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3章 林战
    这一天,不管外界有多少风起云涌。但陈凌和许晴以及叶倾城却是一家其乐融融的。陈凌同时也给欧阳丽妃打了电话。欧阳丽妃也是有他的孩子了,陈凌真心觉得冷落她太多。但目前,却没有更好的法子。按照他的想法,是全部住在一起有个照应。可是许晴她们并不是没有思想的玩物,也会有自己的心理感受。

    经过许晴和叶倾城以及陈思的一番努力,陈妙佳终于开口喊了陈凌爸爸。

    这让陈凌乐不可支。不管待许彤如何的好,始终,妙佳才是他亲生的。

    而许彤也跟许晴相见,许晴看见许彤漂漂亮亮,开开心心的,心里也是高兴。

    许彤私下里跟许晴说过,爸爸很忙,但是爸爸对她很疼爱。许晴也没怀疑过陈凌会对许彤不好。

    到了晚上,陈凌和陈思单独相处。在海边,陈思对着大海放声尖叫。压抑这么久,这是第一次痛快的释放。陈凌在后面安静的看着她。

    半晌后,陈思回头,看向陈凌,道:“哥,你是我的骄傲。从我小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为不凡的大人物。但是我没想到,你现在可以有今天的这种成就。我真的为你高兴。”

    陈凌会心一笑。

    这一晚,许晴和叶倾城还有许彤睡在一起。陈思和妙佳睡在一起。陈凌自然而然的成了孤家寡人。他的大被同眠的梦想不仅不能实现,很可能,因为两女的羞涩,他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个也吃不到。

    不过这些目前都不是陈凌应该考虑的东西了。因为局势在风云动荡,大楚门也在这场气运盛宴之中,到底会如何飘向,谁也说不清楚。

    第二天的时候,有人来造访陈凌。令陈凌意想不到的。来者是宋嫣,还有六名暗夜幽灵,同时还有受伤的丽斯。

    暗夜幽灵的到来,居然避开了陈凌的情报组织。这一点,也足以说明暗夜幽灵的厉害了。宋嫣则是听说师门出事,立刻和暗夜幽灵联系上。

    宋嫣一众人一到香港,陈凌二话没说,连忙亲自前去迎接。先是给丽斯安排了最好的医院和医生治疗。同时,也给暗夜幽灵们安排了下榻的酒店。

    而宋嫣则一直待在医院里,守护着丽斯。陈凌便也在这家大医院的走廊里陪着宋嫣。

    宋嫣相比以前清瘦了一些,也没有那般高傲了,反倒多了一丝洒脱。她穿的是一身紧身黑色休闲衬衫。看起来,身段妖娆,胸部饱满,动人到了极致。

    今时的宋嫣面对陈凌,似乎已经扫除了所有的情愫,变得客气了不少。但两人之间,友谊却是不变的。当初的一些龃龉,最后也都已经明白。陈凌有很长一段时间还是很担心宋嫣的,如今看到她安然无恙,内心的高兴自不必多说。

    走廊里很安静,这里是高级医院区域。陈凌让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如今的陈凌,早已经是混元巅峰。而宋嫣才是如来中期,宋嫣俨然已经不是陈凌的对手。

    两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丽斯的手术还在继续。

    这时候,宋嫣道:“丽斯是最早在造神基地里的。我师父一向待我和她都跟亲生女儿一样。如果丽斯出事,我师父一定会很难过。”

    陈凌微微叹息,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宋嫣随后道:“陈凌,我有件事情要拜托你。说起来,这么多年来,我过的挺失败的。真正的朋友几乎没有,所以能找到帮忙的,似乎只有你了。”

    “朋友不需要多,不管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义无反顾,你说吧。”陈凌说道。宋嫣心中一暖,虽然对沈默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是一旦想到要帮忙的时候,她脑海里还是只有陈凌。

    也只有陈凌让她信任。这让她想起了以前师父说的话,如果要找人做朋友,还是陈凌来的好。

    当下,宋嫣道:“我想让你动用你的情报网帮我查查,看我师父在哪里。”

    没有人会认为首领会死。

    陈凌点头,道:“好的,我马上去办这件事。”

    陈凌说完便站了起来。

    宋嫣深深的看了陈凌一眼,随后道:“多谢了。”

    陈凌淡淡一笑,道:“我们之间,需要这个谢字吗?”

    宋嫣勉强一笑,道:“但还是要谢谢你。”如今她的心情绝对算不上好,最让她揪心的是师父的失踪。这么多年来,她对师父的感情是很深的,如师如父。一直以来,她也觉得师父是不可战胜的,可是现在,师父居然遭此大难,她的心又疼又担心。

    陈凌很快启动了情报网,让五大家族的帮忙寻找钝天首领的踪迹。

    在晚上的时候,丽斯的手术结果也出来了。受伤太重,失血过多,已经无力回天。最多还能活十天。

    宋嫣便要求医院用最好的药来医治丽斯。丽斯也与宋嫣见面,两人的想法都很一致。一定还要活下去,因为丽斯还想见首领最后一面。这位如父亲一般的男人。宋嫣也知道,如果师父还活着,一定也会想见到丽斯最后一面的。

    m国洛杉矶!

    一片偏远的海滩上,夜色幽深中,这里海潮起伏。这儿没有渔村,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有的是左边的山石嶙峋。这里可以说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钝天首领便这样昏迷在沙滩之上,他并不是被海浪冲上来的,而是游了三天三夜,然后确定到了岸上,方才昏迷过去。昏迷之前,他确定了这里的安全。

    他昏迷并不是单纯的昏迷,而是护住心脉,疗伤的一种姿势来昏睡。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色终于亮了。很快又露出朝阳来,那天边的云彩实在是美丽到了极点。

    朝阳很快跳出天际。

    钝天首领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小时候,他那时候并不叫做钝天,而是叫做林战。小时候,记得那时候新华夏还没有成立。家里很穷,他和弟弟生活在一起。

    林战在梦里回到了小时候,竹屋前,父亲教他和弟弟苦练拳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