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7章 造化弄人
    陈凌道:“你若不是去杀了那孤儿院全部的人,师父又如何会起了灭你之心。”

    沈默然道:“是非对错,总该有个论断。有什么是天生注定的?我沈默然也不是天生注定就是无情残暴。若是无为肯将孤儿院的事情明说,并加以教导,我未必就不会听他的。就算他告诉我,担心我以后会如何,所以要这般待我,只要他说出来,那万鬼窟,不用他推,我自己会下去。”

    陈凌微微一叹,道:“但你是天魔星,你的格局已定。师父知道没有办法遏制你,你是他一手培养,于是便将你推下了万鬼窟。”

    沈默然苍凉一笑,道:“什么狗屁天魔星,天煞皇者。这些命理格局,信则有,不信便是狗屁。只是因为他懂一些易数,便因此定了我的命格,岂不是可笑。”

    “他推我入万鬼窟,便别怪我不再认他做师父。我上来之后,不杀他,是了断师徒情分。但后来,他千方百计培养你,又与我作对。那便是我的敌人,对于敌人,我沈默然从来没有手软的道理。”沈默然说道。

    曾经,有人对沈默然说过,他这一生要流三次泪。第一次是进万鬼窟,第二次是无为大师死的时候。第三次,沈默然这时候想起来不禁好奇,将来还有何事能让自己流泪呢?

    “我们将来,一定会是生死大敌。”陈凌开口。

    沈默然道:“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待首领的事情完了之后,每一次见面也许就要分生死,不管什么卑鄙行径,我都可以做。”

    “我们是对手,是敌人。但是沈默然,若是将来你死了,或则我死在你手上了。我心里依然会对你保留着一份敬重。”陈凌缓缓说道。

    沈默然看向陈凌,忽然哈哈大笑,道:“好!就凭你这句话,你就值得做我的对手。我今天也答应你一件事情,不管将来你我之间谁胜谁败。我败后,一切不必多说。你若败了,你的家人我会给你保护起来。你的子女,我会给她们最好的教育,这是我沈默然对你的承诺。”

    陈凌微微一笑,道:“多谢。不过你这些话也并不能让我泄气,或则有所松懈。为了家人,为了我身边的人,这一场气运盛宴,我不会允许自己输掉。”

    沈默然道:“谁都不会允许自己输,谁输掉,就是死。”

    “我素来,胸无大志!”陈凌忽然低沉下去,道:“我父母很早就不在了,八岁那年,我要努力活下去,还要带大襁褓中的妹妹。那年被几个混混逼住,你也不会想到那是什么感觉,不是因为你对或则错,就是因为你弱,所以要践踏你,欺负你。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受一次就够了。”

    “你若不是因为有一个妹妹在,调和了你的煞气。天煞星未必就会比天魔星好,也许会更甚。”沈默然缓缓说道。

    陈凌淡淡一笑,道:“人生没有如果和假如,所以我不会考虑你说的话。”

    只是陈凌和沈默然永远也想不到,这句话会成为真实的。因为有一个黑暗陈凌的存在,他就等于是真正的天煞星,一个比沈默然还要无情残忍的男人。

    小倾是天煞,所以向来杀人无情。这一点,比沈默然杀人还没有道理。却因为她是一颗守护星,因此被陈凌约束住。

    这些大人物成长的背后,其实都有一段苦难史。沈出尘从小惊采绝艳,却遭逢巨变。流纱从小便患重病,朝不保夕。

    这一场酒,喝的很奇怪,却也很酣畅。一直到午夜三点,两人方才返回松涛山庄。回去的时候,是陈凌开的车。因为沈默然已经醉了。

    看着沈默然醉的时候,陈凌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虽然他知道,只要一伸手,这个大仇人就会死。可是他不会动手,这一点,沈默然清楚的知道,所以也才敢醉。

    陈凌若是杀他,首领会怪罪。这个怪罪,不是责备两句的事儿。别看首领现在一团和气,可首领就是首领。

    还有一点,要杀沈默然,绝不是现在。

    如果此刻存了偷袭杀他的心思,一瞬间之下,陈凌的格局就会小了太多。

    少了那层大气。

    回到松涛山庄后,陈凌便上床睡觉。沈默然也被下人扶回去休息。

    第二天早上,陈凌与钝天首领乘坐丽妃号离去。

    这一次,是返回香港。

    回到香港时是下午一点。

    阳光明媚。

    陈凌召集了所有的大将开会,包括了朵拉绮雯,沈出尘,小倾,归墟道长,凌飞扬,剑皇李暹,轩正浩。李红泪和海青璇是核心人物,也前来了。地点是在大楚门的总部里。

    陈凌说了此次要去血族,剿灭血族。

    听到这个消息时,朵拉绮雯最是激动。她眼中瞬间饱含泪花。血族灭了人狼族,那是她永远的仇恨。

    陈凌决定前去的人选,其中有沈出尘,小倾,归墟道长,凌飞扬,剑皇李暹。至于轩正浩和李红泪还有海青璇就镇守香港总部。

    “我希望,去的时候是多少人,回来的时候就是多少人。此去,对方是虎豹豺狼。首领的命令是一个不留,所以诸位,不要有任何仁慈的心思,但凡见到活的,一个不留。也叫西方诸国看看,胆敢犯我中华者,会是什么下场!”陈凌一字字说道。

    “好,痛快!”归墟道长先拍掌称赞。陈凌的话里就透出了一股豪气。

    只有在这时候,才会知道,陈凌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婆婆妈妈的人,。他内心的狰狞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仁慈,只对自己人。

    对外人,是绝对的寒冬腊月。

    中华,中华!

    炎黄之血的人,岂容外族欺辱。

    凌飞扬也似乎又重新认识了陈凌,这种果决狠辣,也是他所欣赏的。

    结束了会议之后,陈凌单独跟轩正浩见面。两人是在陈凌的办公室里。

    轩正浩坐在办公桌对面。陈凌问道:“你对这次怎么看?”

    轩正浩道:“不怎么看,没有什么可看的。首领亲自出手了,血族不够看。”

    “之前首领不也是败逃了吗?你这么有信心。”陈凌问道。事实上,陈凌也很有信心,可是他很奇怪,首领之前为什么会败逃。这是一个谜团,但他也没办法去跟首领求证。

    轩正浩道:“你没看明白吗?”

    “看明白什么?”陈凌奇怪的问道。他一跟轩正浩在一起,就显得智商有点捉急。明明就是一团迷雾,看明白什么?

    轩正浩道:“首领在逆天改命。他没有先天大气运,所以他在应劫,他在利用自身的智慧,慢慢的改变这种气运。人为的给自己制造气运。”

    陈凌不禁大奇,也感到不可思议,道:“气运也可以人为制造?”

    “给你讲个小故事。”轩正浩说道。

    陈凌道:“你讲。”

    轩正浩道:“佛家传说中,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在未证道之前是一个小国家的公主。后来斗黑熊精,做无数善事,做大功德,终于获得成佛资格。总之,这佛家的故事中,全是这么一个调调。什么玉皇大帝飞升仙界之前,要历经多少劫难云云。”

    陈凌道:“但那些应劫的话都不过是传说而已。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是真的有据可依的?”

    轩正浩干咳一声,道:“不要发挥你的天才想象力了。我要说的当然不是这个了。”

    “那你要说什么?”陈凌问道。

    轩正浩道:“在观世音成菩萨前,佛祖留有一句话,你净瓶里的水什么时候满了,就是升仙界的时候。于是观世音便一直苦等,怎么等也等不到。”这是他话锋一转,问道:“结果你道怎么着了?”

    陈凌摇头,道:“不知道。”说多了伤自尊。

    轩正浩也不卖关子,道:“后来观世音身边的侍女看不下去了,悄悄给她把净瓶的水灌满了。然后观世音知道了,大吃一惊,还想去跟佛祖忏悔,结果……佛祖说她可以升仙界了。于是她就成了观世音菩萨。”说完之后,便问陈凌道:“懂了吗?”

    陈凌似懂非懂,道:“你是说人为制造的气运也算是气运。只要制造出来了,就是天道。是这个意思吗?”

    轩正浩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现在我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首领一定要培养你和沈默然。只是因为你们的命格和气运在这里。他是要在大气运降临的时候,来一场大的博弈。”顿了顿,道:“说白了,首领如今要成仙,没有气运,肯定应付不了雷劫。如果他有了气运,便有了无数的机会。他是先天条件不行,而你和沈默然在气运这方面,那就是从出生便是超级富二代。”

    陈凌顿时有种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如果自己是富二代,那么首领就是绝对的富一代了。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首领借助你们后,会不会损了你们的气运?”轩正浩微微皱眉。随后,又道:“这些现在想来也没什么用,首领要做的事情,我再多诡计也是不行,只能顺从。”

    面临首领,轩正浩是真的无力。面对小倾,他还可以用陈凌来斡旋。面对首领,那就只有望洋兴叹了。

    北冰洋,蜂巢之中。

    梵迪修斯遥望东南方,那里是东方所在。他身边有二长老隆吉安还有伊芙尔。

    隆吉安道:“大哥,您在看什么?”

    梵迪修斯微微一叹,道:“还有两天就是十日之后。我在想,钝天到底会将血族怎么样。”

    伊芙尔道:“大哥,血族里高手如云,弗洛神大阵更是凌厉无比。他们三千血徒,只怕就算是钝天前去,也难讨到好。”

    梵迪修斯便又问隆吉安,道:“你觉得呢?”

    隆吉安道:“我和三妹的看法是一致的。”

    倒不是说隆吉安和伊芙尔就很笨,只不过,聪明人在老大面前,是不用表现的太聪明的。老大有难题,你可以聪明。老大有见解时,你抢台词就不对了。

    梵迪修斯道:“一切的迷雾我都看不清楚。但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一切的东西,从来没有偏离过钝天的计算之中。巫空盛若是有一丝自知之明,就不会去毁造神基地。若是有一丝的自知之明,就该知道,钝天在受伤的情况下,还可以在这么多高手包围下安然离开,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钝天这个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一不是运气,二不是灵性,而是他的智慧。这是一个有超级恐怖大智慧的人。所以他能预判一切,看穿一切,从而战无不胜!”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随后,梵迪修斯微微一叹。他心中还有话没说出,那是幸好钝天首领对这天下没有兴趣,否则有钝天在,以他的号召力,那个势力还能去东方翻起风浪?

    “只要天墓的诸位领袖能出来,钝天又有何足惧!”伊芙尔说道。

    隆吉安便也道:“是的,天墓的诸位领袖,哪一位都是不弱钝天的存在。”

    梵迪修斯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冷笑,随后便也谦和的道:“是啊,我们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只要诸位领袖出来,便是光明教廷独霸天下的时候。到时候,独占气运,永世传教!”

    若说揣摩圣意,伊芙尔和隆吉安这两位手下当真是糟糕极了。

    且不说这些,在爱尔兰的血族总部,也就是伯尼黑市区。

    这个岛屿里依然是一片祥和,由血族掌管整个市区。这里面,百姓安居乐业,各自忙碌自己的事业。上班族上班等待公交车,忙碌中为老板服务。一些老板包着小蜜,开着豪车。

    就算是伯尼黑市的民众,也很少有知道血族这个恐怖存在的。

    外人到了伯尼黑市区,也只会觉得这是一个充满了商业味道,并且很繁华的小城市,大岛屿。

    在血族的总部里,巫空盛的威望如日中天。他的威严越来越浓,血神再也无人提及。血族上下血徒都是一片兴奋,因为东侵之日已经越来越近了。

    血族上下已经做好了东侵的准备,他们认为东方是天堂,去了哪里便可以为所欲为。一切蝼蚁都要臣服在他们的脚下。

    此刻,巫空盛正在他的办公室里闭目养神。每一秒,每一刻,他都有种身心舒畅的美妙感觉。便也是在这时,修莫言匆匆进来。“大哥,大事不妙了。”

    巫空盛脸上闪过一丝不悦,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老二,你怎么到了现在还学不会一个定性。”

    “不是,大哥!”修莫言道:“我收到最新消息,钝天并没有死,他去了香港,联络了西昆仑和沈门,以及大楚门。看样子是要对我们展开报复啊!”

    巫空盛脸上波澜不惊,道:“上次钝天小儿夹着尾巴逃走了,我正愁找不到他。他若敢送上门来,岂不正是遂了我的心意。”顿了顿,又道:“这里是我们的总部,我们难道还怕了他不成?西昆仑与沈门,大楚门联合起来,又有多少人手?只要他们敢来,便让他们来得去不得。”

    说到这儿,巫空盛话锋一转,道:“本来我还担心我们的人去了东方,会因为地势不利。现在钝天利用彼岸阁,将这批人送过来。我们占据天时地利,正好来个一网打尽。”

    修莫言道:“大哥,钝天如果敢前来,就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啊!”

    巫空盛冷哼一声,道:“之前你们不都是说这钝天厉害无比,无人可以打败吗?三个回合便让他落荒而逃。东方的人,向来就是喜欢自吹自擂。我们若是信了,怕了,就算是中计了。”

    “可是大哥……”

    “不必多说了,你下去吧。”巫空盛不耐烦的挥手道。

    修莫言当下什么也说不下去了,只能哀叹一声离开,同时让下面的人警戒。

    香港。

    流纱与莫妮卡来了香港。道左沧叶来了香港,弗兰克,西斯群,还有罗杰克也来了香港。罗杰克是被冰封的选手。但是因为上次造神基地被毁,可他们的地方隐秘,并未被波及。这些被冰封的人因祸得福,全部放了出来。这其中,还包括的宁珂。只不过宁珂已经被沈默然接走。如今的宁珂,早已经是混元修为了。

    陈凌并没有机会和莫妮卡以及流纱叙旧。一切都显得凝重,大战来临前的硝烟弥漫着。

    香港这边,各方人马齐聚,一共有接近九十人,来自各国,但毫无疑问的是,全是好手。

    这九十人,陈凌这边安排直升机,全部送往灵秀峰。因为彼岸阁在香港没有好的落脚点。首领也不想将彼岸阁弄的天下皆知。

    这一次,政府方面非常配合。因为是灭血族,所以政府方面是绝对乐于看见的。

    去之前,陈凌与许晴和叶倾城道别。两女和陈思都是依依不舍,但她们都已明白,陈凌注定是无法安然待着的。这似乎就是他的宿命。同时,陈凌也去见了欧阳丽妃一面。欧阳丽妃倒也很好,心态好。陈凌每次打电话或者来看她,她都会很满足和高兴。

    这一次去灵秀峰,轩正浩,海青璇还有李红泪并没有去。

    直升机到达灵秀峰后,这么多直升机自然无法一一降落。于是便各自攀绳而落。

    陈凌一行人到达灵秀峰时,正是下午一点。

    灵秀峰上,放眼望去,一片雪山,如玉龙雪山一般。

    灵秀峰的周围却又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海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