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大智慧
    血神一直是血族至高无上的存在,是血徒的信仰所在。

    可是就在不久前,巫空盛终于知道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只要自己达到血帝巅峰的势力,也就是人仙巅峰的实力。如此一来,本身气血的强大,血元真气的强大,便可以驾驭住血元真气的本源之力。

    这个秘密不需要别人来告诉巫空盛,这是巫空盛力量达到这无穷大时,对天地的一种感悟。

    只要吞噬了血神,那么巫空盛就会是血元真气的本源。血神就再也没机会来跟自己夺这千秋大气运了。

    巫空盛一念及此,那里还会对血神有什么客气。

    在血族上下,下面的人对血神敬仰无比。这是巫空盛凝聚血徒的一种手段。可他自己是绝对不信血神的。

    就跟那些白莲教之类的,鼓吹白莲女神。可是高层却是知道,根本没什么白莲女神的。

    蛊惑洗脑的手段,永远是针对愚昧无知的信众。

    巫空盛三拳将血神的神魂爆得差点魂飞魄散。接着便看见血神的神魂中,有一样盈盈物事,正是血元真气本源所在。巫空盛当下上前,一把捞在手中,然后吞噬进了身体之中。

    血神魂飞魄散,再也无法聚拢。虽然血神练的是太阳金经,可是药医不死病,血神被巫空盛如此打击,那就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世上又那有打不死的秘术。就算是陈凌金刚不坏之体,可是被炮弹一轰,或则重狙狙击中心脏,那也是要死的。

    血神涣散,巫空盛吞噬了血元真气的本源体,他立刻盘膝坐了下去。

    血元本体进入巫空盛的身体,开始与巫空盛的血元真气互相攻击起来。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巫空盛以强大的定力和澎湃的血元真气开始包容血元本体。

    最终,在经过一段艰苦的拉锯战后,血元本体开始屈服,被血元真气同化。

    渐渐的,巫空盛终于身体归于平静。那血元本体将他的血元真气如渡了一层金色。

    这一刻,血元真气似乎又有些不同了。

    以前是强大澎湃,汹涌。现在似乎是细微了,细微之中的力量却包含了天地雷霆之力。

    这一刻,巫空盛便知道,他已经跨入了天下绝顶高手的行列。什么造神基地的首领,光明教廷的梵迪修斯,都要在他脚下颤抖。

    力量,无穷的力量在身!

    巫空盛随后离开了血神禁地,这个秘密,他现在不会说出去。血神,就让他在这里成为一个信仰吧。

    出了血神禁地,随后,巫空盛在血族领地,他的总部的大殿里,召集了长老修莫言,道森格尔,三大亲王,十四公爵前来。

    大殿里,巫空盛坐在最上首。

    修莫言和道森格尔就在他的下首。其余的人员依次排列。本来是四大亲王,却因为被朵拉绮雯杀了奥森亲王,因此只有三个亲王。

    十六公爵也被陈凌杀了两个,便只剩下十四位公爵。

    但这股势力已经不容让人小觑了。尤其是修莫言的修为,只弱于巫空盛一些。

    而道森格尔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三大亲王更不必说。那十四公爵的弗洛神大阵更是天下无双的阵法。只有血元真气为纽带,才可练出来,心意归一。此乃血族无上之秘法。、

    当初陈凌,狼王这些人碰上弗洛神大阵,也是束手无策的。

    “离大气运降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巫空盛越发的威严高深,他扫视下面的人,道:“我们必须要早做准备了。这场气运盛宴,不止是我们。光明教廷不会在一旁。还有东方的一些神秘势力,都会蠢蠢欲动。”

    顿了顿,巫空盛继续道:“根据我们血影的汇报,那彼岸阁已经出土,正在那钝天小儿的手中。入侵东方,我们人员众多,想要运送过去是个天大的难题。若是有了这彼岸阁,正是天降神兵。”

    道森格尔不由一惊,道:“大哥,难道您是想从钝天手上抢走彼岸阁?”

    巫空盛点点头,道:“我确实是这个意思。”

    道森格尔道:“但是钝天此人,非常的不简单。只怕……”

    “只怕什么……”巫空盛道:“他不过是一个区区人类,满打满算,修行不出五十年。能如何强大?”

    道森格尔道:“话虽如此说。大哥,也不是我长他人志气,。钝天此人,出道以来,从未一败,绝对是个劲敌。”

    “先礼后宾吧!”巫空盛道:“我们先去跟钝天谈谈,让他把彼岸阁交出来。如果他识相,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果他不识相,我就要把这天下人人敬畏的造神基地碾压成霰粉。”

    “造神基地!”巫空盛冷笑一声,道:“在我眼里,也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修莫言与一众亲王,公爵均是震惊。修莫言也道:“大哥,若是要去打造神基地,千万三思啊!”

    巫空盛再度冷笑一声,道:“不是我轻敌,只不过是敌人实在无法提起我的兴趣来。老二,你过来,我坐在这里,你向我出招。你马上就会明白,我的底气是来自哪里。”

    修莫言微微迟疑,但见巫空盛面色笃定,当下一咬牙,道:“那大哥,我可就得罪了。”

    巫空盛道:“使出你最强的力量和招数。”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修莫言起身来到巫空盛面前。巫空盛依然是坐着的,云淡风轻。

    如今的修莫言也是人仙中期,绝对的高手。可是巫空盛居然敢坐着接修莫言的招,说出来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便也在这时,修莫言出招了。

    没有过多的花俏,血族双弦月刷的一下激射而出。

    修莫言双指如流星箭矢疾刺巫空盛的双眼。指剑未到,劲风已先刺了过去。但巫空盛眼睛也不眨,他只是陡然一拳袭击向修莫言的指剑。

    速度更快!

    指剑如何能刺拳头!

    不过巫空盛这一拳,看起来着实平平无奇,只不过是很快而已,没有什么威势。

    修莫言却知道,这一拳中所包含的力量是绝对恐怖的。

    修莫言的双弦月瞬间化作神拳印,轰!

    砰砰!

    两拳对砸在一起,修莫言陡然后退数步,拳头也开始颤抖起来。

    他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一拳下来,他只觉巫空盛的力量如宇宙浩瀚。浩瀚中又细微迸发,让他拳头所有气血都被打散,疼痛不已。

    不一会,修莫言的拳头便布满了气血,通红一般。好半晌后,方才散去,算是完全化解了巫空盛的力量。

    一众人也是看的失色,简直要以为修莫言在做戏了。就算族长厉害,怎么可能厉害到这个地步?

    但这时,修莫言已经跪了下去,拜伏在地。道:“大哥有如此修为,俨然已经是天下第一人。东侵之日,便是我们血族扬名天下之时!”

    众人见状,那还敢不识相,立刻全部乖乖跪拜下去。

    巫空盛见众人下拜,隐隐中,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真正成了那高高在上的君王,万民朝拜。

    “哈哈……”巫空盛笑了起来。

    位于北冰洋的蜂巢,冰天雪地中。梵迪修斯也回到了蜂巢,他的伤并没好,这次和钝天做戏引诱虚无易,却是真的用了真功夫。一来是想和钝天较量,二是戏如果不逼真,也骗不到虚无易。要知道虚无易也不是傻子,也是个人老成精的家伙。

    那苏哈一世陛下的大预言术,是真正的神器。为了引诱虚无易出来,这一次梵迪修斯也算是下了真正的血本了。

    蜂巢之中,是钢铁般的建筑结构。任何风雪也不能将其摧毁。

    进入蜂巢之后,梵迪修斯同样是召集手下的长老,圣骑士长,白衣主教这一众核心人物开会。

    &nb

    sp; 梵迪修斯看着手下的人,不由欣慰而笑了。这个笑容很隐秘。

    梵迪修斯微微感慨,道:“如今,我们教廷的力量,不算天墓的领袖们。就说在座的,我们有隆吉安长老,伊芙尔长老,还有四长老在天墓。你们三位长老,每一位放到东方去,都有傲视群雄的能力。奥蒂斯圣骑士长自不用多说,还有三位白衣主教。当初林玉秀这位白衣主教前去,便将东方差点搅了个天翻地覆。另外七位黄金骑士,全部是剑术高手。加上十六位黄衣主教。这就是我们目前的全部实力。这些实力在这里,我想,将来领袖们出来,见了这繁荣之景象,也一定会告慰。我所做一切,也算是能不让教皇陛下失望了。”

    二长老隆吉安立刻附和道:“大哥您为了教廷禅精竭虑,若是教皇陛下知道了,也一定会对您感到无比的满意。”

    一众人也立刻附和,附和梵迪修斯的伟大。

    随后,梵迪修斯让众人安静下来,道:“这一次我前去,已经和钝天首领谈妥。我帮他抓住那虚无易,届时他会用彼岸阁帮我们将诸位领袖运送出来。”

    “可是,钝天他会守信吗?”美女伊芙尔长老问道。

    梵迪修斯脸色微微凝重,道:“钝天首领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代表了天道。既然已经答应,就没有出尔反尔的可能。”顿了顿,道:“但话也不能说的绝对。可是彼岸阁既然已经落在钝天首领手中,我们要寻求帮助诸位领袖脱困,却也只有合作这一条路了。”

    众人见梵迪修斯如此说,便也都缄口不言。谁还能来质疑梵迪修斯长老的威严呢?

    会议散去后,梵迪修斯一人呆在会议室里。

    灯光已经熄灭,幽暗中,梵迪修斯的眼眸散发出一种类似**的光芒。先是星火,然后燎原。

    若是有人看见梵迪修斯此刻的眼神,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以往,梵迪修斯长老都是仙风道骨,对教皇陛下最是忠诚,开口都不离教皇陛下的教诲。

    每一个有大成就的人,也许都不会甘于平凡。

    但真正有大智慧的人,也许会如刘伯温一样,懂得进退!

    可是面对权欲,面对人间权力的巅峰,又有几人能自持?

    西昆仑想要和沈门合作。

    巫空盛杀了血神。这大气运还未降临,暗中的浪潮已经汹涌澎湃了。

    蜂巢之中,类似一个大的集体宿舍,地位高的有单间。稍低的就男女分开住在一起。这里的条件无疑是艰苦的。

    此刻,蜂巢之外,奥蒂斯与伊芙尔一起朝前行走而去。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已经离蜂巢有一定的距离。放眼望去,满世界都是冰雪天地,那树林中,也已被大雪覆盖。

    陡然,奥蒂斯懊恼的一屁股坐了下去。伊芙尔在一旁立刻关切的问道:“奥蒂斯,你的病情?”

    奥蒂斯生出了手,手上的红斑很是严重。

    奥蒂斯道:“也不知道这轩正浩下了什么毒,不管我怎么运用生命之源抵抗,都与这红斑无法抗拒。而且有的时候,痒起来,奇痒无比。”

    “这红斑似乎在朝里面纵深,也许过不多久,我会全身长满红斑。”奥蒂斯充满了沮丧。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事情都没有?除了偶尔流鼻血之外。”伊芙尔奇怪的道。

    “也许是你我体质不同吧。”奥蒂斯道:“不管怎样,你没事是最好的。”

    伊芙尔忽然坐在他的身边,伸出手握住他的手,道:“奥蒂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

    奥蒂斯身子一颤,以往,他英俊潇洒,爱慕伊芙尔。伊芙尔对他也格外青睐有加。每次只要跟伊芙尔多待上一会儿,他便会从内心深处感到愉悦。这种愉悦,是来自每一个毛孔,让人想要飞的感觉。此种感觉,只有真正体会过两情相悦的人才可明白。

    但现在,奥蒂斯却想疏远伊芙尔。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伊芙尔了。可是这时候,伊芙尔的话让他感动。

    伊芙尔抬头,忽然闭上了眼睛。

    奥蒂斯不是傻子,他再也按捺不住,拥住了伊芙尔,吻上了伊芙尔的唇。两人的吻充满了青涩,稚嫩。除了吻之外,却再无其他动作。

    这是一个香醇无比,神圣无比的吻。

    吻毕后,伊芙尔在奥蒂斯怀里躺着。

    “将来,我们光明教廷会在东方成为最强的教义。”伊芙尔轻声说道。顿了顿,又道:“奥蒂斯,我不要你出事。我还要和你一起在东方闯荡,我们会一起荣耀。我们也可以向教皇陛下请求。我们是教皇陛下最虔诚的子民,他也一定会乐于看见我们在一起,你说是吗?”

    “是啊!”奥蒂斯不由一阵悠然神往。如果此生真能和伊芙尔在一起,那么,就算来世让他堕入深渊,他也是愿意的。

    “可是……”奥蒂斯没有说下去了。

    伊芙尔忽然起身,道:“不如这样,我们一起去香港一趟。逼轩正浩将解药交出来。”

    奥蒂斯顿时犯难,道:“香港那边全是他们的势力。我们进去……”

    “怕他们吗?就算我们不敌,他们也不敢杀我们。因为我们背后有光明教廷。就算是钝天也要给长老面子,何况是一个陈凌和轩正浩。”伊芙尔缓缓说道。

    奥蒂斯道:“轩正浩这个人很厉害,我觉得我们如果前去,也许就会又中他的计。”

    “上次是我们不察。”伊芙尔不服气到了极点,道:“说起来,这事还是让我感到憋屈。这次我们再去,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把戏。”

    奥蒂斯一皱眉,又一咬牙,道:“伊芙尔,这样,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你就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

    “那怎么行!”伊芙尔立刻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和你一起去。奥蒂斯,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将来,不管是怎样,荣耀,贫穷,我都希望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有你在身边,我才会愿意。”

    “我……”奥蒂斯感动的将伊芙尔拥在了怀里。这一刻,他真想将所有的所有都给伊芙尔。她就是他的公主,他的女神,他的所有啊!

    随后,两人郑重商量起去香港的事宜。

    伊芙尔的计划是先乔装打扮,潜入香港。然后寻住轩正浩,擒住这小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得到解药,然后就此离开。那么这件事便算是完美了。

    这个计划,有很大的可行性。

    想到这,伊芙尔便与奥蒂斯展开行动。他们两人说干就干,先转道去了m国洛杉矶,又在洛杉矶将身份转换。戴了高分子面膜,加上假的签证和护照。

    他们这签证也不能算是假的,因为是真人的签证和护照。只不过那真人已经被他们两给杀了。,

    杀便杀了,这些普通的生灵在伊芙尔和奥蒂斯的眼里,不过就是卑微的蝼蚁。

    去香港的航班上,伊芙尔道:“如果觉得轩正浩不好抓,我们还可以抓了陈凌的家人,以此来威胁。”

    奥蒂斯道:“一切见机行事。香港已经是龙潭虎穴,我们前去,一定要小心行事。”

    伊芙尔点头,道:“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

    随后,奥蒂斯又道:“我让我们的人给你将你的黄金三角剑偷渡了过去,我们去了先取剑。”

    伊芙尔点头。她只要一剑在手,便已经不怕千军万马。

    奥蒂斯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定要给她剑。

    香港!

    中午十二点,天气晴朗无比。

    已经是三月,如果到乡下野花开遍的地方,这种和煦的阳光会让人忘记一切权力争斗。

    大楚门看起来平静如一潭不波的水。

    轩正浩所住的公寓里,轩正浩还在琢磨他的魔典。也是在这时候,陈凌前来。

    陈凌穿了黑色的休闲衬衫,下身是牛仔裤,休闲皮鞋。看起来阳光极了。那一头板寸,显得格外的精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