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离别
    长华公主温婉一笑,随后突然拿出一个香囊。道:“这个是我连夜做出来的,第一次做,做的不好你别笑话。”

    那香囊是白色的,上面还有一朵莲花。陈凌将香囊接过,然后轻轻拥抱住她的娇躯。道:“长华,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长华闻听他正式的诺言,不禁喜极而泣。“嗯,我相信你。”

    随后,陈凌忽然又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长华脸蛋羞红,接着与陈凌分开,退后两步,道:“你保重,我永远等你。”说完后,转身便快步上了骏马。接着扬了马鞭,驾的一声疾驰而去。当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只留下一阵香风。

    马车在路上疾驰,陈凌坐在马车里。身边是宁小妹,对面是陆红霜。至于黑王则跟在马车后面奔跑。

    陈凌心中有说不出的惆怅情绪,这世间,情之一字最是磨人。不管是兄弟情,还是儿女情。陈凌不知道凌飞扬会怎样,同时也会想念长华。

    每一个用心待他陈凌的,他其实都是想用满腔的真诚回报的。

    陆红霜忽然一把抢过陈凌手中的白色香囊,一笑,道:“你发什么呆啊,还在想你的小公主啊?”

    陈凌脸上显出一丝微微的不悦,但他没多说什么。“这香囊也没什么好看,我改天帮你织个十个八个的。”说完,她忽然一扬手,伸出了窗外。手再伸回来时,香囊已经不见。

    陈凌顿时色变,二话不说,打开马车的后门。一下窜了出去。

    夜色中,白色香囊应该是很耀眼的。但陈凌居然没有找到。这时候马车停下,陆红霜探出头来,扬起手中的香囊,冲陈凌一笑,道:“我跟你开玩笑呢,还在这儿。”

    陈凌松了口气,复又进入马车。

    至始至终,宁小妹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多是的看窗外发呆,她本来一直盼望回比克首都。但现在真的回去,她反而又没那么期待了。

    陆红霜将香囊还给陈凌,便也不再继续说话。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陈凌也不好再说什么。似乎去安慰陆红霜都显得有些无耻了。

    一切都……既来之,则安之吧!

    要他真的丢掉长华的真心,他死也做不到。

    那么,等待凌飞扬的到底是什么下场呢?比克首都又有什么在等待着陈凌去闯?

    神皇陛下的皇家马车在朝神皇宫驶去。百姓见了这马车,无不敬畏让步,驻足观望。

    在滇城,神皇宫神皇陛下的名声并不坏。因为如今的神皇宫上下,都算是安居乐业。神皇陛下也绝对是一位励精图治的明君。

    他不宠信奸臣,不好色,不奢靡。

    对于国家来说,神皇陛下是好皇帝。若是凌飞扬来做这皇帝,肯定没有神皇陛下出色。

    马车里,凌飞扬看了眼脸色铁青的神皇陛下。忽然开口道:“皇兄……”

    神皇陛下冷哼一声,道:“我没有你这种兄弟。”

    凌飞扬苦涩一笑,道:“我也没想到,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神皇陛下道:“也许你认为这个皇帝的位置本来应该是你的。是你让给我的,是不是?”

    凌飞扬眼中的眸光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他说道:“什么帝位,我从来没有在乎过。皇兄你看重的,未必是我追求的。事已至此,不必多说了。我今天冒犯了皇兄,要杀要剐,我绝不说一个不字。也算是成全你我兄弟之情。”

    神皇冷哼道:“我如何敢杀你,那陈凌一天不死,我就一天不敢动你。”

    “我会留书一封给他,他也是个重情之人,不会不听我的。”凌飞扬说道。

    神皇陛下道:“好,好,好。你们都是有情有义的人,唯独是我是那无情之人,你们自是一伙。凌飞扬,你既然要死,我成全你!”

    凌飞扬微微一笑,随后闭上了眼睛。安然闭眼,坦然赴死!

    神皇眼中呈现出复杂神情。

    马车驶入神皇宫之中。神皇陛下与凌飞扬均下了马车。也是在这时,神皇陛下对前来听令的侍卫统领冷声道:“将凌飞扬羁押进天牢。”

    那侍卫统领顿时呆住,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半晌后才回过神,于是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一挥手,命令手下将凌飞扬抓起来。

    凌飞扬没有反抗。

    神皇头一直不回的去了长春殿。

    公主府里。

    玉华公主见了回来的长华公主,立刻迎上前去笑嘻嘻道:“姐姐,见着了我们的夫君大人了吧?”

    长华不由点了下她的额头,道:“你这不知羞的丫头,还没开始就一口一个夫君。”

    “那姐姐你心情好点了没有?”玉华挽住长华的手臂,问道。

    长华点头,道:“好多了。”顿了顿,握住玉华的手,道:“小妹,有你真好。”

    玉华嘻嘻一笑,随后又蹙眉道:“姐姐,你可是好了。但是我看飞扬王叔这次麻烦不小。”

    长华也是悚然一惊,道:“父皇的性格孤傲如此,这次飞扬王叔如此冒犯,父皇一定不会放过飞扬王叔。这下可怎么办?要不我们去求太子哥哥,让他帮忙说情。”

    玉华道:“那怎么行。姐,你找太子哥哥,那不是害太子哥哥吗?父皇反而会恨上太子哥哥。绝对不行。”

    长华道:“那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飞扬王叔出事吧?”

    玉华微微一叹,道:“本来以飞扬王叔的本事,他要离开,谁拦得住。但是飞扬王叔的性格,指望他自己去找生路是不可能了。”

    长华深吸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去找父皇。”

    玉华拦住长华道:“姐姐,你更不能去。你才惹父皇生气了。而且还都是因为夫君,若你现在去找父皇,那绝对是火上浇油。”

    长华的性子也上来了,道:“火上浇油又怎样,他若一意孤行,那便连我也一起杀了好了。反正我看他也不需要任何亲情。”

    玉华道:“姐,你不要这样想。父皇有他的执着,但是除了权力之外。他也很疼爱我们,这是有目共睹的。你不要钻牛角尖,这样吧,我去找父皇。”

    “你去,行吗?”长华带着不相信的口吻道。玉华嘻嘻一笑,道:“姐,看不起人是吧。这样,我跟你保证,一定把飞扬王叔完好无损的救下来。”

    “你怎么救?”长华依然不相信。玉华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神皇宫,上书房内!

    神皇陛下正在写碑,他的神情专注,一手扶腰,一手握笔。

    神皇宫老祖宗留下的这门功夫便是以书法来易经煅骨,修炼内在气质。书法是陶冶情操不错,但和拳法结合起来,便是文武之道,尽在其中。笔就是一杆大枪杆子。

    便也在这时,宫人进来,小声在神皇陛下耳边道:“陛下,玉华公主求见!”

    神皇陛下没有多余的字眼,道:“宣!”

    很快,玉华便进了上书房。玉华见父皇正在写碑,便也不打扰,耐心的待在一旁。

    一直到小半个时辰过去,神皇陛下方才写起。仅仅是写八个字,便已耗尽了如此之多的时间。由此可见这碑要真正的写好,有多么的难。

    “玉华,你来看看朕写的这碑。”神皇陛下丢下笔刀,说道。

    玉华便甜甜一笑,走到神皇身前。

    “普天之下,莫非皇土!”还是这个八个字。

    “父皇,您这碑写的真好,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玉华称赞道。

    神皇微微一笑,道:“哦,怎么个好法?你说说看。”

    玉华便也一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皇土,皇者,王者,王者给人的感觉就是霸气冲天。所以这个皇字在五行中当属一个火字。而您适才写碑时,握笔姿势是五行拳中的炮拳,炮拳在五行拳中也属火。儿臣看父皇您最后落笔地时候,握笔地姿势,有炮形大杆子的劲在里面。正是符合了其神韵。至于皇土的土字,土字在五行中自然就是属于土,烈火一生,万里皆成焦土。所以父皇你用笔的劲,带有延绵不绝的大气,和炮劲的爆炸又有区别。这便是父皇您的决心与大气。普天之下,这四个字包含所有事物,大气,浩瀚,延绵永远,如洛水大河奔流不息。也就是说,您把普天之下四个字嵌在易经卦象中,成了一个水字。治国治家,都必须是恩威并施,水火相济,如此才能永昌。所以父皇您刚刚写字,一手扶着后腰,手上发热,红通通的。而腰子是肾,肾属水,写字的时候,用发热的手,去腰肾,便是水火相济。”

    玉华一口气滔滔不绝的说到这里,又顿了一顿,道:“简单八个字,天下大势,水火相融,拳理至理,大气,决心全在里面。父皇这八字,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神皇陛下讶异的看向这个小女儿。一直以来,他疼爱小女儿,都是因为他觉得这小女儿天真烂漫,没有任何心计。

    如今他才知道自己又看走了眼。原来这玉华比之长华,要聪慧了不知道多少倍。不止是比长华聪慧,只怕自己的众多儿女中,也没有任何人能跟她相比。

    自己这八字,用尽心力。看似简单,却有无穷玄奥在里面。就算是当日的陈凌也没看出来。可现在却被玉华说的一清二楚。

    “你今天来找父皇,是为了你飞扬王叔吗?”神皇随后让玉华入座,他自己也坐在了上首的椅子上。旁边的宫人小心的侍候。

    玉华坐下后,又马上站起,正色道:“对!”

    神皇道:“这件事没有什么好说的。”

    玉华道:“不,父皇。有些话儿臣不吐不快。”

    神皇脸色微微一皱,道:“好,你说吧。”

    玉华道:“儿臣说之前,还请父皇先恕儿臣无罪。否则儿臣也不敢冒犯!”

    “好,朕恕你无罪!”神皇脸色阴晴不定。

    玉华便道:“皇者大气,父皇的字中尽显大气之本色。荒潮马上要来临,我们抵挡荒潮越来越困难。神皇宫迟早要抵挡不住。那么我们的下一步就只能是天府联盟。在这个关键节骨眼上,我们已经失去了陈凌这样的猛将。如何还能失去飞扬王叔这样的猛将。您既然有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的大气。难道就不能容忍下飞扬王叔这次的冒犯?不为兄弟亲情,只为大局!”

    神皇陷入沉默。

    玉华又继续道:“其实父皇您应该明白,飞扬王叔待您没有二心。他若要走,您留不住他。他将命都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比得上这份忠心?您现在饶恕他,他将更加感恩戴德。而飞扬王叔与陈凌之间千丝万缕,必要时,他还是可以影响陈凌的行动。”

    神皇的眼睛一亮。玉华这番话可谓是醍醐灌顶了。

    随后,神皇道:“好了,玉华,你下去吧。朕心中自有计较。”

    “是,儿臣告退!”玉华见状,便知目的已经达成。行礼,轻盈转身告退。

    天牢中!

    一片漆黑幽暗,老鼠横行。

    神皇陛下前来时,凌飞扬被关在天牢中的囚笼里,囚笼外面绑了无数的铁链子。这是怕凌飞扬身手太高,逃出去。

    神皇陛下亲自下天牢,一众守卫诚惶诚恐。

    “准备一桌酒菜,放他出来。”神皇说道。

    “是,陛下!”守卫犹疑一瞬,立刻照办。

    大约二十分钟后,神皇与凌飞扬便在这天牢里喝起酒来。

    所有的守卫都已经退下。

    天牢中,只有幽幽的烛光。

    凌飞扬举杯道:“皇兄,我敬你。”神皇便与他干了一杯。随后,神皇看了凌飞扬一眼,虽然他被关进大牢里,一身囚服,发丝凌乱。但他的眼睛还是那样的亮,那样的有神!

    神皇道:“你还记得,上一次像这样就我们哥两一起喝酒是什么时候码?”

    凌飞扬微微一笑,道:“二十年前,皇兄初登基之时。那天晚上,你很高兴,拉着臣弟的手要不醉无归。”

    神皇微微一叹,道:“是啊,我还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今生绝不负你。”

    凌飞扬道:“皇兄待臣弟一向很优厚!”

    神皇苍凉一笑,道:“你如果心里怨我,何不就此说出来。”

    凌飞扬道:“我没什么好怨的。帝王心术,在其位,谋其职。皇兄你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我有这个心理准备。”顿了顿,道:“不管皇兄当不当臣弟是兄弟,但臣弟一向敬你如兄如父。臣弟一生在乎三样东西,皇兄可知道是什么?”

    神皇道:“我知道你在乎你的修为。其余的,我想不出。”

    凌飞扬道:“没错,修为是我毕生所求的大道。是我的执着。还有两样,一样是与皇兄的兄弟情义。当初我们一起被逐宁峰塔,我们两兄弟受尽欺凌。但是我们从未低头。我永远记得,你曾经把半个馒头藏在袖中,半夜时候递给我充饥。而你却饿了三天三夜。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这辈子誓死追随皇兄。谁若敢对你不敬,我就要他的命。”

    神皇眼中的光芒越发复杂。他甚至说不出话来,他觉得面对凌飞扬的赤诚,他感到惭愧。

    “那最后一样呢?”神皇问道:“是你与陈凌的兄弟情义?”

    凌飞扬道:“错!不是与陈凌的兄弟情义。而是一个信字,我既然承诺过他,就一定要办到。所以今天,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不要去违背一个信字。”

    神皇默默的给凌飞扬倒上一杯酒,道:“好,为了你这个信字,这杯我敬你。”

    凌飞扬举杯,一饮而尽!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神皇说完后站了起来,道:“飞扬,我今天放过你,不是因为你的话打动了我。而是因为神皇宫危机逼近。你是神皇宫的人,就有义务为神皇宫而战。但是你我兄弟之情,从今日起,一刀两断!”

    神皇说完转身便走。

    而凌飞扬却呆立在原地,他觉得心口如绞痛一般。他知道,他的大哥已经回来了。正因为回来了,。所以神皇没有假惺惺的说以后还是好兄弟。所以才会说,兄弟情分,缘尽至此!

    神皇宫风云变幻,但不管如何变,凌飞扬还是继续做了他的王爷。这也是一个信号放出来,神皇陛下是下定决心要西侵了。

    陈凌与陆红霜,宁小妹一路西行。这一路去,倒是很顺利。遇到的小波尸灵根本造不成威胁。现在尸灵根本不攻击陈凌,于是陈凌杀他们更像是屠杀了。

    这天晚上,已经离比克首都只有三天的路程了。

    马已跑累,便让其在一旁吃饱喝足休息。至于黑王便保护两匹马儿,别让尸灵给吃了才好。

    陈凌三人将马车停放平稳后,便在马车里休息。这里是一个小乡镇。按照地图前进,并不会迷失。

    这一路走来,陆红霜与陈凌基本没有什么话交流。宁小妹倒是想活跃气氛,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暗夜中,陆红霜忽然轻声喊醒了陈凌。陈凌睁开眼看向她。陆红霜示意下马车说话。陈凌点头。

    两人悄然下了马车,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

    陆红霜看向陈凌,道:“你曾经答应过我,尊重我的任何决定。现在我要走了,你和小妹保重。我就不和小妹告别了。”

    陈凌心中一紧,看着陆红霜的冷傲中的柔美,她又是那样的倔强,坚强。不禁心疼起来,道:“不要走,好不好?”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