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 是何滋味
    陈凌下意识里还是希望妹妹像其他的女孩儿一样,有自己的大学生活,有正常的恋爱世界的。奈何,奈何啊!

    许晴最近陪许彤的时间多一些,这也是陈凌的意思,不要让小丫头有被冷落的感觉。

    叶倾城却是在午睡。

    陈凌和轩正浩来到卧室时,陈妙佳穿的像小公主,笑的咯吱咯吱的。可是轩正浩和陈凌一进来,她马上呆住,然后便哇哇的哭起来了。

    陈凌看见爱女哭泣,又是心疼,又是郁闷。

    这情况确实有些诡异,亲生女儿一见父亲便哇哇大哭。

    陈凌当下只好退了出去。陈思又是好一轮来哄。

    妙佳的害怕不是假的,而是小孩子看见不干净的东西的那种害怕。

    陈凌身上当然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什么鬼魂能缠住他。

    妙佳不哭以后,轩正浩在卧室里细细观察妙佳。妙佳对轩正浩则充满了好奇,两颗眼珠乌溜溜的圆。

    轩正浩细细端详陈妙佳,半晌之后又翻翻她的眼皮。

    良久之后,轩正浩离开了卧室。

    “怎么回事?”陈凌问轩正浩。

    轩正浩摇头,道:“不太清楚。感觉这小家伙似乎特别的聪明和有灵性。我的感觉就是纯净。一般小孩子刚出生时,是最纯净的。也能看见许多鬼魂之类的东西。”

    “她刚出生时,也很怕我。不过后来好了一些。但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好像更加严重了一些。”陈凌说道。

    “你之前是什么时候?”轩正浩问道。

    陈凌说起这事来,还是跟轩正浩有关,就是当初两人队伍对战,然后陈凌到了旧金山一趟。

    陈凌说了之后,轩正浩对这事却不忌讳,道:“当初我们败给你,纯属运气问题。我到现在都不太明白,为什么你就会没事了。”

    陈凌便将那块神奇的龙玉说了出来。轩正浩立刻来了兴趣,想要看看那块龙玉。陈凌双手一摊,道:“没了,被毁了。”

    “如果我没猜错,你那块龙玉应该是古老黄金族的圣物。这种圣物是天地最正的浩然正气。同时,也是能让人体百病不侵的东西。你怎么毁的?”

    陈凌道:“那龙玉确实能解百毒。我……”顿了顿,道:“后来去执行一次任务,发生了一些意外。”

    陈凌这时候索性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讲到了关于法老陵墓的事情,关于服食生命之源以及进入时空隧道,还有看见未来的事情。

    “我后来嚼碎了龙玉,然后醒过来时,便在沙漠之上。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陵墓的事情。我想起陵墓里的事情,也觉得很飘渺,很不真实。比做梦还不真实。”陈凌说道。

    “不会真是你做了个梦吧?”轩正浩问道。

    陈凌道:“若是真做了个梦,那尔斯顿确实是不见了。还有我那块龙玉也消失了。”

    “这事情,很蹊跷。”轩正浩说道。

    陈凌没好气,道:“我知道很蹊跷,古怪。你倒是给点有用的意见出来。”

    轩正浩一脸茫然,道:“我那有什么意见啊,一头大包。”顿了顿,道:“总觉得是这么回事,你当初之所以能跟你女儿亲近,是因为你身上有龙玉。后来龙玉没了,所以现在,你女儿就这样了。”

    “那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吧。总不能我女儿一辈子见了我就哇哇大哭吧。”陈凌郁闷道。

    轩正浩道:“也许长大了就没事了。”

    陈凌道:“如果从小就怕我,长大之后,那想要弥补父女情分,多难。”

    轩正浩道:“或许你应该去看看,是所有的小孩都怕你,还是只有你女儿怕你。”

    陈凌点点头,道:“我待会去试试。”顿了顿,道:“你没办法的话,我得跟邱一清道长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看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轩正浩道:“那倒是可以的。术业有专攻嘛!”顿了顿,道:“你在法老陵墓的事情很古怪,我觉得这其中有些无法解释的存在。我待会回去,就算承受一些因果,也必须用魔典来算一算。明天给你答案。”

    “好!”陈凌点头。

    之后,轩正浩便跟陈凌告别。

    而陈凌则给邱一清打了电话,邱一清正在燕京陪几位老首长说话。接到陈凌的电话后,也是义不容辞。燕京那边也立刻派了军用飞机送邱一清到香港来。

    邱一清没来之前,陈凌又给李红泪打电话,让她找找,谁家有一岁左右的孩子。

    李红泪听到这个任务后不禁呆住了,头一次多嘴问道:“您要一岁左右的孩子干什么?”

    陈凌不禁无奈一笑,道:“你这丫头,难道以为我要找小孩练功不成?”

    李红泪急忙辩解道:“不是,不是。我……”

    陈凌也不听李红泪多说,道:“好了,跟你开玩笑的。我小女儿回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见我就哭。我在想是我有问题还是孩子有问题。所以想看下,跟别的小孩子接触,会不会也哭。”李红泪顿时恍然大悟,又道:“门主,我马上就去安排。”顿了顿,又欲言又止。

    陈凌也是玲珑心思,便道:“有什么话想说就说,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吗?”

    李红泪便是一笑,道:“我给小妙佳买了个玩具,想送给她。”

    陈凌道:“你太客气了,你要来送,就直接到我这儿来。说起来,你也算是她的长辈。”

    李红泪顿时高兴无比。

    李红泪的办事效率很高,不出半个小时,便锁定了两个一岁左右的小孩子。同时,李红泪也开车过来,并带了礼物给小妙佳。

    小妙佳对李红泪也有些抗拒,这让李红泪很是尴尬。她放下了礼物,便也没再多跟妙佳逗弄。事实上,李红泪也不是个善于交流的人。

    不过对于李红泪的来访,许晴和叶倾城还是表现出了好客和热情。想留李红泪在这里吃饭。李红泪却是很不好意思,又不知道推脱。

    陈凌便一笑,道:“待会回来再吃,我和红泪出去有事要办。”

    如此便也算说定了。

    出去的时候,李红泪开车,陈凌坐在副驾驶上。“红泪,你就别郁闷了。妙佳看见我这个亲老爸反应更加激烈。我看现在也大概清楚了,问题是出在妙佳身上。我和你都是手上有不少人命的主,这种无形的气味可能让她不适应。”

    李红泪顿时恍然大悟,同时问陈凌,道:“那我们还去看那两小孩吗?”

    陈凌点头,道:“左右无事,还是多证实一下为好。”

    李红泪便道:“是,门主。”当下专心驾车。

    第一家的小孩儿所住的是一栋电梯房里。环境不错。陈凌与李红泪找上门来时,那夫妇很是不安。

    李红泪之前让人解释过,并给了五千块钱。这事儿有些蹊跷,也有些可信。两夫妇便犹豫着答应了。不过有要求,一定要先检查陈凌。

    陈凌进来后,便也让那丈夫检查。随后,两夫妇抱着孩子,不让陈凌去抱。是怕陈凌做什么手脚吧。这年头,人心险恶,什么样的人都可能有。

    陈凌便也只是近距离接触了一下,那小孩子看见陈凌,好奇的打量,却并不哭泣。

    陈凌也没伸出手逗弄,他和李红泪转身离开。

    “门主,还去看下一家吗?”李红泪出来后问道。、

    “不用了!”陈凌道:“看来真是妙佳跟别的小孩不同。算了,我们回去吃饭吧。”

    “是,门主!”李红泪道。她向来都是这么严谨守礼。以前陈凌还会说私下里,不用喊这么生分。但是发现没什么用,所以陈凌便也懒得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回到海边别墅时是下午四点。许晴和叶倾城帮保姆一起做饭,所以陈凌和李红泪回来的时候,基本可以开饭了。

    饭菜很丰盛,李红泪显得有些拘谨。,不过最后在陈凌一家人的客气下,还是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

    之后,李红泪告辞离去。妙佳则被跟陈凌隔离。许晴也知道陈凌心里肯定郁闷,便在饭后多陪他聊天。

    叶倾城和陈思则去陪妙佳去了。

    别墅外的海边,许晴穿了一身浅色的家居服,优雅娴静,长发飘散,一股子香气沁人心脾。

    许晴握住陈凌的手,道:“你别为妙佳的事不高兴了。她还小,什么都不懂。等过一段时间,也就会喜欢你了。上次不也是这样吗?”

    陈凌拦住她柔软的腰肢,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上。随后,陈凌微微一叹,道:“当初妙佳不怕我,是因为我身上那块亚迪送的龙玉。现在龙玉没有了,妙佳自然就会害怕。”

    顿了顿,陈凌继续道:“我中午和李红泪去看了别家的小孩。别家的小孩看见我,很正常。”

    许晴顿时吃了一惊,道:“这么说来,是妙佳有问题?”

    陈凌道:“是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弄不清楚。不过你不要担心,我已经安排了一位玄学高深的道长前来查看。也许并不是坏事。因为咱们的孩子,有些异于常人的地方。”

    许晴略略放心。又道:“妙佳对我们都没有任何问题。唯独对你,是不是因为……”

    “因为我身上煞气重,杀人太多。”陈凌并不忌讳的说道。

    许晴却是明白这一点,道:“你是命定的天煞皇者,这也不是你想的。以后妙佳长大,自然也会明白。”

    陈凌道:“这一辈子,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能保护你们,其他的,不重要。”

    许晴不由感动。因为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陈凌一直在做的。上穷碧落下黄泉,百死一生永无悔!

    “当初我们在东江时,你去做保安。”许晴不由感慨,道:“谁也想不到,你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来。环境造就人,这句话一点也不假。不过我却也知道,你这辈子,也不可能安心去做一个小保安。”

    过往的一切,如今想起来,当真只能一声感慨了。

    两人聊了一会后,陈凌接到了电话。邱一清到了。

    机场那边,已经有陈凌的人去迎接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邱一清来到。邱一清还是老样子,这次穿了一身黑色的夹克。好好的衣服,还挺昂贵的,穿在他身上,就不是那个味儿。浓浓的土豪气息,感觉他只适合穿道袍。

    邱一清的到来,许晴也跟叶倾城讲了情况。两个女人落落大方,对邱一清表示欢迎。邱一清见了两女,也不由挑起大拇指称赞,说陈凌好福气。

    当下,众人也不客气,毕竟孩子的事情为大。

    由许晴引着邱一清到卧室里去看妙佳。

    邱一清见了陈妙佳,陈妙佳便也好奇的打量邱一清。陈思让她喊伯伯,她也会奶声奶气的喊。

    邱一清不由欢喜非常,他将陈妙佳抱了起来,陈妙佳便咯吱咯吱的笑,。这熊孩子让陈凌想撞墙,谁抱她她都高兴,唯独不让老爹接近。

    邱一清详细打量陈妙佳,又是摸骨又是问生辰八字等等。如此,邱一清足足算了半个小时后,便离开了卧室。

    在客厅里,一众人都不是外人,大家都紧张的看着邱一清。包括陈凌,也有些紧张。

    邱一清扫视众人一眼,他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热茶。道:“这孩子,你们也不用害怕。这个在道家里来说,是天生的灵体。同时,也是道家中无上的宝贝。这孩子的血液和泪水,都是极为宝贵的东西。陈凌你无法接近是很正常的,因为她的灵体抗拒一切煞气。她将来若是要修道,会成为经天纬地的道家高手。我若猜得不错,只怕她还会有一个本事。”

    “什么本事?”陈凌沉声问道。

    “只怕还有预知祸福的本事。”邱一清道:“总之,这孩子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太宝贵了,只怕将来这事儿被外人知晓。少不得有很多人要来觊觎。所以你们一定要将她保护好。”

    陈凌也不知是何滋味,自家的女儿倒果真是与众不同了。但是怀璧其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