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储君
    陈凌见他犹疑,便道:“你不敢打是吗?那好,让你一只手你可敢?”

    赤果果的侮辱啊!

    斯瑞格虽然嚣张,但怎么也是九级高手,大庭广众之下,如何也丢不起这人。当下厉吼一声,道:“好,这可是你说的。”

    斯瑞格陡然双眼一厉,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直达小腹隔膜,全身精神抖擞,神采奕奕,龙精虎猛。他行步站立,两脚距离与肩同宽,随后瞬间转换成一前一后的,后实前虚的半身虎足。

    斯瑞格站的这个半身虎足似形意独创夹剪步,但双手都前伸,护在中线,鼻尖对手尖,手尖对脚尖,三尖合一,如一条没有任何扭曲的直线,而他的背,大腿,小腿全部弯曲。一眼看去,斯瑞格站的姿势曲线流畅,后弓前直,真如一张巨大直立,没有张开的神弓半圆。

    陈凌看在眼里,便知道这斯瑞格不简单。这一手站立如神弓积蓄力量,一旦运动,便如拉开到至极的弓,弓如满月,处处都圆,形如太极拳。

    斯瑞格的时代,是熟悉了各国的功夫的。他这个打法,有些类似岛国的合气道。不过陈凌面对斯瑞格站成的这个姿势,并不为所动,只是头微昂,张了张嘴巴,仰天打了个无声的哈欠。

    皮特见状不禁色变,道:“陈先生,他很厉害,不可大意!”

    宁小妹却是信心十足。就在陈凌仰天抬头的时候,斯瑞格的两只眼睛便死死地盯住了他的手。

    斯瑞格练的确实是岛国的合气道。他这时候用的是合气道中“气流”的功夫,一瞬间。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粘稠,如涌动的海底水流。

    任何一丝的空气流动在他的皮毛感觉中,都变成了很敏感的水底暗流激流。

    练得空气如水,气流如水流,从任何一点空气流动地感知料敌先机,这是合气道中“气流转换”的上乘境界,也是拳法中的化劲敏感功夫。

    便也在这时,陈凌不打算僵持下去了。他陡然脚步前踏,缩地成寸,一手背后,一手从腹部冲出。

    这就是一式简简单单的踏步冲拳,陈凌手从腹起的时候,十指交叉,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变幻了几个奇怪的手印。

    陈凌一动,斯瑞格便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流产生了所未有的剧烈波动。就好像山崩海啸的大海潮,朝自己铺天盖地压了下来,而他自己就好像是站在大海啸面前地蚂蚁,无论怎么挣扎逃跑,都要被海啸打得尸骨无存。

    陈凌单拳从斯瑞格身体中线冲起,斯瑞格危机中双手格挡,把半圆弓地身体拉成了一个整圆,一弹一缩,双手下拿,用整个圆形的身体下压。

    但是,他地力量根本不足以和陈凌抗衡,一下不但没有压住,反而被陈凌冲顶,势如破竹,荡开双手直接击向他的肩膀。

    陈凌单拳从斯瑞格身体中线冲起,斯瑞格危机中双手格挡,把半圆弓地身体拉成了一个整圆,一弹一缩,双手下拿,用整个圆形的身体下压。

    但是,他地力量根本不足以和陈凌抗衡,一下不但没有压住,反而被陈凌冲顶,势如破竹,荡开双手直接击向他的肩膀。

    斯瑞格大惊失色,他没有料到,陈凌一击的力量居然这么大,急忙在千钧一发之际,摇身晃肩,同时被荡开的双手再次合拢成圆,在胸前拦截,同时全身重心放在后脚脚跟之下,稍微用劲,身体立刻似大球旋转,要以巨大的离心力向把陈凌的冲劲带得斜飞出去。

    但是,陈凌单拳冲到他前胸的时候,无名指突然翘起,指尖内缩,指甲弹出,整个手指似乎突然增长了一寸,点向斯瑞格的胸腹上。

    斯瑞格听气流,感知灵敏,陈凌指甲一弹出,在他的脑海中,就好像出现了这样一副景象:一根巨大的长矛,带着凶猛的音爆,直刺身体要害部位。

    他的感觉是正确的,陈凌虽然是简单的冲拳翘指,但翘指的力量,根本不亚于一根巨大铁长矛硬捅。

    就这一敏感,斯瑞格知道厉害,瞬间转换,小腹散劲,含胸内缩,脊椎大筋朝后拉,躲了陈凌这一翘指。

    但是就这一下,他的圆已经破了,架子微散,陈凌一缩无名指,继续冲拳上肩,突然……又电芒化拳为掌,翻盖下来。

    砰!天塌下来了一大块,好像须弥山猛盖下来……

    轰!

    斯瑞格蹬蹬蹬连退数步,气血翻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陈凌则闲庭信步,冷淡视之。

    斯瑞格的力量不是不强,而是被陈凌几个变化化解开,最后陈凌万法归宗,一拳最强须弥印,立刻将他震退。

    如今陈凌的打法神行机圆,功参造化。斯瑞格虽然打法也不差,但跟陈凌比起来就有点小儿科了。

    陈凌并没有杀斯瑞格,这不是他仁慈。而是审时度势。他刚刚来天府联盟,而且看样子,这斯瑞格的来头不小。如果一出手将他杀了,那么后面麻烦肯定不小。

    而陈凌此行来并不是找麻烦,而是要找彼岸阁。

    斯瑞格深吸一口气,随后转身就走。也不留狠话。至于他那皮骏马,则挣扎着站起来,然后跟了上去。

    这时候,最震惊的莫过于皮特了。皮特可是知道斯瑞格有多厉害的。在首都里嚣张跋扈,肆无忌惮。甚至有小武神的称号!

    有许多高手跟他斗过,最后发现这家伙不止是纨绔子。而是功夫也确实厉害。

    但就是这么厉害的家伙,被眼前清清秀秀,斯斯文文的陈凌单手,一推一盖便打的面无血色的离开了。

    这时候皮特看着陈凌,他眼中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兴奋光芒。

    这是一种机遇来临的兴奋。

    从出神皇宫后,陈凌与宁小妹都换上了之前的衣服。陈凌穿的是黑色衬衫,休闲西裤。绝对是活脱脱的现代装扮。而宁小妹也穿上了她的蓝色军装,英姿飒爽的。

    至于马夫马原,陈凌倒是想放他回去。关键是路上多尸灵,他一个人生命得不到保障。

    且不说这些,陈凌与宁小妹还有黑王很快便随着皮特来到了一栋花园洋楼前。

    这栋花园洋楼显得独立,宁静。花园里花花草草在血月下显得鲜艳夺目,草香四溢。

    而路灯在四周也特别的明亮。

    皮特先去里面通报。趁他通报的空当,宁小妹对陈凌道:“陈大哥,这里是凝殿下的府邸。”

    陈凌点点头,表示明白。

    很快,皮特出来。与皮特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名二十来岁的少女。这少女穿一身雪白的裙子,走路轻盈。她的脸是瓜子脸,非常精致动人。黑色的秀发打了卷儿,更多添一丝前卫风。她给陈凌的感觉就是美丽宁静,平易近人,非常的单纯。

    陈凌看人的目光很准,暗自便想,这位一定就是总领长的侄女,天府联盟的储君冥羽凝殿下了。

    这冥羽凝殿下身为储君,却是如此善良单纯,难怪周遭的虎狼如此嚣张了。

    冥羽凝一见到宁小妹,便是高兴不已。上前来与宁小妹拥抱在一起。两人当真是很相配的姐妹淘。

    随后,宁小妹与冥羽凝分开,道:“凝殿下,我向您介绍,这位是陈凌大哥!”说着便正式伸手介绍陈凌。

    冥羽凝便冲陈凌伸手,轻浅一笑,道:“陈先生您好!”说的是流利的英文。

    陈凌与她一握即分,也道:“殿下好!”虽然西方有行吻手礼的礼节,只不过那也要看对方是否有这个意向。

    显然,冥羽凝没有这个意向。

    “我们先进屋再说吧!”冥羽凝挽了宁小妹的手,又对陈凌微微一笑。她虽然单纯,但是对待各位来客还是做到了面面俱到。

    陈凌点头,又向皮特道:“麻烦帮我安顿下黑王和马夫。”

    皮特微微一笑,道:“好的!”

    陈凌三人在前先行。

    进屋后,首先是大厅。大厅里的装修风格充满了典型的欧式,地毯是金丝线地毯。沙发也是真皮沙发。欧洲宫廷画,还有壁橱,壁炉等等。左上首有两个牛头侍卫的壁画。

    这里面唯独就是少了现代化的电器。

    资源缺乏,电力供应瘫痪。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屋子里的灯光全是采取长明灯与夜明珠之类的辉映。像是吊坠水晶灯一样。

    只不过显然这种奢侈的照明方式也只有皇家子弟才享有。

    在神皇宫,即使是皇家也很少有这种照明。

    陈凌舒了口气,来到这里,总算是与现代接近了。在神皇宫待久了,总觉得离大千世界太远太远,甚至有不真实的感觉。

    冥羽凝请陈凌和宁小妹入座。这时候也有侍女奉上热咖啡。

    冥羽凝朝陈凌微微一笑,道:“陈先生,我听克瑞斯特尔提到过你。如果不是你,他们根本没办法回来。”

    陈凌道:“哦,克瑞斯特尔是怎么说我的?”

    冥羽凝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没有细问过,我是从斯达林总统令那儿听来的。”

    宁小妹微微蹙眉,道:“又是斯达林总统令!”顿了顿,叹气道:“凝殿下,有些话我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冥羽凝道:“我们之间那有什么不该说的,你再这样生分,我可要生气了。”

    陈凌坐在一旁,听着冥羽凝和宁小妹的对话。觉得感觉很好。

    在神皇宫,等级制度太严明。好像和皇帝,和太子平起平坐说话就大逆不道。而在这里,冥羽凝是储君。但是根本不需要有任何下跪的礼节。

    宁小妹这时便直言道:“现在斯达林统领越来越嚣张跋扈了。今天我们来的时候碰到了斯瑞格,他……”

    宁小妹都不敢说下去了。

    冥羽凝脸色也不太好,道:“他怎么了?”

    便也在这时,皮特走了进来。道:“凝殿下,斯瑞格直言您是傀儡,并且出手想要击杀我。若不是陈先生出手,今天我便死在他手上了。”

    冥羽凝顿时脸色急剧变幻,起伏,俏脸煞白,道:“他居然如此目无法纪,如此嚣张……”

    皮特道:“现在整个天府联盟,不管是百姓还是王公大臣,都只知有斯达林总统领,却不知道凝殿下与总领长大人。凝殿下,这样下去,迟早要出大事的。您应该提醒总领长大人啊……”

    冥羽凝闻言,脸色又耷拉下去。她叹气道:“我提醒过很多次了。我叔叔现在精神越来越不好,每次跟他说什么事情,他都说让我去找斯达林总统领。说总统领能处理好的。”

    皮特重重叹息。陈凌在一旁也听出了一些端倪,道:“斯达林总统令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势力很厉害吗?”

    皮特见陈凌问起,他坐在陈凌对面,立刻回答道:“首都的军权,十万精兵兵权全在他手上。我们首都的政务,军务也全是他一手操持。现在所有的权力几乎都在他手上。”

    “怎么会搞成这样?”陈凌吸了口凉气,这尼玛放到大千世界,那不就是实权主席了。军政一把抓!

    皮特道:“说起来话长。”

    冥羽凝接话道:“也不能怪我叔叔。我叔叔是五年前接任总领长一位。当时我父亲得了……也就是脑筋不太清醒。特别的宠信斯达林。斯达林这人又精又聪明。就这样,最后在权力交替中,他牢牢抓住了军权。我叔叔要牢固总领长的位置,也只有仰仗斯达林。如此一来,这个窟窿越来越大。最后连政务也被他抓在了手上。”

    陈凌心中了然。冥羽凝又看向陈凌,道:“今天这番话与陈先生讲来,也算是交浅言深了。本不该说的,家丑不可外扬。”

    陈凌道:“多谢凝殿下的信任!”

    这番话,别人说来是大逆不道,有杀头危险。不过冥羽凝说出来则无所谓。她也觉得陈凌是可信之人,于是说了出来。话说回来,就算陈凌是斯达林的人。冥羽凝现在说给陈凌听,也没多大的要紧。

    皮特接茬道:“陈先生是一位性情中人。日后我们还需要多多仰仗陈先生呢。凝殿下,我看陈先生远来,也没地方住。不如就让他住在您这儿。反正您这儿的位置也挺大。顺便让小妹也陪在这里住着。”

    冥羽凝本来听到前面让陈凌住,有些吃惊。毕竟陈凌对她而言,还是陌生人。后面听到小妹也住在这里,顿时十万个愿意了。

    皮特如此说,却也是大有深意。陈凌如果和冥羽凝住在一起,那么冥羽凝的安全就没问题。冥羽凝的性格皮特知道,相处久了,陈凌一定能和她成为朋友。,

    那么这个高人算是稳稳的拉拢住了。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