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炼化
    轩正浩看了一眼归墟道长,微微一笑,随后道:“首领的厉害,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不必我多说,但首领到底要做什么,这是我们目前必须要研究的一个课题。”

    首领是所有人心中的一座大山!

    “从很多层面上来看,首领似乎是预见了大气运的到来。预见了将要发生的大乱,所以才会着重为东方培养出这么多人才来。包括对西昆仑的仁慈,看起来确实是这般的。”轩正浩说道。他随后又看向沈出尘,道:“尘姐,你觉得呢?”

    沈出尘抬眉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也知道,首领是天道,以他的性格来说。就算世界天翻地覆,他也不会有所动容。可如今他却为东方做了这么多事情,这确实不符合他的性格。”

    轩正浩道:“所以我推算出,他从来不是为了东方着想。而是有其目的所在,这个目的,与不周神山有关,与虚无易有关,还和光明教廷的天墓领袖有关。首领无疑在下一局很大的棋。他一个人做不来,而要做成这件事情,不是靠高手就行。必须有皇者命格的人辅助。所以他找上了门主和沈默然。”

    “但是具体的,首领想要做什么,我猜不出来。”轩正浩缓缓说道。

    随后,轩正浩又道:“就目前来说,我们能看见的威胁,最大的不是沈门。而是光明教廷。光明教廷一旦东侵,他门下的高手并不是我们能抵挡的。而且,光明教廷很可能对我们第一个下手,因为其中牵扯的恩怨太多了。”

    “第二个威胁是来自沈门。沈门和血族,将来一旦这些人东侵。无疑,血族要抢占经济资源,建立他们的商业帝国,黑道帝国。沈门在其中会扮演什么角色?血族与我们似乎也关系不太融洽。而更致命的是,门主与政府的关系密切。冥冥中也代表了政府。那么将来,我们大楚门会成为众矢之的。血族要打大楚门,光明教廷要灭我们。”

    轩正浩的语音凝重。

    俗话说的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轩正浩所设想的,其实就是大楚门的明天。陈凌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本来……”轩正浩道:“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和西昆仑合作。但后来一想,这并不太可能。因为西昆仑也不想成为靶子。谁沾上我们,谁就会成为靶子。西昆仑可不傻。他们并不是忠心为国,只是想要抢占气运罢了。同时,通过那天昆仑山上。我似乎还看出,无论是东方静还是西昆仑的人,对门主都有股很深的恨意。搞不好,将来西昆仑也可能是我们的敌人。”

    陈凌不禁郁闷至极。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莫名其妙,好像全世界都是自己的敌人似的。

    凌飞扬不禁苦笑道:“我本来以为陈兄这边是固若金汤,万无一失。怎么现在听起来好像是四面楚歌,没有活路了。”

    陈凌也是苦笑。

    他知道凌飞扬虽然这么说,但却绝不会有任何退缩。

    “大致的情况,我分析的就是这么多。还不包括将来不周神山和天墓领袖的下场是如何。这些预估不到。”轩正浩道:“所以我们眼下只想眼前的危险。如何应对危险,我有一些方法,现在说出来,希望大家严格照办。我们不是没有优势的,第一,我们偏安一隅,与大陆泾渭分明,与其他国家泾渭分明。我们目前要做的是,将香港的情报系统建立到最完善,所有的情报都收拢到香港来。不要让任何一个人混进来。第二,对方高手太多,怎么办?不能硬拼,便用火器对付。不管是定时炸弹,高爆炸弹,高挺机枪,全部装备上。有在座诸位和神枪手的配合,加上高威力的火器,不管他是什么高手,来了我大香港,都得盘着。只要我们将大楚门守住,久而久之,这块难啃的骨头就会被他们放弃。香港不属于气运中心,到时候,便可以祸水东引。血族和光明教廷的目光会去盯向西昆仑或则是沈门,抑或是血族与光明教廷也会互相打起来。这场气运之争,没有任何妥协。最后的胜出者,也只能是一位。我们大楚门,就要像是隐居的高人,只等到最合适的时机,然后出动。”

    轩正浩的话说完后,一众人便都有些激动起来。轩正浩的话很高明,先愁云惨雾,看似没有希望。最后却拨云见日。

    而且他的计划有很大的可行性。

    占据了香港,大楚门也算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了。

    而接下来,就要看执行力了。

    大楚门早做准备,一切都在暗流涌动。

    同时,钝天首领也来到了西昆仑的灵秀峰上。到达灵秀峰时,阳光灿烂,正是上午十点。

    灵秀峰上,沈默然与鬼灵还有东方静都在。也只有他们三人在。这三人在,便也没人有本事来夺取彼岸阁了。

    钝天首领一出现,东方静与沈默然还有鬼灵立刻站起身来。“见过首领!”三人恭敬无比。

    钝天首领轻轻咳嗽起来,他受了不轻的伤。气息有些散乱,可他丝毫不隐藏。

    东方静与沈默然还有鬼灵,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也立刻看出了首领的伤。三人同时大惊,这天下居然还有人能让首领受伤?

    可是很快,一个相同的念头惊人的在他们脑海里跳出。那就是联手杀了首领,从此不再受任何约束。

    沈默然虽然吃过一粒首领的药丸,可他并不惧怕。因为那粒药丸他觉察出对身体没有任何伤害。只不过是首领在吓他。

    当初首领之所以要他服食药丸,其实是一种威慑。更是一种试探。如果沈默然反抗,自是另一番下场。

    首领受伤,眼下动手是唯一的时机。

    一瞬间东方静与沈默然对视一眼,心中均是天人交战。便也是在这时,钝天首领忽然驻足道:“你们想动手吗?”

    这一句话立刻让沈默然和东方静心头巨跳。

    钝天首领淡淡道:“动手吧,我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你们若动手,绝对有五成的机会杀了我。”

    沈默然立刻道:“属下不敢!”

    “东方静绝不敢对首领无礼!”东方静反应也快。

    这两人这么说了,那么鬼灵自是屁都不敢放了。

    钝天首领淡淡一笑,道:“可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

    随后,钝天首领进入了彼岸阁。

    彼岸阁之内。钝天首领来到太古罗盘前,将造化玉牒镶嵌进去。

    “不要,不要……”虚无易陡然凄厉惨叫起来。

    但钝天首领无动于衷!

    谁也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造神基地却遭受到了真正的灭顶之灾,强绝一时的钝天首领更是遭遇……

    虚无易身处造化玉牒之中,又被投入太古罗盘里。两则的力量俨然就是要将他炼化,以此来启动彼岸阁这绝世神器。

    这种炼化是永恒的消失,再不在这世上留下一丝痕迹。虚无易眼见此状,再也没有任何的高傲威严,其所表现出来的恐惧,比一般普通人更甚!

    天地是一个局,谁是螳螂谁是蝉,谁是黄雀在后?那就要看谁的道行更加高深一些了。

    “不要!”虚无易在里面凄惨的求饶道:“钝天爷爷,求你给小妖一次机会。小妖以后为您效忠,一切听从您的命令。小妖以后就是您的一条忠实的狗。”

    这虚无易也算是一代鬼仙,渡雷劫的大高手。说出来,在这大千世界里,简直就是独一份儿。无人能跟他比,本来若不是起了贪念,他自在遨游这天地之间,又有谁能杀得了他,抓的了他?

    可他偏偏见了钝天首领和梵迪修斯受伤。于是便想诛杀这两人,结果立刻沦为悲剧。、

    他修出这一身自在体,历经多少凡尘劫难,中间经过多少感动感悟。他的人生同样是一本精彩的史书。那一个大成就的人,没有自己苦难又辉煌的过往呢?

    在虚无易的人生里,他是他自己绝对的主角。

    可是,现在,他要被炼化了。

    所以这一刻,虚无易求饶的姿态最是丑陋。

    因果,造化!

    越是懂因果,越是惜命。越是修为高,越是怕死。

    钝天首领理也不理虚无易。

    虚无易身在太古罗盘之中,眼见求饶无用,便又改变策略,道:“钝天爷爷,我们龙族以后可以为您效忠。只要您放过我。”

    钝天依然不理。

    虚无易眼见自己越发的虚弱,不由怒道“钝天老狗,你以为你杀了我,将来我们龙族会放过你吗?你别以为你真就是天下无敌了。“

    钝天就像是沉默入定的老僧。

    虚无易越发不行了,最后凄厉的大吼道:“钝天老狗,我乃是天地灵物中的灵长,修为达到鬼仙,度过数百年的岁月。你毁我就是造孽,这大因果将来会让你修为再无法精进。我诅咒你,永远不能前进……”

    &nbs

    p; 虚无易的声音渐渐消失,渐渐飘散。

    便也在这时,钝天首领的手放到太古罗盘上。接着,整个彼岸阁轰然启动,刷的一下,居然凭空消失了。

    在沈默然一众人的眼里,彼岸阁确实是消失了。其实不是消失,而是飞的太快,如光速一般。

    首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彼岸阁会去哪里,也没人知道。

    但沈默然和鬼灵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的任务完成了,可以离开了。

    西昆仑重新恢复到了平静。

    西昆仑的宗主凌浩宇召集四大首座弟子,昆仑三老,已经请了东方静在西昆仑后殿里召开会议。

    这个会议是围绕一个月后,禁足令撤销来展开的。

    东方静坐在最上首,地位尊荣。

    凌浩宇坐在他的身边。

    对面是昆仑三老。凌浩宇后面是四大首座弟子。

    凌浩宇是宗主,自然是由他主持会议。首先他便道:“圣皇在上,三位长老。”他微微拱手,又道:“一个月后,禁足令撤销。这场大气运的降临,可以说是一场掠夺盛宴。我们西昆仑也不可能就此避免,不被卷入其中。当今之世,格局俨然已经变化。不管是沈门,还是大楚门,或是光明教廷与血族,都已经是不弱于我们的存在。我们想要在这场气运盛宴中胜出,并不是那么容易。再则,沈门与大楚门都占据了先机,地理之利。我们的加入太迟,也是一个很不利的局面。今天召集诸位,也就是想商讨出一个对策来。”

    东方静目光蕴静,她丝毫没有因为首领的打击,以及被沈默然打败而沮丧。相反,斗志更加盎然,目光更加凌厉。压力越大,她的反抗力就越大。

    上任圣皇看重东方静,却绝不是只因为她天赋好。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在面对失败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显然,东方静做的很好。

    东方静道:“大楚门占据香港,香港现在被他们的势力完全渗透,一旦缩拢战线,就跟一只乌龟缩进了壳里。那怕是光明教廷也只怕是不好下手。”顿了顿,道:“天下局势中,我反而是最看好沈门。沈默然这个人有可能成为钝天第二,他没什么束缚在心中。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

    “圣皇的意思是要与沈门联合吗?”二长老厉抗天问道。

    东方静道:“不错!”

    凌浩宇微微皱眉,道:“但是圣皇,我们一直是与政府合作。西昆仑这三个字,就算是在钝天首领的心中,也是玄门正宗。我们贸然与沈门合作,岂不是……”

    东方静秀眉一扬,道:“师兄,你这想法未免太迂腐了。如今大楚门和政府合作,他们是以维护稳定为责任。这是一个天大的包袱。就等于大家这次趁乱出来当土匪,但大楚门却在充当警察的角色。警察的势力弱,所有土匪都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甚至会所有枪口去对准大楚门。我们如果再跟政府合作,只不过是成一个枪靶子。再则,政府之中,各有算盘。我们就算合作,也不过是最后被当做抗衡大楚门的棋子。说到底,这世间所有利益集团,都是在为自己的班底考虑利益。政府有政府的利益,我们有我们的利益所在。”

    昆仑三老中的大长老刘林扬声道:“我看圣皇所说并无差错。这场气运盛宴,必须小心对待。否则将来,不管我们心存如何仁心。若是被灭,也不过是历史中的尘埃。只有胜利后,才可重新书写历史。”

    历史向来由胜利者书写!

    刘邦无耻到了最高境界,可他在电视剧中,依然是一副老好人。

    杨广为寒门书生开言路,开科举,动摇门阀利益,最后落得凄惨下场。这其中,杨广开运河,虽然劳民伤财,但谁也不能说,这运河开了,不是利在千秋的事情。乃至最后三打高句丽,搞的亡国。

    他所有种种,实际上还是想做些事情出来。

    可历史上,却将他写成了前所未有的昏君。只因,他不是胜利者。

    相反,李世民杀兄弟,逼父亲退位,抢夺哥哥的妻子,擅自篡改史书。但他却是一代明君!何也?他是胜利者嘛!

    凌浩宇见长老们的意见和圣皇的意见都是如此,当下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这时,二长老厉抗天微微皱眉,道:“与沈门合作,是目前最好的权宜之计。但权宜之计,不是终身大计。沈门是虎豹才狼。一旦鸟尽弓藏,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一点,圣皇您不得不防。”

    东方静点点头,道:“这是一场棋局,任何走向都要根据棋局的变化来走。如果各自僵持,这盘棋不好下。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变化。”

    “变化也就是变数!”东方静缓缓说道。

    刘林道:“什么变数,还请圣皇明说。”

    东方静道:“大楚门虽然藏在香港,犹如藏在龟壳里,让人无法下手。但是陈凌这个人是门主,他的性格我们都清楚,嫉恶如仇。这种性格,确实让人佩服。但是这种性格在气运大宴之中却最是要不得。项羽占据天时地利,又是盖世英雄。可他斗不过痞子刘邦。况且现在,大楚门的势力还算是最弱的一个。而沈默然,光明教廷,血族这些人,全部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所以我觉得,大楚门身在其中,就是一只绵羊闯进了狼群里。下场可想而知。”

    刘林道:“圣皇您的意思是,大楚门虽然可以躲起来,但到时候气运盛宴下,会有无数惨剧发生。而大楚门就会忍不住出手。一旦出手,便是死局,对不对?”

    东方静点头,道:“正是这个意思!”

    东方静不会知道,她将一语成谶。

    在将来的岁月中,便就是有大楚门那么一群傻傻的人。为了所谓的公道,公理,抛头颅,洒热血,百死无悔。那是一曲慷慨悲壮的歌,那是一段让人无悔的岁月与历史。

    东方静随后道:“大楚门成为导火线,一旦这池水彻底搅浑后。,便看各人本事和造化了。”

    凌浩宇闻言,道:“我们是不是遗漏了一个人。有钝天首领在,这场气运盛宴,谁能争夺过他?”

    东方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她与首领接触的越久,对首领便越发觉得高山仰止。这时候忽然幽幽一叹,道:“我有一种预感,钝天首领不会参与这场气运盛宴。因为他已经跳出了这个圈子。他是下棋的人,而我们所有的人,不过是棋中的子。”

    这一场会议,最终便是决定与沈门合作,谋取发展。

    西昆仑的战略计划俨然已经确定。

    这对大楚门来说,绝对不妙。

    香港依然阳光明媚,天气越发暖和起来、

    凌飞扬一直住在海边别墅里,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反而是在海边晒太阳。在中千世界待久了,便会知道,这阳光,这带这咸湿味道的海风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包括这自由,都是多么的美好。

    但是,在将来的大千世界中,却会是一场比中千世界残酷百倍的争战。

    陈凌与安若素也聊了一次,安若素进步可说是神速了,现在已经到了大成巅峰,只离鬼仙一步之遥。安若素是天生的灵体,又有太阳金经这等神物,进步之快也是可以想见的。

    不过鬼仙是一道巨大的坎。悟透了,那就是超脱生死轮回的仙,悟不透,终究是凡人一个。陈凌也只能告诫她,不要心急,要慢慢来。

    中午的时候,沈出尘前来造访陈凌。

    陈凌在今天做了一个决定,将妙佳岛撤销。海青璇和手下的人全部撤回香港。并且和单东阳,和华老商量了一件事情。

    最后华老与香港的新任商量好后。全部配合陈凌的行动。那就是,大楚门所有成员可自由配备热武器。政府和香港部门全部听从大楚门的调遣。

    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硬战。也是对国家一次最大的考验。大气运既然降临到了东方,那么用封神榜里的一句话来说,众神唯有应劫这一条路来选。

    陈凌与华老和单东阳在视频电话里沟通,陈凌将局势分析后。华老和单东阳最后问陈凌的意见。

    陈凌的意见就是维护稳定,不要波及民众。大气运降临,总也会有离开的时候。只要在这几年内,守住,稳定住。到时候一番厮杀之后,便会各自离场。

    对于这个说法,华老和单东阳是认可的。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将来如果气运胜出者是光明教廷,或是血族,或是沈门呢?

    那么这个灾难岂不是无限制的延续下去?

    他们一旦胜出,就是被天道认可的。所以胡作非为也不怕因果限制了。

    陈凌明白,华老的意思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胜出。单东阳在一旁道:“老领导,无为大师之前就说过,陈凌兄弟是天煞皇者。天煞皇者逢乱出世。如今陈凌兄弟走到今天这一步,取得气运盛宴的入场券,这就说明,无为大师所有的判断都没有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