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算计
    钝天首领依然不退,眼神沉着,陡然再踏前一步,腰身发力,肩肘先一步撞出。撞向梵迪修斯的胸腹。

    这一下真叫绝了,梵迪修斯的是炮弹,钝天首领的却是导弹威力了。而且肩肘撞出,更快到达。、

    一旦撞到,梵迪修斯的炮拳也会打不出来。

    两下的交锋,每次钝天首领似乎都要退了。可他没退,反而出奇制胜!

    这一下,梵迪修斯终于失色,身子一斜,退开了。

    上帝一旦退让,所有上帝的气势都已被打破。两人之间不退,不是因为上下风,而是一个是天道,一个是上帝。谁退让,大势就弱了一层。

    可是梵迪修斯终究是退了。

    他这一退,钝天首领再朝前踏一步,当胸一拳砸去。

    一拳之中,朴实无光,内里暗藏雷霆之威。雷霆的威力全部被包裹起来,只有击打之后才会爆发出来。

    梵迪修斯眼中寒光一闪,这次却不再硬抗。因为大势弱了,如果对拳再弱下去,性命堪忧。他却是穿针势袭击钝天首领的手脉。

    穿针势当然阻挡不了钝天首领,但钝天首领也必须变招了。钝天首领五指一张,如凶猛厉兽张开了獠牙,又如洪荒神兽张开了嘴,要吞噬一切。

    梵迪修斯突然停住了。

    这一刻,诡异到了极致!

    就像是电影放到最激烈处,忽然暂停了一般。他就是这么厉害,可以一瞬间,将所有凶猛气血镇压,说停就停。这一手的修为,已经不是陈凌,东方静之辈可以比拟的。

    原本应该吞噬,可对方突然停住。那么钝天首领的这一抓便也呆滞了一瞬。这一瞬,在沈默然他们那里是不存在的。因为看不见。可是在梵迪修斯这里,确实就是呆滞了一瞬。所以这一刻,梵迪修斯双手齐出,怒龙出海,左右大擒拿,流星赶月,杀敌千里!

    钝天首领脸色不变,左右双臂晃动,见招拆招。

    一瞬间,两人指掌之间的诡异变化超乎了人类的想象。

    洞金穿玉的声音连连响起,劲风呼啸,指影连爆。

    看似已经难分难解!

    实际上,越打下去,钝天首领的天道气势越强,越加压制梵迪修斯。梵迪修斯渐渐开始力有不逮。

    这股气势,从来都是你强我弱。

    钝天首领如浪潮,一波比一波汹涌,一波比一波澎湃。

    砰!

    梵迪修斯最终挡不住钝天首领的一拳,连连退后。他终于无法再拆解,无法不去硬接。一旦硬接,便是败退的开始。

    这时候钝天首领的气势展开,如江河汹涌,长驱之下。一瞬间,连爆九拳。

    轰隆隆!

    轰隆隆!

    雷霆万钧,山河日月都已失色!

    地面震动如地震爆发,土地龟裂数十米。

    人力的爆发,居然可以强悍到这个地步,也真令人不可置信。

    最后一拳,梵迪修斯发丝散乱,所有上帝的气势被打散。而钝天首领傲然而立,如神祗一般。

    “你败了!”钝天首领缓缓说道。

    月光下,他清冷无比,又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气势。

    而梵迪修斯仿佛被剥夺了神格,被打成了凡人。他脸色如金纸,面色惨然,道:“没错,我败了。”

    “既然败了,那就……死吧!”钝天首领说完便欲动手。

    梵迪修斯连忙伸手,道:“既然你已经胜了,难道你一定要对我赶尽杀绝?”

    “你在向我求饶吗?”钝天首领脸上闪过一丝戏谑。

    梵迪修斯道:“大道何其寂寞,你若杀了我,将来谁还可做你的对手?”

    钝天首领道:“既然求大道,区区寂寞,我如何会惧?”

    梵迪修斯脸色惨然,道:“非杀不可?”

    钝天首领道:“对!”

    梵迪修斯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受死吧!”他忽然爆发出这么一句话来,让人莫名其妙。

    但是就在这时,梵迪修斯手中多了一枚绿色墨玉。

    他口中喃喃念了一句。

    陡然,墨玉之中突然光芒大盛。

    “什么东西?”钝天首领见状,并不惊慌,淡淡问道。他并不会急躁的动手,这是他的底蕴所在。

    梵迪修斯道:“此乃我光明教廷创教主,苏哈一世所留下的念力。这是蕴含的一招念力法术,有苏哈一世教宗陛下神魂念头所在。并且配合出了古老的禁咒,这大禁咒叫做大预言术。本来不到迫不得已,我不想用。钝天首领,是你让我不得不用。你安息吧……”

    便也在这时,空中出现一个人影。这个人影带着古老的气息,如中古世纪的老人。一身教皇服饰。

    那老人开始吟唱:“神说,要有光.于是,这世界有了光.神说,要有天空和大地.于是,这世界有了天空和大地神说,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可以给予,也可以收回。神说,光是好的,可以将光和暗分开。于是这世界就有了‘昼’和‘夜’。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于是,这世间才有了‘时间’这个规则。

    神说,这世界太单调,我将赐予这里生命……但如果违背我,我将收回生命。神说‘不要害怕。不要猜疑。不要迷茫。因为一切都早已注定。一切都在神地双眼凝视之中。神说,杀戮是十二罪孽之一,因为生命是自由地。而让生命用坠黑暗地杀戮,是不可饶恕地重罪,我将为它施展净化,一切黑暗在光明之下,都无法永恒的。神说,信仰我,你将得到光明。背弃我,你将得到我地怒火。作为规则,我允许黑暗地存在,但是黑暗将永远不得凌驾于光明之上。否则,必招来我地净化!”

    这老者说完的时候,看向钝天首领,缓缓道:“那么,净化吧!”

    老者看向钝天首领时,仿佛活过来了一般。仿佛是存在的。

    便也在这时,一道金色光束笼罩住了钝天首领。

    金色光束不是一瞬间全部笼罩住钝天首领,而是先从头部开始。

    缓慢的从头部朝下而去,钝天首领的头部变成了金色。这时候,钝天首领脸色异常凝重起来。他似乎已经无法去躲避,抵御。钝天首领这时候似乎已经动弹不得。

    渐渐的,金色蔓延至全身,从肩部到腹部到脚下,最后眼看全部金色便要将钝天首领完全感染。

    钝天首领眼中寒光闪过,额头上汗水涔涔。他依然一动不动,可是那金色始终无法再前进一步,无法将他完全笼罩和感染。

    便是这般,一直僵持再僵持。

    梵迪修斯在一边看着,突然,他也出手了。一拳照着钝天首领头部击打而去,同样的拳含雷霆之威。

    轰隆!

    便也在这时,砰的一声,梵迪修斯飞了出去,他是被那一层金色光环所震飞。同时,他身上也感染了金色光芒。

    这金色光芒就像是瘟疫一般的蔓延。

    很快,梵迪修斯身上也满是金色。他与钝天首领一起辛苦对抗起来。

    “破!”便在这时,钝天首领陡然长啸一声。

    声音在这荒原雪地上,蔓延千里,震彻长空!

    轰!所有的金光散去,这时候钝天首领突然吐出一口鲜血,委顿在地。

    那苏哈一世的影像开始涣散,消失。而梵迪修斯身上的金色也在逐步消失。尽管如此,梵迪修斯也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大预言术终还是被钝天首领破了。

    可此刻,钝天首领似乎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好在的是,梵迪修斯也是这般情况。

    这两大强者在这荒野里,各自盘膝疗伤,神情凝重。谁先伤好,便是另外一人的死期。

    十分钟过去了。

    冷月依然高悬天际。

    清冷,荒凉!

    夜风猎猎如刀。这高原的气候加上这寒冷,普通人根本就承受不了。此刻就算是钝天首领和梵迪修斯,眉毛上也在结霜,身体已经冻僵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便是在这时,夜空之中,一柄金色巨剑突然破空飞来。

    轰,金色巨剑插在地上。接着,虚无易飘了出来。

    “哈哈……”虚无易放声狂笑。他之前就在一边暗中观察,等确定这两个家伙是真受了伤,方才敢去取了巨剑前来。

    否则以他的修为,真碰上这两个煞星,还真是非死即残的下场。

    虚无易如何能不笑,这梵迪修斯和钝天首领如今是天下最强的两人。可他们的命已经在他的手上了。

    “钝天,梵迪修斯,你们可想过,你们会有今天?哈哈……”

    钝天首领与梵迪修斯睁开了眼睛,两人脸色都是巨变。

    虚无向梵迪修斯,道:“梵迪修斯,你说我是先杀你,还是先杀钝天?”

    梵迪修斯脸色难看,道:“你是何人?”

    虚无易道:“我是何人?想必龙族你也没听说过。”

    “什么龙族?”梵迪修斯不解道。

    “我们龙族是这天地最早的生灵。你们这些凡人当然不曾听说过。只因我们龙族太强,被天地所忌讳。因此才面临灭绝的大灾。不得已,我们龙族才自封于不周神山。可现在,大气运降临,正是我龙族卷土重来,令世人敬仰荣耀的时刻。”虚无易一口气说道。

    “原来如此!”梵迪修斯缓缓道:“可是即便是这般,你也没有要杀我的理由。我们光明教廷与龙族之间,并不是仇人。”

    虚无易道:“笑话,东方世界这块蛋糕只有这么大。你们光明教廷要来分一杯羹,我如何能容你们。你们这两个家伙,也是时运不济,居然被我碰上了。既然如此,我只有顺应天意,取你等的性命了。”他又开始大笑起来,道:“亲手杀这世间最强两人,想想还真是激动啊!”

    虚无易陡然卷入金色巨剑之中,随后,金色巨剑轰然而起,如火箭发射,轰轰声中射向梵迪修斯。

    梵迪修斯眼中寒光一闪,轰!一拳陡然由下至上的爆出。

    砰!

    金色巨剑立刻被砸飞出老远。随后,金色巨剑在空中打了一个转,又趋于平稳。

    “想不到梵迪修斯你这老匹夫还有力气,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力量能抵挡。”

    轰!金色巨剑再度炮弹一般斩射向梵迪修斯。梵迪修斯暗暗叫苦,又一拳砸飞金色巨剑。

    他怒骂道:“你这蠢货,钝天首领修为更加精进,现在不取他性命,你要等他恢复吗?”

    这话真是一下提醒了虚无易。虚无易内心深处还是对钝天首领更为惧怕一些。所以才会下意识的找了梵迪修斯的麻烦。

    虚无易藏入金色巨剑,趋势金色巨剑斩射向钝天首领。犹如炮弹发射一般。

    轰!

    砰!

    钝天首领一拳爆出,那金色巨剑飞了出去,同时哐啷一声,金色巨剑龟裂成了无数碎片。虚无易也从巨剑中飘了出来。

    这时候,钝天首领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已虚弱到了极致。

    虚无易哈哈大笑,狞笑!

    “钝天,你英雄一世,现在就是你的死期!”虚无易接着一手幻化成金色巨手,然后前来掐住钝天首领的身体。就如如来佛祖要将小小孙猴子掐在手心里一般。

    可便在这时,异变发生了。虚无易发出一声惨叫,只觉钝天首领身上发出一股强大无匹的吸力。他竟然无法反抗。随后,哗啦一声。虚无易消失了!

    接着,钝天首领手中的闪过一丝血光。却是那枚由陈凌在献王墓取的血玉,血玉后来又得了血泪。此刻已经是无上神器。

    血玉本名叫做造化玉牒!

    虚无易被吸进造化玉牒之中,便陷入无穷迷障,再也出不来。

    “放我出去!”虚无易在里面厉声嘶吼。

    便也在这时,梵迪修斯和钝天首领都站了起来。梵迪修斯对钝天首领道:“既然事情已经办成,钝天首领,我会在蜂巢等待你的好消息。”

    钝天首领点点头,道:“你放心吧,我答应过你的事情,绝不会反悔!”

    “合作愉快!”梵迪修斯微微一笑,随后转身离去。身影有些蹒跚,终究还是真的受了伤。同时,钝天首领也受了伤。

    这个时候,虚无易才明白,原来特么的一切都是个阴谋。这两个老家伙就是为了引自己出来。为什么要引自己的出来?

    因为彼岸阁的启动需要一个鬼仙。而自己就是那唯一的鬼仙!

    虚无易此刻悔恨也已无用。而钝天首领则返身朝西昆仑而去。

    香港的气候总是充满了温暖。

    昆仑山的严寒并未影响香港的春意盎然。

    白天的时候,陈凌带凌飞扬乘车很好的领略了一下香港的繁华风光。无论是地铁还是公交车,以及商场的电梯,等等一切现代化的东西,都让凌飞扬充满了好奇。

    夜晚的时候,陈凌和叶倾城一起陪凌飞扬到维多利亚港口里乘坐游艇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在香港的三天,凌飞扬感到很愉快。

    时间对于陈凌来说,越来越少。虽然如此,在叶倾城面前,他还是一切都没表露出来。关心许彤,关心欧阳丽妃,也给厉若兰打过电话。

    但不管如何,陈凌都没有任何心情去风流快活了。

    这个夜里,陈凌让叶倾城去陪许彤一起睡。他则在卧室里开始冥想领域的妙用。

    那领域,他仔细琢磨过。

    无非是融入自己的情绪,气势,和这房间产生感情。

    在天地之中成为主宰,那是钝天首领这样的人。,

    可是如果只在一间卧室里成为主宰,那就具体多了,好办多了。

    陈凌渐渐发现领域的鸡肋了,他如果要运用出领域,必须刻意和这卧室产生感情。并用自己的情绪来感染房间。

    可是自己就算研究出了领域,一旦离开这个房间,便也一切都不作数了。

    虽然是如此,但左右无事,陈凌还是继续研究领域。也许将来有一日,会有奇效也说不定。

    第二天一早,陈凌被轩正浩喊了过去。约见的地点是在大楚门的总部里。

    凌飞扬也过去了。

    不止凌飞扬,归墟道长,李暹,朵拉绮雯,小倾,沈出尘,这些陈凌手下的最强大将全部集合了。

    同时,李红泪,李红妆这两个大楚门的核心成员也参加了。

    会议是由轩正浩主持。

    就算陈凌,也是乖乖听话的份。

    轩正浩一身白色西服站在最上方,他显得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轩正浩现在在大楚门里,算是非常有威信了。只因他确实是有大本事,众人服他。

    轩正浩先道:“在座诸位,应该只有凌飞扬先生对我不算太熟悉。不过不要紧,我们以后多的是机会认识。”顿了顿,道:“今天召集在场诸位,诸位一定会很好奇,因为大楚门内现在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可说的。”

    “在座诸位,今天能坐在这里,就代表我们大家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今后,我不夸张的说,危险重重。稍一不慎,不止是我们会有灭顶之灾,包括了整个大楚门,包括了大楚门的商业帝国,乃至门主的家人。这不是我危言耸听。”

    陈凌没有说话,他最近都很沉闷。从昆仑山回来后,并没有任何喜悦。东方静的进步,沈默然的压力,还有光明教廷的压力,乃至西方血族,等等等等。这些都像是沉重的大山压着他。

    归墟道长开口了,道:“军师,我们都懂你的意思。总之,你要我们如何做,只管开口。赴汤蹈火,我们绝不皱下眉头。”他是最爽快的性格,以前最不服气轩正浩。现在反而是最挺轩正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