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归来
    “不管如何,小妹,我这辈子一定会用尽所有办法来救你。但是你放心,我如果再来,一定要有十足的把握。你等我……”陈凌捧住她的脸蛋,说道。

    宁小妹点点头,道:“嗯,陈大哥。”

    便也是在这时,陈凌吻上了宁小妹的唇。宁小妹脸蛋羞红,轻轻一吻后,陈凌离开了宁小妹。

    终是要分别。陈凌三人目送宁小妹进入黑暗山洞。这一刻,陈凌心中百味陈杂。

    伽蓝明王随后便也帮陈凌启动彼岸阁。他不启动不行,因为这是血帝的命令。

    在一片光亮闪烁后,彼岸阁轰然冲了出去。速度如光,真正的光速!

    这个中千世界,将不会再有关于陈凌这位战神的故事。一切都已经远离。

    而蓝紫烟则打道回府,她先去的是神皇宫。去神皇宫见一个人。这是陈凌交代她的。她做为陈凌的朋友,自然要代之完成。

    神皇宫经历了战争的伤痛,一切都显得沉积。但是荒潮被毁灭,这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情。

    当蓝紫烟在数日后出现在神皇宫滇城之外时,一切都恍如隔世。

    蓝紫烟的绝世风采很快吸引了滇城守军的注意。

    蓝紫烟直接通报了自己的身份,求见神皇陛下。

    守军虽然不认识蓝紫烟,但也从蓝紫烟的气度上,看出蓝紫烟不是一般人。当然火速通传。

    随后,神皇陛下接见了蓝紫烟。蓝紫烟打败了神皇大军,却帮神皇宫灭了荒潮。说起来,神皇陛下真不该怨恨蓝紫烟。

    蓝紫烟说了,凌飞扬已经随陈凌离开了中千世界。神皇陛下不禁黯然神伤。

    之后,蓝紫烟提出要见长华公主,有陈凌的话要带到。

    陈凌的话很简单,对不起,无法带你走了。不要在等我。

    长华公主伤心不已,蓝紫烟又说了当时的情况,确实是迫不得已。

    虽然长华公主听后依然伤心,但总算好了不少。

    在离开的一刹,陈凌心里想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宁小妹!

    别了,中千世界!

    而…………大千世界,我回来了。

    彼岸阁的光速是陈凌与凌飞扬都不可见的。他们在彼岸阁内,其实并没有多少的感觉。

    彼岸阁要到达的地方不是别处,而是一个久违的地方。西昆仑,灵秀峰!

    陈凌想的明白,觊觎彼岸阁的人太多。血族和光明教廷就不用说了,那天那个神秘的虚无易更是心怀叵测。

    所以,陈凌必须谨慎!

    再则,彼岸阁这家伙太巨大了,随便降落会引来很多麻烦。降落到香港,那会引起社会震荡的。

    降落到m国的香山?没有合适的地点可以降落。

    那么在陈凌的心中,最合适的地方反而就是西昆仑的灵秀峰了。西昆仑的人被首领下了禁足令。他们应该也没胆子来觊觎首领要的东西。

    另外,西昆仑的人如果会做人。应该会出面来保护彼岸阁。保护住了彼岸阁,是一个人情。说不定首领就会格外开恩,允许他们出山。

    大气运的降临,等于是乱世来临。不是你想隐居就能避免战火的。

    武侠小说里的高人抛弃一切繁华权力,隐居之后的下场是什么?

    灭门,然后高人的儿子出来闯江湖。虽说那是小说,但也说明了一个道理。所谓的清静不是躲到安静的地方。而是就在闹市之中,也没人赶来打扰你。

    这样的清静才是强大永久的。

    且不说这些,陈凌选择西昆仑,一是想西昆仑帮忙保护彼岸阁。二来是他身上所有通信设备都没有。西昆仑那山上也是没有信号,没有手机。他要去通知轩正浩一行人过来,同时也要通知首领,沈默然全部前来。

    这样便也算接手了彼岸阁,完成了任务。

    之前,大家都没想这么复杂。谁特么也没想到彼岸阁跟个航母似的。大家脑海里中有个念头,不切实际的念头,觉得彼岸阁就该像封神演义里的法宝,大小随心,想大就大,想小就小。

    但那确实是太唯心主义了。

    彼岸阁矗立在这里,就是给所有人上了一堂课。别特么神话小说看多了,以为什么都能违背科学和物理。这彼岸阁能神奇,是因为有内部构造,天地奇宝太古雷池的。

    彼岸阁回到大千世界的日子是大年之后,三月二号。

    正是轩正浩一行人离开二十四拐的两天之后。

    对于轩正浩他们来说,他们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一次。只会突然觉得有些头晕,但时间对他们来说,没有一丝丁点的影响。

    彼岸阁虽然强悍,不过也并不是瞬间就能到达西昆仑灵秀峰。

    彼岸阁之中,陈凌和凌飞扬见识到了里面的各种神奇。那太古雷池还在大肆绽放电能。

    霹雳巴拉,总有种世界末日的恐怖存在。

    但树林里,日头温暖,阳光和煦,一切都宁静祥和,令人身心舒畅。

    陈凌和凌飞扬并没有多说话。对于陈凌来说,有太多的惆怅与悲伤。与蓝紫烟的别离,是友情的惆怅。小妹的悲惨,是他永久的悲伤。

    天煞守护星!

    陈凌突然好怕将来小倾也会是这个下场。他心里还是很想将小妹给救出来。只是一想到那血帝的本事,立刻心中不太坚定了。

    血帝的本事达到了逆天的程度。

    恐怕普天之下,没有人能修到他那个程度。血帝之所以能这般厉害,也是因为天道运行,在血月之中,需要他这么一个纽带。因此才成了天地产生的一个畸形。

    而在正常时空世界里,绝对不应该有人能达到他的那一步。

    血帝的强大在于神魂。

    陈凌对神魂之说了解很深,这是缘于他看了太阳金经。所以,陈凌突然想起之前血帝的金色巨手抓自己时,自己本来能够逃出去。但那一瞬,发生了一件事情。自己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并不是伽蓝明王那种闭六识。而是真正的被关住了。

    陈凌深吸一口气,突然想到太阳金经上所说的。

    雷劫一共有九层!

    雷电在云层之中,越往上,雷电越厉害。度过第一层,念头纯阳,可生电芒,不惧阳刚。

    度过第二层,便是一念生世界。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个小念头就是一个小空间。显然,血帝是有二次雷劫的修为。

    雷劫有多难度,可想而知。在大千世界里,陈凌还只见过一个虚无易度过了。虚无易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而两次雷劫,根本是修炼人想都不敢想的。若不是因为血帝被天地因果认可,有了通行证,只怕没可能度过。

    这么一想,陈凌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更多的是黯然。松口气的是,像血帝这样的人只此一位。黯然是自己要超过他,只怕是痴人说梦了。

    那也代表自己无法去救宁小妹出来。

    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相传昆仑山的仙主是西王母,在众多古书中记载的“瑶池”,便是昆仑河源头的黑海,这里海拔4300米,湖水清瀛,鸟禽成群,野生动物出没,气象万千。

    在昆仑河中穿过的野牛沟,有珍贵的野牛沟岩画,距黑海不远处是传说中的姜太公修炼五行大道四十载之地。玉虚峰、玉珠峰经年银装素裹,山间云雾缭绕,位于昆仑河北岸的昆仑泉,是昆仑山中最大的不冻泉。形成昆仑六月雪奇观,水量大而稳定,传说是西王母用来酿制琼浆玉液的泉水,为优质矿泉水。

    三月初的天气,整个华夏大地里还是充满了严寒。

    春寒陡峭!

    而西昆仑这边海拔高,又是常年雪峰,其严寒就更不用多说了。

    西昆仑内。

    一切都井然有序,各大昆仑子弟因为上次的巨变,全部发愤图强,刻苦修炼。

    在西昆仑没有遭遇造神基地之前,西昆仑是千年门派,传承,底蕴都是无比深厚的。这样也造就了西昆仑弟子高人一等的傲气。

    而造神基地则狠狠的打了他们一耳光。

    在宗主李易死后,大弟子凌浩宇成为新任宗主。

    圣女东方静成为新任圣皇。

    西昆仑门下弟子众多,又有昆仑大阵,实力还是绝对强悍的。可是真正要找出拔尖的,却还是很少。

    所以,自从造神基地事件后。西昆仑自身也察觉到了这个危机。

    为了缓解这个危机,一直隐居在西昆仑后方的昆仑三老也出来了。昆仑三老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跟西昆仑不同宗的,但大家也一直都是同气连枝。

    如今西昆仑有了危机。昆仑三老则义无反顾的加入了西昆仑。

    昆仑三老都是混元级别的高手。

    也就是西昆仑的赤阳境界。

    三老最厉害的不是这修为,而是他们的底蕴和大势。三老因为修为精湛,琥珀真气贯穿全身每一寸皮肤。已经活了三百多岁。他们见识了世间繁华荣辱,身心与这昆仑大山融合在一起。

    大势中有昆仑山的雄壮,瑰丽,奇险,严寒!

    他们就是昆仑山的代表。

    三老在加入西昆仑后,做的第一件时便是朝拜圣皇东方静。

    这是一种揠苗助长的方法。

    三老朝拜,是多么不可思议的说法。就像是武术界中,你是年轻人,我是成名前辈。我拜你,你如果真有本事,能受的了我这一拜。那就会助长我的底蕴。

    但是我如果自己不中用,受不了你的拜,那就是自毁道行。

    所谓药理中的虚不受补。

    行话的无福消受都是同理。

    虚不受补是要死人的。

    无福消受,受了福也是要折寿的。

    可是如果够强壮,受了补,就会一日千里的进步。

    显然,东方静不是个虚不受补的人。在接受了三老的朝拜后,她的修为进步快的不可想象。加上她身体里有上任圣皇留下的精血种子。这更让她迅速成长起来。

    如今的她成长的恐怖,已经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就算陈凌有大气运,有诸多运气,可是与东方静比起来,只怕还是差了不少。

    凌浩宇身为西昆仑的宗主,责任重大,在这种压力下,也是进步神速。如今的他琥珀真气俨然已经到达了第九重的巅峰。也正是赤阳境界的巅峰,便也是混元巅峰。

    西昆仑上下一片宁静,雪峰矗立,灵秀峰上树林掩映,青翠欲滴。

    正是上午十点,今天却是出了太阳。

    阳光和煦的普照大地,万里无云!

    便也是在这时,整个西昆仑中发出一声轰雷响,接着上下都是一震。这一瞬间,似乎是要地震了一般。

    随后,灵秀峰上,类似泰坦尼克号的彼岸阁轰然降临。

    这么大的变化,立刻惊动了昆仑山上下。

    除了圣皇东方静。

    东方静在圣皇洞中苦修,却是不被外界一切所打扰。

    那东方静的理想是站在世界之巅,享受万丈荣光,心志却是非常坚定的。

    陈凌一身白色僧衣,倒是显得非常飘逸出尘。凌飞扬则是现代人装扮,黑色休闲衬衫,牛仔裤。

    因为之前是在蓝紫烟的伪装下,所以他的头发也剪了。

    彼岸阁到达目的地。陈凌轻轻拥抱住凌飞扬,微微一笑,道:“凌兄,欢迎你来到新世界。”

    凌飞扬眼神复杂激动。两人分开后,陈凌笑道:“我保证你会喜欢这个世界。”

    凌飞扬拍了拍陈凌的肩膀,却不多说。

    陈凌这时候已经抛弃了一切负面情绪,他要用最好的姿态来应战这大千世界的危机。

    两人一起从彼岸阁的登梯口出了来。灵秀峰海拔很高,陈凌闻到了清风香甜的味道,看到了雪峰高耸,看到了万里无云,看到了久违的阳光和煦。

    这一刻,却突然有种要顶礼膜拜的感动。

    这阳光,你可知我有多想念你。这世界,你可知我有多爱你?

    凌飞扬则有些不习惯,他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严寒,绝对的严寒。这种寒不是冰原里的寒,而是那种北风之下的干裂寒。

    陈凌张开双臂,即使是这寒,他也甘之若饴。

    凌飞扬深深呼吸,最后忽然仰天长啸,宣泄心中的新奇与激荡。

    “你们是什么人?”便也在这时,十来名昆仑内山弟子闯了过来,厉声喝问。这些昆仑内山弟子都穿了羽绒服在身上,很现代的装扮。但是一个个龙行虎步,其中也有女子。显然都是有修为的人。

    每个人至少都是化劲和丹劲之间的级别。

    凌飞扬扫视一眼,不禁暗自纳闷,道:“陈兄,怎么你们大千世界里高手这么多?”

    陈凌也扫视众弟子一眼,低声解释道:“这里是昆仑山,是个厉害的宗派。高手自然多,等下山之后,你就会发现,全是普通人。”凌飞扬恍然大悟。

    便也在这时,这一众昆仑弟子认出了陈凌。

    对于西昆仑来说,陈凌绝对是刻骨铭心的存在。

    一时之间,众昆仑弟子呆住。

    一是见到陈凌的震撼,二是看见这彼岸阁的震撼。

    神马玩意啊,这么巨大,突然就降落在这里了。天外来客啊!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