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夜战八方
    斯达林听了秦洛的问话后,当即面色肃然的点了点头,道:“没错。”

    秦洛不禁惊奇道:“这陈凌是什么来历,居然如此狂妄!”

    斯达林道:“他是从大千世界来的,来这里是要寻找一件叫什么彼岸阁的东西。”顿了顿,道:“好了,秦洛,你好不容易回来。等我们吃过饭后,一起去看看这陈凌到底是太过厉害,还是嚣张狂妄。”

    秦洛见总统领阁下不愿再多说,便也一笑,道:“好的,大人!”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

    菜式是华夏菜,这是因为秦洛是华夏人。同时斯达林也喜欢吃华夏菜。

    菜是四荤两素一汤,酒是清酒。

    秦洛虽然冷酷少语,但做人的礼仪却很足,举杯道:“大人,这杯我敬您。您雄才伟略,慧眼识人。我很感情您能给我机会,否则如今的秦洛还只是一个怀才不遇的乡野小子。”

    斯达林与秦洛干了一杯,一口饮尽。他哈哈一笑,道:“秦洛啊,你就是太谦虚了。以你的本事,即使没有我,你也会混的很出色。你那一杆阴蛇枪在手,冲锋起来,所向披靡。像你这样又有将才,又有不敌之勇的悍将,在那儿都吃的开。”

    秦洛面上绽放出一丝笑容,道:“秦洛永远是大人您手下的人,誓死追随大人。”

    斯达林面上绽放出红光,拍拍秦洛的肩膀道:“好,秦洛,你很好。我没有看错你。来,喝酒,喝酒!”

    正午时分!

    说是正午,但天空上血月高悬,大地一片漆黑。不过幽灵广场四周点燃了无数烛火,也有昂贵的节能灯源照明。整个幽灵广场亮如白昼。

    这时候,各大贵族公子,小姐全部都已经来临,在周遭的观众席上坐下。

    随后,便是总统领与秦洛,梅菲儿前来。

    斯达林总统领一来,全体起立。但也是在这时,斯达林总统领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那就是斯达林坐在了原本应该是总领长大人坐的主席位上。

    这一下,众人看在眼里都是失色骇然。因为斯达林既然敢坐就不是大意。这一坐便是有深意。

    最关键的是,这一场盛大的比试,总领长大人也是要来观看的。

    斯达林贸然坐在总领长的位置上,这个用意透露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斯达林要取总领长而代之了。

    斯达林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个用意。他要看众人的反应。这些贵族大臣与王室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也要确定,那些人会支持他,那些人会反对,那些人会中立。

    所以这个时候,斯达林虽然坐下了。但是他却一直在注意众人的反应。

    让他很满意的就是,至始至终,没有人敢站出来指责他。

    想来,没人是不惜命的。如今大局全在他斯达林的掌控下。谁又那么忠心到要替一个昏庸的总领长来卖命呢?

    估计就算是被总统领给杀了。总领长大人也不会因此有一丝一毫感激或则记挂。

    全场寂静。也是在这时候,冥羽凝陪着陈凌来到了幽灵广场。与之一起的还有宁小妹与黑王。

    冥羽凝所坐的位置也是特意定好,就主席位置的旁边。冥羽凝第一眼便看见了斯达林坐在了主席位上。

    一瞬间,冥羽凝只觉气血翻涌,差点气晕过去。她脑袋一阵,想说什么,可却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似乎都只是自取其辱。

    斯达林见到冥羽凝后,微微一笑,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反而道:“凝儿,你叔叔还没到吗?”

    冥羽凝深吸一口气,没有理会斯达林,她生着闷气坐了下去。

    宁小妹心中也是气愤,但她也知道自己力量微弱,没有作用。她见冥羽凝都已坐下,便也只得跟着坐下。

    这时候,斯达林目光与陈凌接触。罕见的,斯达林为了陈凌站了起来。道:“陈先生,你好!”并伸出了手。

    陈凌并没有任何自觉,他以为斯达林就是坐这里的。当下也没有恶化关系,与斯达林握手。

    也不是陈凌不顾冥羽凝的情感,他现在要找彼岸阁,这个冥泰总领长又不靠谱。所以他也不想跟斯达林闹的太僵。

    与斯达林握手过后,陈凌不自觉的打量斯达林,觉得此人虽然跋扈嚣张。但是英气十足,霸气十足,有魄力,有野心。估计他当总领长要比冥泰强得多。

    冥泰不过就是一昏庸的老头。除了血统正统,其他的真与这斯达林没有一丝可比之处。

    同时,陈凌也打量了秦洛一眼。看见秦洛的第一反应,陈凌便是觉得这人真够漂亮啊!

    秦洛做为一名男子,确实漂亮的不像话。同时,他眉宇间也有种异乎寻常的冷漠,漠视生命。看见他,便能感觉到一种寒意,实质的寒意。

    秦洛也打量着陈凌,两人目光互相扫过。均未多做停留。

    比斗还有一刻钟才开场。那边厢牛魔王五人也已到场。

    陈凌显得云淡风轻,先坐在了宁小妹的身边。

    总领长冥泰还未到来。不过想来也应该快了。

    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平静酝酿着即将上演的惊天风暴。冥泰到来的反应是什么?如今斯达林已经公然撕开了温情的面具。冥泰再昏庸,也会知道不妙。他会不会当场翻脸,从而找死?

    还是会隐忍?关键是这老头知道隐忍是什么意思吗?

    众人心中还有一个担忧,会不会立刻旗帜鲜明的对立起来。一旦对立,就会涉及到站队的问题。

    担心归担心,但其实老谋深算的老家伙们都知道,这场冲突不可能这么快真正的对立起来。冥泰多半是要隐忍的。

    冥泰的冲突,陈凌的一雄战五英,种种因素搀和在一起,都让今天变的充满变数和精彩。

    只是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谁也没想到。

    因为有一位清秀腼腆的少年忽然站了起来,他面向斯达林总统领阁下道:“总统领阁下,您坐错了位置。这个位置是属于总领长大人的。”

    一时间,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正在春风得意,志得意满的斯达林见状,他的脸色立刻变的很难看。

    他认识这少年,这少年是一位老子爵的儿子。叫做吉隆。吉隆的父亲早已是破落的贵族,现在他虽然也是一位子爵,可实际上过的很寒酸。

    看的出,这吉隆是一位天真善良,腼腆的孩子。一心效忠于总领长大人。他是独身一人,他看见斯达林坐了总领长的位置。天真单纯的他觉得这不对,于是站出来指责。

    实际上,他并不太知道这其中的局势微妙。

    可是这对于斯达林来说,却绝对是不可饶恕。

    “是吗?”斯达林似笑非笑,淡淡回道。

    “是的!”吉隆向斯达林行礼鞠了一躬,道:“我想您绝对不是故意的,总领长大人还没来,您应该马上让出位置。总领长大人宽宏大量,一定会原谅您的过失。”

    斯达林没有说话,他陷入了沉默。

    全场仍然安静,鸦雀无声。

    便也在这时,剑光一闪,一道鲜血彪出。

    吉隆脖子上出现一道口子,他双眼圆睁,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随后轰然倒地!

    杀他的人是秦洛。秦洛佩剑在身,出手,收剑,干净利落。他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就像杀了一条狗一般。

    随后,秦洛又挥手让人将吉隆的尸体清理离开。

    斯达林的面上露出微笑,淡淡的。淡淡中,自有一股子难以描述的威严,这威严压在人的心头。

    大多人都感到了害怕。

    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啊!

    宁小妹与冥羽凝气极,一股子热血冲上了她们的脑顶。这时候冥羽凝也站了起来,怒指斯达林,道:“总统领阁下,你目无尊卑,擅自坐在总领长的主席之位,已是大罪。如今纵容下属无辜杀害一位我们天府联盟的贵族,你该当何罪?”

    宁小妹也跟着站了起来,怒气冲冲。

    全场之中,这两位弱女子的勇气着实让人汗颜。

    斯达林冷冷看向冥羽凝,冥羽凝也毫不示弱的看向斯达林。

    一时之间,场面面临失控。

    斯达林没想到会生出这般变故,也没想到冥羽凝有如此勇气。他陷入两难境地,这时候如果杀了冥羽凝,那就是绝对的撕破脸。可是他还想等待几天,等待蓝氏那边带来的礼物。如此才可恩威并施。

    另外,总领长府还是有守卫力量的。他要政变,时机确实还差上一些。

    秦洛却没有什么顾忌,只见这时,他眼中森寒杀意,缓步走向冥羽凝。竟然是想要将冥羽凝给当场格杀了。这秦洛也当真是斯达林最忠实的一条狗。为了向主子尽忠,竟然连一国之储君也敢杀!

    陈凌快步踏出,挡在了冥羽凝的面前。一夫当关,谁也别想伤害冥羽凝。冥羽凝本来在秦洛一起身过来时,立刻有种错觉,那就是自己要死了。秦洛的眼神太吓人了,那是真的要杀了自己,他就是一个魔鬼。

    而陈凌这一挡,立刻让冥羽凝压力顿消。只觉在陈凌身后,安全到了极点。

    “秦洛,不可!”斯达林开口了。秦洛微微一怔,随后方才收剑转身,又回到了斯达林的身边。

    陈凌松了口气,这两个丫头不懂事。不知道闹起来的后果,但他却是知道的。一石激起千层浪啊!

    话说回来,陈凌暗想,斯达林这架势已经很明显了。就算冥泰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啊!政变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这冥泰拿什么来抵抗,只是苦了宁小妹和冥羽凝这两个无辜的女孩儿。

    便也是在这时,总领长冥泰与法兰公爵终于在保镖与侍卫的陪同下到来。

    冥泰一来也立即看见了斯达林坐了主席位置。一瞬间,冥泰的老脸气的通红,他指着斯达林说不出话来。好半晌后,冥泰一转身,气冲冲的离开了。

    这位窝囊的总领长大人,最终什么也没说。法兰公爵看了眼离去的总领长大哥,又看了眼斯达林,他也什么都没说,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去。

    事已至此,冥羽凝与宁小妹也只得坐了下去。她们的坚持注定只能换来难堪,在场的人没有人会支持她们。所有的兵士也没人为她们所调度。

    储君,储君!

    冥羽凝心中闪过一丝苦涩,她多希望自己只是一介平民。如此便可不用受此侮辱!

    冥羽凝并没有气的离开,而是缓缓坐了下去。她所表现出来的勇气与隐忍都让在场贵族觉得讶异。原来这位一向天真单纯的殿下也还是有发光点的。

    时间已到。

    众人的注意力终于开始转移到了广场上最闪亮的地方。牛魔王无人全部赤膊上阵,一个个散发着彪悍气息。

    这时候陈凌也脱下了身上所穿的黑色燕尾服,他拉下领结,缓步下了看台,朝广场上走去。

    陈凌的出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来到广场上后,陈凌脱下了皮鞋,赤着脚,清爽的迎向牛魔王五人。

    雪白赤足,一袭淡淡洒洒的白色衬衫,悠然而行。

    面对如此压力,这时候的陈凌却有一种意境。这种意境让一位酷爱华夏古诗的贵族美女用汉语轻声吟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似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在看台上,斯达林是绝对的主宰。而在广场上,陈凌才是永恒的主角。

    面对牛魔王五人的压力,陈凌淡淡洒洒,丝毫没有任何吃力的表情。

    牛魔王,斯瑞格,巴天顿,老狼,瓦齐。五大高手以牛魔王为阵心,陈凌一出现,他们便将陈凌团团围住。

    每个人所站的方位都是经过商量,相当玄妙的。

    这一次,牛魔王五人也绝对是全力以赴,非常慎重对待的。他们五人打赢陈凌并不值得稀奇,观众都会认为理所当然。可是他们五人要是输了,这脸得往那搁啊!不知不觉,他们五人已经被陈凌逼到了只许胜,不能败的境地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

    观众席上全场屏息,全身贯注的关注这场惊天之战。

    场中,陈凌呼吸平稳,均匀。犹如巨大漩涡中心的一枚树叶,轻盈,却难以摧毁!

    秦洛的眼神凛冽,死死的看着陈凌。他也实在不敢相信,这陈凌真能以一敌五?

    至少他是绝对没这个本事的。

    便也是在这时,牛魔王五人发动攻击了。五人先是一起厉吼出声,五大高手的怒吼声,每一声都是直冲云霄。五声合一,已然有了天崩地裂的威势。轰隆隆!

    观众席上的众人都已不自觉的捂住耳朵,只觉眼前一黑,只觉天地坍塌,呼吸难受到了极致。

    这一声吼,威猛雷霆,但叫千军万马皆胆寒!

    便也是在这时,所有攻击展开。

    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就像是陈凌行走在大街上,陡然之间,天地崩塌。一辆高速行驶的油罐车轰然就撞向了他。

    同时,四周还有别的车辆也从后面撞向了他。躲无可躲,退无可退。

    油罐车自然就是牛魔王,他以最强的姿态,合身轰的一下撞向陈凌。他一动之间,地面砖瓦碎裂。携带着吼声之威,这一下的攻击,完全展现了五大高手的实力。

    牛魔王整个身躯撞来,周遭的气流被挤压,撕裂出火浪来。这一瞬,陈凌忽然感觉到空气变的粘稠起来,如波浪有了行状。则完全是牛魔王来的太猛,太快而产生的物理反应。

    四面八方的斯瑞格,老狼,瓦齐,巴天顿也一同进攻了。全部施展出自己的杀手锏。

    他们并没有用武器,因为武器反倒会不顺手,会阻碍他们最强施展。这些人,都是地道的肉身高手,一双铁拳扫天下。

    风暴中心的陈凌已经陷入一种空灵的状态,这种状态非常难能可贵。他闭上了眼睛,当初对付首领时便也是这种状态。今天这五人能把陈凌逼到这个程度,他们也足以自傲了。

    五个人看似都是电光石火,雷霆不可一世!

    但是陈凌在用心凝听感应下,还是能感觉出他们各有微小的不同。

    至于他们的吼声,则完全没有震慑到陈凌。陈凌陷入空灵状态,一切假象威势都已是从身上拂过的清风。

    五人之中,以牛魔王力量最猛最快!他的是用身体撞来,这身体一撞,招式老套,老熊撞树嘛!

    但是老熊撞树正是一力降十会的最佳招式!

    这一瞬,陈凌忽然一步退出。倒踩莲花!

    砰!

    牛魔王撞中了陈凌,陈凌只是双手一格,这一瞬,他身体弯成了圆,就如一个皮球一样。这是太极拳的至高奥妙,也是西昆仑的圆捶秘术。

    一瞬间,陈凌被撞飞出去。

    后面堵截的是斯瑞格和老狼,两人这次都是以猛制猛,炮拳分别砸陈凌的脑门与腰间,便要置陈凌于死地。

    可这时,陈凌脑袋一缩,身子微微一曲。立刻躲开了斯瑞格的脑门一拳,又从老狼的炮拳边上堪堪擦了过去。

    这一瞬,众人都有一种鱼儿滑不溜秋从天网中逃出生天的感觉。

    陈凌退的如电光一般,这时候牛魔王乘胜追击。他跟的最快,脚步如箭芒,双腿一错,地面的砖瓦擦擦碎裂,碎石乱飞,威势震天。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