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没水喝
    果然,对待敌人就是不能仁慈。一旦仁慈,那就是自己找死。

    后悔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念头,陈凌也没再多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对东方静并没有多少畏惧。

    且不说这些,陈凌一众人上了丽妃号开始回返香港。这次去灭血族,来回万里,却在早上出去,晚上就返回香港。简直就像是去上了一天班。不过这种班也真够刺激的。这一次的冲杀,大楚门的这些虎将全部都是手染数十条人命的主。杀起来,那里还有什么良知良心,只有敌人之说。不管是李暹还是朵拉绮雯,或是归墟道长,凌飞扬。全部都是手下不留情。这只是大气运降临前的一个开端,如果开始就下手不忍,那么这场气运盛宴也没什么好争夺的了。回家抱孩子去吧。

    陈凌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他感觉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一拳下去就是收割人头。其中也与修莫言对战过,修莫言虽然厉害,可是在首领的冲击下,他居然根本抵挡不了自己的拳力。最后还是被李暹一剑刺来给解决了。

    众人身上都沾染了很浓的血腥杀气。但他们自己都闻不到。他们这种人如果去走荒山野地,只怕是那些怨鬼见了他们,都得绕道而走。为什么?因为身上杀气重啊!

    一般杀猪佬都鬼神难近,何况是他们这样的杀神。光身上的杀气就足以震慑鬼神了。

    至于朵拉绮雯,这一次她是收获最多的。亲手宰了巫空盛,族中大仇得报,从此以后便无别的心结。便一心要辅助陈凌,重建狼族。

    造神基地方面,到最后首领能留给宋嫣的,似乎就只有六名神奇的暗夜幽灵。同时还有一个名声在。那就是,她是钝天首领的徒弟。相信在将来,不管是那支势力都会对宋嫣礼遇有加。只因她的上面,有那位通天首领在。

    血族……被灭了。

    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开了。

    第一个得到消息的便是光明教廷的蜂巢。

    伊芙尔与隆吉安匆匆忙忙的来到梵迪修斯的办公室前求见。

    梵迪修斯一身白袍,犹如指环王里的白袍甘多夫。

    “大哥,血族被灭了。巫空盛被斩了人头,悬首示众。血族上下,全部被屠戮。现在还在对血族余孽进行清洗运动。血族之中的家人,无论老少,全部都在清洗范围之内。”伊芙尔见到梵迪修斯后,,第一句话便如此说。

    隆吉安道:“大哥,真是想不到,强横的血族竟然如此轻易就被钝天给灭了。血族存活在世上已快有千年的底蕴,这钝天灭他们不过用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

    伊芙尔道:“更可怕的是,这钝天的手段当真毒辣。说一个不留,便真的一个不留。”

    梵迪修斯则显得很平静,道:“血族这个结果,不是在你们和我的意料之中吗?钝天灭血族,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你们要知道,这一次几乎是积聚了东方最强的力量。血族就算有再深厚的底蕴又如何,能敌过整个东方?东方之中,西昆仑是一方霸主。沈门是一方霸主,大楚门是新起之秀。加上首领的造神基地。这四家的势力联合起来,别说是血族,就算是我们的领袖全部醒过来,只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伊芙尔不由吃了一惊,道:“大哥,那这可如何是好?”

    梵迪修斯云淡风轻,道:“这有什么好顾虑的。他们这四家能联合在一起,是因为有钝天首领在。钝天首领这次之所以出手,是因为血族自己找死。之后,钝天首领还会管这些事情吗?他只会去专注求自己的大道。等到钝天首领不在,你们以为大楚门和沈门,还有西昆仑这三家会成为铁板一块吗?这三家,合在一起,只要没有钝天首领在,便不足为惧。加上他们各自为政,那就更是一盘散沙了。”

    伊芙尔陡然便也轻松起来。那隆吉安长老又道:“是啊,大哥。到时候再加上诸位领袖醒来,这东方也不过是我们教廷的囊中之物。”

    梵迪修斯淡淡一笑,道:“届时,在东方。我们光明教廷会是最伟大的存在,我们要成为东方人的信仰所在。如此,光明教廷便能永远传承下去,永垂不朽!”

    这是一幅美丽的伟大的史诗。是梵迪修斯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他愿意付出一切。

    同时,首领与宋嫣,以及六名暗夜幽灵也像是消失了一般,没人知道他们的影踪。

    但这个时候,因为首领依然存在俗世。所以光明教廷不会东进,一切的势力都在按兵不动。到时候,来东方的不只是会有光明教廷,其余一些隐藏势力也会露出峥嵘。大家都想要前来分一杯羹。

    西昆仑也不会这时候对大楚门动手,沈门也不会有任何动作。一切都要等首领的事情全部解决,然后才上轨道。

    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陈凌一众人在晚上十点到达欧阳家的私人机场。随后,李红泪安排了人前来迎接众人。

    陈凌则回了海边别墅。至于凌飞扬,则和轩正浩住一起去了。反正都是男人,加上凌飞扬也能保护轩正浩。

    轩正浩对此则没有什么所谓。

    陈凌回到别墅之后,许彤和妙佳都已经睡觉了。只有许晴和叶倾城还在等待着他。一进来,许晴和叶倾城便闻到了陈凌身上的血腥味儿。

    便也知道,陈凌出去,又是进行了血腥的杀戮搏斗。两女在陈凌面前很是矜持,陈凌也不好特别偏好的向谁亲热。当下先去洗澡,洗完澡出来。两女给陈凌拿出宵夜。陈凌胡乱吃了一些,之后,两女一起回房睡觉。陈凌便又开始郁闷,家有两位娇妻,却是一个也吃不到。果然就如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喝的道理是一样样的。

    寂静的夜里,别墅里一切的装潢都显得典雅,精致,精致中又透着一丝奢华大气。

    这样的别墅,在这样的地段。对于一般的有钱人来说,都是不敢想象的。

    陈凌现在对这些并不在意,他的头发洗干净后,带着一丝洗发水的香味。同时,也穿了非常干净的衬衫。

    这个时候,陈凌在杀戮过后,忽然很想去看看妙佳。妙佳一直在跟陈思睡觉。至于为什么这么安排,则有些玄妙。因为许晴和叶倾城似乎两人都在防着陈凌。如果单独去睡,可能会导致陈凌入侵。如此一安排,陈凌就无奈了。

    也不管这些,陈凌顾不得吵醒妹妹。来到卧室前敲门……

    夜色中,陈凌来到妹妹的卧室前,轻声敲门。

    不一会后,陈思起床前来开门。她穿了一套紫色的睡衣。来开门时有些睡眼惺忪。她当然也知道来敲门的不会是陌生人,在这栋别墅里,保卫力量是非常森严的。

    陈思打开门便看见了陈凌,不由喜道:“哥,你回来了啊?”

    陈凌微笑点头。又道:“我想看看妙佳。”

    “她睡着了,你轻点,别吵醒她。”陈思点点头,然后让开了。

    陈凌便进了卧室,卧室里,台灯发出温暖的光芒。

    陈凌来到床前,便看见可爱漂亮的小女儿熟睡正酣。陈凌凝视一瞬,只觉内心中,所有的坚硬都化作了绕指柔。这是他陈凌的女儿啊!

    陈凌便是忍不住去吻妙佳,还没吻上,妙佳忽然睁开了眼睛,看向陈凌。小眼睛很是漂亮,如点漆一般。

    陈凌便是一笑,想逗逗她。谁知这小妮子,忽然哇哇的就大哭起来。泪水蓄积,跟决堤似的。而且显得很是惊恐。

    陈凌顿时慌了神,陈思连忙跑来,将妙佳抱起来,不停的哄她。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安慰她别哭。可是妙佳根本就停不住。

    这寂静的夜里,小孩的哭泣格外的刺耳。不一会儿,许晴和叶倾城也跑了过来,就连许彤也起床跑了来,问妹妹怎么了?

    陈凌这个罪魁祸首相当郁闷,被赶出了卧室。几个女人哄妙佳哄了许久,妙佳才又咯吱咯吱的笑起来。

    好不容易,别墅里又恢复了平静。许彤也被许晴带回卧室去睡觉了。陈凌便也就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等待着。

    叶倾城随后出来,坐在了陈凌的身边。“大半夜的,你去招惹小家伙干嘛?”叶倾城微微一笑,问道。

    陈凌干笑一声,道:“就想看看她,没想到反应这么大。”

    叶倾城也觉得奇怪,她将头埋在了陈凌的肩上,陈凌搂住她。

    叶倾城觉得这样的姿势好生温暖温馨,她道:“也是奇怪,妙佳并不是个认生的性子。平时也很活泼好动,不知道怎么的,好像对你格外抗拒。”

    陈凌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想大概还是自己身上煞气太重了。

    客厅里,没有任何人。整个海边别墅又恢复了平静。

    叶倾城忽然就想到了她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还在,现在也该有两个月了吧。

    叶倾城的敏感变化,陈凌立刻便感觉到了。他拥住她,心中一阵疼惜,道:“对不起。”

    叶倾城握住陈凌的手,道:“没事。”顿了顿,道:“将来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对吗?”

    陈凌点头,道:“那是当然。”这时候,陈凌抱着叶倾城,便小声在她耳边道:“那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造人吧?”说着手便伸进了她的浴袍之中。

    只是,手刚刚碰触到她的柔软。叶倾城便将他的手打开,道:“我该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

    这一下还真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陈凌也不好强求,他心里清楚的很。叶倾城和许晴是在互相谦让了。谁也不好意思跟陈凌过分亲近,更不敢第一个跟陈凌发生关系。

    这事儿,是个僵局。陈凌觉得自己要是处理不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肉吃。当然,现在拥有三位娇妻,他也没有去找厉若兰的心思。

    厉若兰也知道这一点,从不主动来找陈凌。主动退居三舍。

    欧阳丽妃倒是可以陪陈凌,只不过有了身孕。有身孕的前几个月,同房是有危险的。欧阳丽妃自然不会肯,陈凌当然也不能勉强。

    距离大气运降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的时间,陈凌的日子过的很悠闲。首领消失无踪,也不会再有任何任务下来。

    各方势力平静无比。

    不过陈凌还是从五大家族的情报网上知道了一些消息。在国外,得知的神秘势力已经多达十五股。在将来,这些势力会进入东方来浑水摸鱼。本来最强大的是血族和光明教廷。如今只剩下光明教廷一支独大。

    这些神秘势力进来,也不过是想分一杯羹,倒不是要称雄。他们多半是会静观其变,然后找准大树好乘凉。

    这些势力中,有岛国的松涛馆。松涛馆和讲道馆是并肩而立的。经过这两年的酝酿,岛国中也出了不少高手。不过这个松涛馆前来,多半是会依附于光明教廷的。

    另外有泰国的天宗,还有m国突然冒出的一股势力,据说叫做黑暗议会。黑暗议会很是神秘,没有多少人知道其底细。陈凌问过莫妮卡,莫妮卡说黑暗议会在中情局里有备案,不过是高度机密,所以谁也不知道黑暗议会到底是什么存在。黑暗议会一直蛰伏,这时候才显山露水,只怕也是因为害怕因果,只等大气运降临,才敢露头。

    另外,林林总总的,还有不少股势力。比如俄罗斯的猛虎营,海外十方琉璃岛的圣火教等等。

    以前大家都以为风平浪静,只有这气运搅起。就像是将那大海掀开,便才看见大海之中所有恐怖的狰狞。

    平时行驶大海之中,偶尔被奇异生物吞噬,但终究是平静的。眼下的情景是大海将要滔天,各方妖魔鬼怪都要粉磨登场。

    不说这些头疼的势力,光说神秘的不周神山,以及光明教廷里的天墓领袖,便已是一股不可把握的势力。

    这所有的势力到时候撕扯出来,谁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是陈凌,东方静,沈默然这些人物,身处其中,也只能做水中的浮木,随波逐流,却不能去逆天。

    不可否认的是,之前,大家都把这个事情想的简单了。

    第二天的时候,陈凌让轩正浩到海边别墅来了一趟。两人商量的自然是日后的大事,轩正浩的观念是以不变应万变。陈凌则说将来只怕会有变数。轩正浩道:“一切变数都是改变棋局的变数,操控得当,会成为机会。所以变数并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你是占据大气运的人。”顿了顿,道:“我倒是觉得越来越好玩了,这场气运盛宴,让我无比的期待。虽然到时候会血流成河,但我们这一辈人,能够卷进去,何尝不是一个乱世英雄的大时代。男儿生来,自当建功立业。”

    陈凌道:“你觉得将来,谁会是我们最大的威胁?”

    轩正浩道:“这个就不好断定了。”顿了顿,道:“我倒是想到了一点。将来,我们若龟缩在香港不出去。只怕很多人要对你身边的人打主意了。这个你必须多加提防小心。”

    “我身边的人会叛变?”陈凌皱眉。

    轩正浩道:“那也不是这么说,人是万物之灵长。都是感情动物,不可能每个人都像我没有感情。敌人会做出种种诱惑诡计,逼你身边的人去犯错误。也会有不同的人混进来。我们的部署再厉害,身边的人一旦出了问题,那也是白搭。核武器厉害吧?可是一旦掌控的人出了变化,核武器就不会成为打击敌方的最厉害武器。也会成为双刃剑,伤敌伤己。”

    陈凌将轩正浩这句话记在了心里。他默默的去向,手下这些人,那个将来最容易出问题?说到底,这些人的忠心程度,陈凌绝不怀疑。无论是谁也无法用利诱来让凌飞扬,沈出尘,朵拉绮雯,剑皇李暹,归墟道长,海青璇,还有小倾他们变节。

    大楚门那边的成员则要多加留意了。

    陈凌暗自盘算着,觉得也没多大的结果。便也在这时,陈凌又想起妙佳的事情,便跟轩正浩说了起来。

    “我的小女儿妙佳,她一见到我就哭个不停,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陈凌问道。

    轩正浩古怪的看了眼陈凌,道:“我也不是全能的,这个问题你问我,我哪里知道。”

    陈凌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一笑,道:“这世上,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吗?”

    轩正浩不由笑了,道:“这样,让我看看她。”

    陈凌点头,道:“好,我带你去。”

    轩正浩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也不会说是第一次见妙佳,就像叔叔一样,要送礼物,很亲近。这是绝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的。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的热切。

    这时候,陈思正在陪妙佳玩耍。说起来,陈凌也觉得有点愧对妹妹,搞得妹妹好像是妙佳的保姆。不过妙佳又没有别的事情可做。现在的情况,妙佳像去正常的生活,结识朋友,已经是不太可能了。这是陈凌目前的处境局限了她。那么陈思无聊之下,也倒是很喜欢陪着妙佳。

    陈凌想过,如果陈思到了适婚的年龄之后,一直不谈朋友,他该怎么办?自己给她物色吗?这样好吗?有感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