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镇压
    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且明亮的光芒。陈凌穿了一身的白色休闲衬衫,显得很是写意。他脚上穿的是一双休闲白色皮鞋。

    伊芙尔和奥蒂斯的高分子面膜已经被揭开了。

    两人被丢在地上,也没力气站起来。

    凌飞扬也出了来。他和陈凌,还有轩正浩都坐在了沙发上。只有小红在看着这两人。

    陈凌面对伊芙尔和奥蒂斯,微微一笑,道:“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山水总有相逢时,想不到时隔不久,我们又见面了。而且还是这样的场景,真是令人感慨啊!”

    伊芙尔与奥蒂斯听出陈凌语音里的调侃之味,这时候却也没那么理直气壮了。主要是轩正浩的恐吓起到了作用。,再说,还不一定就是恐吓呢,说不定就是真的会实现。

    陈凌一句话说完,伊芙尔与奥蒂斯这么骄傲的人居然一声不吭。陈凌顿时觉得挺意外的,不过这也没什么好纠结的。

    这两人虽然抓住了,但是陈凌却没什么好的处理方法。注射病毒吧,病毒这些东西只怕遇上生命之源,没那么保险。暴龙蛊吧,根本不行。暴龙蛊的力量都是来自生命之源,进入就被同化。当初林玉秀个狗日的就这么骗过陈凌一次。

    所以……陈凌实在没什么好计策。杀了更不行。一旦杀了,那就是真如奥蒂斯所说的,彼此脸面撕开,再无妥协回旋的余地。这一点,不用奥蒂斯来阐述,陈凌也知道其中的厉害。

    轩正浩看出陈凌的犯难,当下便将刚才的原话跟陈凌说了。

    陈凌一听,顿时眼睛一亮。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伊芙尔和奥蒂斯却是瞬间冷汗涔涔。

    这个办法虽然损,却绝对有用。

    只不过,让伊芙尔这么一个美女去被几个男人糟蹋,这……

    陈凌心中有数,只怕真这么做了,奥蒂斯是要发疯的,得不偿失。但吓一吓是有必要的。当下便对小红道:“小红,你都听到了?这件事情你尽快去安排一下。就今晚解决。”

    “是,门主!”小红是实心眼,立刻转身离开,前去安排。

    伊芙尔恨声道:“陈凌,你如果敢这么对我,我就自尽。”她美眸中含了泪水与决绝。

    奥蒂斯也是双眼陷入血红。“陈凌,你如果敢伤害伊芙尔,我发誓,我发誓要穷尽毕生之力,让你全家不得好死!”

    “威胁我?”陈凌冷眉一挑。

    奥蒂斯见陈凌发怒,忽然虎目含泪,嘎声道:“陈凌,你不要伤害伊。只要你放了她,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做你的狗。我求你……”他是如此骄傲的人。可眼下为了心爱的女人,却可以将自己卑微到尘埃里面去。

    所以,这一刻奥蒂斯的软弱不会让任何人瞧不起。反而就算是陈凌,也感到了动容。伊芙尔更是感动的热泪滚滚。人生在世,繁华虚假再多,若得一个这样的知心爱人,当死也无憾了。

    陈凌叹了口气,道:“奥蒂斯,不是我陈凌天生铁石心肠。只是你要我就这么把你们这两个强敌放走,岂不是太不现实了?我没有好的办法掌控你们,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如果你有好的办法,说出来,我也可以考虑。”

    奥蒂斯似乎看见了一线生机,连忙道:“我可以以我的人格起誓,以后一定效忠于你。”

    陈凌不屑一顾,道:“什么人格誓言,是最没保障的东西。”

    奥蒂斯一时语塞。尼玛,他也知道,换了是他,抓了敌人,也不会因为敌人发誓就相信了。

    “不如这样,我有个权宜之计。”陈凌随后又道。

    “你说……”奥蒂斯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陈凌道:“照片就不给伊芙尔拍了,只给你拍。日后,我也不要你们如何的帮我。只希望你们记住,大楚门与你们两人是共存亡的,你们在其中多多斡旋,多提供一些线索情报,如此便也可以了。”

    “没问题!”奥蒂斯连忙说道。

    “拍摄地点会很隐秘,也绝不会外传,你不必有任何的担心。”陈凌随后又说道。

    奥蒂斯点点头。

    伊芙尔这时候忽然道:“陈凌,奥蒂斯身上有奇怪的红斑,我请求你让轩正浩治好他。若他将来因为红斑出事,我们如何帮你?”

    “什么红斑?”陈凌顿时奇怪的问道。

    凌飞扬则在一旁默不作声,他反正是什么也不清楚,就当是来看热闹了。

    奥蒂斯卷起了袖子。他虽然失去力气,可这点力气还是有的。

    那红斑看在陈凌一众的眼里,显得触目惊心。

    陈凌看向轩正浩,道:“正浩,你有办法医治?”

    轩正浩点头,道:“我的确有办法医治。他这红斑是因为妄自残杀魔典上数百灵物,因此才招致来了因果。这种症状是不治之症。可是若改了他的气运,驱除那层因果,便也就会自然而然的好。”

    陈凌听了轩正浩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凝重起来,道:“为他改运,你会怎样?”

    轩正浩轻描淡写,道:“那么因果会招致到我身上。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也许会变成是我长红斑也不一定。也许只是短寿,都不好说。就像电影死神来了一样,会上名单,却没有一种具体的惩罚方法。”

    陈凌便也立刻对伊芙尔道:“你也听到了。这件事情我们无能为力。”

    轩正浩又对伊芙尔道:“奥蒂斯的修为通玄,生命之源神奇。红斑在短暂几年里,奈何不了他。你们起码还有几年的美好时光。”

    伊芙尔不由陷入无穷沮丧之中。她想要的是一辈子,几年怎么能够?

    同时,伊芙尔也对轩正浩恨之入骨。一切都是这轩正浩搞的鬼。当初毁魔典也是中的他的计。现在被抓还是中的他的计。

    这么一想,顿时对轩正浩恨得牙痒痒的。反而是这时候的奥蒂斯有些坦然,能够救回伊芙尔,他已然无悔了。

    还能活几年,已经很好了。

    接下来,便是带奥蒂斯去拍照片了。两个小时候,奥蒂斯被带了回来。这位神圣骑士长所拍的照片一旦公布,将会丢尽光明教廷的脸面。

    陈凌看到照片时,也是忍不住汗颜。确实有些残酷。

    “照片我会亲自保管,不会有任何人知晓。但是我也会做一个措施。会在网上存档很多,一旦你们有什么不轨之心。那么奥蒂斯的这些照片,将会遍布全球。”陈凌缓缓说道。

    “现在可以放了我们吧?”奥蒂斯平静的问陈凌。平静是表象,实际上,他内心羞辱愤怒交加。有一股火,让他恨不得焚烧,焚杀一切。

    “当然可以!”陈

    凌点头,便对轩正浩道:“给他们解毒!”

    轩正浩点头。他将解药放到奥蒂斯和伊芙尔面前嗅了三秒钟,随后收了解药。

    夜是如此的寂静。

    奥蒂斯身上还有隐隐猪臭的味道,他是洗了澡过来的。可是他就是觉得身上有这股驱之不散的味道。

    很快,奥蒂斯和伊芙尔便恢复了气血之力。两人默运玄功,等确定力量完全在身时,终于一跃而起。

    陈凌突然又道:“伊芙尔,你的黄金三角剑在我卧室里,你来拿吧。”说完便转身向卧室走去。

    伊芙尔与奥蒂斯互相打量一眼,便跟着去了卧室。这一刻,两人心下突然打定了主意。只要三角剑一拿到手上,立刻雷霆擒了陈凌,要回照片和底片。并逼迫轩正浩治疗红斑。还要把轩正浩那瓶奇特的解药抢过来。

    这是一个绝地大翻身的机会。两人心神都在颤抖。

    不用互相打招呼,已经心意相通。只要擒了陈凌,所有耻辱都会被洗刷。

    只要擒了陈凌,只要擒了陈凌……

    他们两人都是绝顶大高手,要擒一个陈凌,那绝对是手到擒来的。

    进入卧室之后,伊芙尔与奥蒂斯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这陈凌怎就如此愚蠢,给他们这么大一个机会呢?

    但一切都已经不容多想,细想。机会就在眼前,稍纵即逝。

    陈凌在卧室里取了黄金三角剑,随后便扔给了伊芙尔。

    卧室是陈凌和叶倾城所住的。很宽敞,也很温馨。拉开窗帘,可以看见大海。

    一切布置都很好。

    卧室里的台灯被陈凌打开,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便也是在这时,伊芙尔接过了黄金三角剑。她铿然抽剑,剑光一闪之间,如一泓秋水。

    这个时候,凌飞扬没有跟来。

    伊芙尔和奥蒂斯有把握在五秒之内擒下陈凌,谁也来不及救援陈凌。胜局已经在握。两人内心兴奋激荡,差点要大吼出声。

    刷的一下,奥蒂斯抢先发动了。距离不到三米,奥蒂斯与伊芙尔配合默契,一步抢上。就像是星光一般,一瞬间便已来到陈凌身前。

    神拳印!

    光明教廷最强大的神拳印!

    一拳出,拳势浩瀚无匹,劲风凌厉刺骨,并且在空中发出呜呜破空之声。

    轰!热浪袭来,就像是岩浆爆发而来。这一拳,让人只想躲,不敢去接。威势上,只想躲!

    奥蒂斯的想法很直接,他以最强的神拳印打击,不管陈凌是硬接还是退让。都会留下破绽,这个破绽是给伊芙尔创造的。

    陈凌眼中精光一闪,这一瞬,他倒踩莲花疾速闪开。接着又是玲珑步,斜移出去。

    “刷!”

    一剑惊鸿!

    剑光一闪,一剑风雷震九州!

    这一瞬,伊芙尔也快步而出,爆发出她所有愤怒的一剑。这一剑已经是神来之笔,眨眼之间便锁住了陈凌的后路,剑尖俨然已经点射到了他的后脖颈处。

    这两大高手的袭击,恐怖到了极点。陈凌若不是一直在防备,猝然之间,还真是要着了道。

    陈凌脖颈一缩,接着脚步连踩,连连躲散。

    奥蒂斯与伊芙尔连连快步抢攻,封死陈凌的退路。

    伊芙尔的剑戳来,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不停的走动着,空气中被剑身震荡撕裂地空气,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扭曲,令人视线捉摸不到准确位置。而且伊芙尔身形也在扭曲的空气中似乎飘渺,让人感觉自己的视线似乎出了错觉。

    好恐怖的剑法!

    奥蒂斯又是一招神拳印当头爆来。

    陈凌陡然抱头,身子一矮,就这样像一头蛮牛撞向奥蒂斯。

    奥蒂斯那里会畏惧,立刻双肘下收,便是一格一挡。

    这样一格一挡,陈凌的速度怎么都要慢下来。那么就是伊芙尔的机会。如果是单打独斗,奥蒂斯这样是要吃败仗的。

    可是他还有伊芙尔。

    砰!

    一撞之下,却是出乎意外。因为陈凌如皮球,陡然就疾退出去。反而没有力量的碰撞,这一下就像是奥蒂斯把陈凌这个皮球打开。

    因此伊芙尔也是一剑落空,又给了陈凌喘息的机会。

    陈凌的打法太过鬼斧神工,而且隐藏性极强。两人这般厉害的打法,还是给了陈凌的可趁之机。

    这时候,奥蒂斯眼中凶光大露。再如此下去,等到敌人前来救援,这个计划便算失败了。他如何能不急,当下疯狂扑了上去。电闪雷霆,雷霆万钧!神拳印,爆爆爆!

    伊芙尔也是剑光连闪,抢夺陈凌的后路。

    两人的攻击宛如狂风暴雨,风雨不透!

    一瞬间,陈凌笼罩到了万千危机之中。

    便也是在这时,陈凌忽然长啸一声。

    声音震荡在整个房间,并引起了共鸣。

    砰砰砰!

    陈凌一连出了三拳!

    奥蒂斯陡然后退。同时陈凌手指连连变幻,如梦幻泡影一般,最后的变化弹射在伊芙尔的剑身上。吭啷一声,伊芙尔只觉剑身一震,一股巨力袭来。

    轰!

    这时候陈凌俨然变了,不再是陈凌。而是气势滚滚的凌云大佛。

    是真正的大佛!

    镇压,碾压一切!

    这般滚滚威势,让空气里全是他的情绪所在。卧室里,每一样物事都透着朝拜的情绪。这种情绪压制了一切的存在。

    伊芙尔与奥蒂斯陡然感觉不到对教皇的崇拜,感觉不到心意的澎湃冲动。感觉不到一切,只有那凌云大佛的情绪。威严,想要膜拜!

    生命之源也不能再随心所欲的调动气血。

    气血与生命之源相融,因此运气需要心意,这是物理中的原理,谁也不可以逆天。

    一名软弱的妇人,在儿子被车碾压住,可以抬起笨重的车子。这在她平时是办不到的。只因那一刹,儿子被碾压住了。于是调动了她心意气血,完成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陈凌这些高手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他们可以随意调动心意气血,从可以闭住元气,炸起汗毛开始,他们就已经比普通人站上了一个高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