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彼岸阁
    陈凌三人立刻跟在后面。穿过一片树林,仿佛进入了森林一般。接着,便来到了一处空地。

    空地上出现一个超级巨大的池塘。

    不应该说是池塘,因为里面没有水。没有水不代表没东西,里面闪烁着奇异的能量浮磁。电光闪闪的。

    上方是一个类似陨石的玄铁。玄铁巨大,悬浮在空中,没有任何着力点!

    便也是在这时,伽蓝明王忽然入定,神魂跳出。他的神魂跳出去后,进入太古雷池的氤氲之中。

    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了些什么,再次出来时,整个彼岸阁都似乎震动了一下。

    随后,哗啦啦,电光如金蛇乱舞!

    这种现象太过诡异了,就像这里面要产生什么成精成怪的东西一样。

    轰!

    陡然,数十道闪电冲了出来,气冲霄汉一般,冲击在上方的悬浮玄铁之上。接着,数十道闪电化作百道闪电,百道闪电化作千道,万道!

    电光世界,每一道都如雷霆发怒,震煞人也。

    彼岸阁之中原本是黑暗,这时候忽然明亮起来。

    整个彼岸阁都充斥出了一种电能量的感觉。这雷电的强度已经达到了和天地同步的地步,也难怪,如此强大的力量才可支撑起如此巨大的彼岸阁来。

    “看……”蓝紫烟忽然惊叫一声。她真不是大惊小怪的人,但这时,她却如一个小姑娘一般。因为在上空,一个小圆球明亮夺目的升上了天空。

    这小圆球通体火红,散发出无限热量,真个就像是太阳了。

    在上空,原本应该是船的顶部。但是顶部成了湛蓝天空,仿佛无穷无尽。而日头也似乎遥不可及!

    一瞬间,灵气环绕,这彼岸阁之中不再感觉是船中,而是在一个生机盎然的纯净森林之中!

    彼岸阁之中霎时间阳光盎然,宛如进到了一个人间仙境。

    陶渊明之中的世外桃源,也不过是如此了。

    虽然这些树木没有立刻活过来,但已经有了生机。这是一种造物的神奇。

    陈凌忽然也有些懂了,在太古雷池这个强大能量场周边,一切植物,水源都会被能量所影响,变的格外欣欣向荣。只怕在这里面栽种出来的稻子都会与众不同,不含一丝杂质!

    古来圣人吃米饭,对米饭就非常讲究。皇帝也是要吃进贡的特殊大米。

    而在这太古雷池里生产的大米只怕已是如王母娘娘的蟠桃一般宝贵了。

    “随时间流转,日月星辰都在这彼岸阁之中。”伽蓝明王随后说道。

    “麻雀虽小,五脏齐全!”这是陈凌的第一感觉。

    伽蓝明王又道:“入我彼岸阁,便是入了造化,从此一心直度彼岸,不管世俗凡尘。不管是遨游太空宇宙无穷境,还是去往天外天,都只是一念。没有任何黑洞能够吞噬它,也没有任何天外能量场可以将它摧毁。如此神器,你说它当不当得天下第一神器这个称号?”

    伽蓝明王说话的时候看向了陈凌。

    陈凌听后不禁心神激荡,天外天,宇宙外太空有多少奥妙?月球上有什么?

    这些只要是人,又怎会又没有这份好奇之心。

    我们多次仰望苍穹,看那无穷黑幕,又怎不想去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所在。

    然而,只要有了这彼岸阁,一切都不再是梦!

    陈凌很快收敛了心神,道:“明王前辈,还不知道该如何启动这彼岸阁?”

    伽蓝明王脸色不太好看,主要是舍不得这彼岸阁。陈凌心下也奇怪,如此神奇,这伽蓝老儿长期放在这里,却不使用,这是为何?

    这彼岸阁被自己带到大千世界,到底会引发什么连环因果呢?这也是陈凌好奇的。

    首领要彼岸阁,是为了到达彼岸吗?

    蓝紫烟和凌飞扬心神也是激动,好奇的打量四周。

    那太古雷池之中,能量狂暴如天灾。可却一点也不会蔓延到外面来。

    说到底,彼岸阁之所以神奇,却也全是因为这太古雷池了。

    此才是最终奥义,最强瑰宝!

    伽蓝明王听了陈凌的话,道:“你们跟我来。”

    他说完便转身前行。

    陈凌三人立刻跟在后面。这一次,伽蓝明王带三人来到了驾驶室。

    这驾驶室宏伟森严,处处都有着陨石气息。说是驾驶室,其实也没任何驾驶的装备。而且也丝毫看不见外面,是密闭的。

    陈凌一众不禁愕然,外面的东西什么都看不见,这可如何驾驶?

    驾驶室里没有其他的东西,但却有一个显眼的罗盘!

    罗盘矗立在半人高的平台上。

    伽蓝明王带着众人来到罗盘前。陈凌便看见罗盘里……

    这一眼看去,陈凌仿佛看见了魔典。看见了一个微型的世界。

    看不清楚,但里面深邃浩瀚如星空一般。

    “要启动彼岸阁,必须有一个鬼仙级别的神魂进去,用神魂的强大念头做桥梁,如此才可催动太古雷池。如果是要穿梭出时空分子,那就更需要你自己意念来融合。如果当中出现一丝差错,便可能迷失在时空乱象里。”伽蓝明王说道。

    “还有,穿梭时空是天机,不可说破。也必须是不影响时空分子的情况下。”伽蓝明王补充道。

    陈凌道:“这个我知道,如果在大千世界里,某个时间段是有我的存在。我再穿过去,就会产生两个我。如此一来,便是乱了。”

    伽蓝明王道:“不错,那样就算是彼岸阁也不可能到达的。时空是类似宇宙黑洞的存在,出现任何一丝差错都会有灭顶之灾。”

    蓝紫烟忍不住道:“明王刚才不是说彼岸阁乃是天下第一的大神器,没有任何黑洞能够吞噬吗?”

    伽蓝明王冷看了一眼蓝紫烟,道:“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彼岸阁强大是因为它自身能趋吉避凶。而闯时空乱象,是自己往死路上撞。彼岸阁再强大,也不可能抵御住这些宇宙天灾!”

    蓝紫烟便即敛口。这下被伽蓝明王抢白,她面上挺挂不住的。但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这世上最厉害的不是坚硬的天外陨石,而是在海啸中,随波沉浮的一片树叶。

    陈凌没注意别的,却是用心听到了伽蓝明王所说的,必须要有一个鬼仙级别的神魂高手才能启动。

    自己这些人中,没一个懂神魂之术的。当下,陈凌朝伽蓝明王道:“还请明王前辈助我启动这法阵!”

    伽蓝明王道:“既然已经交给你了,不帮你启动岂不是失信于圣女。好了,你现在要去哪里,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冥想出最强的意念来。用你的手伸进罗盘之中。”

    蓝紫烟忽然道:“等等!明王是要和我们一起去大千世界吗?”

    伽蓝明王道:“当然不是,去了如何回来?”

    这确实是个死局,难道去了又坐彼岸阁回来。,那不是白去了。当然,如果伽蓝明王愿意去旅游还是可以的。

    蓝紫烟便立刻道:“难道明王不想去大千世界看一看吗?”

    伽蓝明王没好气的道:“本座若能去,这彼岸阁还会在这里?”

    “为何不能去?”蓝紫烟奇怪的道:“普天之下,难道还有人能约束明王您的人不成?”

    伽蓝明王道:“不能去就是不能去!”顿了顿,道:“法阵启动,会有十秒钟的启动时间,我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既然如此,看来我是不能跟你们一起去大千世界了。”蓝紫烟忽然冲陈凌说道。

    陈凌看向蓝紫烟,蓝紫烟目光盈盈,有些遗憾,更多的却是坦然。

    但不知为何,一瞬间,陈凌却有种别离的惆怅。这一别,只怕是永别了。将来再无机会再相见。

    “我走了!”蓝紫烟朝陈凌和凌飞扬挥挥手,转身便朝外面走去。她当真是奇女子,潇洒之至,说走就走,不带任何一丝留恋。明明方才,三人还是生死相托,无怨无悔的朋友。

    “等一等!”陈凌说道。蓝紫烟回过头,微微一笑,道:“怎么?舍不得我?可别哭鼻子哦!”

    陈凌无奈一笑,随后道:“我和凌兄送送你吧。”

    蓝紫烟微微迟疑一瞬,随后道:“也好!”

    陈凌便向伽蓝明王打了招呼,然后陪着蓝紫烟朝外走去。

    很快,便出了彼岸阁。又来到外面的黑暗世界,铁索桥,深渊寒意。

    那空地上,蓝紫烟看向陈凌二人,道:“我一生之中从没有朋友。你们两人算得是我蓝紫烟的朋友。祝你们……一路顺风!”

    陈凌也看向蓝紫烟,忽然说道:“蓝紫烟,我第一次听说你,是从梅菲儿那儿知道的。她崇拜你崇拜到了五体投地。我那时也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儿。”

    蓝紫烟嫣然一笑,道:“见到我本人,不会让你失望了吧?”

    陈凌摇头道:“当然没有,你比我想象中更加厉害,更加真实,也更加有血有肉。”

    蓝紫烟一笑,道:“那是当然,我自个儿也经常觉得自己挺不错,挺厉害的。”

    说这话时,自然而然,不带一丝矫饰。这也是缘于她内心的强大。我就是与众不同,就是厉害!

    高处不胜寒是因为内心不够强大!

    真正强大的人,会享受高处的风景和尊荣,却不会觉得寒。

    陈凌也一笑,又道:“临走之前,拥抱一个吧,这是我的心愿。”

    说完他便张开了手臂,前去轻轻拥住了蓝紫烟。蓝紫烟娇躯微微一僵,却没有做任何反应。她也忽然觉得这个拥抱的滋味很不错,让人留恋!

    随后,蓝紫烟也冲凌飞扬道:“虽然咱两接触不多,不过你是条汉子,我喜欢。”说完便也张开双臂。凌飞扬哈哈一笑,坦然相拥。

    拥抱过后,蓝紫烟挥挥手,然后转身离去。她独自过铁索桥,也不回头,就这样慢慢消失在陈凌的视线之中。

    这个奇女子,注定以后再也无法相见了。但陈凌知道,她会在自己的脑海里永远存在,挥之不去!

    这是自己人生的经历和传奇的过往,与风月无关!

    陈凌和凌飞扬相视一笑,陈凌道:“做好准备了吗?接下来,是新的世界和人生!”

    凌飞扬一笑,道:“我很期待!有生之年能去大千世界见识新的文明,这是我的幸运。能认识陈兄你,更是我的幸运。”

    陈凌哈哈一笑,道:“咱们就别肉麻了。”

    两人相携进了彼岸阁,一路所去,灵气环绕,如在世外桃源之中。居然也有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感觉。、

    很快,便到了驾驶室内。

    伽蓝明王则道:“我的本体先离开彼岸阁。”他说完便快速出了彼岸阁。再进来时,便已是那尊无双神魂,泛着阳刚气息。

    “明王前辈度过了雷劫?”陈凌不由好奇问道。

    伽蓝明王的神魂立刻在陈凌脑海里响起声音,道:“本座早已度过雷劫。”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也觉该是如此。看来世间之大,高人果真是层出不穷啊!

    当下话不多说,伽蓝明王的神魂飘进了罗盘之中。接着,罗盘里立刻绽放出异样的光芒,也出现一个类似手掌印的东西。

    陈凌上前,将手掌放了上去。、

    这一下接通,立刻有种连通了宇宙的感觉。万般**,日落星辰皆在心中。

    陈凌随后集中意念,时间,地点!他能拴住心猿意马,所以想象起东西来会非常具体。

    一般人的想象难免会没那么深刻,会锁不住心猿意马。

    这么一说起来的话,彼岸阁虽然神奇。但想要启动它,还真不是凡人能够的。一是需要一个武道高手,能锁住心猿意马。二是需要一个鬼仙,鬼仙是多稀奇,多神话的存在。却绝不是遍大街都是的。

    鬼仙是什么?

    古来神话之中的神仙指的就是这种。

    鬼仙已经是不堕轮回,随时可胎解转世的存在了。

    太古罗盘这时候已经启动。

    便也是在这时候,陈凌心中忽然涌出一种恐慌,绝望,悲伤。

    不……

    他陡然抽回了手,满头大汗,连连后退。

    他扪心自问,陈凌,你又怎么可以装作不知道,你又怎么可以这么坦然呢?

    这彼岸阁是如此神物,她送给了你,她到底付出了什么,你居然可以问都不问吗?

    伽蓝明王这时候愤怒的跳了出来。

    “你到底什么情况?”

    凌飞扬也不解的看向陈凌。

    陈凌深吸一口气,道:“我要见圣女。”

    伽蓝明王道:“她不会见你的。”

    “我必须要见她,非见不可!”陈凌双眼陷入血红。

    伽蓝明王冷笑一声,道:“本座说过,她不会见你的。你到底走不走,你若不走,本座也懒得麻烦,这彼岸阁就放在这里,正合了本座的心意。”

    “不见到圣女,我是绝不会走的。”陈凌咬牙说道。

    伽蓝明王道:“莫名其妙!”说完便飘然而去。

    伽蓝明王一直都舍不得彼岸阁,如今陈凌自己找抽。他自然乐意。

    “怎么了,陈兄?”凌飞扬微微担忧的问道。

    陈凌道:“没什么。”他有些落寞,随后便也朝外面走去。凌飞扬立刻跟在了后面。

    蓝紫烟还没有离开神山,她和白布衣在聊天。聊的自然是道法领域的玄妙。当蓝紫烟看见陈凌和凌飞扬出来后,不由大奇,道:“你们怎么还没走?”

    陈凌一言不发。

    蓝紫烟便看向凌飞扬,凌飞扬道:“陈兄说要见圣女,明王不理会,闹僵了。”

    蓝紫烟怔住,随后,她看向陈凌,道:“你是觉得圣女就是小妹?”

    陈凌点点头,道:“伽蓝明王视这彼岸阁如性命。如今居然肯交出来,我不知道小妹到底为我做了什么?若不搞清楚这件事情,我是绝不会走的。”

    蓝紫烟微微叹了口气,便看向身边的白布衣,道:“小和尚,带他去见一见圣女吧。”

    “我是你爷爷!”白布衣气恼的道。

    蓝紫烟不由翻了个白眼,道:“你带不带?”

    白布衣皱起眉头来。

    陈凌立刻燃烧起希望来,道:“还望布衣兄成全!”

    白布衣这时候对陈凌一行人倒没什么恶感。他与蓝紫烟接触的最多,反而对蓝紫烟很有好感了。

    之前仇归仇,但也都是情势所逼。现在互相聊起武学来,却是臭味相投的很。

    “我师父是不会允许的。”白布衣坦然说道。

    “我如果擅自带你们去见圣女,我师父会杀了我。”白布衣补充说道。

    陈凌顿时说不出话来。他也不是那种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死活的人。

    他知道,白布衣没有说假话。伽蓝明王巴不得自己不带走彼岸阁。如果白布衣带自己去见了圣女,到时候,伽蓝明王恼怒之下,还真会杀了白布衣。

    伽蓝明王不是什么慈祥长者,而是一个唯我主义者。

    现实就是现实,高人虽然有绝世修为,可也有他的执着和七情六欲。

    他不会被世俗道德规则所束缚,要杀就杀,全凭个人喜好。

    武侠小说里的那些大侠,不顾自己,一心只顾天下苍生,奋不顾身,不顾红颜,都不过是个理想世界。

    蓝紫烟同样叹了口气,道:“陈凌,如果圣女真是小妹。我想小妹也不希望你为了见到她,从而耽误你的正事。她做这么多的牺牲,你不能让她的牺牲白费吧?”

    “我至少要知道,她到底牺牲了什么?”陈凌红着眼说道。

    这个时候,白布衣微微触动。这眼前的三人是真正的君子朋友。自己说出苦衷,他们也绝不再相逼。这就是坦荡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