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一览众山小
    陈凌对单东阳的话很认同,他倒是知道,首领并不是那种有大气运的人。也不是那种格外有天赋的人。可是这样一个平凡的中年人,却硬是走到了今天这个天下至尊问鼎的地步。怎可不令人佩服。

    再退一步说,陈凌是应该最感谢钝天首领的人。虽然这其中,吃过不少苦头,失去过许多伙伴。但是,正是首领的庇护,才让他走到了今天。

    当然,也是陈凌自己有本事,对得起首领的栽培。一路走来,从来没让首领失望过。

    随后,单东阳忽然想起一事,道:“这一次首领要西昆仑参与进来,那是不是说西昆仑的禁足令要取消了?”

    陈凌道:“是的。”

    单东阳道:“当初西昆仑是要与我们合作,这一次他们出来,却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思。”顿了顿,道:“陈凌,你不要多想。我确实是很担心,如今光明教廷蠢蠢欲动,又有沈门,还有不周神山这些不确定的东西存在。你一个人的力量着实有限,若是西昆仑肯与你,还有我们政府一起合作。我们的胜算会大很多。”

    陈凌微微一叹,道:“我倒是不会多想。如今的局势超出了我的想象。若是西昆仑肯合作,自然是最好的。但是,东阳兄,有些东西你可能想的过于简单了。西昆仑之前和政府合作,是因为要借助你们,取得玄门正宗的地位。所谓六扇门内好修行嘛!但现在,跟政府合作就是众矢之的,大家都是土匪,一旦跟政府合作,那就成了鹰犬。所以,如今大楚门已经成为各方想对付的势力。西昆仑一切都为了自身考虑,他们没这么傻会贴过来的。”

    陈凌还没有说,西昆仑上下对他的敌意很深。这是他一直想不明白的一点。

    “那你觉得西昆仑会如何自处?”单东阳不禁皱眉问道。

    陈凌再度叹了口气,道:“虽然我不愿意去这么想,但是我觉得,西昆仑目前在社会上,还没有自己的根基。他们和沈门合作的可能性很大。与沈门合作,这样实力强盛。其余势力就不敢来动他们。如此一来,便可坐山观虎斗,暗自培养自己的实力。”

    单东阳沉默下去。

    他也不敢说东方静就是个深明大义的人。东方静为了西昆仑的利益,还真可能这么干。

    “如果西昆仑真的和沈门合作,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了。”单东阳沉声道。、

    陈凌道:“情况已经乱成一团糟了,再多一个西昆仑也没多大影响。西昆仑和沈门也不会同穿一条裤子。各自都有自己的算盘。东阳兄,你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先静观其变吧。”

    “嗯!”单东阳说道。

    随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结束通话后,陈凌便想睡觉。他躺到床上,还没睡多久,门忽然被推开。陈凌不禁奇怪,坐了起来。他本来是感觉到有脚步声传来,不过没有在意。这时候在夜色下看过去,却是两名美少女进来。这两名美少女,一个穿了护士装,一个穿了空姐装,均是十分美丽。

    护士美女脸蛋清秀中带着一丝腼腆,身段好的没话说,那胸前的饱满更是雄伟。她脸蛋含羞带怯,人一进来,便是香风扑面。

    而那空姐则是二十来岁的年龄,脸上带了一丝清高孤傲,却又美丽非凡。

    两女的气质都很不错,陈凌错愕不已。什么情况,这是沈默然送给自己的?要来玩制服诱惑?

    陈凌迅速拉过衣服穿上,这两美女却已来到了床前。“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陈凌冷声问。

    护士美女美眸如水,扫视了陈凌一眼,道:“大哥,沈少说您是贵客,我们今晚是来服侍您的。您让我们干什么都是可以的……”

    这句话的诱惑力很大,说着话的空当,护士美女便坐在床上,朝陈凌靠过来。

    那空姐美女也坐了下来,虽然清高,却又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这两个美女都是各有风情,说实话,男人如果能同时玩弄这样的美女,那确实是一大享受。

    有钱人的生活,是可以这般无所顾忌的。而且是各取所得,谁也不吃亏。

    那护士美女拉住陈凌的手,拉到她的胸前。陈凌触手之下,便发觉一片柔软。

    柔软中带着弹性。

    也是在这时候,陈凌收回了手,苦笑一声,道:“你们回去吧,就跟沈少说,我多谢他的好意了,但我不需要。”

    护士美女和空姐美女不禁呆住。护士美女道:“是我们不漂亮吗?”

    陈凌道:“跟这个没关系。”

    “那是嫌我们脏?”护士美女道:“我们都还是第一次,沈少选我们来,也是因为这一点。我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瞒沈少的。”

    陈凌道:“跟这也没关系,我有老婆,所以你们再漂亮,再干净,我也不会动你们。”

    空姐美女犹豫一瞬,随后道:“今晚的事不会有人说出去的。你是有大本事的男人,在外面风流一番又有什么关系?”

    护士美女也楚楚可怜的道:“是啊,大哥,我们今晚如果不能服侍您,沈少一定会杀了我们的。大哥你行行好,我们一定会很好的给您服务的。”

    陈凌突然笑了,道:“这招可不新鲜。再说,你们的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别说我不会找你们这种出来卖的。就算我会找,也不会找沈默然给我送上来的。”

    陈凌这话就毫不客气了,直接说你们是卖的。话里是赤果果的鄙视。

    护士美女和空姐美女脸色顿时僵住,想跟陈凌发飙,但想到陈凌被沈少看重,这样的大人物,似乎不是她们有资格任性的。她们也知道,对于沈少这些人来说,杀人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当下两女互视一眼,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便也是在这时,外面脚步声传来。接着沈默然出现在客房前,他一身黑色衬衫,黑色牛仔裤,休闲皮鞋,显得潇洒不羁。淡淡一笑,道:“你们下去吧。”

    “是,沈少!”两女对沈默然似乎格外的畏惧,立刻恭敬的道。然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陈凌穿了白色衬衫,与沈默然一黑一白。这两人,永远都像是宿命一般站在彼此的对立面。

    陈凌穿了鞋子,面对沈默然,目光蕴静。沈默然走了进来,却是一笑,道:“陈凌,我就知道,你果然不是那迂腐之人。素来都说你是个婆婆妈妈,慈悲心肠的人。可刚才为何她们说要死,你都不肯怜悯呢?”

    陈凌道:“若是有人用婆婆妈妈这四个字来形容我,我倒是很高兴。”

    沈默然道:“哈哈,能够在岛国大阪诛杀平民与警察上千的人,能够出手杀了毫无还手之力的出云大师。又能在东江杀人全家的陈凌,这样的人若是婆婆妈妈,那这世间上还有心狠手辣的人吗?下意识认定你婆婆妈妈,这个敌人便已注定了要输。”

    陈凌看向沈默然,果然,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

    “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个地方。”随后,沈默然说道。

    陈凌左右也无事,也想多了解一些沈默然,毕竟在大气运降临之后,再无首领的压制,两人将是生死大敌。所以,多接触一些,不是坏事。

    当下,陈凌点点头,道:“没问题。”

    沈默然带陈凌去的却是……下山。乘坐着沈默然的劳斯莱斯幻影。这一次,是沈默然亲自开车。

    这一幕真是诡异,居然会有这样的一幕。沈默然给陈凌开车。若是在以前,陈凌能看到此刻一幕,一定会跌破眼镜。

    这一瞬,在车中,陈凌脑海中如浮光掠影一般。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那一年在广州,自己带着唐佳怡逃走。自己给沈默然下跪,自己那时候是那么的弱,那样的想要求眼前人给一条活路。可是最终,他还是只能看着唐佳怡和肚子里的孩子死在眼前。

    这一份仇恨,是永远不可能消弭的。

    沈默然开车带陈凌来到了山下。山下是一个小镇,小镇上居然有一间酒吧。

    酒吧的生意不算好,门庭冷落。两人停好车后,进入酒吧。

    在一边角落的沙发上坐下。陈凌看见这酒吧装潢的还似模似样,有些大城市酒吧的味道。

    马上有老板娘来点单,陈凌要了一杯威士忌。沈默然则要了一瓶喜力啤酒。

    沈默然道:“这儿过年的时候生意很不错。铺子是老板自己的屋子,不需要租金。人手也是他们自己,所以生意虽然不好,但也可以维持生活。”

    陈凌微微奇怪,道:“沈少这样的人也会了解这些小人物的生活细节?”

    沈默然淡淡一笑,道:“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天生的灭绝人性,冰冷无情?”

    陈凌道:“那倒也不是。你有你的做事准备,我没什么好指责的。只不过觉得像你这样的人,不是视众生为蝼蚁吗?你会关注蝼蚁的生活状况吗?”

    沈默然哈哈一笑,道:“蝼蚁?没错,这些都是蝼蚁。无聊的时候,我也会观看蚂蚁搬家,看他们的忙碌辛苦,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陈凌淡淡道:“我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事。”

    沈默然顿时来了兴趣,道:“愿闻其详!”

    陈凌道:“有一本武侠小说,你肯定没看过。”

    “你说说,也许我看过。”沈默然道。

    “小李飞刀!”陈凌说。

    沈默然道:“我还真看过。”

    陈凌顿时错愕的看向他,觉得太过不可思议。沈默然道:“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很多呢。”

    陈凌道:“小李飞刀里有一段关于梅花的说法。院子里的梅花开了,李寻欢问阿飞,你知道这梅花开了多少朵?阿飞答道:17朵。”

    “梅花开了是来欣赏的。若有人知道他有多少朵,那也说明,他是多么的……寂寞。”沈默然说道:“你是想说我就如那阿飞一般吗?”

    陈凌点头,道:“是的。”

    沈默然道:“倒也没错。在我们自己的路上,陪伴我最多的就是这种深入骨髓的寂寞。”

    “你的寂寞,也从来不会与人分享。因为没有人能分享你的寂寞。”陈凌说道。

    沈默然微微一笑。便也是在这时候,两杯酒都已上来。沈默然举杯道:“来,我敬你。我们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平的喝酒,只怕以后很难再有这个机会,所以我觉得今晚应该找你出来喝酒,应该珍惜这难得的时光。将来,不管如何,今日我们只管喝酒。”

    “好,好!”陈凌只说了两个好字。然后两人便碰杯,各自喝了一口。

    沈默然随后又道:“当初的事情,现在算起来,确实是我的不该。不过既然做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只怪你当初是一只蝼蚁,而我不会去考虑蝼蚁的感情。,就像现在,你同样不会去考虑我给你找的那两个小姑娘的生死。”

    陈凌默默的喝了一口酒,道:“那孩子如果还在,现在也该有一岁多了。”

    沈默然也喝了一口酒,道:“我有时候想过一个可笑的想法,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也许你我还可以做朋友,至少,我很少看得起人。而你陈凌算一个。”

    当陈凌听到沈默然说看得起他时,他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如果是以前,也许还因为能被沈默然正视而会感到有一份满足。但现在,听起来却有些飘渺。对于沈默然,陈凌也早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不可抵挡,不可抗衡的畏惧。

    之所以会有此种思想,一是因为实力在靠近。二是因为彼此之间,也多了一份了解。

    所以这个时候,陈凌便也道:“虽然我们立场不同,但是沈默然你,绝对是一个值得让人佩服的人。”

    沈默然淡淡一笑,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我很早发出的心愿。”顿了顿,道:“因为种种原因,我生来就是孤儿。二十二岁,我方才回到沈门。二十二岁之前,我唯一的亲人是我的师父无为大师。”

    “无为大师也是我的师父,但他被你杀了。”陈凌缓缓说道。这时候说起这些仇恨来。陈凌同样很是平静,似乎再没有什么东西让他内心起波澜。

    但这并不代表陈凌已经忘了仇恨,相反,仇恨在心中已经是根深蒂固。这就像钝天首领的拳力一样,看似平平无奇,实际上里面包含的力量不可想象。

    要想成大事,得先学会内敛。

    当然,这个内敛并不包含全部。如果是碾压之势,便以滚滚威压绝对碾压。如果是旗鼓相当之势,不打就云淡风轻,一打就石破天惊。

    沈默然道:“对,是我杀的。从他推我下万鬼窟那一刻起,他和我的师徒情分就已经没有了。而你,是他培养起来,来对付我的。事实上,就算没有张美那件事情,以你的上面身份。最终,我们还是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顿了顿,他继续道:“我自幼就是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里,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和平。为了争宠,争食物,一群小孩几岁的年龄就得满腹心计。我在七岁那年,被几个小孩陷害我偷东西,最后被赶出了孤儿院。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是那年的冬天,那年我记得特别特别的冷。我只穿了一件很薄的外套。我蜷缩在街头的时候,看着人来人往,看着雪花飘落,我突然就想起了那篇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那小女孩还可以点燃火柴,死在幻想里。而我只能这么孤零零的冻死。我死后,在这天地之间,不会有一丝痕迹,没人会记得我。”

    沈默然一直在述说,可以想象,这些东西,向来他沈默然是不屑跟任何人说的。只因今天是陈凌,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与特殊的人,所以沈默然方才敞开了心扉。其他的人,也没什么资格来听他沈默然说这些。

    “那种冷,是深入骨髓的。你永远没有试过,冷到感觉脚和身体不是自己的。如果再有一丝温暖过来,便要将这皮肉绽破。我试着向过往的路人寻求帮助。我只想要一碗热饭,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只想要活下去,只想要不那么的…………冷。”沈默然缓缓述说。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理我。从那时候起,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这世界上,他人的生死,与我何干。草木枯荣,都是它的道理,而我,要强大。倒不谈什么报复社会,我只是想要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再不会有。任何人也不能让我再去体验那种感觉。”

    “后来,我碰到了师父无为大师。无为大师待我很好,传授我洗髓经,令我强大自身。我曾经对我自己说过,这世间,我可以负天下人,但惟独不会负我师父。我想过,将来纵使我冠绝天下,我也会像对待父亲一样来服侍师父。当然,我对我父亲没有感情。无为大师才是我真正的父亲。那时候,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那家孤儿院被我找去,我将那些小孩,院长,所有的人给杀了。那孤儿院也被我一把火烧了。”沈默然道:“陈凌,你可明白,被你唯一尊重信任的人重新推进那孤独无助深渊的感觉?”

    陈凌知道他是指他被无为大师推下万鬼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