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4章 再战
    便也是在这时,白布衣从果树那边走了过来。他依然一身白色僧衣,并且是赤足。赤足如玉,不沾染任何一丝尘土、。

    他神情淡淡,道:“我师父只见陈凌一人,其余的人不可前去。”

    蓝紫烟待要说什么时,陈凌道:“就让我一个人吧。若是他有心要我们死,我们也活不到现在。”

    蓝紫烟和凌飞扬知道陈凌的话说的没错。两人微微一叹,凌飞扬道:“那陈兄你多小心!”

    陈凌点点头。当下转身对白布衣道:“请带路!”

    一切都充满了古怪。

    这个时候,陈凌也只是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身上湿漉漉的,好不难受。

    之前的棉袄早不知道哪儿去了。不然掉下去也没那么难受。

    他的血液习惯了严寒,此时出来,又开始慢慢转变,来习惯外面的气候。

    不过这个转换容易的多,在与白布衣前往地宫时,身子便已很是轻盈舒畅。他的身上冒着层层热气,就跟烟雾蒸腾似的。

    这完全是身体的血液恢复热度,然后影响身体的温度,导致寒气完全被驱除。

    进入地下宫殿。

    白布衣并没进去,只是道:“我师父在里面等你。”

    陈凌一进来,便看见伽蓝明王这老家伙一身黑袍,宛如地狱神王的端坐在上首。他的表情冷漠,并未透露出任何情绪来。

    陈凌见了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打招呼。他反正是被闹糊涂了。

    不好意思叫明王前辈了。之前骂老畜牲骂的太欢快了。

    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喊老畜牲,那是嫌命长了。

    陈凌看向伽蓝明王,伽蓝明王也看向陈凌。两人目光对视,虽然伽蓝明王的目光深邃,严寒,威严滚滚。但陈凌却并无任何退缩。

    他强任他强,我自清风拂大江!

    “本座不动用领域,你若在本座手下支撑住三秒,便将彼岸阁给你拿去。”伽蓝明王缓缓开口,一字字说道。

    陈凌心中一动,眼中精光绽放,道:“明王此话当真?”

    伽蓝明王冷声道:“本座话已说出,焉能欺骗于你。只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若三秒支撑不住,可别怪本座将你和你同伴全部诛杀在此!”

    “好,只要明王不动用领域。若是连这三秒都撑不住,陈凌不用明王动手,自己便撞死在殿内。”这一刻,陈凌所有的信心,大势都恢复在身。身体内浩瀚澎湃,大气磅礴。

    这一股大气透出,连伽蓝明王也是微微惊讶。

    陈凌一瞬之间,在气势底蕴上,丝毫不弱于伽蓝明王。

    没有人可以三秒击败我陈凌,别说你伽蓝明王不可以,就是首领也不可以。这是陈凌的傲气!

    人若是没这股傲气,便也不能成就非凡了。

    伽蓝明王话不多说,站了起来,缓缓下了王座。

    陈凌静静的平视伽蓝明王。

    空气中透出一种沉闷的压抑,这种压抑就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时的黑暗,让人简直就要发狂。

    当空气沉静粘稠到要滴出水来时,便是火药引爆的那一刻。

    伽蓝明王忽然开口了,道:“你真觉得就凭你能接下本座三秒?”

    陈凌道:“试试岂不就知道了。”

    伽蓝明王看陈凌的神态,他忽然道:“本座突然之间有些不想杀你了。你很强,心态很好,毫无惧色。假以时日,你真能成为我的对手。可是现在你不行。本座今天也绝不会给你机会。”

    陈凌在伽蓝明王的话语中听到了深沉冰寒的杀意。这并不是一种装逼,而是真的要下定决心杀死陈凌。

    陈凌不禁奇怪道:“明王若要杀我,何须费这般周章?”

    伽蓝明王道:“很简单,因为本座答应了那个人,给你一个机会。这三秒钟是她为你争取的。三秒生死,你和你伙伴的生死全在你手上。”

    “哈哈……”陈凌一笑,道:“明王是想给我增加压力,让我心中产生桎梏吗?我若执着于伙伴生死,三秒束缚,还真无法接下这三秒。”

    伽蓝明王微微意外,道:“不错,不错,你能看穿这一层。有资格做本座的对手了。”

    “但我有些奇怪,您所说的她是谁?”陈凌道。

    “圣女!”伽蓝明王缓缓说道,。

    “圣女又是谁?我认识吗?”陈凌道。

    “你的问题太多了。”伽蓝明王微微不耐烦。

    陈凌深吸一口气,道:“伽蓝明王是个称呼,不知道阁下真名叫什么?”

    伽蓝明王淡淡说道:“我的名字早就已经忘记了,我自己也不记得了。太初有王,王就是道,道就是我。”

    太初混沌,与天地一体!

    这就是伽蓝明王!

    “开始吧!”随后,伽蓝明王缓缓说道。他话一落音,诡异的,眉毛上滴落出血珠来。

    这其实也代表一瞬之间,伽蓝明王气血催运到了恐怖的境界。一瞬之间,让气血奔腾至此。这便是一种超神入化的掌控力。

    与此同时,地狱神王的气势爆发而出,涵盖而出。

    整个地宫里似乎有万鬼齐哭,地动山摇的恐怖。

    陈凌在这一瞬,凌云大佛的大势和龙魂大势也立刻全部爆发出来。否则这一下就被占了先机,马上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伽蓝明王的眉毛鲜血溅开来,呈现出了指甲盖大小桃花的形状。鲜艳夺目。

    与陈凌五米的距离。在他的脚步之中,似乎变的没有了距离。好像是在瞬移一般。人的眼神都反应不过来。伽蓝明王便抢到了陈凌的面前,双拳交叉,如火焰星光一闪,瞬间洞穿到到了陈凌的胸口。

    这一瞬,陈凌的眼睛已经完全无法捉摸到如此强大对手的任何招式。一切动手。只凭借心灵的本能反应。

    刷!

    陈凌突然之间,背微屈,心脏后缩,脚下退步之间,豁然一个大回旋,倒踩莲花躲开了这下攻击。

    嗤嗤!

    两声裂锦般的声音接连传出。陈凌上身的衣服却好像剪刀裁剪过一样。条条布带子飞舞。同时,他的胸口出现了一道指印,上面指纹盎然。

    这是被伽蓝明王拳劲劲风袭击印上去的。

    刚刚陈凌雷霆万钧之间,虽然躲过了这一手。但是却也只差一寸半的距离。一寸半之间,拳风猛烈,劲风打击在他的胸口上,撕裂了他的衣服。出现了深深的指纹。

    不过以陈凌的强大,区区拳劲劲风还伤不了他。

    陈凌呼吸一口气,胸口的指纹拳印就随着气血剧烈循环而消失了。

    一招,仅仅是一招之间。伽蓝明王就显现出了他强大到根本没有办法抗衡的实力来。

    这也是三秒的限制,他完全不留手的攻击。

    一招的交手,就已看出陈凌和伽蓝明王的差距。他在一招之间就险些被拳劲击中。被凌厉的劲风撕裂了衣服,还在皮肤上留下了清晰的指纹。虽然在一个呼吸之间。气血的循环就把指纹消除掉了。但是这样的打击已经足够的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性命在伽蓝明王的拳下宛如狂风暴雨之中的一点灯火,随时都会熄灭。

    陈凌身处暴风漩涡中心,但内心却无比安宁,乃是大安宁。

    伽蓝明王一招未得手,毫不停留,把脚向地面一点,人影晃动,带起一连串的残影到了陈凌的面前。突然一手洞穿而出,简简单单,却是明王金枪手。

    陈凌身体倒踩莲花,太极拳中搬栏式电闪施展而出,一搬再向下一沉。正好圈住了伽蓝明王的手腕,然后瞬间腰膀发力,手臂猛烈的一旋转,好似绞肉机剧烈的旋转,竟然是要将伽蓝明王的手腕生生绞断!

    一沉一绞,正是太极长捶井栏捶独特的发劲。由搬栏捶转换井栏捶,浑然天成。陈凌是太极拳起源,太极拳是他的立身根本!

    伽蓝明王丝毫不惧,手臂一震,竟然是逆着陈凌旋转的势力猛的一缠,手臂如一条大蟒,翻翻滚滚,竟然把陈凌的旋转的势子重新调转了过来。

    陈凌心中一突,手臂上一接触到了伽蓝明王的劲,就知道对方的力量蕴藏极大。自己根本不足以抗衡,但是他却自有借力打力的手法。

    全身一震,心之发动,力达手臂。嘣!一声响,陈凌的手臂猛的撑开来了。本来四四方方的井拦捶胳膊突然一下变的圆溜溜,双臂双肘如抱了一个大球,一撑一鼓之间,充满着无比的弹力和弹性。

    伽蓝明王一接触到陈凌的手臂圆。陈凌就插着地掠飞了出去了五六米之外。

    陈凌这一把四四方方的井栏捶撑圆了。整个人也好像变成了一个极有弹性的大皮球,稍微一受力量,人就弹的老远。所以一接触到伽蓝明王无与伦比的劲力的时候,他整个人就飞快的弹开了。

    这是西昆仑的圆捶秘术,也是太极的底蕴。全部被陈凌融合起来。跟伽蓝明王一斗,陈凌便知道唯有太极抗衡。因为伽蓝明王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

    伽蓝明王心中一动,也似乎有点出乎了意料。刚刚他一式逆缠反绞打击在陈凌的手臂上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打在皮球上的感觉,陈凌整个人的皮肤,身体,就好像是充满了气,比皮球坚韧一百倍的球体。无论怎么暴力打击,都只会弹开,力量越大,弹的越远越猛,而并不会打爆。

    不是陈凌这样武学极高境界的大宗师,根本施展不出来这样巧妙圆融的劲力来。这种劲,把太极中的刚劲震荡完全运成柔弹之力。攻击力不足,却能立于不败之的。

    伽蓝明王眼中一厉,地狱神王气势更加爆猛,他随着陈凌的身体弹开,脚步一动。欺身近来,再次展开了猛烈的打击,这场战斗,依旧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

    明王神拳,爆爆爆!

    砰,砰,砰,砰,砰……。

    三秒钟,一连串如击巨形皮球的声音暴鸣着。

    伽蓝明王每一次的打击,都被陈凌硬接了下来,然后身体被弹开。而伽蓝明王再如影随形的追上去,再打击,又弹开。

    三秒已过!

    但伽蓝明王并不停手,反而越打越凶。在暴击之后,陡然双指如针,穿针爆球!

    陈凌见状,便知道再也无法用此种圆捶秘术。他的手臂轻微一晃,全身的皮肤印着光闪烁了一下,竟然用自己的头迎了上去,同时手上陡然发劲,爆发出最强须弥印。

    双手一抖一晃。须弥印突然之间集中一点,猛烈捣出!

    轰隆!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爆炸。陈凌这招完全是置之死的而后生,爆发出了自己的全部的力量进行反击!

    陈凌的发力,连头都埋伏了下来。如张开一硬弓,他是不顾一切的发劲进攻。他的头顶,正对着伽蓝明王的手指。这等于是完全放开了自己的弱点,给对手全力的反击。

    而且陈凌这一下反击,精妙的无懈可击,拿捏到恰到好处,而且那股似圆非圆。

    刷的一下!

    伽蓝明王在危机中,陡然脚步斜踩,与陈凌擦身而过。一瞬间,陈凌觉得所有的压力都已消失,就像是天边的乌云终于散去,大地回春,阳光和煦一般。

    终究,伽蓝明王没有选择跟陈凌同归于尽。

    而交手,也仅仅是四秒的时间。四秒之内,陈凌将毕生所有的功夫修为运用到了极限。即使如此,也是经历了无数的危险。只要稍一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场战斗,伽蓝明王展现出了他神一般的实力。陈凌这样的高手在他面前,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陈凌也清楚的知道,如果再打下去,不出十秒,自己绝对要血溅五步!

    但还好,三秒已过!

    三秒之内,没人能打败过我陈凌!

    这是陈凌的自信和傲气,他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话说回来,陈凌之所以能接住伽蓝明王三秒。也是因为他的太极拳出神入化。

    伽蓝明王显然也没想到,陈凌会有太极拳这门玄妙神功。

    太极拳是传承数百年的功夫,听起来烂大街,但真用到了陈凌这个地步,却是有鬼斧神工的作用的。

    伽蓝明王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半晌后,他道:“既然如此,你要彼岸阁,便随我来。”

    “可以叫上我的两个同伴吗?”陈凌立刻问。

    “随便你!”伽蓝明王说道。

    陈凌便连忙道:“前辈稍等!”说完立刻奔出了大殿。不一会后,蓝紫烟和凌飞扬也步了前来。

    三人来到大殿。伽蓝明王便朝一边偏殿里走去。陈凌三人立刻跟上。

    进了偏殿,再一直朝中间的通道走。又来到一处类似后山的地方。后山前有一悬空深渊。深渊上有铁索桥!

    伽蓝明王走上了铁索桥。,

    众人跟在后面,深渊下,寒气,雾气缭绕,看起来恐怖至极,似乎要吞噬一切。

    过了铁索桥,便看见一处空地上,一个庞然大物矗立。

    说是庞然大物,是因为这东西确实就像是一艘巨大的铁浮图。

    说具体点,就是一艘铁船!

    这艘铁船巨大,类似泰坦尼克号那般的大。这般巍峨的横在这里,不仔细看,还真有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就是你要的彼岸阁!”伽蓝明王指了指,说道。

    陈凌与蓝紫烟和凌飞扬瞬间看的呆住了。

    彼岸阁原来就是一艘船!

    外表的黑色铁不是普通的铁,似乎是采集了天外陨石。

    这艘船的重量估计已经是千吨万吨级别了,不可估量。

    里面还真能容纳千人!

    很显然,这艘铁船不是在水中行驶的。

    “彼岸阁,彼岸阁!”陈凌见到这心中一直想要找,却不可得的彼岸阁时,内心的感觉激动,复杂。

    彼岸阁的船身上散发出一种浩瀚,威严,以及历史沉淀的气息。看见它时,众人脑海里只有伟大二字。也不由让人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那边有登船口!

    伽蓝明王眼中万般不舍,他沉着脸色前往登船口。

    陈凌一众人立刻跟在了后面。

    从登船口的阶梯登了上去。这阶梯很高,像是直接上了二层楼一般。

    来到彼岸阁里面,放眼看去,皆是一片黑暗。陈凌一众目光强盛,能看个轮廓。这里面并不是那种船里的大厅,客房等等。而是很奇怪的构造!

    第一眼,陈凌看见了一个池塘。然后又看见了田地。田地里的土壤泛着奇怪的气味,灵气蕴藏的气味。

    池塘,田地。

    还有温泉!

    另一边则是树林,只不过树林里的花草树木都已枯萎。

    再往前走,便又是居住的房子,房间,大厅,这些房间大厅分布颇有玄机。类似了玄门奇功八阵,锁住灵气的做法。

    这样一艘船,真是古怪到了极点。

    让人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构造。船中应该是天然陨石的构造,难道里面能种植物吗?植物能存活吗?

    彼岸阁虽然给了众人足够震撼,但也让人不懂它的历史和构造。到底它真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吗?能够穿梭虚空,破碎时空因子,躲避天地因果,带人到达想要的彼岸吗?

    它凭什么可以做到这一点?

    于是,陈凌忍不住道:“明王前辈,都说彼岸阁乃是天下第一的大神器。我现在看它虽然宏大,却不知道到底神奇在哪里?”

    伽蓝明王冷淡道:“彼岸阁里,灵气蕴藏,各种造物都有道家真蕴在里面。若是细心观察,便可得道。里面的灵气可让人多活数百岁,坐上这彼岸阁,便也无任何天灾天劫能降临其中。自当躲避一切因果,你说它神奇不神奇?”

    陈凌道:“可是目前,我看到这上面是一片死气沉沉。”

    “你懂什么,那是因为太古雷池还没启动。一旦启动,便是新的天地。”伽蓝明王随后道:“罢了罢了,本座既已答应圣女,索性好事做到底,给你启动这太古雷池!”

    “你们随我来!”伽蓝明王说完便朝其中中枢地方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