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道法自然
    “快到了,过了这个甬道,就是伽蓝王的地盘了。”宁小妹说道。“等见了伽蓝王,我再告诉你,好吗?”

    过了甬道,便是一间石室。石室里有一张石床。

    石床上盘膝坐了一个和尚。和尚一身白色僧服。这僧服是天蚕丝绣,质量非常好,也很飘逸。

    和尚年岁在二十多之间,面目清秀。但他双眼紧闭,陈凌与蓝紫烟以及凌飞扬陡然便感觉到不对。因为这和尚闭上了眼睛,已经气息全无。

    这样子倒像是已经坐化了一般。

    高人坐化,尸体百年不腐!

    “难道他就是伽蓝王?伽蓝王已经死了?”陈凌不禁吃了一惊,说道。

    凌飞扬自是不知道,他道:“我没有见过伽蓝王!”

    蓝紫烟道:“我虽没见过伽蓝王。但也知道这个和尚绝不是伽蓝王。伽蓝王全名是伽蓝明王。实际年龄没人知道,但是根据我们蓝氏的传闻,伽蓝明王看起来如魔翁一般,像是八十多岁的老叟。”

    “那么这里怎么会有个和尚?”陈凌不自禁的问向宁小妹。宁小妹道:“他是伽蓝明王的徒弟,白布衣!他没有死,只是在练一种龟息的功夫。谁若攻击他,他立刻会惊醒过来。”

    宁小妹真的好想什么都知道。

    陈凌也没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只是扬声道:“小哥儿。”他想喊醒这白布衣,而不是粗暴的用危机唤醒。否则会让白布衣反感。总之是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

    可惜陈凌这一声喊,白布衣完全没有任何反应。陈凌连续喊了几声,均没反应。

    看来还真是需要危机刺激了。当下,陈凌也不劳烦别人,暗道一声得罪了,快步上前,双指如钩,带这凌厉劲风刺向白布衣的双眼。

    赫然!

    白布衣猛然睁眼,这一睁眼,满室似乎皆放光华。他的目光当真比太阳光还要刺目。

    陈凌便也立刻收手,抱拳道:“得罪了!”

    白布衣恢复了生机,他的气息很快平缓起来。

    只是这时,陈凌众人也感觉到了白布衣的可怕之处。

    宇宙之中,唯我布衣。

    白布衣的气势不是别的,而是掌控着天地。这个天地不是真的天地,而是他把这一片石室演变成天地。每个人在其中,都会被这气势所压抑,生不出反抗之力。

    白布衣的气息绵长雄浑,似乎吞吐之间,便可吸纳日月。这个人,是绝对的绝顶高手。

    “你们是何人?”白布衣扫视陈凌一众人后,淡淡问道。

    陈凌也不知道这白布衣到底是那个年代的人,是神皇宫那边,还是天府那边。所以不知道该用什么礼节,但面上还是很客气,道:“我等前来,有要事想见一见伽蓝明王前辈!”

    白布衣看向陈凌,道:“见我师父作甚?”

    果然是伽蓝王的徒弟。

    陈凌不禁犯难,要不要说出彼岸阁来。彼岸阁是神器,自己一旦说出,这白布衣会如何反应?

    只是他还没回答,白布衣已先道:“你们是为彼岸阁而来?”

    陈凌微微一惊,心思被说破,。他也不想再抵赖,道:“是!”

    白布衣眼中顿时寒芒大盛,道:“我与我师父从生下来便担负守护彼岸阁的使命,你们想取彼岸阁,简直是痴心妄想。”

    陈凌道:“彼岸阁长期在此,终是掩盖了光华。我来带它出世,此乃天道运行。”

    白布衣冷笑一声,道:“狗屁的天道。你们速速离去,否则休怪我无情。”

    蓝紫烟却也是冷笑一声,道:“和尚,你语气不小啊。我们若不离去,你如何个无情法?”

    白布衣厉光注视向蓝紫烟,随后,又仔细看陈凌和凌飞扬。半晌后,冷冷一笑,道:“好,好,好,果然是有备而来。和尚我多年也没跟人动手了,你们三人联手,我自不是对手。这样,你们三人中,只有任意一人能打败我,我便带你们去见我师父。”

    “杀了徒弟,还怕师父不出来吗?”蓝紫烟根本不理这茬,道:“何必费事,跟他比来比去。”

    “依我看,我们擒了这和尚,直接威胁伽蓝王交出彼岸阁来。”蓝紫烟随后又说到。

    白布衣看向蓝紫烟,眼中闪过精光寒意,道:“好毒辣的女娃子。你们可别误了自己的性命。”

    蓝紫烟冷笑,道:“怎么,和尚你是怕了?”

    “怕?怕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入了我师父的地盘,还敢如此嚣张。看来我师父久不出世,你们这中千世界已经越来越记不住教训了。”白布衣脸上毫无惧色,道。

    陈凌心中一突,有种不好的感觉。觉得白布衣似乎所说,并不是威胁。这个白布衣,并不是会威胁人的人。

    “不可!”便也是在这时,宁小妹说道。

    “怎么?”陈凌立刻问道。宁小妹确实古怪,也确实知道太多东西。

    宁小妹道:“白布衣只是好战,你们若使阴谋,激怒伽蓝王,彼岸阁再也没有办法得到。”

    “咦?”白布衣看向宁小妹,奇道:“你如何知道我的名字?你似乎知道很多东西?”

    宁小妹看了一眼白布衣,却不理会。

    便也是在这时,凌飞扬站了出来,道:“既然如此,和尚,便让我来领教你的高招吧。”

    陈凌道:“还是我来。”

    凌飞扬对陈凌一笑,道:“不急,我若不行,你再来。”他也是好战之人。、

    当下,陈凌便也不好再继续坚持,否则伤了凌飞扬的自尊。

    白布衣起身,他眼中带着狂热,战斗的狂热。这家伙虽然看起来是个和尚,实际上却是个武术狂人。看陈凌三人的目光,就像是遇到了天大的好对手。

    这石室不算狭窄,但也不算太宽阔。打起来,颇多限制。不过这也是体验功夫技巧的好场所。陈凌与蓝紫烟,宁小妹便退出石室,在门外凝重观看,。

    白布衣与凌飞扬相距三步的距离,三步不足两米,一旦动手,石破天惊,转瞬即逝!

    这时候的白布衣也完全没有之前的斯文清秀,身上透露出一种彪悍之气。

    凌飞扬也非常凝重,他直觉觉得这白布衣是比陈凌还要恐怖的敌人。

    便也是在这时,两人毫不客套,毫不废话。没有任何的蓄势,白布衣抢先出手了。他倏然之间右手指尖上翘,带动整个手臂,毫无声息的提到了腰间,脚步一拧,就地叉开,成斜平行步,眼睛突然鼓得老大,整个眼轮突出,好像怒目金刚一般。

    凌飞扬本来眼睛也看着白布衣的眼睛,伺机而动。但是白布衣这突然一提气,怒目金刚似的眼睛,好像变成了两轮小太阳,强烈的闪光,竟然让凌飞扬的眼睛有种被针刺激了一下个感觉。

    这样的目击功夫,比之前的睁眼又细微穿透了不少。

    “不好!”凌飞扬心中暗自叫糟。这白布衣也是绝对刚烈干脆的性子,打法入神,不然没这么快做出反应的。

    白布衣有练目的功夫,为“明王怒目法”转动眼轮,活动气血,配合明目养目的药物,长久锻炼,能把目光练得凌厉不散,如火炬一般。目光如炬,名副其实。

    就在凌飞扬眼神被稍微刺激了一下,白布衣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凌飞扬眼皮轻轻一弹,唰!他脚跟一旋,身体扭曲几下,一招奇妙的北斗七星步法,三步并做一步,眨眼就到了凌飞扬的面前,贴线炸拳肋下出,鬼魅捣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