似乎经历过了巫空盛的事件。钝天首领的修为更加不可捉摸了,更加的不可抵挡了。

    “钝天老友的修为,佩服,佩服!”梵迪修斯立刻赞扬起来,又道:“这天下第一人,当真是受之无愧,受之无愧啊!”

    宋嫣一众站在身后,也是与有荣焉。

    钝天首领道:“我们去看看天墓吧。”

    梵迪修斯道:“好的,好的。”

    那甘道夫也回过神来,他对首领也多了一层敬畏。天道,天道之威啊!

    在甘道夫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天墓之中。天墓里,一片荒凉。

     

    里面各种水晶棺材里,各位领袖的躯体栩栩如生。不过这些躯体都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生机。之所以不腐烂,也是因为特殊的药物,还有气候的寒冷。

    “这些人,不是沉睡,而是死了。”钝天首领扫了一眼,说道。

    梵迪修斯道:“没错。”顿了顿,道:“真实的诸位领袖不在此处,而是在时空的缝隙中。他们也是在这宫殿里,但是,谁也进不去这时空缝隙。除非是有钝天老友你的彼岸阁。”

    钝天首领点点头,道:“眼下气运未至,要进去还不到时机。容易产生时空中乱码的错误。”

    梵迪修斯道:“这个道理,我自然是懂的。今天带老友前来,也是先看一看情况而已。我会让甘道夫一直在这里监视,等到时机来临,届时我们便一起进时空缝隙。”

    钝天首领点点头,道:“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先走了。”他说完便走。梵迪修斯便与甘道夫一起恭送他离去。

    出了天墓之后。宋嫣道:“师父,您真要迎接这里面的领袖出来?”

    钝天首领道:“你想要说什么?”他一边说话,脚下却不停留。

    宋嫣道:“这些领袖都是千年老怪,一个个武力通玄。他们出来,只怕是东方的灾难。光明教廷的狼子野心已经是昭然若揭了,徒儿不明白您为什么……”

    “你是想说,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助纣为虐吗?”钝天首领清淡的问。

    宋嫣道:“徒儿不敢,只是好奇。”

    钝天首领道:“助纣为虐,纣王也未必就是那般的坏人。一切都不要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我所做一切,都是遵循天道,这是有迹可循的。至于结果,不在我的考虑之中。人力终究是有限的,而天道才是无限的。”

    宋嫣似懂非懂,但当下却也不再多问。

    “师父,接下来我们要去那儿?”宋嫣继续问。

    钝天首领道:“去洛杉矶吧,我要见故人。”

    洛杉矶阳光明媚,温暖如春。首领到达洛杉矶却是乘坐的飞机。至于彼岸阁在那里,却又是没人知晓。

    吉米斯一家人已经在洛杉矶的市区安家落户,住的是一栋不错的公寓楼。陈凌的人给他配备了车,还有不少的存款。可以说,吉米斯想要的生活,钝天首领已经做到了。不止如此,吉米斯还拥有了一家盈利的便利小超市。

    这些日子以来,吉米斯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这生活虽然好,却又有些不真实。

    也是在这一天,钝天首领和宋嫣来拜访于他。

    吉米斯一家人如接待最高的贵宾来接待钝天首领。钝天首领穿了黑色的中山装,显得很是和气。而宋嫣一身白衣,如出尘的仙子。

    公寓里的装修奢华中带着雅致,时间是晚上八点,吉米斯的老婆在张罗丰盛的晚餐。

    宋嫣则坐在一边无所事事。而钝天首领则与吉米斯和气的聊天。这样的师父是罕见的,宋嫣看的心中啧啧称奇。

    聊天中,钝天首领道:“吉米斯兄弟,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

    吉米斯奇怪的道:“什么事情?”

    “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吉米斯家中也出一位大人物,光耀你的家世。”

    吉米斯不禁心神一颤,道:“但我没有这个能力啊!林战兄弟,我还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

    钝天首领道:“你我一见如故,你喊我一声兄弟。这样吧,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收你这小女儿做徒弟。将来,她一定可以光耀你吉米斯家族。至于你的儿子,我想你也应该舍不得他离开你吧。”

    吉米斯微微一呆,道:“您是要教她武功吗?”

    钝天首领道:“是大道,成为人上之人。”说着话的空当,他的手指轻轻在茶几上一点。

    哗啦一下,这玻璃茶几上的杯子忽然碎裂开来。可是茶几却没有一点事情。这就是首领的运劲之玄妙了。

    吉米斯和小女儿托尼尔,以及儿子托尼琼立刻看的目瞪口呆。

    钝天首领微微一笑,道:“当然,如果你只想家人团聚,我不会勉强你。只是你若是有那么一点想法,我很愿意帮助你。”

    吉米斯便也知道,钝天首领是真正的通天人物。一时间,心神有些交战,他道:“林战兄弟,你能否在这里留宿一晚。我需要跟我妻子好好的商量一番。”

    “当然没有问题!”钝天首领微微一笑。

    经过一夜的商量,吉米斯与妻子商量。最后又找来一双儿女询问,问谁愿意去。两个孩子都舍不得父母,但最后,勇敢的小女孩托尼尔还是承担起了荣耀家门的这个任务,选择了跟随钝天首领离开。

    钝天首领带了托尼尔,与宋嫣一起跟吉米斯夫妇道别。

    “托尼尔十八岁的时候,就是她回来的时候。”钝天首领说道。

    陈凌平静的生活持续了没有十天,这一天上午,他接到了来自燕京,属于单东阳的电话。

    单东阳道:“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尽快到燕京来一趟。”

    陈凌暗想大气运降临还有二十天的时间,如果政府这边有需要帮忙的,自己实在不宜推辞。当下便点头答应。

    去燕京这一趟,陈凌只带了小倾。

    下午一点,陈凌和小倾乘坐丽妃号降落在燕京机场。

    四月初的燕京,阳光不太透明,空中充满了雾霾和风尘。老百姓出门,都得带着口罩。

    单东阳开了军用吉普前来迎接。

    陈凌与小倾上车后,单东阳便直接开车。

    “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车上,陈凌对开车的单东阳问道。

    单东阳道:“不着急,到了地方我会全部告诉你。”

    陈凌也不算着急,便也没再继续问。小倾则依然是一身白色小西服,清清爽爽,冰冰冷冷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陈凌拧了下她的脸蛋,她立刻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可爱极了。

    陈凌就是喜欢看到她笑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