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胸襟
    蓝紫烟并没有将计划说透,但她已经成竹在胸。

    随后,陈凌与梅菲儿一众被找了过来。梅菲儿这次再看到蓝紫烟,便又有了那种当初惊鸿一瞥的感觉。

    蓝紫烟却是无视梅菲儿,见了陈凌,淡淡一笑,道:“如你所愿!”

    陈凌这时候却感觉到与她有些距离。匹夫之剑再强大,但在她这天子之剑面前,始终显得有些单薄。陈凌也只是一笑,没有多问,诸如为什么你会想通之类的废话。

    “我们出去走走。”蓝紫烟忽然对陈凌道。

    陈凌点点头。

    谁也不会拦住蓝紫烟,不过林丹众将却开始奇怪,陈凌到底是什么人,能让蓝紫烟如此相待。

    外面的天空,血月的血色洒照整个大地。

    许多伤员正在接受治疗。蓝氏那边送来了很多医疗品。军医也全部过来了,。

    这一次,倒真是没有国界之分了。,

    陈凌和蓝紫烟漫步在边塞上面地带,四周到处充斥着一种战火纷飞的血腥味道。

    耳边不断的传来伤员的呻吟之声。

    战争真是魔鬼!

    这是陈凌的真实想法。

    “我叫你出来,其实是想说一声谢谢!”蓝紫烟郑重向陈凌说道。

    陈凌淡淡一笑,他情绪不是很高。

    “接下来你想怎么做?”陈凌随后问道。

    蓝紫烟道:“自然是要将尸皇大军全部击退,要将他们打痛,打残。侵略者,必要付出代价!”她说的毫不留情。

    陈凌却想到了很多,神皇宫也有苦衷。一旦荒潮袭击,只怕神皇宫的下场也会很惨。

    可是不管是神皇宫还是蓝氏,天府联盟。陈凌觉得自己在其中都只能做个看客。他在这场局中显得太渺小了,影响不了任何东西。

    他帮不了神皇宫抵御荒潮,也帮不了天府抵挡神皇宫。

    到了此时此刻,也不可能说要蓝氏和天府去帮神皇宫,共同抵御荒潮。现在的蓝氏和天府恨不得将神皇宫碎尸万段。

    同时,陈凌也才了解到。蓝紫烟刚才带领的只是边军中的铁骑,她的十字军团并未到达。

    陈凌之后也并未加入到战局里去,蓝紫烟对他没有任何强求,。本来嘛,加入一个高手又如何,影响不了任何东西。

    在晚上的时候,神皇大军重振旗鼓,再次发动进攻。这一次,蓝氏的边军增援六万,与天府边军共同守住简要防塞,实在守不住的时候。蓝紫烟的骑兵发动,一共发动两队骑兵。这两队骑兵让神皇大军防不胜防,阵型再次被冲散。

    蓝紫烟带兵打仗,神出鬼没,指挥其战斗来,更是如笔墨狂草。

    只有真正跟她打过,才知道她的可怕之处。

    这一次,神皇大军依然未占到便宜。

    如此坚守两天,神皇大军渐渐摸透了蓝紫烟的阵法。再次交战中,居然真的让蓝紫烟这边节节败退。

    最后全靠各路将士死守,方才守住。

    “再攻击一次,便让蓝氏和天府全军溃败!”赵天鸿发下狠心,准备毕全功于一役。

    这一次大战在下午三点开始,绝对的血战。双方打绞住了,血肉横飞,全部都互不退让。这样的硬战让双方主帅都很头疼,伤亡太大太大了。

    蓝紫烟的骑兵两次冲锋都被赵天鸿的重甲骑兵和黑骑士拦截住。

    便也是在这时,蓝紫烟亲自上场了。只不过这一次突然冒出来的骑兵不是别的,而是闻名宇内的十字军团。蓝紫烟带领五万十字军团骑兵。其中为首的是两万重甲骑兵,后面是轻骑兵!

    轰隆隆!

    在蓝紫烟带领下,十字军团气势如虹的绞杀进去。神皇大军的重甲骑兵本来就已经被磨住。这时候十字军团一来,立刻溃败。

    重甲骑兵的溃败很快导致神皇大军全军溃败,什么尸灵军团也根本拦不住。再说尸灵军团也早死了个七七八八。

    钢铁洪流的绞杀,以神皇大军第二次溃败为点。这一次,蓝紫烟并不打算留情了。与众将约好,全军一起进攻。

    所有天府边军,蓝氏边军,十字军团发出愤怒的怒吼,杀声震天,如愤怒黑色海潮,汹涌,劈天盖地的冲杀向神皇大军。

    神皇大军抵抗一阵,战斗意志崩溃。那些步兵的战斗力根本不堪一击,没有了前方重甲骑兵的开路,立刻就成了刀下亡魂!

    三个小时后,神皇大军全线溃败。步兵死伤七万,重甲骑士全军覆没。黑骑士五千。这些残兵败将在赵天鸿的带领下,狼狈的逃窜向凌飞扬所在的地方。

    之后,蓝紫烟稍作休整。立刻又带领十字军团冲杀出去。

    这一次,陈凌和蓝紫烟一起。梅菲儿一众都留在了边塞。陈凌和蓝紫烟一起,还有黑王也跟了过去。陈凌之所以要去,也是想带走小妹。

    蓝紫烟的部队星夜赶路,最后在路上遇到了赵天鸿的军团。在十字军团的冲杀下,赵天鸿的军团死伤惨重。全部被杀的四处逃窜,再也找不见。

    蓝紫烟不理这些,继续赶路。

    至此,神皇大军三路进发大军,以赵天鸿惨败为第一个开始。

    蓝紫烟在战场上的凶猛让陈凌都看的心寒。这个女人,似乎天生就是打仗的。其中的鬼魅冲杀,指挥战局的能力太恐怖了。

    蓝紫烟的十字军团在两天后连夜赶到了费尔斯通州府。费尔斯通州府一直在苦守。十字军团对着凌飞扬的军队一阵冲杀,却不做停留,直接前往比克首都。

    凌飞扬这边留下一地尸体,看见蓝紫烟的军团后,心中立刻知道不妙。这队军团过来,是不是代表赵天鸿已经……败了?

    同时,费尔斯通州府的守将也认出了蓝氏的十字军团。他们立刻心中燃烧起了希望。本来觉得要守不下去,这下还不死守。

    凌飞扬在之后也见到了逃来的赵天鸿。当赵天鸿说出惨败的状况时,凌飞扬呆住了。

    神皇宫的尸鸽因为天府的药物控制,根本飞不进来。而现在凌飞扬想去给神皇陛下传信,但蓝紫烟这军队是马不停蹄,根本不可能绕开蓝紫烟的大部队先一步到达。

    传信不可能了!凌飞扬觉得自己前去帮忙神皇陛下,也只能在后面吃灰。既然如此,倒还不如迅速攻下费尔斯通州府,这是唯一的办法。

    比克首都!

    比克首都的情况已经越发不妙,城门破败,不断有神皇大军冲杀进来。双方死命绞杀。

    首都城防的口子越开越大,越来越多的神皇士兵攻杀进来。

    “请殿下立刻退往洛尔市!”秦洛在指挥部里,对冥羽凝恳求道。

    冥羽凝面色煞白,她摇了摇头,道:“退到洛尔市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死。既然要死,迟死早死又有什么区别。”顿了顿,道:“我们还可以坚持多久?”

    “最多还能坚持一个小时!”秦洛说道。

    冥羽凝这时抽出了一柄匕首,她看向秦洛,道:“我此时真想上去杀敌,就算不敌而亡,也是战死。但是我害怕会被活捉。因此,我只能自杀!”顿了顿,道:“总部长大人,看来我要先行一步了。”

    秦洛说不出来话。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悲壮。宁小妹和秘书长都在旁边,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都只能以死殉国!

    秦洛深吸一口气,他持了阴蛇枪,就算是要死,他也要死战到底。

    只是这时,外面有将士前来,道:“大人,您快来看,似乎是援军到了。”

    秦洛一众顿时大喜。

    众人快步去登上城头。

    城下黑压压的神皇大军正在拼死进攻,首都已经坚守不住,这是令人绝望的场景。

    但这时,众人望向塔楼边令他们吃惊的景象出现了:神皇大军的军阵中不知为何响起了咚咚的战鼓,鼓声很急,隐隐透出了几分惊惶之意。仿佛不是在庆贺攻下首都后胜利,而是传播着什么很恐怖地消息。听到那鼓声神皇兵都停止了厮杀,他们住了手侧耳倾听,脸上透露出惊惶之色。

    一瞬间仿佛一把无形的利刃突然砍下,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格斗声、吼叫声都消失了。

    这安静的一刻出现在厮杀惨烈的战场让天府兵不由自主的也住了手。

    神皇大军中的神皇陛下也看到了异样的情况。他的脸色变的很难看。

    “看那!”城墙上,宁小妹指着地平线惊喜的高声叫道。于是,所有人的疑问都得到了答案。

    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线条,那黑色地线条就如同一条细细的水流。

    而这水流在以惊人的度扩展它竟变成了黑色的小溪,又演变成了黑色的河流。最后犹如百川归海,所有的黑色线条都汇集了一望不到尽头的黑色海洋!

    成千上万的军队从地平线下涌出来,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神皇大军涌来。

    那一片可怕地黑色,黑的发亮,黑的恐怖。黑色兵马汹涌向前,势如风暴厉如狂飚,他们成千上万的汹涌而至,以密集的阵形卷杀而来猛扑向神皇大军的后军。

    “黑色军,这是蓝紫烟的十字军团!”秦洛惊喜地出声叫道。

    “蓝紫烟到了!”宁小妹狂喜落泪,她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陈大哥。但现在,危急时刻,陈大哥终于带来了奇迹。她笃定的相信,蓝紫烟之所以会来,是陈大哥的功劳。

    但真要这么说,却也是说的过去的。

    天府军狂喜,而神皇大军的后翼则是一片惊慌。

    后翼被冲杀,这么多的士兵,如何展开防守?那可不是一个人,说转头就转头了。所以此刻,简直就是蓝紫烟的屠杀盛宴。

    神皇陛下闷住了,这一次是他倾尽全力的一战。他之前还防备有援军来,现在他也觉得不大可能了。而且,眼看就要攻进去了。

    骑兵攻势汹涌如潮,只一个呼啸,神皇陛下毫无防备的后军便被击溃。

    “传令下去,中军各团队立即就地结阵抵抗!”

    神皇陛下临危不乱,立刻下达命令。

    但仓促之间要从攻城战转换成防守阵势谈何容易。各个步兵团队都在仓促地转向士兵乱成一团。

    “前阵注意!”前沿将官声嘶力竭地吼着:“就地扎稳阵脚!”

    尽管紧张慌乱,但神皇大军战斗素质就在此时体现,三千五百人为一个神皇军团队。一个团队组成一个方阵。压抑着慌张的心情,士兵们紧紧列阵。

    第一排士兵蹲下把三米长的矛枪杆搁在了地上,矛尖前指。第二排长矛兵又把长矛杆搁在了第一排士兵的肩上。第三排士兵同样把长矛杆搁在了第二排士兵的肩上。三排整齐的长矛斜指前方,密密麻麻的矛尖,在血月下闪烁金属地可怕锋芒。枪头如林方阵如山!

    后军彻底崩溃了成千上万溃兵,向中上面向逃窜,而蓝紫烟的十字军团狂追其后,砍杀不停。

    “启禀大人,后军溃兵逃过来了!若让他们冲击我们的阵形会垮的!”

    有队长紧张向神皇的旗下将军报告。

    那将军肃然的脸抽搐了下,薄薄的嘴唇中吐出一个字:“杀!”

    命令立即轰然传达:“有敢冲击中军阵列者杀无赦!”

    但已经迟了,逃亡溃兵的人潮已经贴近了中军各方阵,军令如山来不得丝毫马虎。前排刺枪手们扬声吐气齐声大喝:“杀!”无数地刺枪同时向前攒刺,将冲在最前面的上万溃兵刺个对穿。阵前响彻一片凄惨的号哭声,鲜血飞溅溃兵们横尸遍地。

    对于后翼的溃兵来说,前面是雪亮的刀山枪阵,身后是轰雷的铁蹄大刀,被夹在中间的溃兵大片大片地被马刀砍倒、马蹄踹翻,哭天抢地的向两翼方阵逃散开去。

    于是蓝紫烟的十字军团的冲击阵就直接与神皇大军的方阵直接面对。

    “注意!敌骑杀过来了!”神皇旗下的各将军于各个方阵之前喝嚷道:“扎稳阵脚寸步不退!”

    耳边的马蹄轰隆震耳,脚下的大地剧烈地颤抖。

    眼见敌军攻势凶狠,黑潮滚滚,越扑越近。

    神皇中阵的士卒的心紧张得怦怦直跳连手都在颤抖!

    两百米!

    一百米!

    五十米!

    十字军团奔杀而至,近到可以清晰地看到战马鼻息的白气腾腾了。近得可以看到大刀长枪上的血痕了。

    骑兵阵头掀起了冲天的尘土呛得神皇士兵们呼吸不畅。

    预料中不到一秒钟,两军阵头就将激烈地碰撞就将开始激烈的厮杀和冲击。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