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 绝世无双
    不管是在中千世界还是大千世界。他陈凌已经踏上了绝顶巅峰高手的行列。不管是鬼灵还是沈默然,以及那光明教廷的高手,血族的高手,都不再能够任意将他揉搓捏圆。

    “这个人,一定不能给冥泰得到!”这一瞬间,斯达林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他也知道,这个陈凌,就算是自己想要杀他也非常的困难。这种高手到了这个地步,天下之间,谁还能杀他?

    可是他若投靠了冥泰,斯达林觉得自己以后便会坐立难安。太强了,太强了!

    一个人强到了这个地步,便能让身为帝王者都失去安全感。

    人尽敌国!一瞬之间,斯达林脑海里崩出了这个词语。

    即使身在万人保卫之中,面对这陈凌,也会感觉到周遭都是敌人,毫无安全感。

    便也是在这时,广场上忽然走出一人。这人一身白衣战甲,手持阴蛇大枪,缓步踏向陈凌。

    他不是别人,正是秦洛。

    这架势,摆明了是要挑战陈凌。

    秦洛的英俊漂亮,冷酷邪魅让所有女性都无法抵抗。

    可是这时候,他的勇气更是让人敬佩。

    因为大家都看到了陈凌的厉害,战神无双。可是面对这样的陈凌,他依然站了出来。是受虐吗?

    白衣如雪,俊美得让人心疼的秦洛在众目睽睽下来到了陈凌身前。

    这家伙手中的阴蛇枪乃是用寒水玄铁打造,枪尖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枪身呈漆黑色,带着股铁腥杀气。

    非常的浑厚,坚硬!

    陈凌目测了下他的阴蛇枪,至少有两百斤重。但这两百斤重的枪在他手上却是如若无物。

    陈凌便也知道,眼前这人若是在古代,是绝对不逊色吕布或李元霸的。

    秦洛面色冷漠,朝陈凌道:“我乃天府三十五军统领秦洛。阁下武技惊人,秦洛想要领教高招,还请阁下赐教!”

    秦洛虽然冷酷,但是他的话语却是中规中矩,无可挑剔。

    而如今陈凌战败五大高手,他的气势和声势被推到了最高点。这时候有人站出来挑战,他只有接下。这是他战神的担当,否则前面所蓄积出来的气势与声势便就此崩溃。

    这个道理很简单,一名大将军外出打仗,大胜之后班师回朝。受万众仰慕,他的威名无人能比。可这时候,对面国家派出新的将帅,指明要挑战这大将军。大将军若不战,或战败,前面的功绩都会大打折扣。

    所以此刻,陈凌不止要战,还要战的漂亮。

    陈凌看向秦洛,他对秦洛不敢有丝毫大意。不知怎地,这秦洛一枪在手所给陈凌的威压,居然比那五人还要重上一些。

    秦洛又道:“我素来用枪,你也可以使用兵器。”

    “不必了!”陈凌淡淡说道。说完后,又道:“你出手吧。”

    陈凌话语平淡,语调轻松,看似不在意,其实心中格外凝重。他心中也陷入一种奇妙的境界,非常想要来体验这场更加刺激的惊天之战来。

    以前面对剑皇李暹,空手不能胜。可是到了今天,陈凌今天的地步,他已经有信心来试试。

    陈凌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但心中也无惧怕。战意燃烧,有信心与天下所有高手一战。

    秦洛微微意外,随后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冷笑。他认为这个陈凌托大了。秦洛便想要用他的绝世枪法来击败陈凌。从而站在陈凌的身上,来奠定他绝世无匹的地位。这一战,秦洛知道自己如果赢了,他将会是真正被载入帝国的史册,永垂不朽。

    一想到此,秦洛越发的兴奋。越兴奋却又越冷静冷酷。

    秦洛与陈凌均不再废话。这时候发生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秦洛紧紧盯住了自己的阴蛇枪的枪尖。而陈凌也盯住了枪尖。

    一法通则万法通。陈凌虽不会枪术,却也知道要害。

    秦洛双手管住枪把,眼睛盯着枪尖,没有任何的表情,这一刻,他浑身的气势都好像变得若有若无,全神贯注到了枪尖之上,甚至连陈凌这个对手都忽略了。

    袅袅长枪定二神,也无他相也无人!

    古代枪法大宗师王宗岳枪谱中的这两句对扎枪的口诀,在秦洛身上演绎得淋漓尽致。

    就跟写字一样,全神贯注笔尖,连字形都忘记,笔走龙蛇,力道才能贯透纸背,入木三分!

    嗡,嗡嗡!

    秦洛率先出手了,握住玄铁大枪把,如一条毒龙从洞中钻出,优质的玄铁枪身抖动之间。发出了如洪钟大吕的声音。更带着刺耳的破空音爆尖啸,直接扎向陈凌地下中两路。

    枪尖摇摆不定,或上或下,让人在瞬间捉摸不定,不知道这一枪是奔着腰来地。还是奔着腿来的。

    扎腿立断根,扎腰血水流!

    扎中命魂走,反扎鬼神愁!

    这就是枪术的威力。是拳术的极限加上冷兵器的极限,联合起来地威力!

    可以想象得出,一根两米多长。鹅蛋粗的玄铁大杆子。在最少三千斤力量的冲击下,扎中了人的身体,是个什么样的场景?无论是练了什么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功夫,穿了什么铠甲,防弹衣,在这种扎枪的力量下,都显得幼稚可笑。

    在这种扎枪地冲击力面前,唯一的方法,就是向旁边躲闪,躲避掉枪扎一条线的直线攻击。

    陈凌脸色凝重至极,倒踩莲花施展出来。一步退出,接着玲珑步,羚羊挂角,转瞬间到了秦洛左侧。陈凌便要一步电芒抢进,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只要陈凌一近身,这秦洛的枪便算是废了。

    那知陈凌闪身,秦洛也闪身。陈凌一步还未跨出,秦洛手中的枪一挽,双臂大开大阖,右手抓住枪身,只见这一刹,他的手臂粗大内撑,恐怖无比。隐隐传来肌肉爆炸的声音,如风雷一般。

    玄铁大枪在秦洛手中一挽立刻成了软面杆子,就如一张弓拉成了满月。紧接着,秦洛一松手,这枪夹便泛起一道电芒寒光,横扫而出。

    流星赶月,日月无光!

    惊鸿一枪!

    天地之间已无法用笔墨来形容这一枪的鬼神莫测。

    枪尖带着颤动,上下飘忽,雷霆鬼魅,无可揣摩。

    这一下,立刻体现出秦洛枪法的无敌凶猛,出神入化,登峰造极!

    因为秦洛本身也可直接横扫千军,可是他却挽枪身,让这股力量多了自然弹力,如此便更加威猛以及不可捉摸。

    他一枪出,又加了自身的扫力。弹力加扫力,举世无双。

    本来陈凌打算以硬扛硬打折这枪身,但秦洛的力道把控,距离太过精妙。那枪尖寒光划来,陈凌若是一拳下去,手臂立刻被从中划开。

    即使自己的力量通玄,面对这等冷兵器,那也没有任何的侥幸。

    秦洛出了两枪,两枪的枪尖均不可捉摸。不落实处,永远不知道他要刺你那里。

    陈凌眼中寒芒闪过,他再度疾退而出。只能退,暂避锋芒!

    他这一退,秦洛陡然厉喝一声。身随枪出,突然之间又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就是手合着腰。枪把一缩一伸。猛地斜高探递出去,扎向陈凌地头颅!

    这一枪是指哪捅拿,没有变化,直来直去。

    就这一枪扎头的发劲,秦洛整个人的身体爆炸性的增长了许多。双脚撑起,拔骨伸筋。脊椎拉得笔直,脖子猛伸,整个身体前俯。

    以身带枪,如劲弩火箭!

    他这个形象就好像真的骑在了一匹高头大马上,持枪俯捅下面地小士兵!

    不得不说,秦洛对战局的把控高明到了极致。先前的发劲玄妙是因为无法把陈凌逼入死路,所以才有上下飘忽如鬼魅。

    两下之后,陈凌这一退,已经没有余力再避。于是秦洛毫不犹豫,惨烈的戳出一枪。这一枪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便是要一枪戳死陈凌。

    刷!

    秦洛来的太快,枪尖寒芒如星,枪身的玄铁在空中拉扯出火铁腥味。这枪的枪身温度已经变的骇人至极。

    火星四溅!

    陈凌一瞬之间,只觉眼前一黑,凌厉的寒意直奔脑门。他心中大骇,这秦洛好生恐怖。这打法,已经丝毫不弱凌飞扬了。

    危急中,陈凌头猛一缩,乌龟缩头,王八听雷。

    陈凌堪堪避过秦洛这一戳枪。秦洛手中的枪一抖,啪嗒一声巨响。整根枪杆直接凌厉无比的劈向陈凌的颈部。

    戳中就扯,戳不中立刻反劈,浑然天成,没有任何一丝犹豫。

    使大枪,大枪最厉害的是威猛,长!

    最不便的便是大枪笨重,长是优点也是弱点。可是这阴蛇枪在秦洛手上,却如手臂一样灵活。

    现场中,所有人都已高度紧张的观看。

    宁小妹和冥羽凝不自觉的将手指甲掐进了掌心肉里,脸色发白。

    其余众人无不觉得呼吸难受。之前的打斗精彩无比,陈凌夜战八方,天下无敌。完全是碾压!

    可此刻的打斗却是惊险到了极致,一不注意就是血肉横飞。众人似乎都能感觉到空气中,属于阴蛇枪的寒意。

    面对这一劈的威力,陈凌也不敢硬接,因为劈的是他的颈部。况且,这一下的力量,摧枯拉朽。即使是自己的筋骨也要被劈断。

    陈凌真个被秦洛逼到了极致,他整个身子猛地一缩,灵鼠滚油锅窜了出去。

    一窜出去,陈凌丝毫不停留。紧接着一窜而起,大踏步出,一步十米,两步二十米。随后方才豁然转身,面对秦洛。

    这一下奔跑着实有些狼狈。不是陈凌不想趁机灵鼠滚油锅窜向秦洛,近攻于他。而是陈凌知道,那一瞬,秦洛一定会也跟着后退,枪尖反撩。那时候自己力量用尽,便要被他枪尖挑起。

    那死法绝对丢人。

    而陈凌这往前一窜,不敢停留,也是害怕秦洛趁胜追击。

    这一下,陈凌用超高的敏感躲开了致命连击。虽然躲的有些狼狈,但是确实是躲开了。秦洛知道不能杀掉陈凌,索性很有风度的原地站立。

    从明面上来看,秦洛在这交手中已经占了上风。

    陈凌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向秦洛。他心中已然动了真怒,这么久以来,他很少被人打的这么狼狈了。

    秦洛却也不敢小瞧陈凌,两人距离五米,互相站定。

    斯达林总统领看的最是全神贯注,他是希望秦洛能挑死陈凌的。

    陈凌这个人就是变数,只有他死了,斯达林做事才能肆无忌惮。不过秦洛也给了斯达林惊喜。至少加上秦洛和其余的高手,还是能震慑这陈凌的。

    嗡嗡!

    秦洛再度抢先出手了。枪速和陈凌的速度比起来,终究慢了一瞬。所以秦洛不会给陈凌这个先机的机会。就算他是和陈凌一起出招,但是长枪的长度注定他要快一拍。

    这是永远的先机。

    依然又是一招凶横,飘忽不定的戳枪奔出。

    后招绵绵!前招凶狠,枪头抖动,变化多变,看似扎你的腿,等你去抵挡,却捅穿了你的心脏。

    陈凌这下没有后退,他反而闭上了眼睛。一瞬间,心神提紧到了极点。

    所有的虚招,伪招都已不在。陈凌感觉到了秦洛这一枪是冲向他的腰间。点肾!

    闪电之间,陈凌腰间一坠,人站了个宋祖坐金銮的架子。这个架子站稳,就是八匹马一起发力也拉不动陈凌。要想坐金銮,没点本事如和坐的稳!

    同时,陈凌一招贴线拳猛然崩出。

    砰!他的炮拳在雷霆电猛之间穿过枪芒,硬砸在枪身上。一拳便将枪势拨开!

    随后,陈凌眼陡然一睁,厉光斩射,如太阳光炫目。他吒的一声吼,金刚魔音钻耳而出,一步前踏,绕开大枪,狠狠抓向秦洛面门。

    秦洛一枪被拨开,却也反应迅疾。立刻后退,打不中,提枪就走。这也是枪术的精华。一退,反倒避开了陈凌的金刚魔音。

    秦洛的反应惊人,陈凌一掌抓空,待要再度变化时。秦洛枪交右手,猛烈一抖。枪光寒芒一闪,直奔陈凌头颅。

    陈凌心已陷入空灵状态,头一偏,再一缩。如此引诱,便又躲开了秦洛的枪尖攻击。

    危机绽放!

    两人之间的博弈已经瞬间拉伸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只要陈凌近身,秦洛就输。

    秦洛一枪落空,人仍然疾退,只是他一枪围腰横扫,似横扫千军阻断陈凌来路。接着雷霆之间腰一翻,枪一下从腰后缩了回去,就好像变魔术一样,两米长地玄铁铁大杆放到了背后。

    类似李暹的藏剑势!

    藏剑势之后便是爆剑势!唰!

    果然,秦洛双手如绞麻花,拧腰伸肩,人枪合一,如一条吐着雷点的龙在云中翻滚!刹那间,如山的枪影在背后绽放。

    玄铁大杆子抖起来一片密密麻麻山一样的枪林,以排山倒海之势,攻击向陈凌。

    枪山如林!

    如林推进,当者披靡!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