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9章 高人
    到了那里,陈凌也才能用电话联系上人。

    一路过去,所见皆是无边雪峰,荒凉无比。陈凌穿了布鞋,却是走的畅快、。

    竹杖芒鞋轻胜马!

    回到大千世界之后,每一个细胞都是欢快的。

    陈凌也想快点将这个喜讯告诉尘姐她们。

    也想快点让众人来到,交了这差事。差事交了之后,便也可轻松几天。

    便也是在这时!

    另外的地方正在发生一件事情。针对彼岸阁的事情。

    深山之中出大蛟猛龙!

    这是动物的习性。这些大蛟猛龙在大山之中躲避因果,得以生存。而现在的高人,却是与人无异,自不必躲到深山之中。

    此刻,在s市市一处郊区的别墅之中。

    这别墅四周风景很好,地理位置偏了点,可是清静。这别墅的造价也是相当不菲。

    万里晴空之中,春风送暖。

    便也是在这时,别墅里,一名五十来岁的老者正在练习书法。他是在书房之中,只见他笔走龙蛇,每一笔下去都有力压千钧,定鼎天下的大势。

    老者是s市市有名的名流,叫做徐生。他是做古董出名的,身价不凡。也做了不少慈善事业。因此很受尊重。

    徐生没有儿女,没有亲人。这别墅里就是几个佣人。他的生活很自律,不好女色。

    这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忽然之间,书房外发生响动。接着门被推开,一道暖风飘了进来。

    徐生停笔看向暖风。

    那暖风很快形成一尊人体,正是虚无易。

    “徐长老!”虚无易微微一笑,喊了一声。

    “虚先生,你怎地出来了?”徐生显得惊喜惊讶。

    虚无易闻言微微一叹,道:“我在不周神山之中,被大家伙合伙将我这神魂送了出来。”

    徐生道:“虚先生,你出来一定是大有深意吧?”

    虚无易道:“那是当然。如今大气运就要降临,我们再不趁势出来,难道一辈子被封在里面?那股封印的自然之力真不是人力可以打开。我想利用这彼岸阁,把大家伙运出来。”顿了顿,道:“徐长老,这事本来不该麻烦你的。但如今,我在这大千世界,除了你,也找不到别的帮手。”

    徐生微微沉吟,随后道:“你们族待我有大恩,如今既然有需要,我自不该有任何推辞。虚先生,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虚无易面上露出大喜之色,这徐生是他们龙族给他的一个虚名而已。徐生是地道的人类。

    如今徐生居然肯帮忙,虚无易自是大喜过望。当下道:“那彼岸阁是我们研究多年的大神器,如今我通过地表罗盘,感觉到彼岸阁已经从异次元空间里被运了出来。不过这彼岸阁启动,我一个人不行,所以还需要徐长老你的帮忙。”

    徐生当下也不含糊,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启程吧。”

    “徐长老爽快,此次,若我龙族能顺利出世。长老您当记首功,我们龙族上下也不会忘记长老您的大恩。”虚无易连连说道。

    徐生摆摆手,道:“我帮你们是还恩,这尘世间的任何事情,我都没有多大兴趣。此事过后,你们还我一个安宁,便也算是大善了。”

    虚无易眼中闪过复杂神色,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他笑笑,道:“我们一定尊重长老您的意愿。”

    “彼岸阁到底在哪里?”徐生随后问道。

    虚无易道:“地表罗盘显示,是在西昆仑那边的方向。我估计了一下,陈凌那小子很可能将彼岸阁降落在了西昆仑。西昆仑之前被钝天下了禁足令。这一次西昆仑估计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彼岸阁,以此求得钝天的谅解。”顿了顿,道:“长老,这次去,只怕我们有硬仗要打啊!”

    徐生淡淡道:“西昆仑的人,自李易和那上任圣皇死后,已经是一群土鸡瓦狗,不足为惧。”

    虚无易哈哈一笑,道:“我这还有一样我族的神器,您看!”说话间,他手中忽然多了一样盈盈物事。泛着炫亮的光芒,却正是一口钟。

    “东皇神钟?”徐生吃了一惊。

    虚无易道:“正是。”

    “东皇神钟不是传说中山海经的东西。理论上,这东西应该不存在啊!”徐生奇怪的道。

    虚无易哈哈一笑,道:“此钟是我龙族龙神精血念头炼化,没有实体。但是念头可变大变小,将人罩住,没人逃的出去。”

    徐生恍然大悟。

    虚无易又道:“长老,我看您目光轻盈,似乎修为又有精进啊!”

    徐生道:“人仙而已!”说的很轻描淡写,万事不萦于怀。这话别人说来可能有装逼嫌疑。但是徐生说出来却是真的不太在意。

    这是一种超然,渺然,视大地,众生如蝼蚁的气势。

    却不说这些,徐生又道:“虚先生,你稍待片刻。我去让人安排私人飞机,我们即刻飞往西昆仑。”

    虚无易便立刻道:“那一切有劳长老了。”

    一个小时后,徐生与虚无易上了一架直升飞机。直升飞机径直飞往西昆仑。

    这个时候,凌飞扬还在彼岸阁之内守护。西昆仑的人已经散去。

    而凌浩宇则上了圣皇洞,前去看望她的师妹,东方静。

    陈凌则依然在狂奔向哈库市区!

    一切都显得安静有序,而暴风雨正在酝酿,酝酿,山雨欲来风满楼……

    雪峰延绵若玉龙雪山!

    阳光和煦,湛蓝的天空不带任何一丝杂质。

    这昆仑山的天空是最纯净的。

    在这里,呼吸空气虽然有些困难,但其美丽却是不用多说的。

    陈凌在经历过了中千世界的黑暗,这一回到大千世界,想不欢快都难。这种欢快是来自细胞的欢快。

    就跟被困多年,终于重见天日一般的欣喜。

    若是没的愁绪在里面,则就更加完美了。

    雪原上,陈凌的奔跑如风一般。能看见的只有一道残影。如今他的气血强大,控制住元气,一旦奔跑起来,速度快且不说,持久力也是不可想象的。

    即使拿跑车来,也是远远不及他的。

    此刻,圣皇峰上圣皇洞。

    凌浩宇一身黑色布衣来到圣皇洞前。以前东方静是他的师妹,他想见就见,还可以让东方静泡杯茶。但现在,他对师妹无形中感到了敬畏。只觉师妹似乎越发的深不可测了。而且喜怒不形于色!

    凌浩宇来到圣皇洞外,恭敬的道:“西昆仑现任宗主凌浩宇,有事求见圣皇!”

    他一连说了三遍,半晌后,里面传来东方静淡冷的声音,道:“请进!”

    在圣皇洞里。

    圣皇洞中的光芒发自一颗宝光十足的夜明珠。

    上首的石床上,东方静一身雪白的衫子,宛如小龙女一般的盘膝而坐。

    但又不应该说是小龙女,因为小龙女只是冷清而已。但东方静身上却有种锋芒,恐怖的锋芒。

    这种锋芒被放大,正大,澎湃,浩瀚,宛若星辰一般。

    东方静的脸蛋绝美,她美丽的眸子看向凌浩宇,淡问道:“师兄前来找我,可是有事发生?”

    凌浩宇乍然听到她喊一声师兄,却有种受宠若惊的荒唐感觉。他当下道:“圣皇……”

    “叫我师妹吧。圣皇不过是一种称呼。”东方静说道。

    凌浩宇微微一怔,才知道,有些敬畏从不是形式,而是实质的内心而发。

    当下,他也不矫揉造作,正色道:“师妹,彼岸阁已经出世了。就在灵秀峰上,是陈凌带过来的。”

    提到陈凌二字,东方静本来大气浩瀚,这时候却眼中露出一丝寒意,道:“他现在就在这山上吗?”

    凌浩宇道:“不在了,他下山去通知首领前来了。师妹,陈凌现在还不能杀。”

    东方静道:“就算不能杀,也总能先教训他,让他去给师父磕头。”

    凌浩宇不禁黯然惭愧,道:“师妹,我刚才也是这个想法。我跟他打了一场。”

    东方静看见凌浩宇的神色,不禁微微吃了一惊,道:“师兄你居然输了?这怎么可能。他之前不过是如来中期的修为。这才多久?”

    凌浩宇道:“他现在已然是混元巅峰。而且他的大势和打法,确实是非常恐怖。”

    “果然不愧是有大气运的人,进步快的逆天。”东方静冷声说完,又道:“先不提这人,晦气。彼岸阁既然已经出来,那也说明大气运的降临是刻不容缓了。”

    “所以,师妹,我觉得眼下彼岸阁在我们这里,还是个运气所在。”凌浩宇道。

    东方静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彼岸阁一旦出来,觊觎的人多。我们帮钝天保护住彼岸阁,到时候便可让他撤了禁足令。”顿了顿,道:“钝天下禁足令,我看也是有些深意。到真正大气运降临,他自也会撤销。这是他留的后手。”

    凌浩宇微微怔住,觉得师妹的想法很奇怪。

    东方静道:“师兄,你还不明白吗?钝天在当初的比斗已经有意放我们一马了。不然几场比下来,不会让我们这边都能活下来。”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凌浩宇道:“我倒真是奇怪,这钝天在这场大气运中,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东方静道:“这人是绝对的奇人。我生平佩服的只有师傅和圣皇。可我也必须承认,这人比起师傅和圣皇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他没有扮演任何角色,他不灭西昆仑,是因为不想造下因果之孽。他追求大道,不会让任何不相干杀戮来影响他自身的气运。”

    “原来如此!”凌浩宇顿时恍然大悟。

    “好了,师兄,你先去看守住彼岸阁。我随后也会来,这一次西昆仑有可能要热闹了。我有预感!”东方静随后说道。

    “好的,师妹!”凌浩宇说完便退出了圣皇洞。

    且说在下午五点的时候,陈凌终于来到了哈库市区。

    这里算是风景名区,也是地级市,很是繁华。

    不过这里还是有些高原气候,但这里居住的市民已经习惯。

    陈凌站在繁华的街头上,夕阳西斜,天边残霞渲染。

    晚风吹拂。

    这里的气候真够寒的,大街上无论男女老少都穿了羽绒服或则大衣,裹的严严实实的。

    陈凌穿着单薄的白色僧衣,布鞋,这身装扮出现在闹市之中,立刻引起很多行人的侧目。

    不过他穿起来却没有怪异的感觉,反而是一种飘逸,出尘!

    一看就特么是得道高僧啊!

    咳咳!

    陈凌却没有去想这些,旁人看他,他也无所谓。

    看着车水马龙,商场上面的大屏幕广告,洗发水广告,手机广告漫天飞。

    心里只想嘶吼一句,尼玛,哥终于回来了啊!

    这种情绪没持续多久,陈凌马上要面临现实的问题。

    他没钱了,没身份证,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怎么打电话?

    去打霸王电话吗?虽然凌哥勇猛无双,杀人无数,但做这种事情还真得咬一咬牙。

    正自发愁,便也在这时,一行三人的姐妹淘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小美女,穿了白色羽绒服。她脸蛋红扑扑的看向陈凌,道:“这位大师,我们可以和你合照吗?”她似乎是鼓足了勇气。

    陈凌呆了一呆,他是站在商铺前面的人行道上,人行川流。

    他看着三个小女生,似乎都还是女大学生,青涩未脱,又有些欢乐闹腾。

    “可以是……可以啊!”陈凌迟疑半晌后,道:“不过得给我五十块钱!”

    三个小女生顿时呆住了。

    那白色羽绒服的女生脸蛋更红,随后自顾自的呢喃道:“那有这样的大师和高人啊,开口要钱,真俗。”

    “算了,我们走吧!”旁边两个女生也说道。

    “便宜点,三十也行!”陈凌立刻说道。

    三个女生却是不理陈凌,就要离开。

    陈凌立刻拦住,道:“我真是高人。”

    其中穿红色大衣的女生刁蛮一些,瞥了眼陈凌,道:“那儿高了?长的也不高啊!高人还要钱啊?”

    “高人也要吃饭啊!贫僧落难了。”陈凌无耻的说道。

    “好吧,你要真是高人……”红衣女孩环顾四周,想找块砖头,但是怎么也找不到。

    唉,旅游城市的卫生搞的太不错了。

    “要不这样,你们给我一杯水,我表演给你们看。”陈凌干脆替她们想办法了。,

    三个小女生也是胆大,如果胆小,肯定就怕了陈凌这神棍,早走了。红衣女生看见迎面来的一对情侣,男的手上有一瓶矿泉水。立刻上去甜甜的喊道:“大哥,能把你手上的水给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