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 大战爆发
    大战已经彻底引爆,城墙上不断有人坠落下去。神皇宫的人中也有不少被箭弩所伤。

    这是一场剧烈的拉锯战。

    即便是神皇陛下有尸灵军团,但也没有能顺利夺取城门。

    攻城之战,这样的硬攻是最下乘的战争。想要一天之内攻下来,本也就不可能。

    但是神皇不硬攻也没有其他办法。双方之间没有谈判的可能。神皇是为了神皇宫的生存而战。天府联盟是为了抵抗侵略者。

    秦洛下令,召集了城里所有的油。不管是食用油还是什么油,全部召集过来。

    还有各种易燃化学物品,也全部运了过来。

    而且,秦洛将这火攻只用来对付城门处的尸灵。其余的,便是硬拼。偶尔有攀上来的尸灵,也立刻被众军斩杀。

    这一场大战足足持续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的时间,神皇这边的尸灵损失接近五千。

    这些尸灵也是瑰宝,这么个死法,神皇也心痛。而神皇这边的士兵也死了一些。

    至于秦洛这边,一众将士都绷紧了心神。

    三个小时后,神皇陛下终于暂停了攻击,休整起来。

    秦洛这边也才松了口气。

    在城门处,军医一直在准备。还有不少运送物资的青壮年。老弱妇孺则运送吃食。

    眼下,整个首都已经到了全民皆站的地步。

    在战后,冥羽凝身穿铠甲亲自前来慰问伤员。

    同时,冥羽凝也与秦洛想见。

    两人的谈话避开了所有人。

    “总部长大人,情况怎么样?”冥羽凝凝神问。

    秦洛沉声道:“目前来看,还可坚守数天。一切都不好来论断,只是长期如此坚守下去,情况不太妙。万一费尔斯通州府的上面军再崩溃,那我们首都就会两面受敌。到时候再无侥幸。”

    冥羽凝的脸色很难看,道:“也就是说,我们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

    秦洛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只能道:“是的,殿下,可以这样理解。”顿了顿,道:“如果…………”

    “如果什么?”冥羽凝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秦洛道:“如果蓝氏的十字军团和边军出动,帮我们一起抵抗尸皇大军。我们的胜面就会很大。“

    冥羽凝本来还有些兴奋,闻言不禁沮丧下去,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若说是蓝紫烟在,也许她有这个远见。但是蓝陵根本不会这么做。”

    秦洛点点头,道:“下官所想,与殿下一样。如今蓝紫烟已经被已故总领长大人放走。只希望这蓝紫烟能念着这一点,重回蓝氏。”

    冥羽凝道:“那陈凌可是跟蓝紫烟一起?”

    秦洛道:“是的,殿下。”

    “他们这两人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际,为什么会在一起?”冥羽凝奇怪的问道。

    秦洛道:“下官对详情也不太清楚。只不过,陈凌护送蓝紫烟离开,手中有已故总领长大人的通行手令。所以下官大胆猜想,陈凌是已故总领长大人下的一步棋。为我们首都做最后生存的一步棋。陈凌是一位擅于创造奇迹的奇才,也许这次,我们的生死存亡会都在他手上扭转。”

    冥羽凝听了秦洛的话,忽然间对陈凌就没了怨憎。谈不上怨,只是一开始心里有些不舒服。危难之际,她是柔弱女子,自然希望这位她喊陈凌哥哥的人能陪在身边,共度难关。

    即便是普通朋友,若是在他人为难之时离开。那么这个他人心中多少也会不舒服。

    如今冥羽凝听到陈凌居然是去为了首都搬救兵,不禁便也原谅了陈凌、。

    冥羽凝道:“陈凌哥哥的本事我是知晓的。只不过,这等军国大事,他个人能力再强,只怕也帮不上忙来。”

    秦洛道:“蓝紫烟与陈凌是重英雄惜英雄,蓝紫烟改变主意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已故总领长大人深谋远虑,安排了陈凌这招奇招。总之,这世上若有一人能让蓝紫烟回心转意,那就一定是陈凌了。”

    冥羽凝心中燃烧起希望来。

    虽然如此,比克首都的情势依然岌岌可危。

    神皇宫的攻打不分昼夜,随时进攻,那尸灵军团也是根本不知疲倦的主。他们即使被烈火燃烧,也能在最后时刻对城门猛攻。这样的疯狂,每一次疯狂对城门都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害。

    酣战依然在持续。已经到了冥羽凝亲自上城楼,敲战鼓的地步。

    城楼之上,不断有士兵在受伤,不断有士兵义无反顾的冲上去。

    古今多少慷慨悲歌士,以此刻为最。

    面对侵略者,比克首都的士兵与人民展现出了悲壮赴死的决心。、

    伤员潮水般从前线被抬了下来。

    浓重的血腥和一种难以言述的臭味扑鼻而来,破碎的人体和肢体从身边被抬过,洁白的纱布被污血染红,血污满脸的士兵在痛苦呻吟惨叫,不住地传来濒临死亡的惨叫声,神皇大军尖锐的呼啸越来越接近了!

    刺鼻的血腥,破碎的人体、断手断脚,鲜血喷得满地都是,滑出人体的脏器臭气熏天,惨痛的呼叫,濒临死亡的宪兵在弥留中痛哭:“妈妈,妈妈!”到处都有人在叫:“医生!医生,快过来,这个快不行了!”军医们疲于奔命,但很多时候,他们都只能无奈地给伤员们用白布盖上了脸。

    看到惨烈的战争场面,冥羽凝脸色惨白,这与她想像中英俊骑士叼着红玫瑰披坚持锐的浪漫场面实在差得太远了。

    死亡、毁减、痛苦、尸体,这才是真正的战争。

    作为帝国君主,总领长的冥羽凝殿下亲临前敌,鼓舞士气,这是她义不容辞的职责。但在不被注意的时候,她已经偷偷呕吐了几次,一直呕到只能吐清水。

    宁小妹一直陪在冥羽凝身边,她与冥羽凝一样,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战争。以前她和冥羽凝都被保护的很好。

    宁小妹却也并未感到恶心,她只是觉得好生悲怒。为何敌寇要无辜侵略我的家园?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民众才体会到那平日的和平是多么难能可贵。

    有多少少年曾经恨不能生在战乱年代,为国建功立业!

    不是说乱世出英雄吗?

    这些少年们在见识到这真正的尸山血海时,才意识到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

    战斗持续了三天!

    三天之内,尸灵军团损伤三万有余,而首都的滚油也已经开始捉襟见肘。

    而且城门破损已经越来越明显,不得不连夜让工匠来冒死修理。

    神皇大军中也有不断的伤亡。

    且不说首都的危险情势,凌飞扬攻击向了费尔斯通州府。费尔斯通州府有十万上面军,这些上面军都是正规军。每次还能从两侧进攻,与凌飞扬的大军鏖战在一起。

    面对侵略者,上面军也展开了殊死搏斗。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两天后,上面军损失惨重,躲进了城里。闭城死守!

    凌飞扬率领大军丝毫不歇息的进攻。

    惨烈,厮杀,战鼓阵阵,尸山血海!

    由于有城池可守,加上费尔斯通州府的民众全民动员。一时之间,凌飞扬也难以攻进费尔斯通州府。

    无论是费尔斯通州府还是比克首都,民众中,男女老幼,从十几岁的少年到头发斑白的老人,只要有一口气在的,通通拿起了武器,抗击闯入家门的强盗和匪帮。

    男子操刀绰枪,挺身在城墙最前线,女人和老人充当了预备队和救护队,不断地将伤员运送向后方。

    这是整个民族的怒火。

    当凌飞扬看见敌人城头处,连十几岁的小孩都出现时,他不禁心底发寒。连孩子和妇女都拿起武器抵抗我们了……

    凌飞扬不会去怜悯敌人,因为他的战斗也是为了神皇宫的民众。荒潮要袭击他们的家园,他们抵挡不住,只有另寻新的家园。

    而天府联盟的人不会欢迎他们。于是他们就成了入侵者。

    第三路进攻的神皇大军由赵天鸿大将军率领。

    他带了一万五千的重甲骑兵,四万黑骑士。另外尸灵军团两万,步兵八万。

    浩浩荡荡的过境,。

    这样的兵力直逼天府联盟的边塞。

    费尔斯通州府与比克首都逼近,中间只有一个罗福思市。罗福思市是空虚状态,士兵可以长驱直入。但是凌飞扬与赵天鸿大军过境时,罗福思市的市民都已经撤离向了费尔斯通州府。

    能带走的食物和财富都已带走。不能带走的,要么烧了,要么下毒了。

    这个举动让赵天鸿与凌飞扬的士兵们大怒。

    费尔斯通州府接收了附近两个市区的居民,但是再多就接收不了。这些市民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便也只能疲于奔命了。

    凌飞扬对付费尔斯通州府时。赵天鸿按照神皇的攻伐方针,直扑边塞。

    必须要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在天府联盟境内扎根下来,解决补给问题。神皇陛下的补给最多,因为神皇的攻坚战最硬,也没有办法从敌人那里补给。

    而赵天鸿的补给最少,必须从各个市区去进行掠夺补给。

    分三路进攻,牵制各方军队。快速奠定胜局,解决补给。

    另外这般进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震慑蓝氏。并派使者去与蓝氏交好,说明绝无对蓝氏有不友好的心思。希望能与蓝氏保持好友谊。

    若是蓝紫烟主权,自不会信神皇宫的这种低劣缓兵之计。但是蓝陵却是绝对不想打仗的。他才刚当上家主,享受这皇帝般的生活。谁来破坏他,他就跟谁急。

    加上殿堂内,不可自觉的出现主战和主和派。蓝陵立刻附和主和的,决定按兵不动。

    赵天鸿的军队一路开进向边军要塞。

    凡所路过之处,见人就杀。那些神皇士兵平素在神皇宫的范围内老老实实,但一到了这个敌国之境,马上变得残忍的不敢让人相信。

    他们可以将老弱妇孺的脑袋砍下来戳在刀尖上。也可以将弱小的展开。甚至可以将天府联盟的人用绳索绑起来,然后吊在马后,几人比赛。

    那些无辜的民众就这般被活活拖死在地面。死的时候,伤痕累累。

    战争……向来没有任何温情脉脉可言。

    充斥的只有血腥与残酷。

    天府边军已经顾不得蓝氏了。为了救援民众,这些边军在边军统领密林丹的带领下,前去抵抗赵天鸿的军队。

    但是几番交战下来,由于赵天鸿的重甲骑兵和尸灵军团的不死之身太过厉害。林丹的边军节节败退。

    大乱充斥在整个天府联盟境内。民众流离失所,一片恐慌。

    但凡赵天鸿大军所过之处,尸山血海,哀鸿遍野。

    陈凌与蓝紫烟以及梅菲儿所在的林肯市也不平静了。林肯市接近边塞,眼下林肯市的市民都知道尸皇大军已经压境,边军败退。只要尸皇大军一来,便是屠城的下场。这种情况下,市民只能继续北逃。朝边塞逃,朝蓝氏逃。也不管蓝氏是否会接纳。

    他们只能这样了,总不能跟尸皇大军去硬扛吧?

    林肯市已经乱成了一片,市民们恐慌不已。各自携家带口的离开。

    陈凌和蓝紫烟所住的酒店,服务员走了,连老板都跑了。

    这时是上午十点。陈凌与蓝紫烟,梅菲儿离开酒店。黑王和马原也跟在一边。

    前方是一个小广场,这里本来有很多繁华的商铺。但现在,商铺凌乱,里面的东西都已被市民抢光。

    战争来临的时候,不止是敌军是可怕的敌人。有时候自己人更加可怕。

    陈凌与蓝紫烟,梅菲儿坐上了马车。马原赶路。

    市民大部分已经撤离了。

    街道上一片凌乱,敌人还没来,但这里活像是战乱后的场景。

    便也是在这时,忽然一声尖叫,用中文喊的救命声传了来。陈凌吃了一惊,立刻探头出了窗外。他看见血色月光下,那边三个流浪汉模样的人将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华夏小姑娘摁在了地上。

    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三名流浪汉便要对小姑娘进行轮。

    陈凌看的目眦欲裂,厉声道:“停车!”

    车刚停下,陈凌犹如一阵旋风出了马车。

    不到三秒钟的功夫,陈凌便已到了三十米开外,来到流浪汉面前。

    两名流浪汉正抓住小女孩的双手双脚。

    陈凌双手分别抓了流浪汉,然后砰的一下将两人互撞在一起。顿时,血肉模糊,两名流浪汉当场死亡。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