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何以止戈
    陈凌的伤口彪了一下鲜血之后,伤口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停了下来。陈凌甚至感觉到伤口已经开始在愈合。

    太强大的细胞再生功能了。

    陈凌这时也不禁震惊,他没想到自己的再生能力达到了这个地步。简直有点科幻电影x战警里金刚狼那金刚不坏之身的味道了。

    这一幕看的段扬也呆住,包括在场众人。全部觉得陈凌已经不是人了。

    段扬还想看毒素发作,陈凌却是没事人一样。见这家伙不走,陈凌道:“任何毒都对我没作用。难道你不知道当初长华和玉华之所以没事,就是服食了我的血液?”

    段扬倒是隐约听过这件事,这下便再没任何指望。想想陈凌始终是个局外人,他也影响不了大局。但自己因为国事和他结下大梁子,实在划不来。这些人放过便也放过了,又有什么得紧。

    当下一勒缰,喝道:“我们走!”

    大部队来的快,去的也快。

    民众很快也如潮水各自落幕离去。只有少数的人来向陈凌感谢,大多数脸上都是绝望,对未来的恐怖。

    这样的情况下,谁还会像电视剧里演的来纷纷下跪呢?别傻了。

    那样的屠杀在他们眼前上演,大部分也是失去了亲人的。

    有的还不肯走,,待在原地如疯魔一般。

    她们想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从来不作恶,好好做人,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恶报。

    然而,战争从来都不会因此而温情。

    便也是在这时,蓝紫烟离开了。

    陈凌目送她离开,并没有再去阻拦。她是这样的人物,她若不想做任何事情。自己又岂能改变于她。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梅菲儿不禁迷茫的问陈凌。

    陈凌也陷入了迷茫。按道理,他应该和黑王去寻找彼岸阁了。但是他看了眼这些民众,便对梅菲儿道:“不管别的,先把这些人送往边塞。”

    梅菲儿道:“但边塞的情况也不好。去了那儿,未必就有出路。”

    陈凌蹙眉道:“不如此,还能怎样?尽力而为吧。”他打算到了边塞,再去一趟比克首都。到比克首都将小妹和冥羽凝救出来。如此也算了却了最后的心事。不能救所有人,那就救自己的朋友和亲人吧。

    边塞已经离这里不远,一众人这次走小道,倒安全的多了。

    蓝紫烟独自走在小道上,过往有许多民众,或迷茫或伤残。每个人脸上都有恐惧和痛苦。蓝紫烟看着他们,忽然觉得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

    在这之前,她和这些人一样。她自小的追求就是为了让母亲开心,让父亲重视。但最后,那封遗诏击倒了她,本来母亲的死就让她心灰意冷。

    于是,她陷入了魔障。

    她走不出这个魔障,因此将一切都丢弃了。包括自己的地位,自己的手下,亲人。她只想用恨来报复死去的父亲。

    一叶遮目。最痛苦的始终还是她自己。

    但就在刚才,她忽然想通了。一瞬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与陈凌有关!

    当陈凌被众军包围,那一声吒,那所爆发的天地凌云大佛气势,加上那纯正龙魂之气。

    这般的宏大,如见五岳泰山。

    没有一丝杂质的阳刚。由此也可见陈凌的心胸有多么的广大,广阔!

    在这样的气势下,蓝紫烟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魔障是那么的可笑,不堪一击。

    她一瞬间放下了恨,决定遗忘父亲。她不要在活在父亲的阴影下。从此刻起,她要做回蓝紫烟。那个雄霸宇内,五湖四海之内,皆臣服于她的蓝紫烟。

    一切都想通了。之前的她就像是陷入爱河里,不能自拔的痴情女子。而一旦想通,再回首,便会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所作所为,何其疯狂。简直不像是真的自己。

    “出来吧!”便也在这时,蓝紫烟忽然轻轻喝了一声,。

    话音落时,叶轻眉从一边暗处跳了出来。恭敬的喊道:“元帅!”

    蓝紫烟问道:“其余的人呢?”

    叶轻眉道:“我让他们回去打探消息了。”顿了顿,她认真的看向蓝紫烟,忽然发现蓝紫烟的眉宇间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她不由大喜,道:“元帅,您想通了?”

    蓝紫烟点点头,忽然一叹,道:“阿眉,对不起,我的任性害了文正,也害死了太多的人。”

    叶轻眉不禁喜极而泣,单膝下跪,道:“元帅,您回来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我们就知道,您总有一天一定会想通的。”

    蓝紫烟便也不再多说,道:“起来吧!”她知道,之所以叶轻眉一直不出现,也是因为叶轻眉希望能通过陈凌来说服自己。

    “元帅,接下来我们要去做什么?”叶轻眉小心的询问。、

    “先去边塞,蓝陵在这个位置上也调皮够了。现在该他付出代价了。”蓝紫烟说道。

    “是,元帅!”叶轻眉狂喜。

    一天之后,天府边军发动大部队,与赵天鸿的大部队展开激战。同时,将残余的民众迎进了边塞之内。

    激战之后,天府边军损失惨重,退回边塞。依靠临时建立的简要防塞死守,一时之间,由于边军勇猛,死保家园。赵天鸿的大部队也暂时无法攻进去。

    这个时候,陈凌也完成了将这些无辜民众带进边塞的任务。这些无辜民众暂时得到了安置。只不过,边军也是岌岌可危,只怕不久之后,这些民众只能逃去蓝氏。可是蓝氏会接纳他们吗?

    这是个未知数!

    从天府边塞到蓝氏的边塞,有一条秘密的捷径可以走。这个捷径是通往紫罗峡,大部队绝对过不去。蓝紫烟和叶轻眉却是轻巧的翻过紫罗峡,到达了蓝氏边塞。

    之前叶轻眉一众人也是通过紫罗峡来来往往,如此才避开了天府边塞的耳目。

    这一条捷径是蓝紫烟的部队无意中发现的,外人都不知道。

    如今倒是方便了蓝紫烟,否则这兵荒马乱的。蓝紫烟纵使修为高绝,却也很难顺利过边卡。

    到达蓝氏边塞的外围。

    叶轻眉手下的人收到叶轻眉的信号,立刻前来。

    一众人汇合,叫文彪的男子向蓝紫烟说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那就是,马世兴统帅被勒令进京了。

    本来不管是边军还是十字军团,都没有被蓝陵掌控。大家都相信蓝紫烟会回来的。蓝陵初掌帝位,也不敢拼的太狠。他的兵力实在有限,若不是蓝紫烟勒令手下不得妄动,他那里有资格跟蓝紫烟的亲信对战。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冥泰才敢说出让蓝紫烟重回蓝氏掌政权的话。蓝紫烟虽然不在蓝氏,可是军队依然在她手上的。

    蓝陵不敢杀蓝紫烟,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怕杀了蓝紫烟,引起大的轰动来,以致一发不可收拾。

    “来接管边军统帅的是您的师父,图雅大人。”文彪顿了顿,道:“元帅,马世兴大人谨遵您的意思,不敢造反。当时蓝陵那边带了大部队过来,非得逼着马大人做出决定。”

    蓝紫烟淡淡道:“他这步棋倒是很高。逼准了马大人不愿意造反。又用我师父来做缓冲!蓝陵果真是变聪明了。”

    文彪道:“现在蓝陵的人安插进了边军,帅印被图雅大人掌控。边军的掌控权现在不由我们这边控制了。”

    蓝陵也知道了蓝紫烟逃走的消息,因此这家伙终于坐立不安,甘冒马世兴造反的大险,也一定要换下马世兴。

    这家伙兵行险着,这一着却是走对了。

    叶轻眉一众均是愁眉紧锁。叶轻眉道:“元帅,十字军团没人敢动。要不由属下混进去,发动十字军团。”

    叶轻眉要混进去倒是容易,因为还有大部分边军是蓝紫烟的人。

    蓝紫烟淡声道:“发动十字军团又如何?跟边军硬拼?伤的岂不是我蓝家的根基?”

    “可这眼下,我们该怎么办?”叶轻眉一众实在是想不出好办法了,。

    蓝紫烟微微一叹,道:“尸皇宫狼子野心。可怜蓝陵偏偏还幻想能与尸皇宫和平相处。猛虎身边,岂容他人酣睡。蓝陵如此软弱,尸皇却是野心勃勃,那里还有他的份儿。”顿了顿,道:“我今为了蓝氏,为了整个比克国的生死存亡,说不得,只能冒犯师父一次了。”

    “您……”叶轻眉却不懂蓝紫烟的意思。

    蓝紫烟也不解释,径直朝那边军要塞走去。

    边军要塞前,灯光亮如白昼。,如今的蓝氏边军也很紧张,怕发现什么意外,瞭望台上,时刻有士兵在观望。

    望远镜这玩意,蓝氏是有的。

    “元帅,您就这般进去?”文彪不禁急了,道:“可是蓝陵已经下令,一旦见到您,格杀勿论啊!”

    蓝紫烟却是不理众人,只是冷声道:“你们不要跟来……”

    风雨潇潇蓝紫烟,一骑绝尘傲天下!

    如今才是真正君临天下的蓝紫烟,归来了…………

    蓝氏要塞坚不可摧,带着风霜雪,刀剑萧杀的威严。

    这时已经是深夜,寂静的夜里,血月当空,但血色已被要塞前的雪白灯光所掩盖。

    蓝紫烟的头发挽了起来,她穿了蓝色的裙子,在夜风中,显得衣袂飘飘。她的美丽似乎不沾染一丝凡尘的味道。

    从此处到要塞城门还有一段距离,两边是树林。但这里已经是蓝氏的边防线。

    叶轻眉一众还是毅然跟在了蓝紫烟的身后。

    “元帅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叶轻眉坚定的说。

    蓝紫烟微微一笑,便也不再多说。

    刚走出几步,“站住!”前方树林中忽然闪出几个士兵来,泛着金属锐光的长矛遥遥指住了蓝紫烟一众。一个军官走出来:“你们是谁,从天府那边过来干什么?”

    看着那身熟悉的蓝家红色制服,蓝紫烟心头不禁一阵热血上涌。她默不作声的与那军官对视。

    这时看清楚了她清丽的容貌,那军官顿时像被雷打中一样:“你……你是……你是……”

    “匡啷、匡啷……”像是着魔般的士兵手中的长矛一件接一件跌落地上。

    “元帅!”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声来,像是梦中的人被惊醒了一般,士兵们这才反应过来。叫声在空旷的大地上远远地传开去:“元帅回来了!我们的元帅回来了!”

    “噗哧、噗哧”声连续不断,潜伏的暗哨纷纷从躲藏的树林里现身。他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又仿佛是怕靠得太近亵渎了尊敬的元帅,所以他们停在了几步外。

    也是在这时,在天府边塞那边。林丹刚刚击退了神皇大军的一轮进攻。他已经身心俱疲,便也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得想办法安排民众朝蓝氏撤退了。可蓝氏会接纳吗?

    将士们都在坚守,这个时候,他一个人在指挥部的沙盘前看了是否哪里会有纰漏。突然,从蓝氏边塞那边一声响亮的呼声,裂天而起,脚下的土地仿佛都在微微颤动,那是成千上万男子胸腔中出的浑厚呼声:“元帅万岁!我们的领袖万岁!蓝氏万岁!”呼声一声高过一声连绵不断震撼万里阵地。

    林丹心下一惊,却又是喜悦。蓝紫烟归来了?

    过去他惧怕蓝紫烟这名可怕的对手。可如今,以蓝紫烟的智慧,很可能会出手。至少,蓝紫烟一定会接纳自己这边的民众。这就是蓝紫烟与蓝陵的区别所在。

    天不亡我天府啊!

    这样的呼声,陈凌也听到了。陈凌和一群民众在一起被安置着,他也没暴露身份。实际上,他也没什么身份好暴露的。他打算找机会就离开这边塞。

    也是在这时,他和梅菲儿,索玛,马原听到这样的呼声。陈凌心头震撼无比。蓝紫烟回去了?

    当然是回去了。不然谁有这个本事让万众蓝氏边军齐呼元帅!

    这是猛虎归山啊!

    只是,蓝紫烟会率兵来助吗?

    陈凌心里一直很清楚,他不是要神皇宫的人就惨败。说到底,比克国的天府,里面的人都是外族。而他和神皇宫乃至蓝氏都是同族。

    可是,陈凌只想要止戈!

    这样的滔天杀戮,别说杀的是人。就算是杀几百万的猪,那也是老天都不忍心来看的。

    人又岂是猪能比的。人乃是万物之灵。有灵之物便讲生死因果!

    如何止戈,以战止戈!

    在这种大战面前,陈凌也才觉得自己的渺小。匹夫之剑只能救数人,而天子之剑才是决定众生生死的剑。所以要止戈,必须依靠于蓝紫烟。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