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8章 金刚怒目
    昆仑弟子中,立刻有人前去通知宗主凌浩宇。实际上,昆仑山外门五百弟子,内门三百弟子都已经被彼岸阁所惊扰。

    只不过昆仑山的纪律森严,不得命令不能擅自出来。

    但凌浩宇却已经率领了门下四大首座火速赶来。

    四大首座之前是凌浩宇的师弟。如今已经晋升。

    这四大首座也都有如来的修为。

    综合说起来,西昆仑也当真不弱了。可与光明教廷比起来,确实差了不少。

    只不过,光明教廷培养人的方式更加无耻残忍。也是因为光明教廷的天墓中,领袖们一直存活。这才造就了其中的差距。

    凌浩宇手下四大首座,分别是东小北,任泽,雪狼,东方虹。

    “宗主!”便也是在这时,一众昆仑弟子恭敬垂首,排成两排,喊道。

    陈凌与凌飞扬抬头望去,登山口上。一身黑色布褂的凌浩宇带了四大首座缓缓前来。

    这五人走路之间带了一种会当凌绝顶的气势。

    五个人的气息连成一体,正是昆仑秘术中九宫昆仑大阵的要诀所在。

    这五个人分开,可能不是天下无敌。但连在一起,其杀伤力绝对是恐怖的。

    凌浩宇与之前变了很多,以前是大弟子,潇洒,玉树临风,卓尔不群。现在却是气势内敛,沉稳,大气,一派宗主。他的成长着实惊人。

    陈凌觉得凌浩宇变化大。但是凌浩宇看见陈凌时,内心却是惊骇了。

    短短半年的时间,陈凌成长的太恐怖了。之前还是如来中期,怎么突然就混元巅峰了?

    陈凌站在原地不动,飘然出尘,大气磅礴。

    八个字,概括他的一切。

    而凌飞扬则是站在一边,淡淡洒洒,如清风照大地,竟也不比陈凌逊色多少。

    凌浩宇眼神扫视了陈凌和凌飞扬之后,眼神又到了彼岸阁上。

    彼岸阁是一眼望不到头的。

    不过这一刻,众人已经不在乎彼岸阁了。而是仇恨的看向了陈凌。

    当初李易之死,西昆仑上下都认为是陈凌所为。是陈凌累死。陈凌却又那里知道这茬,他要知道这茬,绝逼打死也不会降落到西昆仑的。

    “姓陈的,你居然还敢来我昆仑山?”东方虹这个美丽女子首先怒目道。

    陈凌顿时就不明白了,之前比武是伤了和气。不过也不用这么大的反应吧。

    “凌先生!”陈凌不理会东方虹,冲凌浩宇客气的喊了一声。

    凌浩宇看向陈凌,眼神淡淡之间,让陈凌内心有种发毛的感觉。

    幽幽的,带着怨恨!

    这种眼神只是一闪而逝。

    凌浩宇阻止了手下的说话,也冲陈凌微微一笑,道:“陈先生,不知你这后面的是什么物事?”顿了顿,道:“我之前听闻你奉了首领的命令去寻找彼岸阁。莫非这东西就是彼岸阁?”

    陈凌暗自一惊,心道:“狗日的,消息还真灵通啊!”

    陈凌同时也很纳闷,神马情况啊!怎么自己去找彼岸阁的事情搞的好像天下人都知道了似的。

    陈凌目光与凌浩宇对视,他自然感觉到了凌浩宇的仇恨。虽然凌浩宇掩饰下去了。但此刻,陈凌不打算隐瞒,便道:“正是!”

    顿了顿,陈凌又道:“此物是首领指定所要的东西,但是不好降落。所以我选了此地,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凌先生不要见怪!”

    凌浩宇淡淡道:“西昆仑的灵秀峰也不是什么人,什么东西都能放的。就算是首领需要,你也没道理放在我们这里。”

    陈凌呆了一呆,道:“我会尽快通知首领,前来将此物运走。到时候这边的场地需要多少租金,我会一力承担。”

    凌浩宇道:“彼岸阁如今是众矢之的,你放在这里,若是被偷了,算谁的?”

    陈凌正是担心这个,便道:“所以我还想请凌先生帮我代为保管一番。”

    凌浩宇冷淡的道:“陈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间似乎还没有这个交情吧。”

    他这话说出来,陈凌顿时语塞。

    心中只能怪这凌浩宇太不懂事,难道你不知道,如果保护了彼岸阁,便有可能撤了你们的禁足令。

    可这话陈凌不能说出来,他一不能担保首领会撤销禁足令。二是说出来,有些伤西昆仑的颜面。

    微微叹了口气,陈凌陷入两难境地。他担心到时候虚无易趁虚而入,凌飞扬抵挡不住。可如果有西昆仑的人帮忙,则就是另说了。

    而现在,自己又必须去山下通知首领。

    凌飞扬见陈凌为难,便道:“陈兄,你自下山去报信。我拼了这条命也一定不让任何人来觊觎彼岸阁。”

    陈凌知道这其中的难处,但凌飞扬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打击凌飞扬。微微感动,拍了拍凌飞扬的肩膀,不再多说。

    这时候,忽然起了一阵山风。山风寒咧,吹的陈凌身上衣袂飘飘。

    凌浩宇忽然道:“你若想要我们帮你照看彼岸阁,也不是不行。但我有个条件。”

    陈凌顿时一喜,眼神看向他,道:“请说。”

    凌浩宇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的悲哀,道:“我跟你打一场,如果你输了,你去我恩师的墓前跪一个月。”

    “你师父去世了?”陈凌不禁吃了一惊。

    一众弟子均是面露悲痛与怒色。

    凌浩宇反问道:“你没有想到吗?”

    陈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道:“我并不知道。”

    “这些都不重要,你可答应?”凌浩宇说道。

    “若是我赢了,你就帮我照看彼岸阁,是不是?”陈凌问道。

    凌浩宇点头,道:“没错!”

    “那好!”陈凌没有再多说。

    他答应的这么干脆,倒让凌浩宇微微吃了一惊。

    凌浩宇要跟陈凌比试,一是因为他如今强大的内心,自认可战胜陈凌。二是为恩师出一口气。三是因为他也知道,要陈凌直接下跪,陈凌肯定不会干。他也是了解陈凌的心性的。但是赌约一旦成立,金口玉言,便再无反悔的机会。

    当下,凌浩宇缓缓站了出来。

    凌飞扬忽然道:“陈兄,让我来吧。”

    陈凌阻止道:“凌兄,这个人很难对付。还是我来。”

    凌飞扬也是感觉到了凌浩宇的强大,才有战斗的斗志,但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如今陈凌的事情重大,陈凌这么一说,他倒也不好坚持下去了。

    陈凌当下迈步而出。凌浩宇也站了出来。

    两人相对而立。、

    一众昆仑弟子都散了开去。

    凌浩宇眼神深邃淡静,但却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就像是手上提了数百斤的炸药包,一旦触碰,将是石破天惊,粉身碎骨。

    陈凌心头一窒,也感受到了凌浩宇的强大。他随意一站,浩然澎湃的大气汹涌而出。

    两人当真是旗鼓相当,针锋相对。

    就在众人小心翼翼的观看,万众瞩目时,这两人也当真不讲任何客气,动手了。

    这一瞬,陈凌抢先一步,残影一晃便来到了凌浩宇的身前,龙爪手朝凌浩宇胳膊一抓。

    这是龙爪大擒拿手,陈凌的手瞬间变成黑筋绽放,恐怖至极。一抓之下,洞金穿玉。一旦扯到,扯到就走,便也会在凌浩宇手臂上留下深刻的伤痕。

    爪风凌厉,残影电光。

    关键时刻,凌浩宇也动手。脚步斜踩,瞬间手臂一收,如神龙摆尾一般,疏忽不见。接着闪电之间,怒龙从云中雷霆点出,昆仑蚕丝牵!

    刷刷,凌厉的劲风反点向陈凌的手臂。这一点中,也是各种劲力加诸在身。

    陈凌肩膀一沉,接着反昆仑蚕丝牵,从凌浩宇手中逃出生天。接着血族双弦月一气呵成,疾速雷霆的点向凌浩宇的胸腹。

    这一下动手,两人都精妙到了极致。

    刷!便也是在这时,变故突然发生。凌浩宇五指捏紧,砰的一下挤爆空气,闷声一锤,一张,狠狠的抓扯向陈凌的双弦月的剑指。浑然天成,像是守株待兔一般。

    原来凌浩宇之前与沈默然决斗时,就因为沈默然反昆仑蚕丝牵让他吃了大亏。后来久经琢磨,便想出了破解之法。这一招正是他自创的天魔手。

    专门应对反蚕丝牵!

    可以说,凌浩宇用出昆仑蚕丝牵时,就是为陈凌布置的一个陷阱。

    轰!

    便在这时,陈凌陡然大势爆发出来,混沌日月无光的须弥印爆炸而出,狠狠的砸了过去。

    一瞬间,凌浩宇只觉眼前一黑,胸闷不已。这股大力让他非常不适应,也同时失色。

    事实上,说到打法布局,他那里是陈凌的对手。陈凌的龙爪擒拿手就是等他的昆仑蚕丝牵。

    而须弥印则是后手劲。

    凌浩宇面对须弥印的碾压,并不后退。这一退,就是先机丢失。这一刹,他并没有退步,也没有闪躲。

    凌浩宇整个人变的非常凝重,所有昆仑山的大气似乎都瞬间加诸在了他的身上。只见他单肘抬起,脚步一掂。呼吸一口气,整个人猛的拔了起来,又高又大。狠狠格住陈凌平胸撞来的须弥印拳。

    砰!

    一声巨响,好像是天空之上的炸雷。拳和肘碰撞到了一处。

    陈凌无坚不摧,就是一头大象也能拍死的须弥印居然被凌浩宇横肘接住了!

    凌浩宇脸色通红,眉毛似乎要滴出血来。

    强悍,太强悍了!

    这就是陈凌此刻的感觉。

    凌浩宇的手肘衣服撑的紧绷绷的,随时都要炸裂开,整条手臂拳头一瞬间变的漆黑狰狞。

    接着,凌浩宇手肘猛烈一翻!昆仑大手印施展出来,竟然把陈凌的手拨开,同时进身,一拳直接崩向陈凌的咽喉!

    大手印里配合了心印,轰隆中成为拳头,拳头是变化的终点,吸纳一切力量,狠狠撞击向陈凌的咽喉。

    一刹那!

    陈凌便陷入了凶险危机的状态中。

    强烈的危险感,也的确在陈凌的心里升腾起来。

    轰!

    吼!

    金刚怒目,凌云大佛发怒!

    陈凌的拳猛然向左一横摆。拧身劈腕,不差毫厘的斩在了凌浩宇的大手印手腕处。

    凌浩宇的拳头离陈凌还有两寸距离的时候,遭遇这横向打击,硬是打不进去半点,被一下斩得向旁边歪斜。

    斩开拳头之后,陈凌看也不看前面,

    他的前脚步自然趟劲,后腿蹬力,整个身体猛的前进半步,肩膀突出,狠狠向凌浩宇撞了过去,竟然是以身撞身地打击!

    凌浩宇猛的深吸一口气,刷的一下朝旁边移了出去。移形换影!

    人已出,残影还在,好快好快!

    陈凌一撞落空,劲力及时收住。但终究是气血微微一窒。而凌浩宇也得了一瞬的安宁。他霍然大转身,手臂横抖,如大枪一般威武,轰然整条手臂猛然砸下来,砸向陈凌的肩膀。这一下砸中,脑袋都得飞掉。

    陈凌不退反进,陡然近身,近距离打击,铁山靠!

    这一下突然抢进去,真是令人始料不及。也足以看出陈凌打法的鬼斧神工。

    砰!

    凌浩宇疾速收肘下砸,陈凌肩膀一挑,整个人的力量全部挑了上去。便是血肉之躯的肩膀对砸上去。

    这一下,凌浩宇立刻被挑中,气血微微散乱,连退数步。手肘下砸的力量,又那里是陈凌全身一挑的力量的对手。

    这时候陈凌眼中精光暴闪,刷刷刷,连进三步,连续三拳须弥印。轰轰轰!

    砸砸砸!

    砰砰砰!

    三拳过后,凌浩宇气血散乱,退到不能再退。

    陈凌霍然收手,一步跃了回来。再打下去,凌浩宇就得死了。今天陈凌可不是想来结仇的。

    短暂的交手中,两人打法精彩绝伦。但终究是陈凌技高一筹。这一场战斗,与力量无关,与技巧有关。

    凌浩宇也算强者,也不笨。但是打法上和沈默然,和陈凌这些人来相比,太嫩了。

    凌浩宇败了。

    陈凌没有让他难堪。但他确实败了。

    “得罪了!”陈凌向凌浩宇微微抱拳。

    这些江湖礼节还是有必要的。就算是现在,一些老一辈的拳师相见,也是抱拳而见。

    凌浩宇脸色惨白。“彼岸阁我会看守,你走吧!”他半晌后说道。

    陈凌点点头,道:“如此就多谢了。”随后,他向凌飞扬道:“凌兄,多多拜托你了。此物是我性命立本所在,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凌飞扬便也郑重的道:“陈兄,只要我不死,这东西就绝对在。、”陈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我宁愿你不要有事。东西是死的,没有了可以找,你若不在,我就……”

    “好了好了,别婆婆妈妈了,快走吧!”凌飞扬哈哈一笑。

    陈凌点头,当下朝众人微微抱拳,然后便飞速下山而去。

    西昆仑的位置很是隐秘,陈凌下山之后还需要徒步三百里路才能到达青海与新疆交界的哈库市区。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