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包围
    陈凌面对六十名神皇军和二十名重甲骑士的冲杀,他完全被包围在里面。

    眼看陈凌就要被碾为肉酱。

    那是一种人在海啸之中,要被海啸淹没的感觉。无论你怎么挣扎,都无能为力。

    便也是在这时。

    意外发生了。

    吒!

    一声厉吼,吼声震彻云霄,震彻天地。

    同时,所有的气势,海啸都被一股吞天凌云大佛气势给镇压下去。凌云大佛,我为天地至尊最强之佛。

    这佛蕴中还夹带了热血的龙魂气势。

    轰隆隆!

    蓝紫烟一众不禁失色。这时候,蓝紫烟似乎才真正懂了陈凌。懂了这个青年心中有着怎样的愤怒与热血。否则如何有这等气势。

    这一刻,蓝紫烟居然有些为自己的冷漠而羞惭了。

    话说陈凌身在其中,即便气势厉害,但终究是要对付这些伤害的。后方六十名神皇军刀剑凌厉,齐齐戳向他,要将他万剑穿心。前方重甲骑兵声势震天,长枪狠狠戳来。

    但陈凌这一声吼,立刻让所有马匹惊住。于是重甲骑兵中,一时间全部扬蹄惊嘶,有的马匹居然脱缰要逃。

    马终究是马,陈凌的吼声如雷,比雷还响。这些马匹那里承受得住。

    这可不比长坂坡上的张飞嘶吼。

    前方的马匹惊住,但也有没被惊住,继续长枪刺来的。

    陈凌一步冲上去,这个空隙是由被惊的马匹留出来的。接着,陈凌一招须弥印击在马匹身上。轰,陈凌这下的力道也等于是九匹马力横冲而来。重甲骑兵顿时便如倒塌的米诺骨牌。一下撞翻三匹重甲骑兵。另外几匹也受惊,不好控制。

    陈凌紧接着朝右边也是一记混沌破灭,天地失色的须弥印。如此一声吼,两记须弥印,便将这二十名重甲骑兵干得人仰马翻。

    当然,这也是因为马匹只有二十骑。二十骑的杀伐气势压不住陈凌一人的气势。真正要上了战场,万军齐发,那种气势,不是任何人力可以抵挡的。

    那时候,陈凌即使吼破嗓子,也惊不住任何马匹。

    古战场上,阳刚杀伐之气最为惨烈。即便是度过雷劫的鬼仙也是不敢前去的。

    陈凌瞬间将二十名重甲骑士干的人仰马翻,加上他一身的凌云通天气势。这时候陈凌回身,那六十名神皇军面对陈凌的威势,居然是不敢上前。

    虽然如此,但是这边的状况已经被神皇大军指挥部知晓。很快,那边重甲骑兵,黑骑士纷纷跃下高速。

    眨眼之间,这边已经是黑压压一片的骑士以及步兵。军队的力量当真是恐怖。

    陈凌知道这时候必须走了,否则深陷其中,今天非得丢了性命。他如果迈开脚力,即使是上乘的马也赶不上。

    另外,还有别处的神皇军继续在收割人头。

    杀戮,从未停止。

    神皇大军的人何其之多,陈凌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阻挡。

    黑王与陈凌站在一起,一人一狗在苍穹血色下,显得凛然不可侵犯。

    陈凌始终是没有离开,虽然这么逃走能逃。可是大部队来,他还可以擒贼先擒王救下这些民众。

    这样万军之中擒王,陈凌会非常危险。可是为了让惨剧终止,他愿意一试。

    蓝紫烟带了索玛,梅菲儿,马原朝后退去。

    大军全部针对陈凌,所以蓝紫烟她们一行倒是被忽略了。一些分散的神皇军也不敢来对付蓝紫烟。

    被一众重甲骑兵簇拥而来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将军。此人当然不是主帅赵天鸿,赵天鸿不会打前锋。这将军叫做段扬。

    段扬忽然勒缰扬手,横刀立马,冲前方的陈凌喝道:“前方可是凌侯爷?”

    他一扬手,所有士兵骑士都安静了下去。屠戮的士兵也只是抓住了人,并不再继续屠戮。

    陈凌微微一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认识自己。当下扬声回答道:“没错,是我陈凌。”

    夜色中,血月之下,这块荒芜的地方尸横遍野,血腥之气冲天。大军包围下,陈凌与黑王在其中镇定如山。

    这样一幅诡异的画卷就像是漫画中的情景,一旦描绘出来,便有种立体的画面感,可以成为永恒。

    段扬一身黑色铠甲,他手中也有大枪。陈凌便朝他走来,段扬手一扬。立刻,两侧的箭弩手箭弩对准了陈凌。

    这箭弩是六连发,劲力奇大。一旦发射,十分恐怖。

    看来段扬绝不是缺心眼之辈,看见陈凌就哟呵呵,没有防备。陈凌便也不敢再上前,越是靠近,面对这箭弩齐发,越是死的快。

    段扬扫视一眼受伤的重甲骑兵,以及那被陈凌残杀的神皇士兵。

    他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不由向陈凌道:“凌侯爷,我可记得你曾应允过我们神皇宫,一旦交战,你可是两不相帮的。何以现在出尔反尔,屠杀我无辜的神皇子民?”他说话时姿态很高,始终在马上居高临下。

    陈凌冷笑一声,道:“你们的人要杀我,难道还不许我陈某反抗吗?”

    段扬道:“若是凌侯爷要逃走,我们的人如何能对凌侯爷你造成伤害?”

    陈凌冷声道:“我没有逃走的习惯。”

    段扬脸色一沉,道:“凌侯爷,我们神皇陛下待你不薄。况且你也是我们炎黄子孙。这些人不过是蛮夷,你现在反帮蛮夷屠戮我们炎黄子孙,未免也太是非不分了吧。”

    段扬指责陈凌的话语凛然有声,就像陈凌是不仁不义一般。

    陈凌却也不是鲁莽之辈,他更不会被段扬的是非颠倒而气的七窍生烟。当下道:“蛮夷两词早已是过时的说法。你也不用跟我说什么同为炎黄子孙。我现在只看到的是一群畜生在屠戮手无寸铁的民众。炎黄两字,上下五千年的底蕴,岂是你们这一群畜生能够代表的。你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到底你的兵都在做些什么。”

    陈凌手指四处,便可见不少无辜的民众被抓,脸色茫然中带着恐惧。地上到处是断肢,血水将荒野浸透。这其中不少都是小孩子,老妇人,老人等等。

    被抓的民众也有不少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更有不少是七八岁的小男孩,小女孩。有的母亲将孩子抱在怀里,母子齐齐发抖。

    有的男子被砍断了手,鲜血汩汩,在地上打滚,痛苦着。

    这就是残酷的战争!

    段扬也跟着扫视了一眼,但他并未有任何动容。扬声凛然道:“我等前来攻打天府联盟,是为了神皇宫的万民幸福。如今天府境内资源紧张,他们不死,我们的子民将来过来,吃什么,喝什么?我们虽然在造孽,却也是在为百姓造福。我们为了家人,何所惧也!”

    这番话说的掷地有声,一瞬间让所有神皇大军又气势昂昂起来。刚才陈凌的话确实骂的厉害,这些神皇大军中,难免会有脆弱的人动摇。

    而段扬立刻反击,如此一来,陈凌所造成的心理漏洞马上被抹平。由此可见,段扬此人能当帅,却是有能力的。

    陈凌也是一震,看来这一次神皇大军的侵袭,一旦得手,是不会有任何留情的。他们是要将这边的人屠戮干净,然后让自己的子民迁涉过来。

    天府民众多达千万,千万民众全部被屠?

    这是怎样令人发指的行为啊!

    “凌侯爷,你今天杀了我这么多神皇子民。你必须给本将一个交代。”这时候,段扬忽然枪指陈凌,冷声道。

    “哦?你想要怎样的交代?”陈凌冷笑一声,道:“要不要我把这条命给你?”

    段扬哈哈一笑,道:“凌侯爷是出了名的战神,本将如何敢要你的命。只不过既然凌侯爷悲天悯人……”

    说完,他忽然一挥手,道:“人全部押上来。”

    段扬话一落音,陈凌便看见无数神皇士兵押了不少女人和小孩上来。

    青壮年已经全部被杀,这些女人都是稍有姿色的。小孩也都是一些女孩子。这些女人为什么要留?

    因为她们可以满足神皇大军的兽欲啊!

    如此杀戮,神皇大军也会有压力。而这些女人就专门供他们发泄。

    现在,密密麻麻,接近一百多名女子,小孩被勒令跪成一排。那神皇士兵全部抽刀压在这些女人小孩的脖颈上。

    一群女人小孩瑟瑟发抖。有的已经尿了裤子。

    陈凌再放眼看去,这边抓到的老人,壮年,男人,女人也有接近两百名。这些都是还没来得及杀掉,被段扬喊了停的。

    三百多条生命全部都已在刀下。

    “什么意思?”陈凌看向段扬。

    他与段扬有些距离,这种距离下,箭弩一发射,他撤退起来,箭弩也拿他没办法。

    陈凌不会拿生命来开玩笑。

    段扬也明白这一点,虽然他这边人数众多。可是陈凌是最凶猛的鱼,即使是天网之下,也有可能被他挣脱逃走。

    段扬看向陈凌,冷笑一声,道:“凌侯爷!你不是自诩仁义无双吗?这些无辜的生命的生死,我现在交到你手上。”顿了顿,道:“只要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我磕三个响头,我便放了他们。如果你不磕,我就让他们全部人头落地。”

    陈凌没有出声。一边的梅菲儿与索玛,以及马原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们不忍心看这么多无辜的人惨死,但也知道陈凌是义薄云天的盖世英雄,。若要他下跪,这等羞辱,她们想起来都会心痛。

    马原虽是神皇宫的人,但自跟了陈凌,就没有再回神皇宫的可能。况且,他也是佩服陈凌的为人的。

    蓝紫烟一直沉默不语。

    “怎么样?凌侯爷,磕还是不磕?”段扬道:“本将的耐心不好,你若不磕,本将就要动手了。”

    “哈哈……”便也在这时,陈凌狂笑出声。他厉指段扬,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要我陈凌下跪。就算是你们神皇陛下亲来,对老子说话也得客客气气。”

    谁也没想到陈凌会如此反应。

    梅菲儿与索玛乃至马原顿时失色,他们觉得这些无辜的民众已经难逃厄运。他们闭上眼睛,不忍去看这残忍的一幕。

    段扬被陈凌当众辱骂,不禁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厉喝道:“好,姓陈的,给你脸不要脸。我就要让你亲眼看着,这些人是怎么被你害死的。”他说完便要下令……

    陈凌双目陡然一睁,神光绽放,如太阳光一般耀眼。段扬立刻被陈凌这神光所慑,呆了一下。

    陈凌寒声道:“你这杂种,我记住你了。你尽管全部杀了,但我向你保证,从今天开始,我陈凌必取你人头。你防得了我一时,防不了一世,我便看你是不是永远都在大军之中。”

    段扬呆住!

    陈凌这番话让他背心流出冷汗。他虽然没有看见过陈凌真正出手,但是从神皇对他的礼遇以及隐隐的宫中传说。便也知道陈凌的厉害。

    被陈凌这样一个高手盯上,他如何能睡的安稳。

    段扬与陈凌对视,陈凌眼神冷漠如刀。却是绝对没有一丝要为所有民众怜惜的意思。

    没错,陈凌会出手救人。但是他从不是那种迂腐的人。你要他下跪,或则为了不相干的人付出性命,受尽屈辱。他只会说一句,去你妈的。

    段扬不敢下令了。

    就这样与陈凌僵持住。

    但段扬当着三军大将,也不可能就此算了。,那他会威信尽失。

    须臾之后,段扬语音一转,道:“不磕头也行。”顿了顿,道:“陈凌,你若能站在原地不动,接我一箭,我便放你和这些刁民离开。”

    他是在找台阶下。

    陈凌没有多想,道:“好!”

    如果段扬不识抬举,一下射头。陈凌也没那么傻。

    这一下,说穿了就是要陈凌见血。大家面上都好看一些。

    陈凌也决定成全这家伙。

    陈凌站在原地不动,段扬手中出现重弓,他将弓拉了个满月,没有多想,轰的一下射向陈凌。、

    箭是射向肩头。陈凌感觉到了肩头的麻痒,箭有毒!

    这段扬果然毒辣!

    只不过陈凌也不在乎。

    在箭来的瞬间,他肩膀微微一荡,肌肉强猛挤压。

    轰!

    箭射进一寸,便再也射不进去。这箭带了倒钩,并且穿透力奇强。可是终究比不了子弹。陈凌如今修为大成,也不惧怕。

    一箭射中,梅菲儿与索玛,马原惊呼着捂嘴,脸色煞白。蓝紫烟却是面色淡淡。

    陈凌哼都没哼一声,射中一刹,有鲜血彪出。陈凌抓住箭身,一扯,便将箭扯了出来。那倒钩带动鲜血,可是没有带出一丝血肉。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