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 莫非王土
    斯达林带着陈凌和梅菲儿出了总统府。马车在外等候,两队庄严士兵,以及数名高手守护在一旁。

    陈凌与梅菲儿随斯达林上了马车。

    一行人浩浩荡荡启程。

    斯达林带陈凌到的地方是一栋僻静的别墅。

    这栋别墅临湖而建,靠近市中心。

    外观上典雅,大气,洁白无瑕!

    而里面则是灯火辉煌,四周的园林绿化也做的非常不错。

    陈凌不是大老粗,一眼便看出,这栋别墅在这个地段,以及周边环境来看。其价值绝对是天价了。

    斯达林与陈凌,梅菲儿下了马车。他带着陈凌和梅菲儿进了别墅,几名高手先进去查看情况确定安全,随后才让斯达林三人进去。

    这栋别墅,地面光滑如镜。大厅里的家具,沙发全部都是奢华版本。

    贵气逼人!

    尤其是其中的灯光,这些灯光都是宝石啊!

    斯达林与陈凌以及梅菲儿在沙发上入座,斯达林轻描淡写的道:“陈老弟,你来这边没有住的地方。这栋别墅我闲置着也没什么用,就送给你了。你千万别跟我客气,客气就是不当我是你大哥。”

    “无功不受禄!”陈凌并没有被斯达林的亲热语气,糖衣炮弹所迷惑。淡淡一笑,摆手说道。

    斯达林微微一怔,没想到陈凌拒绝的这么直接。他马上转移话题,道:“陈老弟,我听说你要寻找彼岸阁?”

    “对的!”陈凌道:“还希望总统领您能……”

    话未说完,斯达林便立刻大包大揽,道:“没问题,我会即刻下达一份文件给各省各市,全力帮你寻找彼岸阁。这样,明天我让梅菲儿跟你接洽。把彼岸阁具体信息描述出来,这样便于寻找一些。”

    陈凌也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斯达林做到了这个份上。他当下深吸一口气,衷心的感谢道:“多谢总统领大人。”

    “诶,你我兄弟,何必客气。”斯达林爽朗一笑,又道:“不过我既然帮了你,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陈凌心中咯噔一下,但面上不动声色,道:“请说!”

    “收下这栋别墅!”斯达林却是道。

    陈凌一呆,意外至极。

    斯达林接而又拍拍陈凌的肩膀,叹了口气,道:“陈老弟,我知道你的难处。你是个重情义之人。你与宁小妹,冥羽凝都有着不浅的关系。我要你来帮我,绝对是强人所难。我既然当你是兄弟,就不会让你为难。你只管收下这别墅。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帮我对付冥泰。在我变动的时候,我只需要你待在冥羽凝的府邸里,不管外界任何事。这样应该不会让你为难吧?”

    陈凌面上闪过一丝苦笑,道:“总统领您如此宽厚待我,我实在汗颜。”

    斯达林见陈凌如此说,便知道自己所做一切应该是没问题了。他接而又是一叹,道:“老弟,你从神皇宫而来,应该也知道神皇宫的狼子野心。只要是打仗,就会有死伤。如今冥泰是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不来掌握这个政局,将来这天府联盟的近百万百姓,全部都要流离失所,沦为亡国奴。我不是说我有多伟大,而是在其位,谋其职。我既然站在了这里,就必须肩负整个天府的责任来。“

    陈凌看了斯达林一眼,他知道斯达林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还是为了自己的权力。

    只不过,陈凌也觉得斯达林也没说错。神皇宫进攻,一旦攻破城池。那么遭殃的绝对是老百姓。

    那些打仗的士兵肯定要烧杀抢掠。你以为真能做到秋毫无犯吗?那是不可能的。打仗的时候,杀戮,生死压力等等会让士兵陷入一种莫名的狂躁。

    而屠城就是一种宣泄的方式。

    在古代的军营里,最可怕的就是炸营。炸营是指在睡梦中,突然有一个士兵做噩梦,大喊出声。然后这种情绪蔓延,导致互相乱砍乱杀。

    这种压力是能把人逼疯的。

    炸营在古代并不少见,例子很多。为将者,最害怕的就是炸营。

    所以,神皇宫一旦攻进来。即使不屠城,烧杀抢掠,奸女,这是必不可少的。

    而冥泰来掌握政局,只怕神皇宫会轻而易举攻进来。

    斯达林若来掌控,那就大不同了。

    “总统领大人,我答应您。”陈凌随后又道:“待我找到彼岸阁后,我会带凝儿和小妹去大千世界。所以我也请求您不要伤害她们。”

    斯达林听陈凌如此一说,顿时松了口气,当下哈哈一笑,道:“那是当然,她们是老弟你的女人,那就是我的弟媳。我怎么可能伤害她们。保护都还来不及。”顿了顿,道:“既如此,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这栋别墅,不管你收不收,我都给你留在这里了。”

    “多谢!”陈凌诚声说道。

    与斯达林谈妥后,陈凌这次便是真正要告辞离去了。斯达林坚持和梅菲儿一起送陈凌回去。

    这般礼遇规格也算是世所罕见了。

    这也充分证明了狼行天下吃肉的硬道理。不管陈凌是在大千世界,还是神皇宫,或是这天府联盟。他都可以活的非常潇洒自在,受万人敬仰。

    回到冥羽凝的府邸后,陈凌与斯达林告别。斯达林目送陈凌进了庄园,方才率队返回。

    而这一切,都被冥羽凝和宁小妹在二楼看在眼里。

    陈凌还未进屋。

    冥羽凝幽幽对身边的宁小妹道:“瞧瞧斯达林这贼子多会做人。我若是陈凌哥哥,便也会帮他。可我叔叔呢?他是怎么待陈凌哥哥的?”

    宁小妹握住冥羽凝的手,道:“不管怎样,陈大哥都不会不管我们的,凝殿下,你不要担心。”

    冥羽凝道:“我不是担心我自己。天府联盟是我父亲的心血,我是痛心。”

    这时候,陈凌进屋。冥羽凝与宁小妹便不再交谈,一起下楼来。

    冥羽凝见了陈凌,恹恹的喊了声陈凌哥哥。她穿的是一身黑色紧身衬衫,下身是休闲西裤,高跟鞋。看起来格外的高贵,高贵却又带着亲近,如邻家妹妹一般。

    梅菲儿如邻家姐姐,她则如邻家妹妹。

    宁小妹也喊了声陈大哥。

    陈凌见冥羽凝这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道:“我和斯达林谈好了,他不会伤害你们。”

    “他不过是逆臣贼子!”冥羽凝恨恨的说道。秀丽的脸蛋上满是不忿。

    陈凌暗暗叹气,随后道:“我先去洗个澡,有些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接近凌晨时分,冥羽凝的府邸发生了一件让人吐血的事情。

    那就是总领长大人冥泰听说陈凌去跟斯达林一起亲密吃饭,并被斯达林亲自送回来。

    冥泰之前对斯达林很信任。但是今天,他见到斯达林的作为,终于算是脑袋开了窍。明白了斯达林口蜜腹剑,不是个好东西。

    于是,冥泰对陈凌的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格外愤怒。

    于是,在得知陈凌这狗日的还住在自己的侄女家里。

    于是…………

    愤怒的冥泰亲自坐了马车,带了侍卫队以及两名贴身高手前来。

    前来干什么?不是逮捕陈凌,也不是杀陈凌。冥泰也没糊涂到家,知道这个陈凌很厉害。

    凌晨时分,冥羽凝的大门被敲门声震醒。

    保姆前来开门,冥泰带着一众高手与侍卫队进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让陈凌滚出来。

    听到外面的动静,冥羽凝和宁小妹睡在一起,她们惊醒过来。立刻穿了衣服,头发也来不及整理,便奔了出来。

    冥羽凝与宁小妹来到大厅,迎面便看见怒气冲冲的冥泰,以及大队的侍卫和高手。

    “叔叔,您这是做什么?”冥羽凝脸色瞬间变的非常难看,压抑着怒气问道。

    冥泰穿着白色衬衫,中规中矩,不过他身为总领长,却只有怒气,没有威严。他道:“让陈凌滚出来。”

    “您想做什么?”冥羽凝万分不解,。同时心中也生出不祥之感来。

    便也在这时,陈凌穿好衣服,缓缓步了出来。陈凌穿的是白色西服,风度翩翩,气质绝佳。

    “不知道总领长大人找我有什么事情?”陈凌走出来,淡淡的问道。

    大半夜的被吵醒,还被吼着滚出来。陈凌也不是泥菩萨,自然没什么好心情,好语气。

    “你是不是去见了斯达林?还跟他一起吃了晚餐?”冥泰冷声问道。

    陈凌不禁无语,这话问的要不要这么小心眼,这么没水平啊!他点点头,道:“对!”

    “他还送了你一动别墅,对不对?”冥泰继续问道。

    陈凌点点头,道:“对的!”

    冥泰怒了,道:“你简直……你简直是岂有此理。你难道不知道他是狼子野心,是逆臣贼子吗。你居然和他沆瀣一气,你安的什么居心?”

    陈凌气的笑了,道:“总领长大人,如果他是逆臣贼子,如果他有罪。您是一国之君,大可去将他抓了问罪。但是他现在还是总统领,是国之栋梁。我想我以我私人的名义去赴贵国大臣的晚宴,并不违反任何律法吧?”

    “你……你强词夺理!”冥泰气极。

    “您大半夜来,难道就为了此事?”陈凌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陈凌只会觉得荒唐,太特么荒唐可笑了。

    冥泰咬牙,道:“你滚出去。你与斯达林共进晚餐并不违法。但是这里,是我的房子。所以,我不欢迎你,你立刻,滚出去!”

    “叔叔,你疯了!”冥羽凝一听冥泰这话,顿时脸色煞白。这叔叔是要疯啊!

    所以这个情况下,冥羽凝慌不择言,居然说出了大不敬的话。

    “啪!”冥泰一巴掌扬起,打在冥羽凝雪白柔嫩的脸蛋上,道:“放肆!”冥羽凝捂住脸颊,却不掉一滴泪水,倔强的看着叔叔,道:“叔叔,这房子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是我的,我想让谁住在这里都可以。所以您管不着!”

    冥泰气极,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别说你这房子是我的,就算是整个天府联盟都是我的。”顿了顿,道:“陈凌,你立刻滚。否则我让你在首都也待不下去。”

    陈凌点点头,道:“好,我走!”他顿了顿,道:“我收拾东西,立刻离开。”

    宁小妹马上道:“陈大哥,我和你一起。”

    陈凌摆摆手,道:“不了,小妹,你陪凝殿下。”

    冥泰是冥羽凝的叔叔,陈凌也不想他们两人闹太僵。再则,都被人赶了,陈凌也没这么没脸没皮强行住下去。闹起来,面上都不好看。

    他心中觉得好笑的是,这那里像是一国之君干出的事情。倒像是一个睚眦必报的猥琐老头干出的事情。

    “陈凌哥哥,我不让你走。”冥羽凝拉住了陈凌的手。

    陈凌淡淡一笑,道:“凝儿,听话。我住那里都是一样。”说完便不着痕迹的挣开了她的手。

    很快,陈凌便上楼收拾好了东西。下楼时,手里提了个小箱子。

    “陈凌哥哥,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冥羽凝难过的问道。

    陈凌看了满脸怒气的冥泰一眼,故意对冥羽凝道:“总统领大人不是刚送了我一套别墅吗?我去那里住就好。”

    果然,冥泰怒火更甚。但他也无可奈何。

    冥羽凝和宁小妹送陈凌出了屋子。

    宁小妹听从了陈凌的话,留下来陪冥羽凝。毕竟现在冥羽凝很敏感,心情诸多不好,需要个人陪着。

    陈凌带上了黑王,又让马夫马原驾驶马车。就这样上了马车,与冥羽凝二女挥手离去。

    大半夜被人赶走,这滋味真不太爽快。

    陈凌坐在马车里,黑王在后边跟着。黑王不是一般的藏獒,不会跟陈凌讨好,装可爱之类。它与陈凌相处,就像是人与人之间,彼此尊重。

    大约在凌晨一点,陈凌方才到了斯达林所送的别墅。那里面也有保姆。陈凌敲门而入,那保姆认识陈凌。见了陈凌,虽然有些睡眼惺忪,但也立刻客气礼貌的引进。陈凌没说别的,道:“给我收拾间房出来,我要休息。另外,安顿我这头够兄弟,还有马原。”

    保姆并不只有一个,这个保姆属于管家式的人物。点头答应,然后吩咐其余人去办事。

    陈凌很快入房睡觉,进房间时对那保姆管家交代。“我不喊你,不许来打扰我休息,明白吗?”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