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0章 领域
    砰!

    凌飞扬摔飞出去,猛吐一口鲜血,再也爬不起来。

    陈凌看的分明,凌飞扬的肩肘撞击使得身体气血翻涌。接着他双拳猛格白布衣的神拳,便再抵挡不住,飞了出去。

    受伤不算重,这是白布衣留了手。

    与此同时,白布衣收回了所有的气势,石室又恢复了正常。

    但凌飞扬受伤之下,神格是再也回不来了。

    白布衣如此打法,确实是非常出人意料,巧夺天工。就是不知道他离开石室是否还有此能力。

    陈凌快步抢进石室,将凌飞扬扶了起来。凌飞扬脸色煞白,看向陈凌,道:“陈兄,给你丢脸了。”

    陈凌脸色沉重,道:“兄弟之间,别说这种话。”

    便也是在这时,白布衣活动筋骨,一指蓝紫烟,道:“女娃子,你之前很是张狂,来来来,我们过两手。”

    蓝紫烟斜睨白布衣一眼,道:“可以,我们去外面打。”

    白布衣却不干了,道:“和尚我道法自然,道法领域还没练出,是不会在外面和人交手的。”

    蓝紫烟道:“你依靠这破石室,打赢了又算什么本事。”

    白布衣道:“要打就打,不打就滚。我可没求着你们。”

    蓝紫烟柳眉一竖,道:“你这小和尚还挺横啊。”

    白布衣眼泛寒光,道:“放肆,和尚我至少可做你爷爷,你居然敢称呼我是小和尚。”

    蓝紫烟冷冷一笑,道:“哟,年纪这么大了?那你是不是也太不中用了。这么大年纪,练了这么多年。一个道法领域都练不出来。出了这个石室,屁都不算。你信不信,出了石室,我十秒之内打败你。”

    白布衣冷哼一声,道:“和尚我道法领域不成,绝不会出石室。你小小年纪,居然想对和尚我用激将法。你也太看得起你的智商了。”

    蓝紫烟微微一笑,道:“小和尚你倒是牙尖嘴利啊!我当然看得起我的智商,我只是看不起你的智商。我还有些怀疑,你有智商这东西吗?”

    白布衣放声厉笑,道:“小姑娘,你想激怒我,破坏我的道法领域。和尚我是绝不会上当的。总之,和尚我一不出去,二不上当。你们要想见我师父,就先一个个打败我。要么就滚蛋。”

    蓝紫烟微微蹙眉,道:“好一个又臭又硬的小和尚。”

    “我是你爷爷!”白布衣气急败坏!

    “我爷爷早死了。”蓝紫烟说道。

    白布衣道:“……”

    “别生气啊,你说你不会生气的。这么打年纪的人,生气伤肝!”蓝紫烟淡淡笑着说道。

    “你到底打不打?”白布衣压抑住怒气,问。

    “你出来我就打。”蓝紫烟道:“十秒钟搞定你,搞不定你,算我输。”

    “和尚我说不出来,就不出来。”白布衣怒气冲冲。

    蓝紫烟笑吟吟道:“敢情你是属乌龟的,缩在里面不敢出来。”

    白布衣怒视蓝紫烟,随后撇头道:“不打就统统滚,浪费和尚我的时间。”

    “好好好,姐姐陪你打打。”蓝紫烟微微一笑,道:“其实就算你在石室里,姐姐也是不怕你的。”

    白布衣气的吐血。

    蓝紫烟跨步进入石室。

    陈凌连忙道:“还是我来吧。”

    他话没说完,蓝紫烟却已经动手了。蓝紫烟笑吟吟的,进去还不给白布衣任何喘息的机会,招呼也不打。动手极其利索。

    陡然之间,一步窜出,如雷霆电光,但步法何其玄妙。那一瞬,蓝紫烟好像一只巨大的仙鹤抢身正面扑击向白布衣。一手如鹰啄发劲,直插白布衣的右眼眼珠。

    吼!白布衣危机中只觉眼前一闪,劲风凌厉。他立刻踏步后退,身体前弓,背部隆起,同时举起手臂,大斧开山,沿着自己身体的右眼侧线撇甩出去,正好砍在蓝紫烟的鹰爪拳头上。

    蓝紫烟招式并不使到老,还留有余劲。在白布衣掌劈拳砍上来的同时,化啄为拳,五指猛然捏紧!骨节啪啪作响。

    凭着这股五指捏拳的爆炸劲,蓝紫烟的拳头一瞬间变得坚硬如铁,和白布衣的劈拳猛得碰撞在一起。

    别看蓝紫烟招式诡秘,又是女儿身。但她真要爆发起来,那也是相当恐怖的。

    肌肉拍击,骨节脆响,连成一片。

    两人对击了一拳后,白布衣一连后踏三步,力贯双腿,气沉到底。一步比一步沉重。

    蓝紫烟脚步连移,无声无息。微微张开双臂,身体就好像仙鹤一样轻灵,瞬间又扑向了白布衣。

    轻灵,无声,杀机暗藏。

    百炼钢成绕指柔,蓝紫烟最强的就是润物细无声,让对方气势被压制。当初陈凌跟她对战也没爆发出气势来。

    蓝紫烟出手就是阴秘杀招,一手成鹰爪,五根手指就如五道恐怖的利剑,直接抓击向白布衣的胸腹。

    并不局限于攻击何处,捞着就打,打着就扯,扯了就走!

    便也在这时,白布衣突然转换身形,两条手臂藏在腰间。随后扭腰一甩,吧嗒!手臂随腰力甩出。内缠兜裹,如两条出动的毒蛇骤然窜起,咬向蓝紫烟的鹰爪手。

    蛇手洞中藏,神仙也难防!

    两腰就如两个洞,白布衣把手臂曲在其中。以腰力爆发,辅助甩手,整体发劲,阴狠毒辣,又凶又烈。这正是蛇形打法的精髓。

    这蛇形并不是形意拳,但也应该是形意拳的祖师打法。因为白布衣这些人,也会去从动物身上来学习招式。

    蛇出动,一声发劲的脆响,脆响过后,就是明显的咝咝!咝咝!

    面对白布衣的蛇形咬噬,蓝紫烟心中一凛,双拳自然上下抖动。手臂肘关节骨头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肘关节的抖动,带动了拳头手腕的颤抖。她的拳头捏成一股,一顿乱击,就好像啄木鸟在使劲地啄数。也是动物招式的变化。这两人都不懂现代形意拳,但打起来,却比形意拳还要凶猛形象。

    高手的招,大多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两人的拳头一啄一咬,身体翻滚对击,十秒不到,已经对撞了三十四下。

    瞬间的击打,又快又狠!

    蓝紫烟始终抢占上风,对撞之后,立刻再度强攻,脚步连踩,不让白布衣有机会施展出北斗七星步法。同时,蓝紫烟阴秘招式连出,爪风连连,阴狠毒辣。满室皆是爪风,厉风!

    白布衣始终还是上了蓝紫烟的当,不过这和尚也绝对不是易于之辈。他连连退开,不知不觉中,脚下的七星步法还是形成。又连挡几次蓝紫烟的抢攻,每一次化解,分别都以七星步法斜转一次。

    “金轮转法,道法领域!”白布衣的精神渐渐开始融合石室。这一次,他不再用声音震煞蓝紫烟。

    而是这奇异的步法配合他的呼吸,以及手势。一瞬间,让人觉得祥和一片。这里似乎就像是菩萨的道场一般。所有的凶狠,阴戾都已不存在。

    蓝紫烟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她一直没展开她君临天下的气势,便是要先声夺人,来将白布衣压制住,一直压制住。

    可是白布衣终于还是依靠过人的反应能力,逐渐展开了道法领域。

    一般蓝紫烟这种人,任何假象,气势都迷惑不了她。

    可白布衣的道法领域是实质的,空气中都充满了祥和。这祥和,压制了一切的戾气。

    而渐渐的,白布衣又成为了石室的主宰。让人生出不可抗拒的念头。

    气血调动,全凭心意的勃发。

    闭住毛孔,闭住元气,依靠的也就是那层心意。

    道法领域便是蒙蔽了一切的心意。无法让蓝紫烟做到随心所欲。

    这是绝对憋屈的打法。

    锁住心猿为修性,栓住意马为立命。

    蓝紫烟在道法领域下,已经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心猿意马!

    便也在这时,白布衣对蓝紫烟展开了进攻。他陡然踏至蓝紫烟面前,手腕一动,左手手臂内绞,腕关节灵活的飞快晃动,手掌圆,手背圆,虎口圆,似掌非掌,带有缠力,一下冲起,朝蓝紫烟的脖子击去。

    蓝紫烟毕竟不是凡人,他也在这瞬间感应到滔天危机,猛然拧身劈掌,手从中线升起,直到喉前,切了出去,这一下落点精确,正劈向白布衣的手腕关节处。

    白布衣骤然收手,并不到老,脚步内拧,猛然释放,呼啦,双手齐飞,携带雷霆万钧之势,朝蓝紫烟印了过来。

    蓝紫烟双臂鬼魅一起,倏然前伸,瞬间缠了上去。

    按照道理,这一下缠中,立刻大擒拿展开,怎么也要将白布衣的关节制住。

    白布衣也确实是觉得自己的手臂一下被卷住,腕关节,肘关节,都被蓝紫烟反拧擒拿扣住。

    但,白布衣只是双臂一震一抖。蓝紫烟只觉手指火辣疼痛,居然是无法化解白布衣的螺旋电劲。

    蓝紫烟疾速后退,白布衣跟上,一掌劈下。这一掌雷霆万钧,碾压一切,眼看便要将蓝紫烟击毙于掌下。而面对白布衣这一掌,蓝紫烟不能调动所有气势和气血,根本抵挡不了。

    便也在这时,轰的一声!

    陈凌抢步上前,须弥印爆炸而出。

    砰!

    白布衣后退数步,陈凌搂住蓝紫烟,瞬间离开了石室。

    离开石室后,蓝紫烟脸色非常难看。

    这是她至今为止,最憋屈的一战。也是她唯一输的一次,居然还差点丢了性命。

    白布衣瞬间收敛道法领域,冷笑一声,道:“女娃子,现在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蓝紫烟冷眼看向白布衣。别看之前两人跟斗气冤家似的留有余地。但实际上动起手来,都是起了杀了对方的心思的。

    道法领域实在太过恐怖了。

    蓝紫烟和凌飞扬现在都已恢复了,也根本没受什么伤,只是有些憋屈而已。

    “这小畜生!”蓝紫烟冷声道:“别跟他废话了,我们一起擒了他。”

    “你找死!”白布衣怒声道。

    “你姐姐我是找死,你出来送我一程?”蓝紫烟挑衅道。

    白布衣这家伙却是不上当,不管如何发怒,就是不出来。

    “想见我师父,有本事就打败我。否则滚蛋!”白布衣说道。

    蓝紫烟气道:“这纠结的小和尚,你能换句话么?”

    白布衣不再理会蓝紫烟。

    陈凌深吸一口气,他跨步而入,道:“我来领教阁下高招!”

    “陈凌,你……”蓝紫烟与凌飞扬都是担心。觉得陈凌虽然厉害,可是落入道法领域,能行吗?

    便也是在这时,陈凌和白布衣已经动起手来。

    陈凌深吸一口气,面对白布衣,他显得很是凝重。

    白布衣见了陈凌,也是微微惊讶,道:“竟是一颗帝星。你这气势不好压制啊,也罢!若和尚我再胜了你,只怕这道法领域便可大成了。”

    “吒!”

    就在白布衣准备出声时,一声炸雷起!

    陈凌居然是先一声吒,吒字在佛家六字真言里时是最强的降魔印,也是杀伤力最大的。

    一瞬间,整个石室都是吒音!

    同时,陈凌跨前一步,一拳爆炸般的抡炸向白布衣的脑门。

    轰隆隆!

    雷声轰动!

    白布衣也不敢小觑陈凌,斜退一步,不待步法用老。陡然出拳扑击陈凌的腋窝。这一招反击真够玄妙的。

    陈凌反退一步,两人的步法都神妙到了极致。一进一退,带着奇妙的旋律。陈凌一退,拳如蛇架草逃离,瞬间收手。接着又如怒龙云中雷霆钻出,直接点向白布衣的脉门。

    点脉手!

    这一下点中,白布衣的手便废了。陈凌的劲力凝聚成一点,斩金断玉!

    白布衣眼中寒芒绽放,拳头一荡,降魔杵!滚滚威压,碾压向陈凌的点脉手。这一荡一压,瞬间情势大变。白布衣的打法也是相当厉害。之前陈凌点脉,但瞬间,白布衣的手一荡,拳头滚压下来,降服一切的降魔杵!

    陈凌手腕翻转,疾退一步。

    白布衣那里会给陈凌喘息机会,立刻闪电跟上。

    他的拳头爆炸般的追击陈凌,如电芒一般。

    陈凌后退一步,突然又一掌推向白布衣的拳头。

    掌是平铺之力!

    拳是爆炸之力!

    白布衣如何会惧,这一拳要轰爆一切。便也是在这时,陈凌的掌忽然变了,一瞬间,陈凌整个气势都变了。

    吒!

    魔音钻脑,凌云大佛气势,龙魂气势糅合在一起。轰然爆发而出,整个石室似乎都在颤抖。陈凌的掌也瞬间变成了混沌破万钧,碾压天下,镇压天下的须弥印。

    这一瞬,日月无光,山河失色!

    白布衣不禁变色了。只有跟陈凌对战,才会知道陈凌的恐怖。

    蓝紫烟和凌飞扬看的目不转睛!

    便也是在这时,白布衣与陈凌一拳对碰在一起。白布衣连退三步,一步比一步重。最后一步又化作轻灵,北斗七星步!

    三步将陈凌的力量化解开来!

    这颇有些四两拨千斤的味道。

    他北斗七星步一展开,道法领域便也跟着出来。陈凌学习能力惊人,之前便仔细看过他的北斗七星步法。这时候忽然前踏一步,再斜踏一步,截住这家伙的步法。同时,上步就是一翻脚,直接向前出一步,跺动,弹起脚步大筋,地面微微一塌,整个人就好像是踩了强劲有力的大弹簧,一下拔起,拳头在眉间陡然一翻,直接一记最强须弥印砸了过去!

    雷霆电猛!

    山河失色的须弥印!

    面对须弥印的当头击来,白布衣眼眶一提,北斗七星步法展开,接连退避,另一拳斜戳而出,截断陈凌进攻的路线。

    陈凌抬臂上撩,狠狠架开他的这一拳,接着斜步踏进他的中线。照准这家伙脸门,又是一巴掌蒲扇打来。

    白布衣脚下连续无声无息的闪动,身形极快,他面对陈凌的巴掌,突然缩头。

    但陈凌变招更快,陡然又成了须弥印下轰!

    去你妈啊!

    白布衣心中大骂狗日的破招。

    白布衣突然伏下,接着朝前一窜。这一窜极其鬼魅电闪,居然让陈凌来不及任何反应。他已经从陈凌胯下穿了过去。

    陈凌一拳落空,转身便追击这家伙。

    白布衣这时候法相庄严起来,道法领域终于找准机会施展出来。

    本来,满室都是陈凌的滔天气势,国破山河在的惨烈。让他气血沸腾,杀招凶猛。但这种气势也可以让敌人气血沸腾,气血并不受限制。

    而道法领域则不同!

    道法领域是压制一切气势,以自己为阵心,掌控一切,成为主宰!

    道法领域完全展开,白布衣也逐渐摈弃了一切的负面因子。这时候石室是他的道场,他是菩萨!

    空气与他互融,任何情绪的善恶都在他一念之间。

    也是在这时。

    陈凌忽然发现自己心中很空,不知道为何要愤怒,想起那凌云大佛气势,不再有心意的浩瀚澎湃。反而觉得很是飘渺。

    力量虽然在,可已无法用出!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可几人能用出所有的潜力?

    这道法领域就是让人有力使不出!

    白布衣成为主宰,浩瀚威严。他陡然前踏一步,一掌压下!他的身子忽然拔的很高,一掌压下,就像是如来佛祖要一掌镇压住陈凌这只孙猴子!

    力量奇强,劲风凌厉!

    陈凌只觉脑门顶寒意逼人,一瞬间,心慌意乱,只想要逃脱。

    他急忙中,一缩头,朝前一窜。躲开这一掌,回头便想展开须弥印。

    但是……须弥印再也没有那层心意感动,不再有须弥大山的轰然大势。完全就是普通一拳,虽然力气依然强大。但已对白布衣不能造成任何威胁。

    糟糕了!

    陈凌便知道自己布了凌飞扬和蓝紫烟的后尘。如此下去,不败才怪!

    白布衣闪电跟上,又是一掌拍向陈凌脑门。

    如蒲扇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