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前辈
    伽蓝明王扑来,一手探出,扯向陈凌的耳朵。陈凌耳朵受到刺激,立刻偏头。伽蓝明王想也没有想,手指一直。指甲刺出,好像一根锋利地剑尖,刺向了陈凌耳朵根子下面的三叉神经处。

    便在这时,陈凌一手突然抬起。两指戳出。截向伽蓝明王发出攻击的的肘关节。

    围魏救赵!

    伽蓝明王的手肘一坠一转,吧嗒!骨骼坚硬起来,似牛角一样生出锋芒,肘如大枪,点向陈凌的虎口。

    这时候的打斗,颇有些像当初陈凌和钝天首领的决斗,彼此都受到了限制。

    陈凌立刻心印胎拳下压。下压中,又变化出须弥印的变化,碾压。

    三下两下,便将伽蓝明王的攻击化解开去。

    如果伽蓝明王不动用明王领域,与陈凌单打独斗,陈凌自然远远不是对手。可是如今比拼起打法来。陈凌却是绝对不惧的。

    两人指来掌去,一瞬间交手百来下。陈凌越战越稳,越打越快。竟然隐隐占了上风,次次危机中的反击,令人称妙,令人叫绝!

    “哈哈……”

    这时候,陈凌脑海里忽然响起伽蓝明王的笑声,。这声音不是眼前的明王发出,而是在自己脑海里直接响起。类似……神魂。

    “好小子,你的打法还真是天下无敌了。便让你见识见识本座真正的手段。”

    话一落音,便也在这时。陈凌脑海里,忽然感觉出一幅画面。

    幽暗中,一尊地狱神王出现。高大无比!

    这地狱神王全身冒着滚滚魔气,其中的威严令人害怕颤抖。他的力量似乎一下就有数千斤。只见这家伙手中持了子午钺,这子午钺比一般的子午钺大了五倍。跟劈天巨斧一样。他的身高也有足足一丈。

    轰的一下!

    地狱神王一记子午钺猛然劈向陈凌。

    地面轰隆隆的震动,电光石火,雷霆万钧!

    明劲到了这个程度,比什么劲力都要恐怖。陈凌就地一翻滚,堪堪避过。

    而这时,那痴呆伽蓝明王却又快步而上,一指戳向陈凌的双眼。陈凌化解他的攻击,那地狱神王又一脚踩来。这狗日的真是抬脚一猜,巨灵神要踩死孙悟空啊!

    陈凌腹背受敌,立刻陷入困境。他狼狈躲开,简直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但他的处境依然是越来越危险。

    到底是什么情况?陈凌在这危机中,脑海里如电光石火。

    陡然,他明白了。

    所谓的明王领域,其实就是伽蓝明王的神魂离体,一瞬间依靠神魂念头迷幻住陈凌三人的六识。

    陈凌没有被迷惑住,是因为其空灵玄妙。

    伽蓝明王显然有和首领一样的神通。虽然神魂不在,可**不死。**还有本能的攻击在。这也是为什么明王的**没有那层恐怖的气势的原因了。

    而且,伽蓝明王的神魂念头肯定很多,很强大。

    一部分的神魂念头制造出明王领域闭掉自己这群人的六识。

    一部分的神魂念头来变化出这尊地狱神王。

    这地狱神王已经得了其真髓。这代表不止太阳金经有四大魔神,也还有别的秘法可以观想出神王来。

    神王攻击陈凌,并不是幻象,一下躲不过,立刻就被碾成肉酱。

    而伽蓝明王的肉身,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控制。一个念头当然控制不了别的高手。可是这是他自己的念头,身体当然不会抗拒。

    这个念头有伽蓝明王神魂的意识,简单的意识,驱使他对陈凌进行攻击。

    这打法,杀法真是令陈凌大开眼界。也真是夺天工之造化了。

    陈凌一瞬间想到了其中的变化,可他根本没有办法来破解。

    “吒!”陈凌厉吼出声,睁眼,凌云大佛的气势,龙魂气势爆发出来。

    眼前却依然是一片黑暗,连神王也看不见,更不看见伽蓝明王。但两人的攻击依旧!

    感受到神王的攻击,陈凌侧身斜踏,从神王胯下踏过。拧腰侧身,爆炸须弥印轰然砸出,一拳爆翻在神王的腿上。

    同时,陈凌再也躲不开伽蓝明王本体的攻击。

    只觉颈间一阵大力压下,轰的一下,陈凌晕死过去。

    那神王似乎也发出痛嘶,渐渐散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凌终于悠悠醒来。

    醒来的时候,周身冰寒。

    陈凌霍然坐了起来,便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冰室。

    确切的说,是一个冰洞。

    四周都是嶙峋的寒冰,寒意逼人。没有任何出口,唯一的出口在上方三十米高处。

    同时,陈凌也看见了蓝紫烟和凌飞扬。

    两人还处于昏迷状态。

    陈凌忽然觉得半个身子都已经麻痹了,那是一种冰寒到了极点的僵硬感觉。这也是因为陈凌睡在冰上。他人已睡着,气血没有发挥出来的原因。也好在他身体强悍,若是常人,只怕已经冻死了。

    陈凌急忙搬运气血,让周身如火炉沸腾。很快,他身子恢复了正常。陈凌迅速起身,他抬头看见那上方正是进来时的神山穹顶。

    看来这里是一个冰坑了。

    陈凌不及细想,连忙去查看蓝紫烟和凌飞扬。蓝紫烟与凌飞扬也没有大碍,陈凌在他们的人中上分别捏了一下。两人立刻清醒过来。

    蓝紫烟与凌飞扬霍然睁眼,她们首先感觉到的也是麻痹。他们搬运气血,半晌后恢复,这才站了起来。

    三人面面相觑,均是一片惨然!

    毫无疑问,这三位绝世强者是被伽蓝明王给囚禁起来了。

    普天之下,怕也只有伽蓝明王能将他们这三位囚禁了。

    三人先不多说,便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三十米的高度,这坚冰乃是千年寒冰,比金刚钻还坚硬。他们不是属蜘蛛的,根本不可能爬上去。

    四处观察,没有任何的出路。陈凌一众甚至查看过周遭每一寸坚冰,看看有没有暗门。可他们失望了。

    蓝紫烟俏脸如寒冰,道:“这贼秃伽蓝,别给我机会。不然带了十字军团,定要将他这狗屁洞府毁了。”她一世荣耀,绝代风华。如今居然被囚禁起来,这是何等的耻辱。这不同之前与蓝陵的事情。跟蓝陵,那是她自愿的。

    现在,可是真被逼的。

    “怎么回事?”陈凌先问凌飞扬。他问的自然是他如何被制住的。

    凌飞扬闻言,看陈凌的眼神有些惭愧,道:“说起来这次到这神山一切都邪门,有力使不出。跟白布衣打,他的道法领域压制了一切。跟伽蓝明王,直接六识被隔绝。等感觉到危机时,依然什么都看不见。但却有两个强大的力量在攻击我。根本无法抵抗!”

    陈凌顿时明白了。两个强大的力量分别是地狱神王和伽蓝明王的本体。

    陈凌又看向蓝紫烟,蓝紫烟颇为怄气,道:“我和凌飞扬的感觉一样。没挣扎几下,便躲不开两股力量的攻击,被摁晕过去。”

    “你呢?”蓝紫烟随后反问。

    陈凌便也如实讲了。

    陈凌知道的更加详尽一些,将一切道理说了出来。

    “这明王领域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一瞬间将我们三人的六识闭住!”蓝紫烟怎么也想不明白。

    凌飞扬道:“陈兄,这伽蓝明王神魂出窍,用神魂念头困顿住我们。但这神魂念头乃是阴物,如何可以这般强悍?”

    陈凌沉吟道:“伽蓝明王的神魂已经是鬼仙级别了,不惧阳刚。他的领域玄妙,一瞬间施展出来,我们不防便中了他的招。这一点并不奇怪!”

    当初一枚噬魂法戒都可以让陈凌瞬间中招。何况是伽蓝明王!

    蓝紫烟道:“如果我们早有防备,直接先闭眼,不被领域瞬间迷住,是不是就可以破开他的领域?”

    陈凌道:“他的领域是实质的,并不是幻觉。闭上眼之后,六识保留。但睁开眼后,依然会什么都看不见。不过我们只要六识存在,就可相互支援。如此一来,伽蓝明王倒奈何不了我们。这个领域看来是他根据某种秘法,修炼多时的。”

    “这么说来,领域也不过是一门偏门的雕虫小技。只要早做防备,作用却也不大。他最厉害的不过是出其不意。”

    顿了顿,蓝紫烟又道:“你说的那位首领若是对上伽蓝明王,会如何?”

    陈凌道:“首领的本事不是我能揣测的。如果首领来,只怕什么领域都迷不住他。我们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不知道若这伽蓝不依靠领域,真材实料的打,到底有多少斤两!”蓝紫烟喃喃说道。

    陈凌道:“只怕我等单打独斗,没一人是他的对手。他已经人老成精了。”

    领域,领域!

    这个玄奇的东西让陈凌觉得很新奇,也很恐怖。一旦将来领域变的广泛,那么对于整个大千世界又是一个新的格局变化。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想象罢了。第一,道法领域要依靠石室,局限性大。

    第二,明王领域的要求更高。要求自身是超级高手,还是神魂高手。

    而且,这领域有些得不偿失。只要做了防备,反而有些鸡肋!

    罢了罢了!

    陈凌忽然决定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被伽蓝明王困在这里,生死未卜,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才算实际。

    “凌兄,蓝紫烟!”陈凌微微歉意的看了两人一眼,道:“累你们被困在此,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你们不该被牵连进来的。”

    凌飞扬顿时瞪了一眼陈凌,道:“说的什么话,再这么说我可真不认你做兄弟了。”陈凌顿时心中暖暖,感动不已。

    世间有几个这样的兄弟,能在身处生死险境时,还是这般洒脱,毫不责怪。

    蓝紫烟也道:“说这些东西都没什么意义。既来之,则安之。若是要死,那也是命,跟你没什么打紧的关系。再则,我看伽蓝明王这老东西也未必是要杀我们。若是要杀,早便杀了。”

    便也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是白布衣的声音,他道:“那是因为我师父要让你们在这里活活冻死,饿死!敢觊觎他的彼岸阁,就是这个下场。你们若以为我师父有半分慈悲心肠,那真是大错特错了。”

    陈凌一众人抬头,便看见上方,隐隐绰绰中,白布衣探头在那儿。

    虽然隔了三十米的高度,但是这家伙说话的声音依然清晰的传达了下来。

    陈凌三人的心顿时如坠冰窖。

    “阁下是来幸灾乐祸的吗?”陈凌扬声道。

    白布衣冷笑一声,道:“和尚我之前可是劝过你们了。你们自己要找死,那是没办法的事情。俗话说的好,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和尚,你放我出去。我突然想到了个法子,可以破你的道法领域。”蓝紫烟也扬声道:“我发现你那破道法领域破绽很多啊。”

    白布衣哈哈一笑,道:“你这女娃子最是鬼点子多,你一上来。就会立刻杀和尚我,便也给你两个同伴时间逃出来。和尚我会是这么笨的人?”

    蓝紫烟道:“你要这么想,那我就没办法了。可怜你研究一辈子的道法领域,终究不过是个笑话。还有你师父的领域,也不过是迷幻计策。说起来,终究是下乘。你们师徒两研究这么多年,也不研究点正道!”

    白布衣脸色急剧变化,蓝紫烟这话真是说出了他和伽蓝明王的痛脚。这两师徒在这里这么多年,也真是无聊之极。这才发明出领域。

    可是蓝紫烟说的没错。领域先生夺人很厉害。可是一旦被说破,就真不灵了。

    “随便你怎么说,和尚我是绝不会放你们出来的。”白布衣道:“我若放你们出来,只怕和尚我也是难逃一死。我师父杀伐分明,向来没有任何人情可讲。”

    “你们慢慢享受死亡的滋味吧。”白布衣随后道:“等你们越来越饿的时候,就越来越没力气。到最后没办法调动气血,那就是死路一条了。慢慢的被冻死,哈哈,这就是你们这些绝世高手的下场。死的比普通人还要凄惨!”

    白布衣说完后便离开了。

    可是他的话却没有说错。在这里没有食物补给,体力逐渐消耗。到了那时候,气血慢慢搬运不动。随着这里的气候寒冷,几人还真的会被冻死。

    “不知道小妹去了哪里?”蓝紫烟喃喃念道。

    陈凌道:“她走了也好,不会遭受这个厄运。她的身体最弱,若是关进来,更是支持不住。”说话的时候,他脚步慢慢的摇动,活动气血。

    毕竟这千年寒冰实在过于冰寒了。

    “可她会去了哪里?”蓝紫烟说道。陈凌道:“不知道。之前小妹似乎突然知道了很多东西,很是古怪。”

    他不愿意来说,会不会是小妹因为知道了危险,所以提前离开的。

    他真不愿意这么去想,。

    换在以前,他了解宁小妹绝不是这样的人。但现在,宁小妹似乎很反常,所以陈凌也不确定了。

    三个人全部站着,脚步变化,身体活动,抵御这千年寒冰的寒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管三人如何活动,但身体的温度却逐渐变的寒冷。三人的眉毛上都结了寒霜。

    三个小时过去,没有任何反应。白布衣也再没来过。

    五个小时过去。陈凌看了下手表,已经到了晚上八点。这一到晚上,气候更加的严寒。三人的日子便更加的不好过了。

    这时候,三个人全部都快成了冰棍!衣服穿在身上,一片僵硬。

    凌飞扬苦笑一声,道:“我杀过太多人,也曾经想过会有报应。却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死法。”他说话时牙齿打颤的厉害。

    蓝紫烟也是搓着手,她的发丝都已经根根变成冰雕。

    她吸了口寒气,哆嗦道:“早知道是这情况,真不该陪陈凌你过来了。姑娘我倒不是怕死,这死法也太变态了。”

    三人之中,只有陈凌的情况稍微好点。他的血液异于常人,所以倒是最轻松的一个。

    陈凌黯然道:“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们。”

    凌飞扬哈哈一笑,道:“对不起什么,要死就死,死老子也绝不认孬。”

    蓝紫烟哆嗦起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有个火炉,有碗热汤。”

    陈凌心中郁闷至极。不是特么的都算出彼岸阁要出世了吗?你们是不是算错了,在玩哥啊?

    现在这绝境,你告诉哥,应该怎么破?是不是伽蓝明王是好人,只是在考验自己啊?

    电视里,小说里都是这么演的。

    这也是陈凌唯一坚持下去的信念了。

    自己是天煞皇者啊,没道理就这么挂了吧?

    宁小妹是自己的守护星啊,宁小妹,你又到底干什么去了?如果是有所作为,也该有行动了啊!这样下去,自己都要挂了,你还守护个屁啊!

    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

    到了凌晨十二点的时候,蓝紫烟和凌飞扬已经完全坚持不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他们两人抱着肩坐在地上,整个身子快要成了冰棍。

    陈凌反而觉得还好了一些,似乎身体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冰寒。不得已之下,陈凌将两人分别拥入怀中。

    可是,陈凌这时候发现自己的气血和体温似乎都已到了零度。根本给不了他们任何温暖。

    “白布衣,明王前辈!”陈凌眼看两位伙伴就要离世,他心下焦急,当下站了起来,扬声大喊起来。

    没有回应!

    陈凌继续大喊,这次直接喊白布衣。

    连续喊了十来声,声音洪亮,吵的满室都是回应。

    也是在这时,伽蓝明王出现了。他在上面,冷冷的看向陈凌。随后立刻讶异道:“你这小子倒真是古怪,居然没事?”

    陈凌扬声道:“明王前辈,难道您真铁了心要我等的性命不可?”

    伽蓝明王冷冷道:“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为什么?”陈凌问道。

    伽蓝明王冷笑道:“为什么?胆敢觊觎本座的彼岸阁,你就该死千次万次。”

    陈凌道:“即是如此,彼岸阁是我一人觊觎。千错万错皆在陈凌。还请明王前辈将我这两名同伴放了。所有罪责,我一人来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