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梅菲尔
    “陈先生,昨晚睡的可好?”梅菲儿一进来,便是香气扑面。

    陈凌身着白色衬衫,长身玉立。他本来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吃着三明治。这时候见梅菲儿来,便也立刻起身,笑脸相迎,道:“梅菲儿小姐好。”

    顿了顿,又苦笑道:“大半夜被人赶了出去,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梅菲儿便也微微一笑,道:“总统领阁下也听说了此事,所以特意派我前来向您慰问。”

    陈凌一笑,道:“总统领大人有心了。”

    梅菲儿嫣然一笑,道:“您和总统领阁下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这点关心是应该的。”顿了顿,道:“我也还没吃早餐呢,不如一起?”

    陈凌点点头,道:“你要是不嫌弃,就在这里一起吃,如何?”

    梅菲儿轻笑,道:“当然好,对着陈先生您,早餐再难吃,也会不难吃。”

    陈凌干咳一声,脸色古怪,道:“梅菲儿小姐是想说我秀色可餐吗?”

    梅菲儿掩嘴轻笑,道:“这可是您自己说的。”

    陈凌便也笑。

    这女子实在是个伶俐人儿,无论任何时候都能将现场气氛保持的很融洽。开起玩笑来,也绝对不会让人反感。

    一起吃早餐的空当,梅菲儿喝了一口牛奶。白色的牛奶在她嘴唇沾染了一些,看起来让人遐想连篇。

    梅菲儿很快注意到,脸蛋微微一红,立刻擦拭去。

    她整个动作都显得优雅娴静。

    陈凌奇怪的道:“梅菲儿小姐,我觉得目前你应该很忙。这样来陪我一个无足轻重的闲人来吃早餐。让我觉得很是罪过。”

    梅菲儿不由嗔了陈凌一眼,道:“陈先生您怎会是无足轻重的人。能和您一起共进早餐,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

    陈凌哈哈一笑,这小妞儿,要不要这么会说话。

    陈凌虽然在笑,心中却想,权力倾轧。到时候斯达林的变动,他一旦落败。等待梅菲儿的又会是什么命运?

    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问题。斗争中,先要站队。失败,便是站错了队。站错队之后的代价不可想象。

    就算是在华夏,官员的官场博弈中。下面的人站错队,那么也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时候,梅菲儿道:“没遇到陈先生您之前,我特别佩服一个人。现在认识了陈先生您,我佩服的人又多了一个。”

    陈凌打了个哈哈,艾玛,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可这么一个风韵动人的美女跟你说崇拜你,佩服你。即使是陈凌的定力,那也是会感到内心轻飘飘的,舒爽的很。

    梅菲儿既然如此说,陈凌当然也只有配合。道:“我有什么好佩服的,一介武夫,粗鄙不堪。”

    梅菲儿掩嘴而笑,道:“陈……”顿了顿,道:“我们也别您来您去了,生分。你叫我菲儿,我叫你哥,你看怎样?”

    陈凌一笑,道:“当然好。”

    梅菲儿便接着道:“世间上,像你这样笑公卿,傲王侯的武夫可没几个。任何行业,再渺小,做到了顶尖,那都是值得让人敬仰佩服的。”

    陈凌呵呵一笑。

    梅菲儿微微嗔道:“哥,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还佩服的一个人是谁吗?”

    陈凌道:“难道不是总统领大人吗?”

    梅菲儿道:“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觉得是总统领阁下?”

    陈凌打了个哈哈,道:“错觉!”

    梅菲儿便道:“总统领阁下待我有知遇之恩,可说是知音。但不是我佩服的人。”顿了顿,她忽然有些动情,感情真挚的回忆道:“我所佩服的那个人,是个女子。我想,她那样的女子不管是在你们大千世界,还是这中千世界,都是世所罕见的。”

    陈凌顿时来了兴趣,脑子里一闪,道:“你该不会是说……蓝紫烟吧?”

    蓝氏政权的家主,蓝紫烟!

    “你也知道她?”梅菲儿微微兴奋的道。

    陈凌点点头,道:“我听小妹提过。据说她的修为通玄,乃是当今蓝氏中的第一人。”

    梅菲儿点点头,美眸中满是崇拜的光芒。这种光芒,陈凌只有在那些小女生追星的时候才看到。并不是作假,因为梅菲儿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作假。

    “我第一次见到蓝紫烟是在战场上。我随秦洛一起,那次战役是三年前。秦洛也不是统领,而我是负责战役的后勤。万军之中,蓝紫烟身穿银色铠甲,横刀立马,眼神冷冽。她的英气,当令世间男子汗颜。我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做出一些事业来。然后有一天,可以与她有对话的资格。”梅菲儿由衷的说道。

    陈凌顿时呆住,他在这一刹突然有些懂梅菲儿了。

    梅菲儿愿意跟随斯达林造反,原来是有她自己的野心的。

    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谁也不是谁的附庸品。谁都是自己命运的主角。所以梅菲儿有她自己的理想和追求。

    “哥,你知道吗?九年前的政权之变,瓦解索罗斯王朝。蓝氏之所以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完全是蓝紫烟当机立断,兵逼他的父亲做出抉择。于是才有了蓝氏的今天。否则一旦等天府联盟做出反应,蓝氏一脉,当全部灭族。那时候,蓝紫烟也才十三岁。就算是今年,蓝紫烟也才二十二岁。”

    陈凌呆住。

    什么概念,这蓝紫烟十三岁时就已如此睿智厉害?

    这还真说明的了一个问题。有些人天生就是与众不同,就是聪明。

    梅菲儿不理会陈凌的反应,继续侃侃而谈,道:“蓝紫烟十三岁时就已是八级高手。蓝氏掌权之后,蓝紫烟已十三岁的年龄担任兵马大元帅,在她的带领下,她的十字铁骑军纵横捭阖,所向披靡。上任总领长多次想要打下蓝氏,统一这片国土。但是所派战将前去,没有一次不吃败仗的。风雨潇潇蓝紫烟,一骑绝尘傲天下!”

    “额!”陈凌心中对蓝紫烟起了很大的兴趣。这个女人,当真可以说是世所罕见的奇女子了。只是陈凌崩出口问的第一个问题却是……“蓝紫烟是美女吗?”

    梅菲儿闻言,顿时哑然失笑,道:“蓝紫烟当然是美女,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美女。”

    陈凌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道:“有机会一定要见见这个女人。”

    梅菲儿看陈凌神情,当下取笑道:“我倒是觉得,这世间能配得上蓝紫烟的,似乎只有你了。”

    陈凌打了个哈哈,道:“我那能跟她相提并论。”

    梅菲儿道:“但是在众多矮子中,哥你是最拔尖的一个不是吗?”

    陈凌道:“谢谢你的夸奖。”

    梅菲儿嫣然一笑,随即又幽幽一叹,道:“不过可惜了,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蓝紫烟已经是阶下之囚。”

    陈凌吃了一惊,道:“什么情况?”

    梅菲儿道:“近来,蓝紫烟发现了一封老家主的一封遗诏。遗诏是要传位给她的哥哥蓝陵。据说当初是因为蓝紫烟身边的人隐瞒了这封遗诏。如今蓝陵手持遗诏对蓝紫烟进行逼宫。”

    陈凌道:“以蓝紫烟的本事,怕是蓝陵成不了气候吧。”

    梅菲儿道:“那是当然。可是蓝紫烟心灰意冷了,她一个人离开了蓝家。主动将所有权力,乃至家主之位让了出来。”顿了顿,道:“虽然她让了出来,可是她的亲信不服气。于是蓝氏内部发生了战争。蓝紫烟的亲信虽不多,可是个个能征善战,那蓝陵人多,却也不是对手。无奈之下,蓝陵向我们求助。于是,总统领阁下当机立断,让秦洛统领带兵前去帮忙。我听秦洛说,最后还是蓝紫烟亲自出面,才将战争终止。她本人也成了阶下之囚。如今蓝陵为了讨好总统领阁下,便将蓝紫烟押送过来。而总统领阁下也准备以这份大礼来完成顺利登基的这个过渡。”

    陈凌瞬间明白了斯达林的心思。蓝紫烟是天府联盟的宿敌。如今他登位,有了这一份功绩,谁还能说个不字?

    好算盘啊!

    “你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陈凌奇怪的问道。

    梅菲儿微微一笑,她放下手中已经冰凉的牛奶杯,站起身来,道:“英雄落寞,总是令人心伤。何况是像蓝紫烟这样的女子。阶下囚这三个字说起来都令人心酸,心疼。她应该是翱翔于天的凤,受万人敬仰!”

    “所以难道你希望我救她?”陈凌震惊了。

    梅菲儿道:“人不是说英雄惜英雄吗?”

    “你这番说法,若是被总统领大人知道,只怕……”陈凌缓缓说道。他有些捉摸不透梅菲儿的真实意图了。

    她是在试探自己还是怎么滴?不可能是试探。自己就算要救蓝紫烟,那也不属于是帮冥泰。斯达林也无话可说。

    这么说来,梅菲儿是真的想要自己救蓝紫烟了。

    不过也说起来荒唐了点。自己跟蓝紫烟素昧平生的,花费大工夫救她,有这必要吗?

    梅菲儿看向陈凌,道:“你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所以我并不怕你告知总统领阁下。不过我今天的话也算冒昧了,只不过是尽一下人事,听一下天命。就算总统领阁下没有蓝紫烟这份大礼,他的大业也无人可以阻止了。”

    “蓝紫烟还有多久到首都?”陈凌忽然问道。

    梅菲儿眼眸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喜色,道:“还有三天,待会秦洛便会带队去紫罗峡接收蓝紫烟。紫罗峡离此处有三十小时的路程。”

    “那你看看,你能不能跟总统领大人说一声。我愿意和秦洛一起去押解蓝紫烟回来。”陈凌说道。

    “当然可以。你刚被冥泰赶出来,总统领阁下也只会以为你气愤冥泰的所作所为,方才做出这个决定。”梅菲儿又道:“谢谢!”

    陈凌不置可否的笑了下。

    到底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却是没人知道。

    梅菲儿随后便和陈凌一起去见了斯达林。斯达林听说陈凌愿意一起去押解蓝紫烟,当下高兴不已。

    见面地点依然是总统领府。

    斯达林拍了拍陈凌的肩膀,道:“有老弟你的帮助,这件事就算是万无一失了。不过你和秦洛还是一定要多加小心。那蓝紫烟的死忠不少,他们多半要趁你们接手后动手的。”

    陈凌点点头,道:“大人放心吧。”

    前去押解蓝紫烟的队伍是由秦洛带队。另外还有老狼和瓦齐。

    三大高手,并且带了三百名的精英骑兵。这些骑兵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身手不凡。冲锋陷阵,凌厉无双。

    这个押解阵容,也堪称豪华了。

    中午十二点,秦洛点齐兵马,一众人便即上路了。

    陈凌也分了一匹骏马。并且,陈凌也换上了一套银色铠甲。总不能大部队都穿着铠甲,他一身白衬衫,跟去旅游似的。

    众人身后跟的则是运送物资的马车。

    不过这一次出去,陈凌还带上了黑王。黑王反正左右无事,现在又不在冥羽凝家里,所以自然就跟了过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比克首都。

    说是浩浩荡荡也不贴切,这一众人一出了比克首都,进入公路上,便立刻发力狂奔。

    数百骑驰骋起来,灰尘滚滚,响声如雷。陈凌身在其中,便也能感受到那种战阵厮杀的快意。

    豪气!

    霸气!

    而黑王至始至终都跟在陈凌的身边,它的速度并不比任何骏马来的慢。众人便也对黑王啧啧称奇。

    一路上,秦洛与陈凌交谈甚少,不过也没有什么不敬之处。毕竟陈凌的本事在这里,谁也没资格看不起他。

    瓦齐和老狼则对陈凌畏惧有加,自也只跟他表面和气,交谈甚少。

    一路出城,走的皆是高速。

    这些高速公路里自然没有车辆和尸灵,已经是完完全全为天府联盟服务。

    一路所去,可见周边城镇,全是一派祥和。树木连绵,湖泊河流,所有的一切都已是趋于正常化。

    这里是人类文明所在,。

    而在天府联盟与神皇宫的中间,那些尸灵遍布,荒废城池便都是野蛮毁灭的象征。

    一众铁骑奔腾,众人体力都算很好。直接奔腾出五个小时,马儿也累了,秦洛方才勒缰停马让众人休息。

    一众骑兵整齐划一下马,各自喂马,全程不发出任何声音。这是一支高纪律部队。

    陈凌也下马,他的马由老狼和瓦齐牵走喂食。

    秦洛出奇的拿出干粮来分给陈凌,这些干粮是压缩的饼干。陈凌与秦洛坐在安静的远处,并不与众人一起。

    喝的水是纯净水。

    黑王安静的待在陈凌身边,姿态孤傲。

    陈凌将水和食物放在地上,黑王见了,便上前静静的吃起来。它不会接受陈凌的喂食。

    秦洛并不是一个跟战士打成一片的将帅,但是他的部队却是出奇的强,纪律出奇的好。让其冲就冲,撤就撤。

    陈凌喝了一口水后,向秦洛随口问道:“你的兵带的很好,有什么秘诀吗?”

    秦洛却也不倨傲,道:“算不上秘诀,治军严明,以身作则。敢于违反我定下的军规,杀!”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