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醉卧美人膝
    “明白!”管家立刻答道。

    总统领府!

    对于斯达林来说,他最近很少晚上睡觉。一来,确实有许多需要调度,注意的。他很忙。关于各州各省,关于以后如何抵御神皇宫,如何政变,等等。他都要注重细节,要在大义上,人伦上,一切都做到让人无话可说。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平稳过渡。面对神皇宫的威胁,他觉得他的帝国经不起大的动荡了。

    二来,这也是更重要的一点,他兴奋的睡不着。

    千古帝皇梦!一朝实现,心里如何能不激动。就算是沈默然,其实也有这个皇帝梦。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是男人的毕生最高体现,最高追求。

    千古之中,帝王永远只有那唯一的一个。站在万众瞩目的地位,万人敬仰!

    总统领府的办公室里。

    烛火明亮。

    斯达林阅览首都的应急文件,以及各州各省,他看的很认真,很仔细。

    也是在这时候,梅菲儿匆匆求见。

    “总统领阁下,刚才发生了一件事情。”梅菲儿一进办公室便说道、

    斯达林宠辱不惊的抬头,看了梅菲儿一眼,微微一笑,道:“什么事情让我们梅菲儿小姐大半夜的跑来了?可真稀奇啊!”

    梅菲儿道:“总统领阁下,是这样的。总领长大人亲自去凝殿下的府邸将陈凌赶走了。如今陈凌入住在您送他的明月别墅里。”

    斯达林不由失笑,道:“这老家伙是气糊涂了吧。”

    梅菲儿道:“我有些担心,会不会是总领长大人的计?”

    斯达林道:“你太看得起老家伙了。他分明是因为我中午抢了他的座位,当众让他难堪。因此他对我特别忿恨。又听说我宴请了陈凌,于是他把怒火撒在了陈凌身上。其实这是在我意料之中。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比我想的还要蠢。”

    梅菲儿沉吟道:“总统领阁下,我记得以前的总领长大人是位很睿智的领袖。在他未担任总领长一职时,他曾经是前任总领长最得力的臂助。”

    斯达林看了梅菲儿一眼,道:“你怀疑他在装傻?”

    梅菲儿直言不讳的道:“是的!”

    “装傻?”斯达林道:“我也曾经这么怀疑过。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步田地。我不认为他在装傻。他还有什么招式起死回生?大势碾压下,他已经没有回天之力。唯一的解释就是,天府联盟一门气数尽了。当初,上任总领长何尝不是雄才伟略的人物。可是却年纪轻轻,患了老年人才有的老年痴呆症。而这冥泰,显然是跟他哥哥一样。”

    “不过话虽然如此,你还是让鹰组的人去分别监视冥泰和陈凌。免得起了什么意外。”斯达林最后下指示道。

    “是,总统领阁下!”梅菲儿说道。

    夜色之中,这是一间小酒馆。

    小酒馆已经关门,只有明亮的路灯照耀着。

    世俗的一切似乎都与这小酒馆没有任何瓜葛。

    陈凌回了明月别墅。

    总领长大人回了总领长府。

    一切,都跟小酒馆没有交集。

    但也是在这时,本该在明月别墅的陈凌却鬼魅的出现在了小酒馆前。陈凌来到小酒馆的门前,轻声敲门。连敲六下,然后停顿。

    片刻后,门儿打开。

    一股子阴冷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小酒馆里没有任何灯光。开门的是一名先天级别的高手。这个高手陈凌认识,是冥泰的保镖。

    同时,陈凌在黑暗中看见了冥泰。

    这时候的冥泰不在是那个昏庸的老头子,他安静的坐立在那儿。淡淡之间,有种莫名的威严。

    陈凌一进来,门便关上了。屋子了陷入一片更加漆黑的黑暗。

    随后,一盏烛火亮起。微弱的烛光照亮着。

    冥泰对陈凌一伸手,淡淡道:“坐!”

    陈凌微微呆住。,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冥泰。冥泰与之前所见有太多的不同了。陈凌几乎要怀疑这个冥泰并不是那个昏庸的总领长,而是一个与昏庸总领长一模一样的人。

    陈凌依言坐下。

    他之所以来,是因为在离开冥羽凝的别墅时,一名冥泰的保镖神不知,鬼不觉的递给了他一张纸条。

    纸条的内容是,要知道彼岸阁,到普罗街三十八号,无名小酒馆来。敲门六下为记号。

    陈凌心中咯噔一下,为了彼岸阁,他必须来。本来他不知道这条街在那里,正犯难时,却有一个妇人主动上来给他引路,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我想你一定很意外?”冥泰面对陈凌,淡淡说道。

    陈凌便也坐下,道:“确实有一点。”

    冥泰微微一叹,道:“之前对你多有得罪,都是情势所逼,还希望你不要见怪。”

    陈凌不知道冥泰的心思,但这时也明白,冥泰这么多年来都是在装疯卖傻。实际上他心里明亮至极。

    “总领长大人,这些都不是重点。不管你和斯达林之间的斗争如何,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我唯一关心的就是彼岸阁。”陈凌说道。

    是的,不管冥泰是隐忍还是如何。都与陈凌无关。

    冥泰淡淡道:“我可以告诉你彼岸阁在哪里,但是你必须帮我。”

    “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信口开河。”陈凌紧紧盯住冥泰,说道:“你如何证明你确实知道彼岸阁。”

    冥泰看了陈凌一眼,道:“也罢,我若不说出个名堂来,你也不会相信。彼岸阁可以穿梭虚空,躲避因果。乃是道家神器。不过这些说法,你都说过。所以我知道也不足为奇。但你可知道彼岸阁到底是什么构造,又凭什么可以穿梭虚空吗?你在大千世界里,肯定知道物理定律。我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

    陈凌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冥泰道:“彼岸阁是一个小千世界,说它是巨型太空宇宙飞船,或则是航母更加确切一些。只不过彼岸阁的块头没那么大,但实际容量大。里面甚至可以住上一千人,也可以在里面种田养鱼。而彼岸阁之所以能够穿梭虚空,躲避因果。皆因它里面有一个天然雷池。雷池催动彼岸阁,犹如光速一般。而且,这彼岸阁坚不可摧,因此任何因果也降临不到其头上。”

    陈凌死死的盯住冥泰,他觉得冥泰不是在说假话。这么贴近事实的谎言,冥泰不应该知道。“你如何知道的?”陈凌沉声问道。

    冥泰道:“彼岸阁一直跟索罗斯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索罗斯又跟伽蓝王有联系。伽蓝王在这个世界也是为了彼岸阁。关于彼岸阁的行踪,消息,只有我们皇室知道。如若我不告诉你,你即使去问遍天下,也不会得出结果。”

    “就凭你说的这两点,我没办法完全相信你。”陈凌说道。

    冥泰道:“彼岸阁在大荒里,大荒,血月,彼岸阁,伽蓝王。这些东西串联在一起,就有你想要的答案。我有一张路线图,只要你肯帮我。事成之后,这张路线图我便给你。如果我给不出,你大可以杀了我。”

    陈凌道:“你在万军之中,就算你不信守诺言,我又如何能杀你?”

    冥泰淡淡道:“想必你这样的高手必是有些手段,你可以在我身上做些手脚。如此不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陈凌沉吟起来,他想起索琳娜所说的。这索琳娜说彼岸阁要出来了,没想到真的被说中了。结合种种,这冥泰的说法确实值得相信。

    “你要我如何帮你?”陈凌并未直接答应。又道:“你如今的情势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又岂是我一个人可以帮你扭转乾坤的?”

    冥泰道:“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些年来,我装疯卖傻,全是为了麻痹斯达林。当初我即位时,不得不依靠斯达林。而斯达林又大权在握,一旦翻脸,我和我哥哥留下的这基业就会毁于一旦。这几年来,明面上,斯达林什么都掌控在手中。但是暗中,我有我的势力。本来你不来,我的胜算只在五五之分。可如今你来了,那就天不灭我天府,我的把握有了十成。”

    “你还是先说你想要我怎么做?”陈凌觉得这家伙在吹牛。

    冥泰道:“取得斯达林的信任,接近斯达林。在他政变当天,你配合我的人,杀了他。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有人来配合你。”

    陈凌微微犯难,尼玛,斯达林待自己也还不错。转手就去杀他,好像真不是太厚道。

    “怎么?你有顾虑?”冥泰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道:“你觉得斯达林不该死?你觉得他在位要比我还要来的强?”

    陈凌悚然一惊,他这才惊觉这冥泰的洞察能力也是非常的强。

    “你错了……”

    接下来,冥泰说出了陈凌不知道的一面。关于斯达林的另一面,让陈凌心惊肉跳的另一面。

    “你错了……”冥泰眸子中满是怒火,道:“斯达林此人,罪该千刀万剐。他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满足他的权力**。他的罪行罄竹难书。”

    陈凌微微讶异的看向冥泰,这老家伙的华夏成语用的满不错啊!

    不过冥泰这时候这般说,陈凌却也觉得应该是有那么回事。斯达林对自己温和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展现。但这并不代表斯达林就是好人。

    陈凌之所以觉得冥泰并不是乱讲。是因为第一次进比克首都时,斯达林的儿子斯瑞格所表现出来的嚣张跋扈。

    如果斯达林不是那么强势嚣张,相信斯瑞格胆子也不会大到敢当街击杀皮特上校。

    陈凌看向冥泰,冥泰说道:“斯达林的罪行,不会是什么欺男霸女。若是欺男霸女,又能有多大的影响?他控制欲强,军政一手抓。任人唯亲,这些种种作风都不是一个为王者应该所做的。”

    陈凌不自觉道:“在其位,谋其职。也许他真当了王就会改掉这个作风。”

    陈凌这话算是大逆不道了,不过冥泰却没有生气。其实这老家伙的涵养非常好,他只是冷淡一笑,道:“这些年来,斯达林纵容斯瑞格,牛魔王,以及依附他的大臣,贪墨国家的钱财足足有三分之一。我全看在眼里,他们这些人,花又能花多少。花出去也是用之于民。没花的,最终还是要还回来。”说到这儿,冥泰不自觉就有股霸气在身,强大的掌控自信。他话锋一转,又道:“我今天跟你说斯瑞格这群人所做的一些恶行反而显得小家子气了。不说别的,当初索罗斯家族要走帝皇制路线,开历史的倒车。搞一言堂,弄的怨声载道,帝国摇摇欲坠。”顿了顿,又继续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经历了,言论自由,科技发达的社会。若是再去重蹈历史的覆辙,合适吗?我们天府联盟创立时,难道不可以称帝吗?正是因为我兄长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会有总领长,总领长之下有参议院,元老会制约。而斯达林一旦政变成功,便是要称帝。称帝就是他最大的恶行,也是他私欲疯狂的最好证据。”

    冥泰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陈凌的眼光变的有些复杂。是的,不管斯达林做的再好,做的再铁血手腕。可是一旦称帝,那对百姓来说,绝对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

    从这一点来看,天府联盟的存在要比斯达林的政权存在好的多。

    一切的仁慈,兄弟客气都是假象。

    假象背后是斯达林对权力,对皇帝的极度渴望。

    再则,陈凌也不觉得斯达林就真当自己是兄弟了。一切都是逢场作戏,他历练这么多年,如何看不出这一点。

    沉默半晌后……

    “好,我可以帮你。”陈凌说道。

    冥泰闻言,长松一口气。

    陈凌又道:“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要在你身体里输入一道真气。一旦日后你给不了我路线地图,可别我辣手无情。”

    冥泰道:“没问题。”

    陈凌顿了顿,道:“还有一个问题。我的时间有限,十天之后,不管你与神皇宫的恩怨。我必须离开。”

    冥泰眼中眸光闪动,陈凌并未捕捉到他这个小动作。

    冥泰道:“可以。斯达林的行动就在这几天,应该没问题。”

    “好,那你伸出手来。不要做任何抵抗。”陈凌说道。

    冥泰当即伸出手来,那一旁的先天高手立刻失色道:“大人,不可……”

    冥泰摆摆手,道:“无妨!”

    视生死如等闲,冥泰这份气魄让陈凌佩服。似乎比起斯达林来,冥泰更加的睿智,沉敛。

    也是,冥泰这么多年来的隐忍,换了别人,那是没几人能做到的。斯达林张扬,最后只怕是要阴沟里翻船。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