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4章 圣皇
    如今能让他说谢谢的,还真是凤毛麟角了。而黑人男子也丝毫没有体会到,他遇到的是这样一个惊天大人物。

    黑人老婆给钝天首领做了一顿饭,意大利面和一些腌制的秋刀鱼。味道还算不错了,初次吃好吃。估计长期吃会很腻。

    钝天首领的吃相并不夸张,慢条斯理。吃完饭后,还将桌子收拾干净。给人的感觉便是一个非常有修养的人。

    “不知道朋友怎么称呼?”黑人男子又问道。

    “我姓林,林战!”钝天首领微微一笑。

    “林战大哥!”黑人男子一笑,道:“我叫吉米斯,这是我老婆,这是我的儿子和女儿。”顿了顿,又道:“你们快叫叔叔。”

    钝天首领并未表现的很亲和,只是一笑,又道:“我今天有些累了,吉米斯兄弟,我可否在你这里休息一天。明天我就离开。”

    “当然可以!”吉米斯连忙说道。

    吉米斯随后给钝天首领找了可以洗澡的地方,又拿了一套他的衣服而钝天首领穿。

    洗过澡后,钝天首领便在唯一的一张床上入睡过去。他一睡便是睡了整整一天一夜,谁也吵不醒他。

    醒来的时候,家里便只有那对儿女。“叔叔,你醒了啊?”小姑娘叫做托尼尔,很是可爱。

    钝天首领点点头,问道:“你爸爸呢?”

    “爸爸去捕鱼了。不过是在近海捕鱼,晚上就会回来。妈妈去卖鱼去了。”托尼尔脆生生的说道。

    钝天首领嗯了一声,那一边的小男孩,托尼琼道:“叔叔,妈妈做好了午餐,她叮嘱我们,等你醒了,就让你吃。”

    “好!”钝天首领应了一声。这一次还是意大利面,不过菜式有些变化。吃起来滋味还是很不错。钝天首领吃完饭后,便亲自去将碗筷洗了。

    这之后,他也没有理会两个小家伙,便坐在床上盘膝运功。

    托尼尔和托尼琼好奇的看着钝天首领,却也不敢出声打扰。

    一直到了晚上,吉米斯和她的黑人老婆便都回来了。

    “林战大哥,今天的收获不错。”一进门,吉米斯便兴奋的说道。

    钝天首领抬头,微微一笑,随后道:“吉米斯,我该离开了。之所以没走,是想等你回来,跟你告别一声。”

    吉米斯微微一惊,道:“天色这么晚了,就算要走,今天也要先休息一晚。”

    钝天首领的语气不容置疑,道:“不用了。”顿了顿,道:“吉米斯,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这辈子有没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的?”

    吉米斯微微一怔,他倒也不是缺心眼。通过和钝天首领的相处,也知道这人大概不是凡人。当下心中一动,道:“我想要我和我的家人过的很体面。”

    “就这么简单?”钝天首领问。

    吉米斯道:“就这么简单,钱够用就好。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幸福开心。”

    钝天首领点点头,道:“好的,你的愿望会实现的。”顿了顿,又问吉米斯的老婆,道:“您有什么愿望吗?”

    吉米斯的老婆一呆,随后道:“我的愿望,吉米斯已经说了。”

    钝天首领道:“如果你要金钱,只要你能说出一个数字来,也许我都可以满足。”

    吉米斯的老婆摇了摇头,道:“太多的钱我也把握不住,反而会迷失了本性。”

    钝天首领道:“你是一位智者。”顿了顿,道:“好,我要离开了,你们保重!”

    钝天首领当下起身,然后离开了这间木棚子屋。

    吉米斯一家人在门口观望,吉米斯的老婆问道:“你说这个人真的有可能实现我们的愿望吗?”

    吉米斯则很肯定,道:“可以的,这个人,不是一般人。”

    “我也有这个感觉,跟他说话好像需要很小心翼翼,怕怠慢了他。”吉米斯的老婆说。

    钝天首领像是消失在了这个世间一般。无论是陈凌的人还是沈门的人,都找寻不到首领的踪迹。

    其实很容易想通,首领不会去求助于任何人。在伤还没好时,他谁也不会信任。

    宋嫣一直待在香港等消息。

    三天过去了,钝天首领依然没有消息。

    北冰洋,冰天雪地。一架军用直升飞机降落。

    时间是正午十二点。

    一个隐秘的巢穴前面,军用飞机降落后,支架下落。从里面却是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若是让陈凌一行人看见,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人正是钝天首领。、

    钝天首领穿了一身黑色的中山装,身材壮硕。他下了飞机,两名教廷的人员便一直恭敬的站在一边。

    这时候,梵迪修斯出来迎接。“钝天道友,你可总算来了。里面备了美酒佳肴,快请进。”

    钝天首领淡淡点首,随梵迪修斯进了巢穴。这里并不是蜂巢,是个教廷里所有人不知道的隐秘所在。而接钝天首领的教廷人员也是梵迪修斯的绝对心腹。

    酒是热的,菜肴是中式的。房间里便也只剩下钝天首领和梵迪修斯两人。

    “钝天老友,想不到这次会出这么大的事情。巫空盛这人居然敢如此狂妄,你若需要我的帮忙,只管开口。”梵迪修斯说道。

    钝天首领喝了一口酒后,道:“巫空盛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这一场劫,在我心中。”

    梵迪修斯眼中顿时出现复杂的神色,道:“大罗金仙成仙之前,历经三九重劫。钝天老友,你如此这般打算,看来真要遥手摘那通天大道了。”

    钝天首领淡淡一笑,却是不置可否。

    “你会如何处理巫空盛这帮人?”梵迪修斯又问道。

    钝天首领道:“我的伤大概还需要五天才可以痊愈。十天之后,你会看到结果。”

    梵迪修斯点头,道:“看来巫空盛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香港依然明媚一片。

    陈凌一众还在耐心等待首领的消息。

    也是在这一天,丽斯的情况越来越不妙。

    这一天,正是首领伤势完好的一天。

    陈凌终于得知了钝天首领的消息。同时钝天首领也在乘坐航班,正是朝香港而来。

    这是一种困龙升天的感觉。

    在机场,陈凌和宋嫣等待首领。

    首领出了机场,宋嫣看见中山装的首领时,泪水盈眶,迎了上去,喊道:“师父!”

    钝天首领面色淡淡,扫了宋嫣一眼,道:“我没事,你不必悲切。”

    陈凌也走了上前,恭敬的道:“陈凌见过首领。”

    钝天首领微微点首,道:“找个地方去谈谈。”

    宋嫣道:“师父,有一件事我要告诉您。丽斯快不行了。”

    钝天首领脸色一僵,随后道:“带我去见她。”

    医院的高级病房里。

    美丽的国女孩儿丽斯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她已经是气若游丝。

    这时候,钝天首领进入到病房里。宋嫣和陈凌也在他的身后。

    丽斯看清楚钝天首领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伸出手,微弱的喊道:“首领丽斯再不能帮您了”

    钝天首领脸色深沉,他叹了口气,道:“你好好去吧,我答应你,血族的人,全部都要给你陪葬。”

    丽斯点点头,随后闭上了眼睛,死的竟也安详。

    丽斯死后,钝天首领离开了病房。他没有过多的留恋任何东西。

    随后,钝天首领去了酒店下榻。

    陈凌与六名暗夜幽灵,以及宋嫣都在。

    钝天首领先道:“陈凌!”

    “在!”陈凌恭敬应道。

    “去查一查,在洛杉矶北面海峡,有一户叫吉米斯的夫妇。查到后,帮他们在洛杉矶的城市里安置一个家庭,给他们足够的钱。”

    陈凌微微一呆,却没想到首领要说的是这茬。当下道:“好!”

    钝天首领又道:“宋嫣!”

    “徒儿在!”宋嫣回答道。

    “如今基地里是什么情况,多少伤亡?”钝天首领问道。

    宋嫣语音沉重,道:“基地全部被毁,三十名执法队成员还有四大长老全是了。包括里面的服务员,以及一些他国成员。没来的及逃的全死了。您的佛像也被毁了”

    钝天首领听后,眼中却并无别的情绪,道:“好,我知道了。你去晓谕其他成员,只要是属于造神基地的成员。给他们两天时间,全部赶来香港。如果有延误者,死!”

    “是,师父!”宋嫣心中兴奋起来,她知道,扬眉吐气的时候到了,血腥的报复将要拉开了

    自从造神基地被毁后,陈凌与沈默然这些心腹大将一直按兵不动。并不是他们对造神基地没有感情,而是他们一直都相信首领并没有死。

    一切血腥的报复都要等首领归来,然后展开。

    宋嫣也不是菩萨心肠的人,在听到师父终于要反击时,她是兴奋的。随后,宋嫣便开始与暗夜幽灵去着手联络。

    而钝天首领便又对陈凌道:“我可能需要调用你手上的人。你手上的大将全部带上,至于那些大楚门的成员就免了。”

    陈凌听后不禁松了口气。大楚门,类似李红泪这些成员,去了血族,还是有很大的可能会面临伤亡的。而这些大将前去,生还的机会很大。钝天首领这么安排,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当下,陈凌便道:“您的安排,我义不容辞。”顿了顿,又有些犹豫的道:“首领,我擅自做主了一件事情,需要向您禀报。”

    “什么事情?”钝天首领眉毛微微一扬,问道。

    陈凌道:“您出事之后,我将许晴和我妹妹与女儿接了回来。”

    钝天首领眼中没有什么波澜,道:“我出事之后,你的家人也得不到保障。你接回来是人之常情。这件事,不提也罢。”

    “多谢首领!”陈凌不禁大喜。他突然发现首领似乎有些改变了。这种改变怎么形容呢,以前的首领是刚猛,不可改变。而现在,却有了一丝的柔在里面。这个变化对陈凌这些人来说,是好的。但对首领来说,他还是那般强横吗?

    应该也是好的。陈凌转而想到,一条大枪,如果太过坚硬,虽可所向无敌,但也有折断的危险。可是这口大枪加了韧性的柔软在里面,便已是天下无双。

    外表的一丝柔,并不代表内心已经软弱。这一场大劫对首领来说,并不是坏事,反而是历经三九重劫的最后一劫,这是要大圆满的迹象。

    随后,钝天首领乘坐丽妃号前往西昆仑。陈凌陪同在身边。

    西昆仑,灵秀峰!

    这时候是傍晚六点,天边残霞凄美如血染的风采。

    灵秀峰上有很大的山风。丽妃号的降落,很快便引来了西昆仑上的弟子注意。当钝天首领出现在弟子们的视线范围时,马上便有人去通报凌浩宇。而凌浩宇则又直接通报了东方静。

    并没有让钝天首领等多久,大约是十分钟的时间。东方静便和凌浩宇还有昆仑三老匆匆而来。此番迎接待遇,也算是给足了钝天首领面子。

    “首领您好!”见到钝天首领后,东方静一身白衣飘然,但对首领却是出奇的恭敬。凌浩宇与昆仑三老也不敢怠慢钝天首领。

    “东方静,我今日来,是有一事相请。你可以拒绝我,我不会有任何强迫的意思。”钝天首领先说道。

    “您请说!”东方静道。

    钝天首领道:“召集你西昆仑所有内门弟子,两日之后,随我前往血族,将那血族满门屠掉。”

    东方静,凌浩宇一众人立刻怔住。虽然知道首领肯定要报复,却没想到首领的决心是这么狠。“仅凭西昆仑的力量,可以吗?”东方静也不愿意被当做枪使,问道。

    “你若信任我,那就可以。你若不信,我说再多也是无益。”钝天首领道。

    “首领,此事事关重大,可以给我们一些时间来商量吗?”东方静问道。

    钝天首领道:“好,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顿了顿,道:“你不必有压力,我说过,这件事,没人勉强你们。”

    “是,首领!”东方静说道。

    东方静很快便与凌浩宇和昆仑三老离开了灵秀峰。灵秀峰下面,几人开始商量。

    “你们觉得应该出手吗?”东方静先问凌浩宇和昆仑三老。

    大长老刘林先道:“如今钝天首领的牙齿都已经被拔掉了。他没有势力,所以才会来邀请我们帮忙。但是某觉得他确实已经没有这个价值让我们出动如此大的人力帮忙。”

    二长老厉抗天便也道:“我赞成大哥的话。血族能将造神基地给毁了,就绝不是易于之辈。为了讨好钝天,将整个西昆仑押上去,这是傻子才做的事情。绝对不能答应。钝天现在还有什么?不过就是自身本事强横一些。但一个人的实力再厉害又能如何。”

    三长老道:“我和大哥,二哥的意见是一致的。”

    东方静绝美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波澜,清冷,不含多余的感情。她又看向凌浩宇,道:“师兄,你觉得呢?”

    凌浩宇沉吟道:“兹事体大,仅仅只是为了讨好钝天,就让这么多弟子去出生入死。太过不划算,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帮助为好。”

    “看来大家的意见是出奇的一致啊!”东方静微微一笑,说道。

    “难道圣皇不以为然?”刘林好奇的问道。

    东方静一字字道:“我决定帮助钝天首领!”

    “为什么?”众人吃了一惊,立刻异口同声的问。

    东方静道:“因为感觉,血族不会是一个真正的对手。而这一次,是首领给我们的一个机会。给我们的一个人情。首领这个人做事,向来恩怨分明,今日我们帮他,他日他必有厚报。”

    “圣皇,请三思!”刘林说道。

    厉抗天与三长老也是劝东方静三思。

    东方静却是一挥手,道:“诸位不必多说了,我意已决。有什么后果,我一力承担着。你们不要一味的埋怨上天不降气运于我西昆仑。关键问题是,气运来了,你得接着。眼下首领在给我们一个难得的机会,若是畏手畏脚,将来还谈什么争夺气运。”

    凌浩宇与昆仑三老见东方静如此执着,当下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圣皇在整个西昆仑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再则,东方静的智慧不会比他们差。

    这也是东方静的过人之处了,坚持自己所想。所有人都反对,她却要执意去做。就像当初,陈凌面临轩正浩的选择问题上,他虽恨极了轩正浩,可是发怒之下,却是闯进去告诉轩正浩,我收你。

    能成大事者,都有非常人之判断力。

    半个小时并没有到,东方静一众便又来到了灵秀峰上。山风吹拂的她的衣衫猎猎作响,发丝飘扬,却添一丝凄迷。

    还是三月,所以天黑的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