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天下第一
    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似乎是一切太快,还是真有鬼魅存在。凌飞扬感觉自己已经躲过了,可那一刹,他却被大擒拿手掐住了脖子。接着,全身力道都提不上来。随后,首领像丢一只小鸡一样,将凌飞扬丢出了彼岸阁。

    全场顿时呆若木鸡!

    沈出尘和朵拉绮雯呆住了,沈默然与鬼灵震撼住了。东方静一众发不出声音。

    凌飞扬的本事她们都看得出来,绝对的混元强者!

    放在这个世界上,是绝顶的高手。

    但是他在首领面前居然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首领到底已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沈默然这些人也才明白,当自己以为进步快的时候,人家首领却早已乘坐火箭去了。

    首领进入彼岸阁后,便没有再出来。

    天色暗了,灵秀峰上亮起了火把。

    山风猎猎!

    一众人,谁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便也是在这时,夜色中,陈凌终于到达了灵秀峰上。他一上来,小倾便乳燕投林一般扑进了他的怀里。小倾穿着白色小西服,依然那样的清冷美丽。陈凌一把拥住她的娇躯,感受到小妮子的迷恋,他内心也是一阵满足与安宁。

    半晌后,小倾才起身。她美丽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陈凌。陈凌心中柔情一起,捏了下她的脸蛋,道:“我这不回来了吗。”

    小倾重重点头。在陈凌面前,她却是乖巧的很。与平素的冰冷大相径庭。

    这时候也不是跟小倾诉相思的时候。陈凌将小倾拉在身边,便朝沈出尘走去。

    轩正浩微微一笑,道:“门主!”

    陈凌点头,也跟沈出尘道:“尘姐!绮雯!”

    朵拉绮雯道:“狼王殿下!”

    沈出尘一笑,道:“小弟,你可真有本事,去打了个转就把这东西找出来了。”陈凌打了个哈哈,其中的天机还是不能说出来的。

    随后,陈凌又看到了东方静。他看到东方静没死,并不奇怪。东方静冷冷看了陈凌一眼,。

    陈凌顿时觉得莫名其妙。她好像是真的恨自己啊!

    为毛啊?当初她自己求死,自己一念慈悲放过她,难道自己错了?

    算了,这些东西陈凌也想不明白,懒得去想。陈凌自不会去跟沈默然寒暄,他快步到了凌飞扬面前。

    “凌兄,你受了伤?”陈凌关切的问凌飞扬。

    凌飞扬郁闷不已,他本来是坐着的,见了陈凌便站了起来。这时候,两人相对而立,陈凌一问。他便苦笑道:“彼岸阁倒是保住了,不过也多亏那位东方姑娘出手。你的那位首领已经进了彼岸阁。”

    “你的伤?”陈凌关心的是这个。

    凌飞扬摆摆手,道:“伤是小事,调养两天就好。”

    “谁打伤你的?”陈凌问道。

    东方静闻言,忽然开口,冷声道:“能打伤他的,你认为你能打过吗?问了也是白问。”

    这是**裸的的蔑视陈凌了。而且大庭广众之下。

    陈凌看了东方静一眼,这一次是看的仔细一点。顿时察觉出这女人的深不可测。

    直觉告诉他,这女人似乎惹不得了。

    陈凌也不是莽夫,愣是受不得气。若真是受不得气,东方静只怕也死在首领手下了。

    所以陈凌现在也不会去跟东方静争辩。

    东方静见陈凌不继续说话,便也胸闷。本来想挑衅这家伙,万一他先要动手,到时候首领也是怪不得的。可是这家伙却就是不说话。

    便也是在这时,首领从彼岸阁里出了来。

    这彼岸阁,若是没有一位鬼仙帮忙。首领也是无法启动的。首领出了彼岸阁之后,陈凌一众与沈默然两人都站了过来,态度恭敬。

    就算是东方静这一众,也不敢继续坐着。

    还真是威风八面了。

    首领缓步来到沈默然与陈凌一众中间,他看向陈凌,道:“这件事你做的很不错。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此下山去休息吧。等有任务时,我会再另行通知。”

    “是,首领!”陈凌一众齐声回答。

    首领随后又看向沈默然,道:“这彼岸阁目前无法启动,没人看守也不行。我需要去抓一个鬼仙来处理。在这期间,沈默然,彼岸阁你来看守。若是出了问题,我拿你是问。”

    “是,首领!”沈默然恭敬回答。

    沈默然之前还总觉得自己和首领已经接近,刚才看到首领出手抓拿凌飞扬,以及面对东方静的那股霸气。终于让沈默然再无争雄之心。他明白,自己跟首领的差距乃是鸿沟!

    首领随后又对东方静一众道:“彼岸阁在西昆仑,你们也要帮忙看守着,。若是彼岸阁出了问题,我拿你们是问。”

    “我们可不是你造神基地的人。”昆仑三老都是心高气傲的人,气势与昆仑大山融合一体。昆仑三老中的大长老刘林冷声回道。

    这话一出,立刻全场寂静。

    首领看向昆仑三老,昆仑三老虽然还是混元实力,但气势强,底蕴厚,却是不怕首领的目光。

    首领目光不露悲喜。

    东方静和凌浩宇却是心都提了起来,冷汗涔涔。

    半晌后,首领道:“西昆仑算是我们东方的玄门正宗。我对你们容忍,不是我的慈悲心。而是念了你们这一脉。你们莫要挑战我的耐心才好。”

    那二长老厉抗天不忿道:“钝天道友,你虽是天下第一人。但人有人道,鼠有鼠道。我们就算不如你,也没有要听从你命令的道理。你这个要求未免太过无礼了。你若是请求我们帮忙,我们自会考虑。”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首领道:“你们所有,都可算是我的臣子。我命令你们,有何不可!”

    “这可是你自封的!”厉抗天道:“我们没有承认过。”

    “天下第一,天下第一!”首领淡淡说了两声,忽然看向厉抗天,道:“你出来!”

    厉抗天在这节骨眼上,自然是不能退缩。这个老者须发皆白,精神矍铄,一身黑袍。

    他来到首领面前三米处站定,昂然面对首领。

    东方静急切道:“钝天首领,请手下留情。”

    首领淡淡道:“我若要杀,不会有你们说话的机会。”顿了顿,面向厉抗天,道:“你不服我?”

    厉抗天道:“你武力通玄,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不服!”

    首领道:“天下第一四个字,这天下有谁敢当?我将这天下第一四字送你,你可敢接住?”

    厉抗天顿时呆住,他如何有这份勇气。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你们将这四字送给我,我接住了。”首领淡声说道。又道:“谁若不服,大可来挑战我。既然无人敢挑战,你有何资格谈不服?莫非你我习武之人,你要跟我讲道理不成?武力打不赢就谈道理,这可不是习武者的性格。况且,我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天下第一也不过是个虚名。这些虚名,我本也不在乎。”厉抗天道:“我在这昆仑山上修行,凡尘俗世一切都不在乎,看破虚名,悟我真道,又岂是你能懂的。倒是钝天道友你一心卷入凡尘,夺宝夺名,执着于俗世,执着于虚名,怕是终其一生,也是无法得我大道!”

    “哈哈……”

    首领突然笑了,道:“虚名,大道!你连虚名都没有,还和我说什么看破?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任何东西,包括名声之外,都有一个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的过程。这个过程不可省略,虚名,虚名,有了虚名之后,才可以看破,你什么都没有,就说看破,你又在看破一个什么东西呢?”

    厉抗天顿时语塞,这才感觉到钝天不止修为厉害,言辞也是如刀一般。

    首领又道:“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空论树下禅,纵修千年也枉然!退下吧,我不喜欢杀人,但不代表我不会杀人。”

    厉抗天呆呆的退下了。

    他忽然之间似乎有些悟了。

    自己一向说勘破虚名,其实岂不是因为无法站到最高处的一种托词?

    就像是一个男子知道无法追求到他的女神,只能每次都说,我不在乎,她虽美,却与我无关。

    高处不胜寒!

    若是怕了那高处的寒,你还算什么高人!

    东方静却是很认同钝天首领的话。因为她从不看破虚名,她在执着追求那最高荣耀之道。

    东方静便也站了出来,道:“首领,您的吩咐,我们西昆仑自当照办。”顿了顿,道:“适才您说我若战胜沈默然,便……”

    “你战不胜他!”钝天首领淡淡说道。顿了顿,道:“你若是不信,大可一战!”

    “多谢首领成全!”东方静深吸一口气,道:“若是我侥幸胜个一招半式……”

    “陈凌和沈默然的命都是你的。”首领淡淡说道。

    “好!”东方静眼中顿时凶芒大盛。

    这时候,陈凌只想惊诧的用日语说一句“纳尼!”(什么?)

    什么跟什么啊!

    怎么突然间自己的小命似乎又悬了起来?

    不管如何,这时候沈默然也已经站了出来。

    这个现象很奇怪的说明了一件事情。不管是陈凌还是沈默然,不管他们有多厉害,权力有多大。但是生死其实都只是在首领一念之间!

    通过这次西昆仑灵秀峰的事件,众人突然发现首领的高度已经更加遥不可及了!

    沈默然与东方静相隔五米站定。

    沈默然心头有些气,他一向也是高高在上的人。可他感觉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挑战他了。

    东方静白衣飘飘,与沈默然黑白分明。

    东方静冷厉辣手,如修罗仙子。而沈默然则是淡漠无情。

    众人都屏息观看这一战。

    陈凌看的格外仔细。

    便也在这时,东方静伸手道:“你先!”

    沈默然状态漫不经心,闻言便应声道:“好!”说完,他便动了。刷的一下!一步,残影电光!

    有些移形换影的味道,没有任何的气势,却快的不可想象。

    这时沈默然气血之力完全内敛,收发由心的缘故了。他一步之间,窜了过来。东方静只觉陡然眼前一黑,沈默然一掌便拍打向了她的腹部。

    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但其中却蕴含了无穷的后招,劲力。

    一刹那之间,可有一百种演变,无论是石破天惊,还是诡秘精巧,全都在于自己的反应。自己反应有一点不对,便是凄惨下场。、

    所以这一刻,东方静一点也不敢大意。

    她陡然退了,刷的一下退出五米之远。退的时候,是移形换影的身法。

    沈默然脚步轻盈一踏,便跟了进来。又是一掌拍来。

    看似没什么气势和力道。但快如闪电雷霆。

    这就跟咬人的狗不叫一样了。陈凌出手,每次滚滚雷霆,日月无光,威势十足。但是一出手,总是会没有回旋余地。而沈默然出手,当真是一丝力气都不浪费。你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

    沈默然的招不厉害,却让东方静如坠冰窖。短短两手,便让她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也说明沈默然在盛名之下,是绝对不虚的。

    便也是在这时,东方静忽然定住了身形。

    “万法同源,无数力量的突破,需要在危机中去寻找真义,在感动中寻找力量。而万法同源,终于让我明白,无论是内家拳,琥珀真气,生命之源,这些力量的尽头都是相同的。于是,我见天地众生,见诸子百圣,见洪水滔滔,都有其中的力量与感动。万法,所有法术力量皆为一体,一拳打出去,是我所有的思绪,感动,也是一篇锦绣文章。我只有……这一拳,这一拳的力量叫做……创世!”

    这一刹,东方静打出了一拳。升华的一拳,一刹那之间,洪水滔滔,天地鬼魅变化,混沌万钧,乌云遮顶!

    但一切都已消失!

    天地之间,只有这一拳,创造和毁灭的一拳。

    轰!

    这一拳的力量来自上任圣皇的奥义,这创世一拳击打而出。沈默然只觉眼前陡然一黑,这股子力量已经超越了一切。他居然也感到了无法抗拒。

    “糟糕!”沈默然微微失色,身子一顿,拧腰,接着退出一步。一步就是五米的距离!

    东方静一拳创世而出,终于夺取先机。她立刻抢攻而上,瞬间跟进沈默然,携带创世神拳的余威。照准沈默然的脸门就是一劈。手刀凌厉!

    沈默然疾退中,头一偏,抖肩甩臂,轰的一下。他的手臂如大枪狠狠抡向东方静。

    东方静眼中发狠,一肘环抱,依然撞击而出。

    这一撞肘,东方静是冲势,沈默然大枪一甩,却是刚好会撞在东方静的肘上。气力如果相当,其结果必然是沈默然会气血涣散一些。

    东方静不愧是打法绝顶高手。应对之法,凌浩宇拍马也赶不上。东方静整个人如巨型火炮,投石机,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和速度打向了沈默然。

    沈默然面对这一撞,继续后退,退到一定程度。陡然刷的一下,居然前进一步,双手一拱,双炮拳砸出,生生的碰撞在了东方静的撞肘之上。

    两人这样猛烈的碰撞,又出乎人的意料,并没有一下震开,而是直接缠斗了起来。

    先是东方静左肘一沉,撞向沈默然的小腹。沈默然沉着脸色,出手龙爪擒拿硬抠。两人实打实又撞了一记。随后沈默然反击。五指猛伸之间,哗啦一下张开。龙爪金枪手!

    爪甲如铁钩银刀,一按而下,同时沈默然的腰身一拧,如蛇摩梭,小腹传来一阵密集如雨,霍霍霍霍的声音。

    这是鳞片急速滑动的声音。

    这种声音,全场都听的清清楚楚。

    沈默然能久负盛名,绝不是虚名在外,他这下使用龙爪金枪手的手法。乃由上而下,覆盖天地的扑杀,如雷霆震怒,王者之怒,伏尸百万,流血飘橹的大势。

    东方静也没有料到,沈默然居然能将这一记擒拿手法的气势威势,练到凶猛到这样的程度。居然比陈凌的须弥印都不会差了。覆盖天的,混茫一体的崩塌威力。

    能将擒拿手练出这种境界来,沈默然也是绝世天才了。

    在东方静的眼中,一刹那之间,沈默然的五指爪甲,刀鳞青黑,有按,抓,摄,拿,擒,逮,转等多种手法。一抓之势,居然牵制的她有一种动弹不的的架势。

    面对这一招的扑杀,东方静急切之间,厉吼一声,施展出浑身的解数。一式移形换影勉勉强强闪过了这一抓。

    但是沈默然这一抓擒拿随着东方静躲闪的移形换影身法,居然又生出新的变化,抓势一变,由下按变为横掏,晃了一晃,手臂呼啦一拐,变化为沈默然的绝招,撑天捶,轰的一下直捣东方静的背心!

    轰隆!

    撑天捶的爆发,沈默然的手还没有接近到东方静的身体。一股空气就被撑得骨朵朵的响,好像是趵突泉水在翻花的声音,又好像是锅炉中的水沸腾开锅。

    听见这个声音,人不用去看,心底里面就会感觉到炙热锅炉般的气息。

    沈默然静如处子,一旦真的爆发力量却是绝对的可怕。

    东方静也是绝顶天才之辈,但这时真正跟沈默然交手,才知道,沈默然这家伙比之陈凌,真要恐怖太多。她刚刚以移形换影险险躲掉龙爪金枪手的抓势。她还没有喘息过气来,那知危险又降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