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5章 无非执着
    这时候灵秀峰上已经是夜幕降临,天边升起了一轮清冷的明月。这灵秀峰上颇有华山论剑的孤寒绝顶。

    这个时候,东方静面对首领,态度恭敬,道:“西昆仑上下,但凭首领差遣!”

    钝天首领脸色没有多大的变化,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微微点首,道:“东方静,你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陈凌也一直站在一边,他听到东方静答应时,也不禁多看了东方静一眼。这女人,果然是有远见的人。她与自己并不和睦,看来将来也许会是很棘手的敌人。

    便在这时,东方静又道:“不过首领,东方静也有一事相求。”

    钝天首领微微一怔,随后道:“你说!”

    东方静道:“待血族事了,我与陈凌之间的恩怨,您可否让我们自己解决?”

    钝天首领微微皱眉,道:“大气运降临之前,你不得和他生事。至于大气运之后,你们想要怎样,我不会再管。”

    “多谢首领!”东方静面上一喜,同时看了一眼陈凌。陈凌感受到她的眼神,立刻感受到了她眼神里的刻骨寒意。

    陈凌吃了一惊,一是东方静的修为太过恐怖。二是这疯女人疯了吗?干嘛这么恨我?

    当初是你自己求死,我仁慈了一番,饶你一命,你怎么不谢谢我,反而恨我了?

    陈凌死也想不明白这中间出了什么意外。想不明白便也懒得想了,等大气运降临后,自己就算打不赢东方静,可是你东方静真敢动手,那就可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陈凌的底气是很足的,有安若素和小倾这两大隐藏王牌,再厉害的高手来,他都有一拼之力。

    “即是如此,两日之后,我会用彼岸阁来接你们。”钝天首领说完后,便对陈凌道:“我们走。”

    “是,首领!”陈凌恭敬应道。

    东方静便也道:“恭送首领!”

    不知不觉中,钝天首领俨然已经做到了让天下强者都很自觉的对他恭恭敬敬,俯首称臣的地步。

    陈凌与钝天首领要去的下一站便是松涛山庄。也是沈门沈公望的根据地。根据最新消息,沈默然也在松涛山庄。

    松涛山庄里有飞机降落的跑道。

    丽妃号在三个小时后,也是晚间十点,降落于松涛山庄的跑道上。

    跑道旁,沈公望与沈默然率领一众手下亲自迎接。

    沈公望俨然已经是两鬓白发,如风中残柳。他拄了龙头拐杖,此刻面对下飞机的首领,却显得庄重,尊重无比。

    沈默然则是一身黑色肃穆。

    钝天首领和陈凌下了飞机,沈默然立刻上前,道:“沈默然见过首领。”

    钝天首领微微点首。便也在这时,沈公望在手下的搀扶下走了上前,他面对首领,露出和煦的笑容,道:“在下沈公望,久闻钝天首领的大名,今日得见首领,是老夫的幸事。”

    钝天首领看向沈公望,淡淡一笑道:“阁下客气了。你有一个很不错的孙子,这是你们沈家的气运。”

    沈公望脸上立刻露出更加舒心的笑容,道:“默然能有今天,全靠首领您的栽培。说起来,老夫还是要多谢您。”

    他心中微微奇怪,一向传闻首领天道威严。今日见他,却觉得他有些平易近人。就如那天上的白云苍狗,飘渺,平静。

    但是沈公望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那白云苍狗的后面也可能隐藏了怒天之威。

    钝天首领道:“他们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靠自身的努力。”

    沈公望道:“老夫备了酒宴,希望首领您能给个薄面,赏光饮酒。”

    钝天首领却也不客气,道:“好!”

    这也是陈凌和沈公望第一次见面,之前陈凌和沈公望通过电话,那时候是剑拔弩张。

    今日这几人能和平的站在一起,说到底还是首领的能耐。

    “陈先生,你好!”沈公望也对陈凌微微一笑,说道。

    陈凌自然也不会小气到怒目相向,他现在面对沈默然平静的很。与沈默然之间,不仅仅是仇恨。更多的是理念的冲撞。但不可否认的是,两人对彼此都是有欣赏的情绪在里面的。

    不管如何,在这场气运盛宴,时代潮流中。他沈默然,陈凌都是潮流上的名人。

    进入松涛山庄后,在松涛厅中,灯光如水晶明亮,屏风上是一片竹海。

    这松涛厅里春意盎然,装修雅致中带着奢华大气,却又不显俗气。服侍的是几名旗袍美女。

    准备的菜都是一些特别珍贵的素菜,山宝。这些东西,已经不是有钱就能吃到,更多的代表一种品位和态度。

    沈门数十年基业,其底蕴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贵族。

    酒是上好的茅台酒,如蜂蜜一般的金黄色。用筷子一拉,可以成丝线下滑。

    这是陈凌和沈默然第一次同桌吃饭,陈凌知道,这也许会成为两人唯一的一次和平吃饭。

    沈默然却也大度,先举杯道:“首领,我敬您一杯。”

    他说完便一饮而尽。钝天首领微微点首,却也喝了。服务员马上给他们将酒满上。这时候,陈凌也道:“首领,我也敬您一杯。”

    钝天首领微微一笑,也自喝了。半晌后,首领又跟沈公望喝了一杯,他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微微感慨,道:“这些年来,我很少有欣赏的年轻人。在这些年轻人,陈凌你,沈默然,还有东方静,你们三个是我看到苗子最好的。你们全部都很聪明,自身的气运也好,灵气足够。将来的天地,是你们的。如果你们能团结在一起,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动摇你们。”

    陈凌心中不禁苦笑,好像自己和沈默然,还有东方静是绝不可能有和平的机会。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吗?

    这时候,沈公望也道:“我们倒是很有诚心和陈先生合作。昔日的恩恩怨怨,不过是过眼云烟。陈先生也是做大事的人,若能抛下那些成见,沈门和大楚门一定可以共同荣耀。”顿了顿,道:“默然,你说是吗?”

    沈默然面色淡淡,道:“其实我们都明白,首领您也明白。这场大气运的降临,不止是气运降临,也是因果降临。大气运降临,是革命,是革新。若我们团结在一起,倒违了天道。冥冥之中,我们之间的因果已经被天道种下。”

    陈凌喝了一口酒,他心中微微震惊。因为沈默然说的话太有道理了。冥冥之中,似乎真有一只命运的巨手在操控这一切。让他和沈默然还有东方静,注定无法和平。

    大气运要革新啊!

    钝天首领喝了一口酒,道:“是这么回事。我的想法不过是个理想的想法。”顿了顿,道:“今天既然坐在这里,你们也有了资格跟我对话。我不妨多说几句,不管你们的力量再强,如果眼光不够高,始终局限于棋中,你们永远跳不出大气运的因果。只有跳出去,才能得到真正的大道。这番话,若是悟了,就是康庄。若是不悟,便是一番你死我活,最后遂了这气运的意图。”

    沈默然喟然一叹,道:“您的意思我们明白。棋局看不见,我们没有您的本事,想要跳出,根本不太可能。”

    “陈凌,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钝天首领看向陈凌。

    就连沈默然也觉察的到,钝天首领对陈凌似乎格外偏爱一些。虽然不可察觉,但是沈默然与沈公望都感觉到了。

    陈凌看向首领,他摇摇头,道:“这棋局,我注定跳不出来。”

    “无非是执着二字,执着是我心中的束缚,也是我的坚持。你们心中也全有这执着两字,深入骨髓。各自的执着不同,我来勉强你们倒是着相了。”钝天首领道:“但人这一辈子,若是浑浑噩噩,没有执着,注定是一具躯壳。在执着的这个过程中,历经三九重劫,才能终得大道。你们两人很不错,能明白这一点。”

    陈凌和沈默然眼中闪过复杂神色,均是有所领悟。在执着的这条路上,你说我是邪魔也好,倔强也好。但是,我们从来不曾后悔。

    有的时候,沈默然和陈凌就像是那两个永不妥协的少年,站在舞台上,万人瞩目,却又觉不肯低头,便是那般倔强的仰着头。

    沈公望也是感慨万分,道:“老夫这一生,倒也算是没有多大的遗憾。早年吃过的苦,不可想象。我们从小村子里出来,连赶路的路费都没有。先是偷渡到香港闯,又到越南,到金三角。身边的兄弟死了一拨又一拨。到最后,沈门的创立,越做越大。这么多年来,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是希望这沈门能永远的传承下去。沈门是我的心血,也是我的执着所在。”

    “阁下也是一位值得让人尊敬的人,我敬你!”钝天首领举杯道。

    沈公望见首领居然给他敬酒,不由激动万分,差点老泪纵横。

    便也在这时,钝天首领道:“人这一生,每个人的成就都不同。但只要是有执着,并愿意为之付出无数努力艰辛,那么他就值得让人尊重。因为这种人才是真正的活着!”

    “如果说到敬佩,我沈公望这辈子识人无数。但最敬佩的就是首领您!”沈公望举杯道:“我敬您!”

    沈公望的话也是陈凌和沈默然的心里想法。两人也同时举杯道:“敬您!”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聚餐。

    也是因为这次首领的出事之后,才让众人意识到,首领不仅仅是那不可违逆的天道。同时也是武学殿堂上的精神领袖,是东方不可毁灭的一道壁障。

    这时候,众人才知道,原来大家心里不只是怕他,惧他,原来也一直都很敬重他。这种敬重,不是强迫而来的。

    末了,钝天首领又道:“沈默然,你在你的三千白袍中选六百最强精锐出来,另外所有的大将都带上。两天之后,我用彼岸阁来接你们。至于要去做什么,不用我说,你也该明白。”

    “是,首领!”沈默然没有丝毫的犹豫。

    钝天首领随后深沉的道:“这一次,血族的人,一个都不要留。”

    最后一句话,显示出了钝天首领的天道心性。你冒犯了我,那么,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像他这种人,既然已经说了一个都不留,那绝不是在开玩笑。就像大佬们说要把这人丢进海里喂鲨鱼,那就必须准备好鲨鱼和网,得看着这家伙喂了鲨鱼,才算完。

    酒宴过后,这一夜,陈凌与钝天首领便歇宿在了松涛山庄。

    松涛山庄里,有无数客房。这里的装修雅致大气,兼之在山中,空气更是好的没话说。沈公望也是个绝对会享受的人。

    陈凌所在的客房里,一切现代化的电器都有。有电脑,电视,还有空调冰箱。这里比之总统套房,除了小一些。但是环境上却是好很多。推开窗户,便能闻到山林自由的气息,也能看见那一片树海所给人的葱郁美好心情。

    夜风吹来,无限的惬意。

    床是席梦思床,很柔软宽大。

    陈凌洗澡过后,便准备睡觉。对于将要杀赴血族的事情,他并没有多大的悲悯。这一次,血族居然敢主动来犯造神基地,本来就是罪不可恕。再则血族一心想要东侵,这一次让首领牵头去灭了血族,对整个东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便也是在这时,陈凌收到了单东阳打过来的电话。单东阳询问的自然是目前关于首领的大事件。陈凌对单东阳并不隐瞒,首领要牵头沈门,大楚门,西昆仑,以及造神基地的队员,一举灭了血族。

    单东阳听后自是高兴,道:“血族一直想要东侵,这一次有首领出头,也是他们的大限到了。”顿了顿,他又感慨道:“当今之世,如果要论影响力,便以首领为最了。若是他肯为国家效力,这大气运降临,又有谁来敢乱我中华?”

    陈凌不由苦笑,道:“东阳兄,你想的过于美好了。首领做事讲究因果,这一次若不是血族先犯造神基地。他也断不会出手。首领是跳出棋局的人,棋局里的争斗,他不会去管的。”

    单东阳一笑,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一时感慨而已。这将来的历史书上,钝天首领注定是奇人之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