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先知
    陈凌的心都崩了起来,他只感觉到秦洛好像一个积蓄很久的火山突然爆发。面前密密麻麻的枪影,带着炙热的气息,一击浓烈的铁腥气滚滚而来。

    这种钢铁剧烈碰撞后产生的浓烈炙热铁腥气,是死亡的气息。

    不能再退了。这是陈凌心中唯一的想法,所谓可一不可二。如果自己连续锐气被挫,今天还真可能要在这秦洛手上栽跟头。

    枪影再多,所有的力量最后还是要汇聚为一枪。这是物理不变的定理。

    这一刻,比的也是胆量,胆气。陈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思沉静到了极点。再大的危机,山崩海啸都不能动摇那端坐宇宙上面的凌云大佛。

    砰砰砰!

    陡然之间,陈凌一拳砸向枪影,危机来临,他拳势一沉,躲开枪尖。紧接着,踏步一荡。

    这一踏步便是神来之笔。

    因为陈凌火中取栗取中了,那么秦洛必须后退,以枪尖对陈凌的拳头,以锋锐阻挡陈凌的进攻。可是陈凌这次料敌机先,先一步,几乎是与秦洛同步。

    砰砰砰!

    荡中一拳,陈凌接连三拳爆出。三拳全部保重枪身,即使是秦洛有通天之能,这时也完全挡不住陈凌的三拳之力。

    枪在他手上,他握枪的虎口剧烈震荡,快要震出血来。这时候陈凌占据上风暴吼一声,箭步跟进。如风雷一般,一拳爆击向秦洛面门。

    秦洛被陈凌近身,头一缩,躲开陈凌这必杀一拳,陈凌拳头一转,须弥印轰然压下。

    就似混沌中的须弥大山压下,日月无光,天地崩塌!

    陈凌一拳轻飘,接而转化为最凶猛的须弥印。这神乎其技的变化实在太过厉害。秦洛疾退,疾退中弃枪,双手一格。

    砰的一声,秦洛倒飞出去。而陈凌则接了他的阴蛇枪,然后狠狠一掷。轰的一下,阴蛇枪直接插在秦洛的脑袋旁边,差之毫厘。

    这一瞬,秦洛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脸色煞白,汗水涔涔。就连斯达林也是不由自主站了起来。秦洛是他的爱将,秦洛一死,谁还能来抗衡陈凌?

    看到秦洛没死,斯达林长长松了口气。

    “战神,战神!”观众的爆呼声再度响起。陈凌微微感到疲惫,这一战,实在太过凶险了。

    其中所耗的心神和胆气比之对付先前五人要厉害多了。

    实际上,那一刹那,陈凌是打算杀了秦洛的。杀了秦洛,陈凌也会更加顺利。斯达林会更加合作。

    可是就在掷枪而出的瞬间,他改变了主意。这里是异国他乡,秦洛是华夏人。华夏人中这样的天才已经越来越少。

    不能杀!

    不杀秦洛的理由就是这么简单,因为我们都是华夏人。同时,陈凌还有一种直觉,觉得秦洛并不是表面上这般穷凶极恶的人。陈凌的直觉向来很准。

    秦洛起身,他抽回了他的枪。抬头看了眼陈凌,并无道谢,转身便走。

    陈凌也走向冥羽凝和宁小妹那边。

    这一场大战,陈凌的赢并非侥幸。第一次秦洛的冲锋占据了奇,险,精,无论气势还是力量手法,都是最佳状态。可是秦洛依然没有拿下陈凌。

    陈凌熟悉了秦洛的枪法,于是秦洛便再无机会。

    就算是以后,两人对战,陈凌也不会有今天这般吃力。

    秦洛到了斯达林身边,斯达林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道:“你已经做的很好,输给陈凌不丢人。”

    陈凌这时候也走了过来,斯达林亲热的揽住陈凌的肩膀,又拉了秦洛的手,道:“你们都是英雄人物,今晚我在总统府设宴,为英雄庆功。”顿了顿,朝陈凌开玩笑似的道:“陈凌,你可不能再放我鸽子了。”

    陈凌微微一笑,道:“多谢总统领阁下的美意,陈凌一定准时到达。”与斯达林之间,也必须要开诚布公的谈了。一直这样游离在他和冥泰之间是没有结果的。

    距离两月期限已经越来越短,陈凌心底深处是焦急的。况且,斯达林野心勃勃。陈凌也必须为冥羽凝和宁小妹做一下考虑和打算。

    斯达林见陈凌答应,顿时哈哈大笑。这时候,这场盛大的比试也算是结束了,一众人纷纷和斯达林告辞,也敬畏的向陈凌打招呼告辞。

    不管怎么说,陈凌在比克首都已经算是扬名立万了。

    斯达林本来要亲自送陈凌回去,陈凌婉言谢绝,他这不是还有冥羽凝和宁小妹在吗。

    回冥羽凝的府邸时,陈凌和两女同坐一辆马车。路上,路灯明亮,血月凝立当空!

    冥羽凝与宁小妹依然还未从陈凌的勇猛厉害中彻底反应过来。这一战值得她们细细回味。与此同时,冥羽凝也意识到了目前唯一的机会就是眼前的陈凌了。

    所以,一回到府邸之后。冥羽凝忽然向陈凌单膝下跪。陈凌与宁小妹见状都是吓了一跳。陈凌扶住冥羽凝,不让她跪下去。

    “凝儿,我知道你的意思。”陈凌道:“我们还是坐下来说话吧。”

    宁小妹也挽住冥羽凝的手,带她来到沙发前坐下。陈凌也跟着坐下。

    冥羽凝面现苦涩,她美丽的眸子注视向陈凌。道:“陈凌哥哥!”这个时候,聪明如她已经主动改口了。陈凌哥哥,多么亲近。

    “陈凌哥哥,今天斯达林公然坐在叔叔的位置上。他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这样下去,他很快就要动手谋反了。”

    陈凌面色淡淡,道:“那你们希望我怎么做?”

    冥羽凝与宁小妹顿时呆住了。,

    是啊,要陈凌怎么做?杀了斯达林?且不说斯达林手下有重兵把守,他本身是高手。又有牛魔王,秦洛这些厉害的人在。陈凌能得手吗?

    即使得手了又如何?

    斯达林的政权还在,他的人还是会立刻选出一个人来代替斯达林。斯达林如今所代表的的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个集团。难道要陈凌灭了他们全部?

    那是不可能的啊!斯达林集团已经涵盖了整个天府联盟的首都实力。即使是伽蓝王来了,也没办法一个人扭转这个局势。

    再说,陈凌有什么理由这么做?为了冥泰吗?

    冥泰对陈凌可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友好。反倒是斯达林非常的殷勤。

    陈凌见两女呆住,当即叹了口气。道:“凝儿,小妹,我能做的只有保住你们两人的安危。等我找了彼岸阁,你们随我一起去大千世界吧。在那里,你们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顿了顿,道:“小妹,你也知道神皇宫攻打在即。我不认为凝儿的叔叔在位会情况好一些。相反,斯达林这人有魄力,由他来抵挡神皇宫才是最好的结果。”

    冥羽凝却是不甘,道:“天府联盟是我父亲一手创立。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它被斯达林这个逆臣贼子夺走?”

    陈凌叹息道:“朝代更替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洪流。就凭区区你我个人之力,一点作用都没有。妄自反抗,只会粉身碎骨。”

    “那陈凌哥哥你会投靠斯达林吗?”冥羽凝微微紧张的问。这丫头也真是当陈凌是自己人,确切的说,她也没有任何城府。所以才会问的这么直白。

    陈凌道:“不会。我会保持中立。”

    冥羽凝眼神里闪过复杂之色,她也明白。陈凌保持中立已经很是给自己面子了。

    这时候,宁小妹站了起来,道:“陈大哥,你也饿了吧?”

    陈凌点点头。

    冥羽凝则没有任何心思说话了。

    吃过饭后,法兰公爵前来。他是直接要见陈凌。这里没有任何人需要避忌,于是一众人在大厅的沙发上入座。

    法兰公爵前来的主题很简单,希望陈凌能站在冥羽凝这边。目前的局势法兰公爵也很清楚,他希望陈凌能时刻保护冥羽凝的周全。对于他的这个要求,陈凌答应了。

    本来他不提,陈凌也是这个想法。法兰公爵也自知不可能对陈凌提太多要求,感谢一番后,便告辞离开。

    在他离开时,陈凌也说了,不会帮斯达林。法兰公爵只是幽幽一叹,道:“都不重要了。”

    大厦将倾,陈凌一个人的力量帮斯达林可以锦上添花。帮冥泰却不能起死回生。

    送走了法兰公爵。宁小妹对陈凌道:“陈大哥,我带你去找那位先知,也许她能知道彼岸阁的下落。”

    陈凌点点头,来这里是一直想去见见的。可是总没有机会。现在是唯一得空的机会。

    至于冥羽凝则待在了府邸。

    陈凌并不害怕冥羽凝会遭到斯达林的,一来冥羽凝在政局变化中作用不大。在这里是现代社会,一个皇储并不是关键点。

    再则斯达林看在陈凌的面子上,也不会贸然动手。

    陈凌与宁小妹乘坐冥羽凝的马车前往。

    在途中,宁小妹向陈凌介绍了那位先知。先知是位吉普赛老妇人。已经有一百多岁了,是位非常睿智的老人。在比克首都很受尊敬,也是许多王公贵族的座上宾。

    吉普赛老妇人住在首都城墙附近的一座祭祀屋里。

    祭祀的是吉普赛的神秘图腾。祭祀屋里长年檀香环绕。

    陈凌与宁小妹到达时已经是下午三点。

    下午三点的时分看起来,天色却是漆黑。说是凌晨三点也没什么怪异之处。这里附近有树林环绕,树林边上是一条林荫道。从此处可以看到城墙,城墙那儿灯火辉煌。但这里并没有路灯,漆黑一片。

    一个大城市,再繁华,也有破落的角落。

    祭祀屋里有这微弱的灯光。这个祭祀屋比较古旧,是一个小洋楼改造的,年代久远。

    陈凌和宁小妹由马夫停了马车。两人相携下了马车。

    还未进,便闻到了檀香味儿。

    与华夏的庙宇的味道很相似。在来的路上,宁小妹向陈凌介绍了吉普赛老妇人,同时,这傻丫头也扭捏着感谢陈凌为她所做的一切。

    陈凌只是哈哈一笑,揽住她的香肩,道:“没有人比你更重要,知道吗?”

    宁小妹不禁一阵感动,眼眶泛红。她知道,自己虽然不是如长华和红霜姐那样,是他的爱人。但是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却并不逊色。他确实是非常的心疼,怜惜自己。就像是疼惜亲妹妹一般。

    祭祀屋的大门紧闭。

    陈凌上前敲门。

    好半晌后,一名小女孩前来开门。这丫头头发是金黄色,带卷曲,眼珠颜色也有些古怪。显然是个吉普赛人。

    “你们找谁?”女孩用英语问。

    英语是比克国的母语,这小女孩在这里长大,显然也是会英语的。

    陈凌也用英文道:“我要见索琳娜先知。”

    小女孩打量了陈凌和宁小妹一眼,道:“要见我祖母,必须先交一两黄金。”

    陈凌拿出一根黄金条,道:“拿去吧!”

    这根黄金条足有三两。

    小女孩立刻欣喜接过,然后让开身子,道:“请进!”

    陈凌和宁小妹进屋。只见这屋中并未点蜡烛,大厅中四处显得有些凌乱,并带着股怪味儿。

    小女孩领着陈凌和宁小妹进了偏厅。偏厅是一块黑色帷幕遮挡,算是当做门了。

    片厅里有吃饭的桌子,椅子,还有一张非常好的真皮沙发。整个屋子的格局都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以索琳娜先知的名气,在比克首都并不会处于贫困线。

    所以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挺不错,可是这么一摆放就显得格外凌乱不堪。

    且不说这些,陈凌已经看到了四方桌后坐着的索琳娜。

    索琳娜这名字听起来像美女。但实际上,索琳娜已经是垂垂老矣的老妇,她的脸上的皱纹褶子能夹死蚊子。

    她穿了黑色的布衫,头发微微凌乱。

    陈凌不禁暗自纳闷,艾玛,这先知和艺术家一样,一定要搞的这么乱才显示出高深武功吗?

    “我祖母的眼睛看不见了。”小女孩这时候说道。又道:“两位贵客请坐,我给你们煮咖啡。”

    索琳娜的眼珠看起来很是浑浊,给人一种恐怖的气息。这老太太如果去演恐怖片,完全不需要化妆。

    陈凌与宁小妹坐下。

    索琳娜抬头,她明明看不见,却又仿佛看穿了陈凌和宁小妹。只听她用带着苍老的颤音,那语气像是漏风一般。“来了一位天煞皇者,一位天煞守护星。真是贵客临门啊!”

    一瞬间,陈凌惊呆了。他自己是天煞皇者,这一点索琳娜看不见也能说出来。足以证明这索琳娜确实是有真本事的。

    因为陈凌来了中千世界,从未透露天煞皇者的只言片语。

    陈凌惊呆的是,索琳娜说宁小妹是天煞守护星。既然自己的身份没错,那么宁小妹的身份也不会错。

    宁小妹和小倾都是天煞守护星?

    这太匪夷所思了。

    但陈凌突然回头想想,当时自己中了尸毒。宁小妹确实是坚定不移的保护自己了。这也算是守护吗?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