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怒气
    伽蓝明王道:“妄想!既然是你造孽,那就让他们一起陪你承受恶果。想要本座放了他们,你想都别想。”

    顿了顿,伽蓝明王又道:“不过你给我磕几个头,我也许会考虑下。”

    “不要……”蓝紫烟忽然睁开眼,声音虚弱,道:“不要理这老狗,你即使磕头,他也不会放了我们。”

    陈凌与伽蓝明王的对话,其实蓝紫烟和凌飞扬都听到了。他们只是虚弱,可意识还存在。听到陈凌愿意一己担责,来换他们的性命时,两人心中却是感动的。

    如此陪他一起死了,也算不冤。

    “是不是我跪了,你就放人?”陈凌不理会蓝紫烟,问伽蓝明王。

    伽蓝明王道:“我会考虑。”

    陈凌眼中绽放出无穷寒意,怒骂道:“你这老狗,叫你一声前辈是给你面子。想要你爹给你下跪,你下辈子也别想。”

    这一下骂出来,陈凌只觉痛快无比。

    他也不是傻蛋,算是看出来了。这狗日的,即使下跪也不会放人。既然如此,索性他妈的骂了再说,至少痛快了。

    伽蓝明王脸色立刻变的非常难看,这么多年,那个对他不是尊尊敬敬的。何尝有人敢骂他,这陈凌绝对是头一遭了……

    伽蓝明王的怒气在爆发…………

    “哈哈,骂的痛快!”凌飞扬闭着眼睛,却笑了出来。不过他的声音很虚弱。

    伽蓝明王忽然离开了,但半晌后,他的声音传来。“布衣,去打一些温泉水来浇下去。本座看他们还是不够冷。”

    陈凌三人闻听此言顿时打了个寒战,够毒的老家伙。

    陈凌立刻扬声道:“老畜牲你就浇吧,受不了老子就自尽,看你怎么折磨。就你这老畜牲也敢自称王,自称本座,笑掉你爹我的大牙。”

    似乎整个空气中都充斥了一种怒意,来自伽蓝明王的怒意。

    但片刻后,怒意消失。伽蓝明王淡淡道:“算了,不用管他们。”

    还真就免了浇水的厄运!

    这也算是陈凌摸准了伽蓝老狗的心理。他被骂之后,要折磨自己这群人。但是自己直接说自尽,这家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最后放弃了这个念头。

    自己这三人如今是砧板上的肉,还真是任他宰割了。

    伽蓝明王与白布衣再没有任何音讯。

    冰坑里,蓝紫烟和凌飞扬的情况越来越不好。陈凌暗暗焦急,却又无可奈何。

    这种冰寒,若是常人,早也冻死了。可是凌飞扬和蓝紫烟却不会,只是身体难受的很。他们还是能够护住自己的心脉的。

    这一夜,就在这煎熬中度过。

    到了第二天,蓝紫烟与凌飞扬全身上下都已僵硬。只有心脉之内的血液在汩汩流动。

    这也是他们的生机所在。

    “算了!”蓝紫烟忽然开口,打着颤,道:“陈凌,本来我绝不是认命的人。熬了这么一夜,再熬下去,更加难受。你还是把我了结了。”

    凌飞扬也苦涩的道:“陈兄,动手吧。与其这样被折磨死,倒不如痛快点。”他和蓝紫烟的声音都在打颤。这种打颤发自灵魂深处。

    陈凌反而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冰寒,他似乎快要成冷血动物了。

    这种身体的变化很诡异,估计就算将他置身在一个温度高的地方。过不多久,他也会慢慢习惯。

    “我们一定会出去的。”陈凌坐了下去,将两人拥住。

    蓝紫烟和凌飞扬已经不能有任何动作。

    “别安慰我们了。”蓝紫烟闭眼虚弱的道:“怎么出去?你告诉我?”

    “不是在安慰你们。你们还坚持一天,一天之后如果还不能出去,我陈字倒过来写。”陈凌说道。

    凌飞扬道:“倒过来写也不打紧了,我们都知道,不可能出去了。”

    陈凌的眼神变的幽深起来,道:“你们最后相信我一次,我说过,一定可以出去。”

    他说的郑重无比。不由让蓝紫烟和凌飞扬微微的燃烧起丝丝希望来。“为什么?”蓝紫烟问道。

    陈凌深吸一口气,道:“我曾经感悟天地,与天地之间有一种玄妙的联系。每次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直觉。”

    蓝紫烟道:“我们遇到危机,也会有直觉。这跟你的感悟天地没关系,这是武者的敏感。”

    “不是!”陈凌道:“我的血能解百毒,这你们两是知道的对吧?”

    蓝紫烟道:“嗯?”

    陈凌凝然道:“我之前在来这个中千世界时,中过一次尸毒。当时毒发,我差一点死去。也是在那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不会死,没有任何的理由,就像是人过七十而知天命的感觉。当时小妹他们都以为我要死了。而后来,我的这种感觉并没有出错,我确实没有死。”

    这个说法虽然玄妙,但确实一瞬间让蓝紫烟和凌飞扬振奋起来。

    陈凌道:“还有,我们每个人都以自我为中心。都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主角。电影这个东西,你们懂吗?”

    蓝紫烟道:“我看过书,知道电影。是你们大千世界的一种产物。”

    “等得了彼岸阁,出去后,我带你们去看看电影。”陈凌说道。

    “出去?”蓝紫烟语音有些飘渺。

    凌飞扬道:“电影是什么东西?”

    陈凌也是有心来给两人讲解,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当下解释道:“我们之前坐的战斗机里,那些灯的亮度都是一种电能。电影,就是通过电与摄录机将一些发生过的事情拍摄下来。后来,我们会自己去设计一些故事。比如我们设计出一个战国故事,里面有一个大将军很厉害。我们就会去找一个长的很英武,气质很合的人来演这个大将军。按照我们设计的故事和台词来演。”

    “这样拍摄下来,无论是故事的开始,中间的悲欢离合,结局的圆满,都是在我们编剧的控制之中。”

    “我有些懂了,不过陈兄你忽然说这些干什么?”凌飞扬奇怪的问道。

    “每一部电影里都必须有一个主角。这样这部电影看起来才会精彩,连贯,以这个主角带动所有的故事。那么这个主角,不管遇到什么危险。我们看电影的人都知道,他绝对不会死!”陈凌说道。

    蓝紫烟和凌飞扬被冻的厉害,脑袋转的慢。凌飞扬道:“然后呢?”显然,他们依然不知道陈凌想要说的是什么。

    陈凌道:“这个世界,这个天地也有自己的命运编剧。这个人,注定要被车撞死,那个人,注定要死于火海之中。我们其实就是电影里的人。而老天是编剧,编制这场电影。但身在电影里的人并不知道谁会是主角,谁是配角。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提早死了,那肯定是配角。”

    “难道你想说,你就是这部天地电影里的主角?”蓝紫烟说道。

    陈凌点点头,道:“是不是主角还另说。只不过我即使是配角,也不该是死在这里。因为大戏还没上演。这几年来,我遇到过不少危险,每次都逢凶化吉。确实是有些主角的味道。”

    主角也是气运所在。

    将来的世界里,如果陈凌死了,沈默然活着。显然沈默然就是主角。谁活到最后,就是主角。命运的编剧不会去弘扬正义,不会去沉重的说教。因为他仅仅是编剧!

    因此,气运不会因为你是好人和坏人而特别眷顾于谁。

    这是一个相同的道理!

    “我们一定不会死!”陈凌缓缓说道。他的直觉告诉他,不会死。另外还有很重要的原因,他是天煞皇者。宁小妹是天煞守护星。

    后面一定有出路,一定会有!

    可是宁小妹即使是天煞守护星,又如何来救?难道指望她打赢伽蓝明王,这似乎不可能。

    陈凌想不透其中的关节,但此刻,他只想给蓝紫烟和凌飞扬生存下去的意志。所以,他必须肯定的说下去。

    蓝紫烟和凌飞扬也并不是甘心就死的人,在陈凌的说服下,终于再次鼓起了求生意志。

    然而,一直这般下去。他们终究是抵御不了这千年寒冰的寒。

    人靠信念是可以坚持抵抗病魔。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就不是任何信念能够改变的了。

    陈凌发现两人都已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的心沉入谷底。如果到时候自己真能活下去,而累死了这两位好友。那对他自己来说,是何其的残酷。

    蓝紫烟在迷糊中,终于觉得身子舒服了。这是一种一直想要睡觉,仿佛在受着酷刑,不能去睡。而现在,终于可以睡了的感觉。

    仿佛回到了那种永恒之中。就像还是胎儿,在母亲的羊水之中,尽量的蜷缩,蜷缩!

    死亡已是如此的接近!

    便也是在这时,蓝紫烟忽然觉得有一股腥腥的热流涌来。慢慢的,意识开始恢复。等她逐渐睁开眼时,便霍然看见自己还在冰坑之中。

    身体还是那般寒冷,可是身体却有了一丝力气。她双眼圆睁,便看见陈凌将手脉划破,然后对准了自己的嘴。那血正在涌入自己的嘴里。

    陈凌的神色很凝重,看见蓝紫烟睁开眼,方才松了一口气。

    “谢谢!”蓝紫烟的神情复杂。

    陈凌微微一笑,随后便又将失血处对准了凌飞扬的口。

    凌飞扬在吸食了陈凌的鲜血过后,也悠悠醒转过来。

    陈凌快速收手。他自己气血一运转,伤口处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血液也不再流。

    “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陈凌问蓝紫烟。

    蓝紫烟点点头,道:“好多了。”

    陈凌又看向凌飞扬,凌飞扬也道:“好多了。”他知道自己怎么活过来。这一瞬,对陈凌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知道他今后,陈凌会是比皇兄还重要的兄弟。这份兄弟情,没有任何杂质!但可以为其赴汤蹈火,三刀六洞,一切都在所不惜。

    不过首先的前提是,得能活着出去。

    陈凌看了眼上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这个冰坑就像是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陈凌也知道,当然不可能指望会有神兵天降。此处在大荒深处,谁人可以前来?谁人来了又能打败伽蓝明王和白布衣?

    自己这三人可说是这中千世界里最强的三人了,一样落得这个下场。只怕是首领这样的人物来了,只怕和伽蓝明王之间的胜负也不好说。

    时间继续在流逝!

    陈凌的血虽然缓解了蓝紫烟和凌飞扬暂时的危机。但他们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中毒,所以不久之后,他们的情况又变得岌岌可危。这一次,无论再怎么喂血,效果都变的微乎其微了。

    便也是在这时,上方忽然掉下一根树藤。白布衣也出现了。

    “上来吧!”白布衣对陈凌冷声说道。

    陈凌不禁愣住!

    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你要放我们出去?”陈凌问道。

    白布衣冷声道:“不知道,和尚我只是遵照师父的意思。”

    陈凌想不通,但也懒得细想。蓝紫烟和凌飞扬均已昏迷。陈凌索性用双脚圈住蓝紫烟,然后双手攀上树藤。

    他双臂的力量何其之大,这样攀爬上去,一点都不费事。而白布衣在上面拉着树藤,也很轻松。树藤是那种千年老藤,比钢索还要坚韧!

    将蓝紫烟带上去后,陈凌又立刻返回,然后将凌飞扬也带了上去。

    两人都带上来后,陈凌二话不说,夹起两人,冲白布衣道:“温泉在那个方向?”

    白布衣指了指东面。陈凌便立刻飞奔过去,他实在担心他们两会有什么不测。

    来到温泉处后,陈凌并没有将他们丢进温泉,而是放在旁边。温泉旁边的温度也有些高。这样慢慢的驱寒,比陡然放入温泉要安全的多。

    而蓝紫烟和凌飞扬也很快就苏醒过来。他们的生命里实在是非常强悍。

    两人醒来后,立刻坐了起来。他们身上已经是湿漉漉的。这也是因为寒冰在融化。

    蓝紫烟扫视周遭环境,便知道出了冰坑。用不敢置信的神情道:“我该不是在做梦吧?怎么出来的?”

    凌飞扬也是同样的疑惑。

    陈凌也很疑惑,道:“白布衣放我们出来的,他说伽蓝明王要见我。”

    蓝紫烟深呼吸两口气后,道:“我和凌飞扬现在也恢复了。我们一起去见他,看这老家伙还能搞什么鬼?”

    凌飞扬也是这个意思。之前被领域偷袭,他和蓝紫烟都是输的心有不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