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再次中计
    以前的他穿这身衣服,正是一派中南海保镖的气势。可现在这么穿着,却是看不出深浅来了。只觉深不可测,无法琢磨。那股子儒雅清秀的气质,更是不用多说。

    在连番打击下,陈凌反而越发的沉稳恬淡了。这也算是他的过人之处了。

    陈凌一进来,便看见大厅了,轩正浩吃着西红柿,翻着魔典。他倒是挺惬意的。这里还有一名大楚门成员供他差遣,提供他所需要的东西。

    “你怎么来了?”轩正浩抬头看向陈凌,并未站起来。私底下,两人没有那么多客套。陈凌坐到他的身边,也抓了一个洗了的西红柿吃了起来。

    陈凌随后郑重道:“根据情报消息,有两个乔装的人潜了进来,大概是今天下午五点的航班,会到达香港。另外,一个偷渡港口也查出,似乎是来自北冰洋那边的势力跟这边联络,偷渡了一柄黄金三角剑过来。”

    “黄金三角剑岂不是那伊芙尔的?”轩正浩不由一笑,道:“这两人终于忍不住要来找我了吗?”

    陈凌道:“这两人的本事不可小觑,我来是提醒你一下,注意安全。我会将她的黄金三角剑截下,然后想办法把他们抓住。”

    “只怕不太好抓吧?”轩正浩道:“一旦抓起来,打起来,若逃出去,会给香港这边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陈凌点头,道:“确实不太好抓。不过如果准备好,问题不大。”

    轩正浩道:“门主,我倒是知道。如果要杀他们,反而会好杀一点。但要抓住这两个高手,只怕很难。”

    陈凌顿时说不出话来。因为轩正浩的分析一点没错。

    杀人容易,抓人难!

    就跟打死苍蝇简单,活捉苍蝇会难许多。

    “但也不能杀了他们。”轩正浩又道:“他们两人代表了光明教廷。我们现在把他们杀了,那将来,光明教廷一旦入主中原,第一个就会视我们为大仇。这很难办!因为那会是一个死结,他们要称霸,要找回尊严,便要不惜一切的来覆灭我们。”

    陈凌点头,道:“这件事确实要小心对待,我多准备些人手,今日怎么也要将他们两活捉了。”

    “不如这样,门主,你把他们交给我。我来活捉他们,怎么样?”轩正浩说道。

    “怎么活捉?”陈凌道:“他们已经上过一次当了。你这次还有什么办法?”

    轩正浩一笑,道:“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办法说出来就不灵了。不如这样,你待会把冰云接走。把小红也带走。(小红是大楚门成员。)免得有无辜的伤亡。今天我来会会他们。”

    陈凌看轩正浩自信满满,心中便有些信了。轩正浩做事,向来滴水不漏。当下又道:“他们也未必就第一个会来找你吧?”

    轩正浩道:“错了,他们一定会第一个来找你。”

    陈凌道:“为什么?”这家伙,一在轩正浩面前就智力下降,懒得去多想,直接就问了。

    轩正浩道:“很简单,因为一旦去找你们,会引发战斗。一旦打起来,难免会有风声传到光明教廷。这样一来,他们也害怕被教廷知晓,对他们产生种种猜疑。他们的想法是找到我,要到解药,然后欢天喜地的离开。一切神不知,鬼不觉才是最好。”

    陈凌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

    “这次抓住他们之后,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置他们?”陈凌又问轩正浩。

    轩正浩道:“怎么处置都不太好,不过我倒是有个办法来牵制她们。也许以后能收到奇效。这个办法……算了,现在说出来还为时过早,等抓住了再说吧。”

    陈凌便道:“好,那你自己多小心一点。我等你的好消息。”

    轩正浩也点头,道:“放心吧。天亮之前,我给你把这两熊孩子送过去。”

    这语气让陈凌无语,伊芙尔和奥蒂斯是光明教廷中强大的存在,可在轩正浩眼里,却是如抓小鸡一般的简单。

    夜幕渐渐降临!

    香港的夜晚繁华无比,霓虹闪烁,万家灯火。天上繁星朗朗,冷月如钩。

    维多利亚港口永远是那般灯火璀璨!

    楼下的街道上,人流,车流汇聚。汇聚成美丽的浮世绘!

    夜幕之中,伊芙尔与奥蒂斯犹如暗夜幽灵,靠近了轩正浩所在的公寓。

    这个公寓是很早前,就被教廷的人查到的。这一次,奥蒂斯动用的人都是他的亲信,保密工作很严密。

    在轩正浩所住的公寓外面,伊芙尔与奥蒂斯没有感受到任何警戒,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

    奥蒂斯和伊芙尔相视一眼,均面现疑惑。什么情况?难道轩正浩不在?

    可是公寓里还有灯光。

    里面有埋伏?

    不对,有埋伏的话,以他们两人的敏感,一定可以察觉出来。

    不管怎样,奥蒂斯和伊芙尔都决定进去看个究竟。

    两人将大门悄然震开,然后如狸猫一样潜了进去。一进去之后,立刻便看到了大厅里,轩正浩正在研究魔典,看的颇为认真,入神。

    轩正浩穿了白色的衬衫,显得温文尔雅。他神情专注的翻着魔典。

    便也是在这时,脖子上忽然感觉到了寒意。

    “轩正浩,别来无恙?”伊芙尔冷声说道。说的是英文,轩正浩听起来并无障碍。轩正浩身子一僵,听到伊芙尔声音时,便如见鬼了一般。“你是伊芙尔?”轩正浩没有回头,所以看不到样子。却通过声音听了出来,沉声问道。

    “没错,是我们。”伊芙尔道:“你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突然来找你吧。这段时间,不知道你想过我们没有?总而言之我们可是对你想念的紧啊!”

    轩正浩不由苦笑,道:“听得出来,你对我的怨念很深啊!可以让我好好说话吗?你们两人的身手,没必要对我这么小心翼翼。我难道还能逃走不成?”

    这句话说的有道理!

    伊芙尔当即收了黄金三角剑。

    轩正浩便转身过来,面对伊芙尔和奥蒂斯。这两人都已经过化妆。不过轩正浩也知道,旁边的男子肯定就是奥蒂斯了。

    伊芙尔眼中泛着寒意,道:“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山不转水转。轩正浩,今天你落在我的手上,得先给你点利息尝尝。你说我是先割掉你一只耳朵,还是先剜掉你一只眼睛来的好?”

    轩正浩面色一变,道:“最好还是不要,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们可以谈谈。”

    这时候,奥蒂斯也开口了,道:“伊,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这个家伙诡计多端,我们不要跟他多废话。”

    伊芙尔点点头,便向轩正浩道:“解药交出来。”

    轩正浩面色一苦,道:“我没有解药!”

    伊芙尔道:“你找死!”作势便要动手。轩正浩连忙道:“不是我没有解药,是你们根本就没有中过毒。”

    “什么意思?”伊芙尔怒道。

    奥蒂斯卷起袖子,露出手上的红斑,道:“如果没中毒,我这手你怎么解释?”

    轩正浩道:“两位别激动,听我说,好吗?我的命在你们手上,我现在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不成?”

    伊芙尔道:“好,你说说。轩正浩,你别以为你那些诡计现在还能起作用。告诉你,在绝对实力面前,你那些诡计不过是好笑的玩意。”

    轩正浩忙道:“是,是,是。我自然知道,一力可以破十巧。我现在落在你们手上,如果还敢继续玩花样。岂不是在侮辱两位智商,也是在侮辱我自己的智商?”

    “为什么你这里没有守卫力量?难道你的安全,大楚门一点也不在意?”这时候奥蒂斯眼中发寒,问道。这个问题是玄机的关键。如果轩正浩回答一个不慎,也许马上就会血溅五步。

    轩正浩道:“如何保卫?难道那些眼高于顶的高手,比如李暹这些人会来保护我?至于大楚门中那些普通人,他们能抵挡住你们?”

    奥蒂斯道:“就算抵挡不住我们,也可以抵挡住一些宵小之辈。”

    轩正浩道:“一些宵小之辈,如何能伤得了我?你们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奥蒂斯不由一怔,随即觉得轩正浩所言不虚。

    “先不说这些没用的。你为什么说我们没有中毒?”伊芙尔冷声问道。

    轩正浩道:“我们可以坐下来说话吗?”

    “不行。”伊芙尔冷冰冰的道。

    轩正浩无奈,随后道:“你们也应该清楚,我用什么样的毒能够难倒你们的生命之源?所以我想后来,你们也一定去医院检查了。身体里没有一丝毒药,如果一定有异常,就是身体过于补了。”

    “什么意思?”伊芙尔寒声道:“你是说,你给我们吃的是补药?”

    轩正浩点点头,道:“所以你们身子没有任何异样,只会流鼻血。”

    “那奥蒂斯身上的红斑怎么解释?”伊芙尔突然掐住轩正浩的脖子,问道。

    轩正浩微微一叹,道:“难道你们忘了,我曾经说过。奥蒂斯毁了魔典里那么多的生灵,这是一笔说不清的巨大因果。会损毁他的气运……这红斑岂不就是一种报应?”

    “那也是你害的。”伊芙尔不由大恨。

    轩正浩道:“也说不上是我害吧。如果你们不来抢,我能害到?”

    “这红斑能治吗?”伊芙尔不跟轩正浩计较,问道。

    轩正浩道:“我看是不能治,不治之症啊!”

    奥蒂斯一听,顿时脑袋一轰。伊芙尔道:“那你就给奥蒂斯赔命吧……”

    “等等,等等……~”轩正浩急声

    说道。

    “说……”伊芙尔道。

    她和奥蒂斯眼中都绽放出希望的光芒。

    轩正浩叹了口气,道:“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但我不敢保证一定有用。”

    “你快说!”伊芙尔喝道。她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起来。

    轩正浩道:“魔典有改造气运,躲避因果的作用。我可以用魔典为奥蒂斯试试,看能不能抵消他身上的孽障。如果真的改变他的气运,那么也许红斑就不再是不治之症。”

    “那你现在就为他改气运。”伊芙尔命令道。

    轩正浩叹了口气,道:“用魔典预知天机,或则改变他人气运,都是违背天地规则的。如此一来,所有的恶报会降临在我的身上。”

    “恶报会不会降临在你身上是未知数。但是你若治不好奥蒂斯,你现在就会死。”伊芙尔冷声说道。

    轩正浩道:“我只怕治好了他,恶报就是你再杀了我。我虽然怕死,但是伊芙尔,你也不要把我当做傻瓜。”

    “只要你能救好奥蒂斯,我和奥蒂斯保证,绝不取你狗命。”伊芙尔当即说道。

    轩正浩道:“也不能伤我分毫,我必须是完好无损。”

    “可以!”伊芙尔没有片刻犹豫。

    轩正浩道:“口说无凭。”

    伊芙尔不由怒了,道:“那你还想怎样,给你立字据吗?”

    轩正浩道:“立字据毫无用处。我知道你们最是信奉光明教皇。我要你们以教皇的名义起誓。”

    伊芙尔眼中冒火,咬牙道:“我们若是不起誓呢?”

    轩正浩道:“那你就杀了我吧,反正都是死。”他显得很是坦然。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伊芙尔冷声说道。

    轩正浩道:“有本事你就动手吧。”

    伊芙尔道:“你想的太美好了,我不会杀你,我会慢慢折磨死你。”

    轩正浩冷冷一笑,道:“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奥蒂斯,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害怕你的折磨?”

    伊芙尔一怔,看向奥蒂斯。奥蒂斯便沉声道:“他是个超级催眠高手。如果他不想受折磨,可以催眠他自己的。”

    轩正浩微微一叹,道:“当日北冰洋上,是你们夺宝在先。我并未趁机取你们性命。这也不算是我们做的过分吧。如今你们找来,我愿意甘冒大险来为奥蒂斯逆天改命。可你们居然连起码的诚意都没有。你们莫非真当我轩正浩是猪狗不成,不配得到你们一丝丝的尊重?”

    伊芙尔凝视轩正浩,轩正浩眼中毫无惧色。

    半晌后,伊芙尔缓和下神情,道:“好,我们起誓。可是轩正浩,我告诉你,你若是治不好奥蒂斯,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说完后,伊芙尔便与奥蒂斯以神圣光明教皇起誓,保证轩正浩在治愈好奥蒂斯后,绝对不为难轩正浩。

    起誓完毕后,伊芙尔看向轩正浩,道:“这下可以了吧?”

    轩正浩便也正色道:“可以了。”

    随后,他又道:“不过还要加一条。”

    “什么?”伊芙尔怒道:“你别得寸进尺!”

    轩正浩道:“不能抢走魔典!”

    伊芙尔一咬牙,道:“可以!”

    “还是得起誓。”轩正浩道。

    “你不早说……”

    再度起誓完毕后,轩正浩便让奥蒂斯坐在沙发上。

    伊芙尔则在一边小心看着,以免轩正浩玩什么花样。

    轩正浩对奥蒂斯道:“闭上眼睛,心无杂念,什么都不要想。”

    “你莫不是想要催眠他?”伊芙尔道。

    轩正浩冷眼看了伊芙尔一眼,道:“他是混元巅峰的高手,我有这本事催眠他?催眠了他,你不劈了我?”

    伊芙尔便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类似天才儿童的想法了。当下便默不作声。

    轩正浩当下打开魔典,只见他神情专注,不一会后,魔典中便开始绽放出异样的光芒。一股氤氲的气息环绕住了轩正浩。

    轩正浩神情越发凝重,口中念念有词,却是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伊芙尔在一边看的紧张,也不敢出声打扰…………

    伊芙尔紧张的看着轩正浩为奥蒂斯施法。

    魔典上散发出一种异样的光芒,轩正浩双眼如锐利的寒刀,紧盯着魔典,一动也不动。只不过他的神情越发的凝重,渐渐的滴落出豆大的汗珠。看得出,这是一个相当耗费心神的事情。

    轩正浩持续的时间很长,伊芙尔在一边不敢有一丝的打扰。奥蒂斯也是配合轩正浩的施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轩正浩忽然将魔典关闭,然后长吁一口气。

    “好了吗?”伊芙尔惊喜的问道。

    轩正浩看向伊芙尔,微微一笑,道:“确实是好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伊芙尔柳眉一扬,问道。

    轩正浩一笑,道:“女孩子,何必要这么凶。你这么漂亮,温柔一点,男人会更爱你。”

    “你找死!”伊芙尔见这家伙居然敢调戏自己,不由怒了。可是这一怒,她立刻发现了不对,四肢酸软无力,居然再也站不住,一下跌倒在地。

    “伊……”奥蒂斯见状大吃一惊,连忙站起来扶。可刚一站起,立刻又坐了下去。他也失去了力气。

    这感觉,好生熟悉。

    就像是在北冰洋,抢夺魔典的那种感觉。

    伊芙尔和奥蒂斯如坠冰窖。“糟糕,又中毒了。”

    而且还是两次栽倒在同一件事情上。这对伊芙尔和奥蒂斯来说,简直就是耻辱了。

    伊芙尔恨声道:“轩正浩,我要你的狗命!”

    轩正浩淡淡一笑,道:“我觉得现在你应该温柔一点,不然……”

    “不然你怎么样?有本事你杀了我?”伊芙尔狂怒起来,像是炸毛的小野猫一般。

    轩正浩道:“伊芙尔,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不敢杀你们光明教廷的人?”

    “给你三个胆,你敢吗?”伊芙尔挑衅道。

    轩正浩蹲了下来,忽然啪啦一下,一巴掌甩在伊芙尔美丽的脸蛋上。顿时,她脸上浮现出五道指引来。

    “你居然敢打我……?”伊芙尔狂怒。奥蒂斯也是心疼欲绝,道:“轩正浩,你有什么冲着我来。”

    轩正浩扫了这两人一眼,随后道:“伊芙尔,你这么大人了。别还像个六岁小孩,说话做事缺心眼。你现在好歹是落在我手上了,难道你爸妈没教过你,落在别人手上时,至少得温柔点,这是起码的做人道理。你这么横,是不是光明教廷给你的优越感太高了?”

    “如果你敢动我们,光明教廷将来东侵,我保证你们大楚门会被碾为霰粉。”奥蒂斯咬牙道。

    轩正浩道:“哈哈……我觉得会不会被报复,这件事是我日后要考虑的,但现在,你们会怎么样,是你们要考虑的。”

    “就算是陈凌,他也不敢杀我们。”奥蒂斯冷声说道。“他不敢把大楚门的生死当做意气之争。伊是教廷的长老,地位斐然。我是圣骑士长,杀了我们两人。教廷的威严等于被践踏,彼此都没有再回旋的余地。”

    轩正浩拍掌,道:“奥蒂斯圣骑士长,你比起你这美丽又愚蠢的女朋友来,确实是聪明太多。看来上天还是很公平的,给了伊芙尔这么一副漂亮美丽的躯壳,却没有给相应的智慧啊!”

    “够了!”奥蒂斯怒道:“你没有资格侮辱任何人。”

    “哟呵!”轩正浩道:“刚夸奖你有点头脑,这会儿就炸毛了。”

    顿了顿,又道:“我承认奥蒂斯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能不能说,你们两人头脑是不是太简单了?我一定要杀你们吗?我可以放了你们啊?我也可以给伊芙尔找几个男人,拍一些照片。我也可以给奥蒂斯你找几头母猪之类的动物,拍一拍艳照。这些都是很不错的想法。如果我拍了,公布出去?你们觉得教廷会留下你们这种笑料存活于世吗?”

    顿时……

    奥蒂斯和伊芙尔浑身打起寒战来。如果真的被如此对待了,到时候,教廷为了教廷的尊严,真的会杀了自己两人。

    因为教廷不是别的存在,讲究了形象和教义。一旦有如此事情发生,两人除了殉教,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这一刻,伊芙尔和奥蒂斯才体会到轩正浩的真正恐怖之处。

    “好了,现在不多说了,我要带你们去见门主。”轩正浩随后说道。

    “为什么我们会又中了你的计?”奥蒂斯百思不得其解。

    轩正浩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下次你们要再来找我麻烦时,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你们一样会中计。因为……你们实在是头脑太过简单了……哈哈……”

    夜晚十点,海边别墅里。

    轩正浩和叫小红的大楚门成员将伊芙尔和奥蒂斯押解过来。

    陈凌当时正在别墅里一直等待轩正浩的消息。他虽然担心轩正浩的安危,但更多的是信任轩正浩。现在轩正浩真将两人抓来时,他惊喜之余也是觉得不可思议。

    叶倾城并未出来,陈凌交代她去休息的,带了许彤。

    之所以要选择带到这海边别墅来,陈凌是有另一层用意的。

    大厅里!

    所有的佣人都已摒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