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至尊强者
    东方静万万没有想到,沈默然会逼迫得这么紧,这么难缠

    一声厉吼。东方静须发皆张,她突然背部一翻,竟然在危机降临,千钧一发的关头,施展出了昆仑秘术中蟾蜍大翻背的绝顶身法。硬生生的翻开了沈默然的撑天捶。

    但是,两下躲闪。使得她已经立落下风。

    陈凌在一边看的格外凝重,他意识到了自己和沈默然的差距。一直以来,自己总觉得无限接近沈默然了。可是这生动的一课真够残忍的。同时,他也佩服东方静。刚才沈默然的这两手变化,他在一边看着,却是没想出应对之法。可东方静居然能一一躲闪过去。一招移形换影和蟾蜍大翻背使得巅峰毫厘,出神入化。

    此刻,沈默然的攻势全力施展开来。打得四面都是拳影,地面不停的震抖,劲风不停的呜呜呜呜,似乎无休止一般。

    东方静已经没有了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

    但是东方静好像一块韧性的牛皮糖,任沈默然怎么捶打,她都应付得过来。

    虽然外表上看来,东方静就好像风中的灯火,随时就要熄灭。但……却就是不熄灭。更为古怪的是。每当沈默然施展辣手地时候。她总是向外甩步子。一式蟾蜍大翻背把自己甩出去。生生躲闪过攻击。

    东方静现在变的好强了!

    这是所有人的感觉。如果假以时日下去,将来的舞台,一定有东方静的一番天地。这种韧性和灵性,不是常人能比的。便也是在这时,沈默然陡然一声长呤,气势爆发如虹,施展出他最强的撑天九捶!

    这九拳一出,拳影漫漫,打得东方静闪躲的身形都呆滞了一下。躲闪不过,只得用手硬格挡,一练格挡了八拳之后。最后一拳,东方静似乎气血被震得虚浮,转不过气来了。于是,她又故技重施,又是一招蟾蜍大翻背。

    但是东方静却没有料到沈默然最后一拳,向上一扬,向左一转。脚步以梭步盯紧,猛的变化为反背刀生生的斩向东方静的背上。

    东方静危机中,疾速移形换影,朝前一窜。她只觉背部火辣辣的,已然气血被击散。

    败了!

    可沈默然并不怜香惜玉,便要一下跃上来,了结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便也是在这时,场中人影一闪。

    砰的一声!

    沈默然忽然倒退数步,脸色煞白。

    那场中,却是钝天首领出手了。

    “我没让你杀人!”钝天首领似乎从没出过手一般,淡淡看向沈默然。

    沈默然的手剧烈颤抖起来,他英雄一世,可刚刚短暂的一拳,与首领的一拳,他居然完全无法反抗。

    东方静坐了下去,开始调养起来。她的心情却并未沮丧,通过今天的事情,她会知道自己的缺点。今天活了下来,下次,她将更加强大。

    首领这时候也不再有任何多余的话语,转身便即离开,一个人,也不搭乘飞机,反而下山而去。

    陈凌一众并不再多说,便也上了丽妃号,返程香港。

    丽妃号上,陈凌着重介绍了凌飞扬给众人。

    至于中千世界里的一切,陈凌和凌飞扬统一了口径,都是缄口不言。

    陈凌既然不说,一定有其道理。众人虽然好奇,却也没再多问。

    凌飞扬显得沉闷,他也没有坐这飞机的兴奋劲了。今天灵秀峰上所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太过震撼了。那么多的高手。尤其是高山仰止的首领,强悍无匹的沈默然……

    凌飞扬觉得自己的路还很长很长。

    其实也不止是凌飞扬如此认为,陈凌也有这个感觉。接连的强者如林,让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在这场气运盛宴中,自己这一方依然是渺小啊!

    于凌晨一点,丽妃号降落在欧阳家的私人机场。

    前来迎接陈凌的有叶倾城,李红泪。欧阳丽妃却是因为叶倾城来了,所以没来。

    香港的繁华世界暂时的拉扯住了凌飞扬的目光。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处处充满了新奇。

    陈凌下了飞机,清冷美丽的叶倾城穿着白色风衣,快步到了陈凌的面前。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牵手进了等待的专车里。各自上车,各自先回家休息。凌飞扬跟陈凌回海边别墅。小倾也回入住的酒店。

    小倾虽然不太懂别的,但是她并不粘陈凌。只是在不知道陈凌安危时会心急,看到他没事时,她会安然退开一边。

    也是在车上,陈凌向凌飞扬介绍了叶倾城。叶倾城温婉有礼的喊了声凌大哥。

    凌飞扬则是一笑,摸了摸脑袋,道:“也没给弟妹带什么礼物,太失礼了。”

    陈凌不由笑道:“你想买你也没钱。”凌飞扬翻了个白眼,道:“在弟妹面前,你不能这么揭我的短啊!”

    笑笑闹闹,很快便回了海边别墅。

    这一晚,陈凌先与凌飞扬喝了一顿酒,并在海边坐了许久,聊了许久。

    随后,陈凌与叶倾城小别胜新婚,自是一番激情缠绵。同时,叶倾城也提醒陈凌要去看欧阳丽妃。

    欧阳丽妃有了身孕,现在也差不多有两个月了。

    陈凌点点头。

    第二天,陈凌便也趁早去见了欧阳丽妃。在欧阳老爷子家待了整整一天,陪了欧阳丽妃整整一天。

    对于陈凌,无论是欧阳丽妃还是叶倾城,或是小倾。每时每刻都想着他的。每个人其实也都想永远跟他待在一起。但现在,她们也真正明白过来。即使只有她们一人在,陈凌也不可能陪着她们。因为陈凌身上的责任太重了。

    陈凌处理完家庭的事情上后,便又与轩正浩一众,加上凌飞扬商量香港的日后事宜。如何保证香港这边的安全,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危机。

    讨论中,轩正浩总是有些头晕。道:“我怎么觉得好像很多计划我都做过似的,话也我说过。难道是做梦?我一向不做梦的。”

    陈凌便明白是什么原因,异次元时空在轩正浩这种精神意念高手的脑海里有痕迹。

    时间回到首领下昆仑山的那一晚。

    昆仑山高原气候,而且寒冷无比。

    首领悠然而行。夜色中,天上有皎洁的冷月。

    他走的很慢,就这样走了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中,依然没有走出昆仑山的范围。

    便也是在这个夜里,四面八方都是荒原雪地。

    气候越发的寒冷了。

    而这时候,冷月下,前方忽然出现一个人影。

    走的近了,终于看清楚了。

    此人是光明教廷的大长老,梵迪修斯!梵迪长老向来不出手,却没有人知道他早已经是功参造化,超凡入圣的绝顶高手

    一直以来,没人知道梵迪长老有多厉害。但明白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不弱于钝天首领的存在。

    梵迪长老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渐渐的,梵迪长老来到了首领的身前。首领看向梵迪长老,似乎是一直在等待着他。

    便也在这时,梵迪长老缓缓开口,道:“钝天首领,你是个守信的人。”

    钝天首领淡淡道:“若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人配做我的对手,你梵迪修斯算的上一个。”

    梵迪修斯道:“当初你暗杀了我们的大长老,因为生命之源,所以成就了今天的你。”顿了顿,道:“过去的仇怨,不谈也罢。这一次我来,是想借彼岸阁一用。”

    “你若要借,打赢我!”钝天首领缓缓说道。

    梵迪修斯道:“好,好,好。我也正有此意,便要看看钝天首领如今是不是真的已经到了那般无人能敌的地步。”

    月光下,雪原荒野中!

    当今之世两大绝顶强者相遇,彷如老友谈心一般。这个时候,钝天首领不再那般高高在上,反而像是面对一个平等的朋友。并不是他要刻意平等对待,而是对方的修为在这里。

    就像他面对陈凌一行人,也不是他刻意要抬高自己。只因他本就那么的高。

    梵迪修斯一身白色的神袍,如一位飘然出尘的大神父,大主教。如果再仔细看,他简直给人一种,他就是耶稣,就是上帝的感觉。

    虽然光明教廷信奉的自己的教皇。

    可耶稣是一种信仰,一种无穷,上帝般的信仰。只能顶礼膜拜。所以梵迪修斯这一刻就如上帝一般。

    梵迪修斯与钝天首领两人这般相对而立,一白一黑。梵迪修斯是出尘的仙人,无穷神力的上帝。

    而钝天首领则是天道守持着。、

    一个是西方至尊强者!

    一个是东方至尊强者!

    一旦交手,将是旷世大战,前所未有的大战。

    梵迪修斯看向钝天首领,忽然继续开口道:“钝天首领,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生平见识过无数的天才,无数的大气运者。但那些大都是先天就持有。只有你钝天首领,本身什么都没有,却把这天赋气运从后天修了来。你有如今的成就,可说震古烁今了。”

    钝天首领便也看向梵迪修斯,道:“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才会想要有。天机之中的秘密,一旦被发现出来,那么什么气运,灵气都是可以人为的。天地之间,是一个有趣的游戏规则,只有发现这个规则,才可以超脱。”

    “没错,没错!”梵迪修斯道:“当年大长老死在你的手上,也不算冤了。钝天首领,这天地之间的游戏规则,就算你说出来。天底下又有几人能懂?几人能做到?”

    “所以这世间,只有你,只有我。”钝天首领淡淡说道。

    梵迪修斯哈哈一笑,道:“能得钝天首领如此赞誉和肯定,也算是我的荣幸了。好,好,好,今日便与钝天首领你来痛快一战,是生是死,也当了无遗憾了。”

    钝天首领微微颌首,随后便道:“请吧!”

    梵迪修斯点点头,随后,轻轻踏出一步。没有任何的声响和气势,但若有人看见,便会震惊。十米的距离,在梵迪修斯脚下却似乎已经变的没有。云淡风轻,却又如光速一般恐怖。

    这比沈默然的出手又强了太多太多。

    梵迪修斯抢至钝天首领面前,当胸一拳平砸钝天首领的胸腹。

    就这平平一拳,依然平淡,但其中却隐隐风雷震动,就像握着了……一颗原子弹的爆炸之力那般恐怖。一旦爆发出来,不可估量。

    速度也是快的让人看不清楚。

    就算是陈凌和沈默然也看不清楚。梵迪修斯一旦真正出手,却绝不是陈凌这些小辈们能比的。钝天首领的脸色也郑重起来,一向他这位天道人物都没把任何人的攻击放在眼里。但今天,他却格外的凝重,凝重到不能再凝重。

    面对梵迪修斯这一拳,他不退反进,也是前踏一步。便是一拳打出!

    同样,也是一拳平砸而出。

    并没有陈凌那般的爆炸之力。所有的力量似乎都蕴藏到了拳头里面,外面看不到一点的威力,可是却又让人感觉末日炸弹,大厦将倾一般。

    钝天首领这一拳并不比梵迪修斯的慢,拳头之中隐藏了雷霆震动的声响。

    轰!

    终于对砸在一起了。两大高手却是一步不退,可他们脚下坚硬的地面却瞬间龟裂出十米的距离。

    整个地面强烈震动,如六级地震一般。

    可这两人却是眼也不砸。接着,梵迪修斯手势上扬,穿针势,简单的穿针势,双指如剑袭击向钝天首领的双眼。

    这一下穿出,就像是火箭升空。

    一切语言已经不能形容这穿针势的威势了。

    拳头威力打,没有威势!

    可穿针势却又威势恐怖,只因为,穿针势是要先声夺人,劲风袭击钝天首领的双眼。

    钝天首领眼也不眨,掌势翻转,依然平推而出。

    梵迪修斯的穿针势陡然化拳,肘势下砸,砸向钝天首领的手脉。

    这一下便如不周神山崩塌下来。

    钝天首领的平推却是无法抵抗。梵迪修斯的打法真够巧夺天工了。

    钝天首领面对这一下攻击,眼中越发的凝重,他陡然双腿弯曲下去,接着双臂格在一起,然后刷的一下,格住梵迪修斯的肘势。

    便如逆天的硬汉,一下子将那将倾的神山生生的支撑了起来。

    这一幕是绝对震撼的。

    梵迪修斯如何也压不下去,他变招更快。立刻刷刷两下,双臂啪嗒如连珠炮,如流星赶月,如两枚炮弹轰然射击而出。

    炮拳,这才是真正的炮拳,后座发力。一旦打出,就是炮弹的威力,打得你粉身碎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